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145 段浪vs表哥,惨遭嫌弃(2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云锦首府门口

  寒风瑟然,霜色连天,北风咆哮,段林白脖子处抵着那抹刀刃,切口不大,抵着自己脖子,凉意浸骨,直觉告诉他,这刀子定然十分犀利。

  段林白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这刀子可不是闹着玩的,弄不好,真能割断他的脖子。

  他僵在原地,不敢妄动。

  这特么倒霉催的,最近祸事连连,白天遇流氓,晚上遭悍匪。

  长得人模狗样,光是这皮相都值几个钱,跑去做贼。

  “你是谁?”乔西延开口,说话都透着沉沉寒意。

  段林白语塞。

  这盗贼问他什么?

  他是谁?

  这特么是他家啊!这人脑子不够用吧。

  而此刻传来窸窣的走动声,段林白余光瞥见傅心汉从走过来,走到他脚边,看了一眼对峙的两个人。

  段林白一个劲儿给它使眼色。

  这蠢狗,平时遇到陌生人,不是挺能叫嚣的嘛,你特么倒是咬他啊!

  给我扑上去啊,跳啊,咬啊,撕碎它。

  傅心汉看看段林白,又瞥了眼乔西延。

  深更半夜,两人为什么在外面吹冷风?

  脑子有病。

  傅心汉一撩蹄子,爪子扒拉一下地面,伸了个懒腰,扭头晃着尾巴往后院走。

  段林白眼睛都直了:卧槽?走了?他要是出点意外,明天就杀了这个狗崽子。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乔西延神色不耐。

  “兄弟,你问我……”段林白刚要动一下,那人手指往前抵了一寸,他感觉脖子一凉,后背都是冷汗。

  “别乱动。”

  “好,我不动,你也冷静点,别乱动。”段林白打量着乔西延,恨不能将他那张冷脸刻进脑子里。

  我靠,老子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。

 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,客厅的灯忽然打开,白炽的光线从门口宣泄而出,傅沉穿着外套出现在门口。

  打量着两人的姿势,又瞥了眼地上碎了一地的瓷片,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你怎么突然回来了?快进屋吧,这是我朋友。”傅沉给乔西延介绍。

  乔西延这才抽回手,借着光,段林白才注意到他手中拿着的刀,精细小巧,和宋风晚白天使用的,大体雷同。

  宋风晚的刻刀被警察当做证物取走了,段林白看过一眼。

  “林白,这是晚晚的表哥——乔西延。”

  “哦!”段林白冷哼。

  就算你伸手过来,老子也不会和你握手的。

  乔西延收起刻刀,目光寡淡得从他身上扫过,“晚晚呢?”

  “睡了。”

  傅沉就是听到花瓶声,才立刻下楼看情况,若不然乔西延堵在门口,他都难以察觉。

  这要是被捉奸在床,那……

  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段林白关键时候还是有些用处的。

  “我一直打不通晚晚的电话,那边事情处理得差不多,就连夜回来了。”乔西延简单解释了一下,“她没出意外吧?”

  傅沉舌尖抵触腮帮,“先进屋再说。”

  三人坐下之后,段林白抱着酸奶,双腿盘坐在沙发上,死盯着乔西延。

  小嫂子那么可爱,怎么有个这样的哥哥,冷面瘟神,还差点要了他的命。

  傅沉烧了水,帮乔西延冲了杯热茶。

  就这片刻功夫,段林白看到乔西延从自己背包中,拿出了一块块石头……

  整齐摆放在茶几上,动作小心轻柔,像是在呵护珍宝。

  我靠?

  背着一堆石头?

  这人莫不是脑子进水了?

  怕风太大,被风吹走,背着石头压身?

  “我叫段林白。”他开口和他打招呼。

  乔西延看他一眼,嗓子干裂的说了一句,“乔西延。”

  “刚才就是个误会,我以为家里进贼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若非乔西延躲得快,此刻脑子肯定被花瓶砸得开了花。

  “没事,我也差点要了你的命。”

  段林白被一噎,这人会不会聊天。

  “那个……你不认识我?”他伸手指着自己。

  乔西延挑眉,又看了他一眼,之前在外面,光线暗,倒是不曾仔细打量他。

  现在看他这副模样,穿的睡衣前面还印着卡通lg,白得令人发指,细皮嫩肉,抱着酸奶,手无缚鸡之力。

  一副缺爱没断奶的样子。

  “你是名人?我应该认识你?”乔西延吐字犀利,段林白差点吐出一口老血。

  这话他该怎么回答?

  自己就是个名人?那也太不要脸了。

  “咳咳……就在网上小有名气吧。”

  “你是网红。”乔西延说得笃定,难怪生得这般邪性祸水,敢情是专在网上哄骗小姑娘的。

  乔西延最新雕刻,最多看看央视新闻,近些年有不少关于什么小学生打赏女主播,还有什么员工挪用公款给某网红刷礼物。

  段林白生得好看,他潜意识里,就把他归为那类。

  “我特么不是网红!”

  段林白气结,看他眼神就知道想歪了。

  “嗯。”乔西延应了一声,显然段林白还不如他面前这些石头有吸引力。

  “喝茶。”傅沉端了热茶出来。

  “晚晚出什么事了?”乔西延接过茶水,呷了一口,干涩的嗓子才觉得舒服些。

  “这件事说来话长,得从宋家那边说起。”傅沉并不打算瞒着他,可能这几天警察还会上门问话,遮掩不了。

  乔西延天生冷厉,听着傅沉说话,拿着刻刀,在买来的毛料上比划着。

  这是他在街边买的一块种水料,一口价,买回来自己弄,能不能出好东西,全凭运气。

  “……晚晚在地下车库受了点伤。”

  傅沉和段林白,只看到乔西延刻刀抵在石头中断,刀锋犀利,刺石而入……

  一刀分割,干净利落,石头里裹着一块玉,月白透着浅绿,成色不错。

  段林白伸手摸了摸脖子,后背隐隐发寒。

  我去,出手爽利,又重又狠。

  “受伤了?”乔西延蹙着眉心。

  “那群人已经被警察带走,背后主使者也一并收押,她是被我牵累的,我没照顾好她。”傅沉态度诚恳。

  段林白咬着吸管,傅沉低头认错,实属罕见。

  “有人成心加害,防不胜防。”关于感情问题,傅沉并未明说,乔西延心底清楚,怕是那位程小姐误会了。

  “这些日子,你对晚晚照顾有加,她心里介怀,心生怨恨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作为长辈,对晚辈照顾是理所当然,这女人思想也是过于龌龊肮脏,狭隘至极。”

  乔西延说话有股子官方味道,严肃严谨,极其认真。

  段林白差点一口奶喷出来。

  我靠。

  傅三,任重道远啊。

  傅沉低头喝茶,眼皮跳了两下,并未搭腔。

 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方才一起上楼,各自回屋。

  乔西延将石头放置好,缓步轻声去了宋风晚房间,房门未锁,他很容易进去,眉头瞬间拧紧。

  傅家都是大床,宋风晚身子小小,裹着被子,缩成一团,只占据三分之一床位,可是身侧的位置,却像是有人睡过,微微塌陷,略显凌乱。

  乔西延比宋风晚大很多,小时候经常哄她睡觉,她睡姿老实,甚至可以一夜不动,乔艾芸生怕她这样把后脑睡塌了,总是半夜不停给她翻身。

  这次睡觉,床铺怎么这么乱。

  他坐在床边,看了眼床头的一些药,又打量着她的右手,眸子更是消极阴鸷,剐了那几个混蛋的心都有了。

  傅沉这一夜,辗转反侧,难以入睡。

  他担心宋风晚,所以在乔西延离开之后,确定他不会再回去,才在她房间守着,直至天色微亮,才回屋,躺在床上,满脑子都是乔西延说的话。

  暗忖乔家这关不太好过。

  宋风晚升入高三后,就很少能睡懒觉,这一觉睡得极其舒服,隔天自然醒的时候,也才六点半。

  她伸手去枕下摸手机,才陡然想起手机碎屏坏了。

  看了眼床头的电子钟,日期标注……

  今天是傅沉的生日。

  她起身从背包里翻出包装精致的盒子,黑绒盒,冰蓝缎带,低调大气,幸亏在店里把绳结编织好,要是等到现在,肯定来不及。

  因为一只手不方便,她简单洗漱了一下,在衣橱里翻找半天,整得一床衣服,这件觉得太庄重,那件觉得太普通,最后才敲定一件浅绿色的毛衣裙。

  她知道傅沉晚上要去老宅吃饭,可能就早上在家。

  拿着盒子下楼,宋风晚思量着如何把礼物送出去,提着口气,惴惴不安。

  她一路忐忑到了楼下。

  “晚晚。”乔西延声音猝然响起。

  宋风晚吓得身子一抖,盒子应声落地,她急忙捡起,揣在口袋里,“表哥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  “掉了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啊。”宋风晚把手往背后藏了一下。

  “昨天的事,傅沉和我说了,你也别藏着了,过来,我帮你再上个药。”乔西延扯着她胳膊往沙发上走。

  乔西延视线冷涩,眸色深沉,像是能把人看穿一样,宋风晚心底发虚。

  他拿了药箱,动作麻利的拿着镊子,捏着棉球,沾了碘伏给她有擦拭了一遍伤口,他以前拿刻刀经常误伤,手部清创,对他来说,如家常便饭。

  “下次遇到这种情况,就待在人多的地方打电话求救,别一个人走动。”乔西延叮嘱。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垂头,“我没想到那两个人就是奔着我来的。”

  乔西延点头,认真帮她处理伤口。

  快到饭点,段林白才扒拉着头发下楼,昨晚被乔西延惊吓,他睡不着,打了半宿游戏,刚睡着,又梦到他拿刀戳自己,直接给吓醒了。

  “今天起得早啊。”年叔笑道。

  段林白扯着头发冲他一笑,他素来不爱早起,这要不是做了噩梦睡不着,他也不会起床。

  “你们先坐下吃,我去喊一下三爷。”年叔将早餐摆上桌,擦了下手要去小书房,傅沉一早抄经,习惯没断过。

  “我去吧!”宋风晚快她一步往小书房跑。

  乔西延眼皮一抬。

  火急火燎的,吃个饭有什么可急的,方才看到她吓得脸都白了,倒是和傅沉关系混好了。

  他心底不知为何,有些不安,抬脚准备过去看看,却被段林白一下子挡住了去路。

  “乔大哥,别走啊,吃饭吧,赶紧坐。”

  段林白十分热情,拉着乔西延,强行把他拽到椅子边。

  两人毕竟不熟,这又是傅沉家,乔西延心底不舒服,也不会给他甩脸子,只得坐下。

  “来啊,吃东西,就当做是自己家,别客气。”段林白坐在他边上,紧挨着,死守严防。

  乔西延微微拧眉,“段公子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能别靠这么近吗?我不自在。”

  段林白咳嗽两声,离他远一些,眼睛却一直盯着他,生怕他跑了。

  乔西延余光瞥了他一眼,这人……

  怎么一直盯着自己?

  变态吗?

  他哪里知道,此刻傅沉正在小书房调戏自家表妹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表哥好嫌弃浪浪,哈哈……

  关键时候,浪浪还是很给力的,知道给傅沉制造机会,可以,很优秀~

  关于三爷手机密码,就是两人同居的时间点啊,有人已经猜到了,给你点个赞,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