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秋初冬的天,凉风好似不要命般,像是要将人吹得散了架,京牧野站在校医室门口,看着不远处已经掉秃了叶子的枯枝,觉得自己处境分外凄凉。

  自己凭什么要在外面给他俩放风啊。

  这校医室里面也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,真不知道要干什么。

  此时的陈妄还在帮傅欢揉小腿,他动作轻柔,药油也不知有什么成分,搓揉之后,隐有热意。

  饶是他动作再温柔细腻,也难免会碰到疼痛处,惊得傅欢忍不住倒吸口凉气,本能要缩回脚。

  “别动。”陈妄扣住她的脚踝,语气颇为强硬,“现在知道疼了”

  “唔”傅欢细细提着口气。

  不知是被这暖气烘的,还因为强忍着痛意,小脸憋得通红。

  “马上就好了。”陈妄蹙眉。

  “你刚才给小六子揉脖子也没用这么长时间啊。”傅欢实在是疼。

  陈妄仰面看她,“你和他能一样”

  傅欢咬唇没作声。

  揉好了腿,陈妄直接扯了医生桌子上的面纸擦拭了一下手指,这药油里不知掺了些什么,味道特别重。

  “好像干了。”傅欢瞧着药油都渗透进去,弯腰准备放下裤腿。

  “我来吧。”

  陈妄刚擦干净手指,这一蹭,又是一股子味儿。

  “这味儿真难闻。”傅欢吸了吸鼻子。

  “你说这个”陈妄纯粹是故意逗她,将手指往她鼻子前凑了下。

  “唔”傅欢蹙眉,身子下意识往后仰,可她坐在椅子上,后面两个椅背都没有,就算是往后,幅度也不敢过大,只能看着那只沾满怪味的手,放到了自己鼻前。

  眉头瞬间拧得像是一股麻花。

  陈妄眯着眼,看她涨红了脸,方才就很想碰一下

  傅欢年纪毕竟不大,还有些婴儿肥,纯天然的小脸,素净又白皙,只是一双凤眼,添了些娇憨。

  喉咙略微滑动着,伸手,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下。

  他方才为了推药,手心指尖都是温热的,只是没想到傅欢脸更烫。

  伸手略微一捏,不算重

  傅欢心头狠狠一跳。

  心脏像是瞬间被挤压,能崩断胸前那细细的肋骨般。

  陈妄眸子紧了紧,克制得抽回手,抽了纸巾继续擦拭手指,傅欢则抬手擦了擦脸。

  “对了,我这里有湿纸巾”傅欢原本是打算和京牧野去吃饭的,随身带了些纸巾,刚才他忽然捏了下自己的脸,被吓得忘了。

  此时才想着摸出湿纸巾递给他,陈妄低头细细擦着手指,傅欢站在他身边。

  小小一个,垂着脑袋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小脸俏生生的红。

  “腿好不好走”陈妄垂眸看她。

  心上有她,就是看她的身高,都觉得和自己意外合寸,只要一伸手,就能轻易将她搂进怀里,高度也挺好,就是太瘦

  “没什么事,就是着力的时候有些疼。”

  被他碰过的地方,就好似有火星在跳

  烫。

  而此时内侧的输液室里,好似有了动静,那个男生提着吊瓶走了出来,他在里面已经快憋死了。

  知道傅欢在外面,他是大气不敢喘,她和陈妄说话声音不算大,他听得断断续续的。

  但是青春期的孩子,对某些事都分外敏感,诸如爱情。

  此时出来,看到傅欢红着脸站在他身侧,之前没看清陈妄的长相,此时看到了,心底一惊,因为前段时间就是公交车上都贴着他的照片,他们班女生都追疯了。

  他和傅欢

  “你看什么”傅欢蹙眉开口。

  “没、没有啊”男生提着吊瓶,僵着身子又退了回去,等他躺在床上才想起自己只要去厕所的。

  傅欢在外面,他是真的有点怂,卧槽,憋着吧。

  而此时傅沉和京寒川这边已经和其他学生家长达成了和解,大致就是赔点医药费,虽然说过错方不在京牧野,可他的确下手太重。

  然后几个孩子稍后给京牧野和那个女生道个歉,这个事儿就算是揭过去了。

  京寒川暂时走不开,就让几个京家人去校医室看看情况,也是担心京牧野哪里伤得过重,回去之后,他家大佬心疼之后,肯定是要发脾气的。

  接了电话之后,京家大佬就叫嚣着“我的乖孙,我都没舍得碰他一下,现在这些小兔崽子真是反了天了。”

  只是京家这几个人虽然来过学校,一时却找不到校医室,还是问了同学才到了那边,隔着原本就看到他家小六爷居然站在外面吹风。

  “受伤了怎么还站在外面”

  “你们信不信,就这次回去,老爷那边还得跳脚,要是被许家知道,又得闹腾了。”

  “真是看不出来,小六爷居然会为了女生打架,真是稀奇,很想看看那个女生长什么样”

  “那个老师刚才不是提了一嘴嘛,他们班学委,肯定是乖巧又聪明,学习还好那种。”

  “青春啊,这都是青春”

  几人感慨着往校医室走。

  京牧野隔着很远就看到了自家人过来了,抬手敲了敲门,“有人来了。”

  “嗯,你进来吧。”陈妄的声音。

  京牧野推门进去的时候,傅欢脸还有些烧红,看得他忍不住咋舌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,才能让一个人的脸红成这样。

  殊不知,脸红的人,很快就轮到他了

  京家人过来,无非是询问一下他的伤势,他们都是练家子,又给京牧野检查了一下。

  “幸亏咱家小六爷没什么事,这几个小崽子,都往脖子颈椎这里砸,要是伤了骨头,我非拧断这几个小兔崽子的脖子”京家人说道。

  “呵,别说的那么血腥,拉回家沉塘就好了。”

  “说真的,快过冬了,鱼塘的确需要填充鱼肥了。”

  几人说笑着。

  而此时内室忽然传来了动静,他们完全是职业习惯,本能说了句“谁在里面”

  京牧野伸手整理衣服,“鱼肥呗。”

  里面的男生再次吓得瑟瑟发抖。

  小孩哪里懂这些,上学时候,可能只知道某家有钱,某家父母是干部,有点小权利,学生还是相对单纯的,压根没见过,没听过这种对话,已经吓得想尿了。

  不过他是真的很想去厕所就对了。

  直至医生回来,傅欢等人才离开。

  医生给那个壮实的男生拔了手背上的针,“等一下,我给你拿点消炎药,和外抹的药膏。”

  “谢谢医生。”

  男生走出来的时候,夹着腿

  医生一边开药方,余光打量了他一眼,吊了一瓶水而已,怎么出来还变成内八字了,这也就算了,怎么人也变得娘们唧唧的。

  刚才还对自己凶神恶煞来着。

  不过医生也没多问。

  另外这边,傅沉和京寒川想着,反正人都到学校了,干脆就接了孩子回家吃饭,京家太远,所以一行人打算去云锦首府。

  出校门的时候,京寒川还在和父亲打电话。

  隔辈亲,在京家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京家大佬对京寒川一般,似乎是把所有爱意都给了孙子孙女,方才他在处理事情,某人已经打了几次电话过来,生怕京牧野出什么事,若不是盛爱颐在家拦着,此时怕也冲了过来。

  “爸真没事,你别想太多,好着呢,有没有事,晚上回家,你也就看到了。”

  “要不我让牧野和你说两句。”

  京寒川怎么说都没用,只能把手机递给京牧野。

  他刚接了电话,喊了一声爷爷,余光似乎瞥见了什么,偏头看了眼,停住脚步

  “牧野”某大佬蹙眉,怎么不说话了。

  “爷爷,我有点事,待会儿再给您打过去。”京牧野果断掐了某大佬的电话。

  “没事没事,你有事先忙,我听到你的声音,心里就踏实了。”

  京寒川挑眉,果真应了那句话,被爱的有恃无恐

  这要是他,父亲怕是已经跳脚了。

  京寒川此时已经顺着京牧野视线看了过去,那边俏生生站了个穿着校服的小姑娘,他以前学戏练过一段时间眼神,眼睛比常人聚焦,略微眯着,看看她又看看自己儿子。

  “爸,您和三叔先上车吧,我马上出去。”

  “嗯。”都是聪明人,京寒川没多问,招呼傅沉与自己一起离开。

  傅欢抿了抿嘴“嗯,普通同学,我理解”

  京牧野几欲离开的脚步顿了下。

  她的话是真的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