云锦首府这边,众人都离开后,怀生和傅沉在书房聊了很久,傅欢就钻到了傅渔房间,她正开着电脑作业。

  “你都怀孕了,还熬夜写稿子?”傅欢进门就躺在床上,总之今晚的事,大家心底感触很深,气氛也压抑些。

  “孕期日记。”

  傅渔只是想记录一下普度大师的事,其实他身体情况算不得太好,人的记忆会褪色,但文字不会。

  她偏头看了眼傅欢,“我还要写半个小时左右,你要不回你自己房间休息,明天不是还要上课?”

  “睡不着,你写你的,我玩会手机。”

  傅欢没和陈妄说这事儿,就是想找段一诺聊会儿天,发现怎么给她发信息都不会。

  难不成还没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?

  一个多小时以前,酒店中

  段一诺肩膀被狠狠撞了下,疼得麻木,就算当时整个人被顾渊半拥在怀里,也没半分旖旎心思。

  “怎么样?”顾渊蹙着眉,觉得冲过来那人太莽撞,可接下来发生的变故出人意料,也就没人注意段一诺的事。

  傅钦原等人各忙各的,也就剩下蒋家那小狼狗还站在原地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段一诺回过神,才觉得两人举止太过亲密,可她要挣脱的时候,一侧手腕被人拉住,几乎是强行拽着她进了休息室。

  “喂,你干嘛……”小狼狗急急追上去,可都没追上,小包厢的门就被砰得撞上。

  “我去,那个谁,你特么开门,你要对我姐干嘛,喂——”

  无论他怎么拍门,里面没有半点声响。

  “卧槽,喂——怪咖,你开门!”

  “我告诉你,你要是动我姐一根毫毛,我饶不了你!你大爷的,你倒是开门啊。”

  两人同桌吃了一个多小时的饭,一点互动都没有,这人也没喝酒啊,怎么能把一小姑娘拽进屋里,这是要搞毛啊。

  他拍了半天门,没动静,想找酒店的门开门,可此时整个酒店都在帮忙找普度大师,压根没人理他。

  段一诺也没想到顾渊会拽她进屋,一时又羞又恼,恨不能立刻就甩开他。

  门关上后,四目相对,段一诺眼阖微动,紧紧咬了下唇,饶是做好了心理建树,面对他还是难免心悸忐忑,只能尽量让自己不去看他。

  顾渊看向她,眼神复杂。

  “关于那天的事……”

  “那天我就是一时头脑发热,说的话都不能当真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她悻悻笑着,他哥都说得那么直白了,段一诺就是脸皮厚,也不会死皮赖脸往上贴啊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顾渊拧着眉,“不能当真?”

  “我就是说着玩的。”

  顾渊却朝她走了两步,靠得近些,段一诺想往后,就被他低声呵斥住,“别动。”

  “你说那晚说的话是一时头脑发热?”

  “现在抬头看着我,把这句话再说一次。”

  段一诺咬了咬唇,略微抬起头,虽然在看他,可眼神却无处安放,不敢和他对视,下一秒,顾渊伸手拉住她的胳膊,将她整个人往自己这边提了一寸……

  靠得太近,呼吸都乱了套。

  “说话的是假的,那抱我也是头脑发热?”

  “我……”段一诺觉得自己快不能喘息了,“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嘛?你干嘛!”

  “谁和你说的?”

  “你哥!”

  “他自小门牙没长齐,说话都漏风,你居然信他说的话?”

  段一诺蹙眉,门牙漏风和说话有没有可信度,有关系?

  “那天你放我鸽子,我的确挺生气的,后来我哥来了,手机也不知怎么就没电了……”顾渊不善辞,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那晚的事情。

  “你说话就说话,先松开……”段一诺稍微挣了下。

  她是肩膀方才被撞,此时还觉得有些疼,可这种表情,落在顾渊眼底,就好似是不愿让他触碰一般。

  在某人破门而入的时候,刚准备大呵一声狂徒,放开我姐!

  可是下一秒,他就看到顾渊低头,揽着段一诺的腰,然后……

 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不仅是门口的人吓到了,就连段一诺都吓了一跳,下意识要往后退,只是无处躲闪。

  顾渊全凭一股子冲动,这么多天找不到她,她对自己还这般抵触,心底烦躁,可是亲了她……

  整颗心都是软的。

  段一诺心口生涩激动着,下意识抓着顾渊的衣服,却听到耳边传来某人淡淡的呢喃。

  “你怎么不来问问我,我喜欢的人到底是谁?”

  “你真的是个挺不负责的人,整天在我面前晃,用尽各种方法引起我的注意。”

  “等我心上有你了,你却想跑。”

  “诺诺,是不是真的不打算理我了?”

  段一诺脑袋有些晕,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,她甚至没时间反应,而此时顾渊抬头看了眼门口的少年,“麻烦出去。”

  “啊?”少年眨了眨眼,“哦,那我……”

  “把门关上,谢谢。”

  少年乖觉得听话出去,把门关上之后,此时外面大家都在忙着找人,已经开始各个房间搜查了,到了这边,他口吃结巴着,“大师不在里面?”

  “不在?”考虑到他的身份,也不可能把大师藏着,大家也没怀疑,去找别的地方。

  某少年靠在门口,怎么莫名其妙变成看门狗了?

  我呸,我特么才不是狗!

  过了一分钟,他回过神,觉得不对啊。

  他应该冲过去给他一拳,骂他不要脸才对,自己为毛要给他看门?

  此时顾渊的公寓内,顾家老大正和妻子儿子视频,煲着电话粥,突然接到顾源电话,略微蹙眉。

  “喂,你还不回来?”

  “我待会儿要带她回家。”

  “弟妹啊?”某人一乐,“那正好,我和她道个歉,上次我没把事情搞清楚。”

  “我们先单独待会儿。”

  顾渊说完就把电话挂了。

  某人怔愣了数秒,单独待会儿,腾地方是吧。

  他也知道,这件事是因为自己嘴贱惹出来的,拿了手机钥匙就出了门,在小区里面溜达了一圈,蹲在长椅上抽了根烟,想了半天,才意识到事情不太对。

  这两人要独处多久?

  要是一整夜?他岂不是要在外面吹一夜冷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