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161 三爷:吃你?到时候别哭(1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云锦首府

  宋风晚坐在副驾,偏头看了眼站在车边的傅沉,深黑长衫,寒风将墨发吹得肆虐翻飞,他手中攥着那串佛珠,就是她前些日子在古玩市场选购的沉香木。

  他不停盘着佛珠,想过去抱抱她,亲亲她,偏生乔西延还在,只能忍着。

  手指骨节微微泛白。

  终归是舍不得。

  浅粉色的芙蓉石流苏,随风晃动着,摇曳生姿。

  她降下车窗与他打招呼,“三爷,年叔,十方大哥,怀生,我们走了。”

  傅沉抿嘴不语,十方也不敢动作,怀生咬着唇,说了声,“再见。”。

  也就年叔叮嘱了许多话,“路上注意安全,到家记得打个电话,有空过来玩。”

  宋风晚一一应着。

  “傅心汉,我走了哈。”傅心汉蹲在傅沉脚边,它只以为宋风晚要出门,还冲她龇牙咧嘴的笑着。

  乔西延与他们打了招呼,发动车子。

  车灯闪了几下,绝尘而去。

  “三叔……”怀生偏头看他。

  傅心汉似乎此时才发现事情不对劲,撒开蹄子就追着车子狂奔。

  “傅心汉。”年叔大惊失色,“十方,快点追。”

  十方怔愣片刻,立刻拔腿飞奔。

  他不像千江,是特种兵出身,受过严苛的军事训练,他的身体素质一般,以前上学跑个一千米都费劲的人,居然让他去追狗赶车?

  要老命了。

  “傅心汉!”十方一路跑,一路喊。

  宋风晚怀中还抱着乔西延宝贝的玉石毛料,正低头抚弄着,心尖像是被人掐着一般,酸涩得难受。

  在一起生活两个月,说没感情,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她压根没注意傅心汉在后面追着。

  直至车子汇入车流,消失无踪,傅心汉在蹲在马路边,茫然无措。

  “吓死我了。”十方掐着腰,特奶奶的,差点把他腿都跑断了,外面车子那么多,这要是撞到碰到,老太太得哭死。

  从小养在那边,整天心肝宝贝儿的,揉在怀里叫着,简直把它当亲儿子。

  傅心汉蹲在路边,偶尔看到与乔西延车子类似的捷豹,还叫两声……

  “人都走了,快走吧。”十方招呼它回去,“真是没想到,你对她感情那么深,都说狗衷心,这话还真不假。”

  十方心里觉得,傅心汉这狗,虽然平时脾气大,高冷认生,倒是很有灵性,想起之前看的一些电影,有那么一瞬间,他都觉得,在他面前的不是一条狗。

  傅心汉耷拉着脑袋往回走:

  大腿没了,以后有人想杀狗子,它该怎么办啊?

  最主要的是……

  以后再也没人偷偷给它拿肉干,给它加餐了。

  狗生艰难啊。

  ……

  宋风晚手指摩挲着石头,口袋手机振动,她调整一下姿势,拿出手机。

  傅沉的信息。

  等你考完试,我去云城找你好不好?

  宋风晚心头一跳,偷摸看了眼乔西延,开始给他发信息。

  考完试也挺忙的,你平时不上班啊?

  不忙。

  以前偷摸看的韩剧,似乎也变得索然无味。

  考试结束,马上要校招,我会很忙的。宋风晚还发了一个泣不成声的表情。

  你走后,总觉得房子空空,心也空空,可能也跟着你走了。

  宋风晚耳根微微发烫,反复看了几次信息,面红耳热,心脏砰砰乱跳。

  说好不影响她的,他发这些东西干嘛?

  搞得他俩好像在谈恋爱。

  “晚晚?你没事吧?”乔西延看她一直垂着头,又是咬唇,又是脸红。

  “没事啊。”宋风晚收起手机,手心蒸腾着热气,微微发烫。

  “冬天车里有点闷,要是不舒服就早点说。”乔西延还以为她晕车。

  宋风晚点头没作声。

  **

  另一边的傅沉盯着手机守了半天,不见回复,才给段林白打了个电话,说晚上出去聚聚。

  “三叔,你要出去?”傍晚的时候,辅导老师会过来,怀生正在家里等着。

  “嗯,你在家学习,我晚些回来。”

  怀生隐约听到电话里,什么酒吧、唱歌之类的,他咬了咬嘴唇……

  似乎听人提起过,貌似是不好的地方。

  傅沉到了约定的地点,房间里已经坐了个人,正低头泡着茶水,白色羊绒薄衫,浑身透着股阴柔,却又俊美到了极致。

  瞧着傅沉进来,起了个腔调,“媳妇儿送走了?舍得出来见我们了?”

  他说话带着京腔,字正腔圆,清冽雅致。

  “林白还没来?”傅沉在他身侧坐下。

  “他攒局,素来是最迟的那个,不打扮一下,不舍的出门。”他说着给傅沉端了杯茶水。

  傅沉伸手接过,就瞧着包厢门被推开。

  段林白穿了一件黑色羽绒服,脱了外套,大红色的毛衣,衬得他肤色更白。

  那人挑眉,“二浪,本命年不是过了?”

  “不是本命年不能穿红色?”

  “我们朋友小聚,你穿这么骚干嘛?”

  段林白一噎。

  妈的,一件红色毛衣而已。

  圣诞节,应个景儿,怎么就骚了?

  现在这人都动不动时尚。

  傅沉低低笑着,“可能觉得距离死期不远,想穿的喜庆点。”

  段林白咳嗽两声,“傅三,这事儿吧,真不怪我,我压根不知道我爸会打小嫂子主意啊,我对天发誓,我对小嫂子,绝无半点想法。”

  傅沉垂头喝茶,没搭理他。

  “她可是我嫂子啊,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还是懂的。”

  “我要是打她主意,我特么还是人么?”

  方才那人幽幽开口,“你不一直说,你是头孤独寻爱的狼?”

  “去你丫的,别打岔。”生死攸关呢,还来调侃他。

  “傅三,你要相信我,咱们从小穿一条毛裤长大,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?”段林白笑得谄媚。

  “你微信里是不是很多表情包?”傅沉忽然开口。

  段林白一愣,怎么扯到表情包了?

  “有啊,特别多。”

  “都发给我。”傅沉拿出手机,已经准备接受。

  “你现在这么时尚?玩表情包?”段林白狐疑。

  “嗯,她喜欢发,我们需要培养共同话题。”

  段林白手指一僵,你妹的,这特么是来给他塞狗粮的?

  身侧那人倒是低头闷笑。

  段林白一边发着表情包,一边腹诽:亏得自己在家吓得半死,这就完事了?

  傅沉这厮,惯会吓唬他。

  “傅沉,那女孩还是学生,你们此刻分开,岂不是变成异地恋?”那人说话总是带着股清高桀骜,偏又长得不食烟火。

  “什么异地恋,是单相思吧……”

  段林白嘴巴快,说完这话,傅沉一记冷眼射过去,他恨不能扇自己一巴掌。

  我靠,让你嘴巴快,让你多嘴。

  “我和她牵手,拥抱,接吻,都做过了。”傅沉挑眉。

  段林白微微张大嘴巴。

  这个老禽兽,这特么丧心病狂,怎么下得去手啊。

  “还同床共枕过,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?”傅沉就这么直勾勾看着段林白。

  “嘿嘿,你们在谈恋爱。”段林白笑得谄媚。

  求生欲超强。

  说是出来小聚,傅沉几乎一直拿着手机与宋风晚发信息,把那两人晾在一边,直至快吃晚饭,他才起身。

  “一起吃完再回去?”段林白愕然,这特么把他吓得够呛,拍拍屁股就要走人?

  “她刚才和我说,晚上早点回去,再说家里还有孩子,先回去了,这单挂我账上。”

  段林白心里真是一万个卧槽,这还没结婚,她人都走了,这么听话?

  再说了,这特么天都没黑。

  “傅沉,你完了。”段林白止不住摇头。

  傅沉拿起一侧的外套,冲他一笑,缓缓吐出四个字。

  “甘之如饴。”

  绝杀。

  段林白恨不能一脚踹翻这碗狗粮。

  **

  宋风晚一路上都在和傅沉聊天,翻下记录好像没聊什么,时间偏又过得很快,等她回过神,乔西延已经将车子停在一个服务区。

  天色愈暗,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停了不少车子,宋风晚下去上了个洗手间,顺便倒了点热水。

  乔西延则靠在车边,从口袋中摸出一盒烟,低头衔了一根,偏着头点火。

  风流写意,眯眼抬头的时候,又透着股冷厉暗沉。

  “表哥,要不要喝点水。”宋风晚抱着水杯走过来,车内开着暖气,一直没开窗,下车透口气,反而觉得浑身舒服。

  “你这一路都在和谁发信息?”乔西延偏头看她,他没说话,不代表他不知道。

  “嗯?”宋风晚忽然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,“没和谁啊。”

  “聊了一路,有时候还咯咯傻笑?”乔西延嘬了口烟,眯眼看他,那双锋利的眸子,仿佛能直达人心。

  “我有吗?”她根本没注意。

  “你说呢?”

  “我加了一个后援会的群,就随便聊两句。”宋风晚耳根发烫,抱着水杯的手指,更是缓缓收紧。

  “后援会?”

  “就段哥哥的后援会。”宋风晚低头摩挲着水杯,没敢直视他的眼睛。

  “那个网红?”

  宋风晚想了一下,也确实可以这么定义他,段哥哥,不好意思,拿你做挡箭牌了。

  “长得缺爱没断奶的样子,也就骗骗你们这些小女生。”

  宋风晚低头憋着笑,段哥哥,这个真不关我的事,这是表哥说的。

  “你现在处于高三,过几天就要考试了,别想着追星。”

  宋风晚闷声点头。

  “就算要追星,也得找个值得你追的,能让你有所学习,给你带来正能量的,他这一天天睡到日上三竿的人,不值得你迷恋。”

  乔西延虽说比她大许多,也是同辈人,他上学那会儿,女生就爱买贴纸,弄得一本子都是。

  可能小女生都有追星这个阶段,他没意见,但是必须正能量,段林白这种,他是瞧不上的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宋风晚点着头。

  乔西延得了肯定答案,才招呼她上车。

  他哪里知道,宋风晚压根不是追星。

  而是早恋了。

  **

  车子抵达云城已是晚上八点多。

  即将下车的时候,宋风晚还给傅沉发了信息。

  马上到家了,待会儿去吃饭。

  傅沉眯着眼,晚饭吃什么?

  宋风晚和他聊天已经非常随意,随手就丢了个表情包过去,一个小人正表情又贱又浪,还在说“吃我呀,吃我……”

  傅沉眸子一沉,给她发了条语音过去。

  宋风晚看乔西延正盯着导航找路,他毕竟不是云城人,对路况并不熟,她摸出耳机,戴上耳麦,与手机连接,才点开那条语音。

  “晚晚,到时候你可别哭。”

  声音干燥嘶哑,别具诱惑性。

  尾音拖得很长,语气正经严肃,像是带了个勾子,在她心尖撩拨着。

  宋风晚小脸霎时血红一片。

  太不要脸了。

  不消片刻,又有一条语音提示。

  她伸手点开。

  “已经很想你了……”

  宋风晚收起手机,心跳紊乱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26号啦,双倍月票活动开始啦~

  有月票的记得支持一下月初啊,爱你呀,么么,看一下这个月还不能往上冲几个名次,(^。^)

  **

  三爷呀,这人都走了,你一个人出去还能撒狗粮,我也是佩服的,真的

  话说,关系挑破了,三爷是越发肆无忌惮了,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