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018 抱紧三爷大腿,有肉吃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宋风晚出发去京城当天

  宋敬仁亲自帮她将两大箱行李还有美术用具全部搬到车里,“风晚,你到京城那边,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要是吃得不习惯,我让良婶过去给你做。”

  “就两三个月而已,没事的。”宋风晚打量着行李箱,还在琢磨有没有忘带什么。

  “到那边先去拜访傅老爷子,对人家一定要恭敬,礼物我都给你备好了。”

  “到了那边一定要记得给我打个电话,不管多晚我都等你消息。”宋敬仁再三叮嘱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宋风晚心底也有不舍,她也是第一次离开父母独自出远门去外面居住,毕竟只有17,多少有些忐忑。

  “西延,那这次就麻烦你……”宋敬仁朝着另一侧走过去。

  乔西延过来这么长时间,连宋家的院子都没踏足,已经表明了乔家的态度。

  他偏头看了宋敬仁一眼,扔了夹在指尖的半截烟头,抬脚碾灭。

  “晚晚,收拾好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我们出发吧。”他说着直接离开,身姿冷傲,视线凉薄,比这秋风还凄厉萧瑟。

  宋风晚又和宋敬仁说了几分钟话,才坐车离开。

  车灯闪了几下,绝尘而去。

  **

  宋风晚坐在副驾,正低头和自己母亲发信息,猛地想起了什么忽然转过身去后面的座位翻找东西。

  “忘东西了?”乔西延看她慌里慌张的样子,嘴角蓄着一抹笑意。

  “还以为你真的长大,能自立了,幸亏还没上高速,赶紧找。”他放慢车速,声音不再那么凉薄,反而透着股随性懒散,还有种……

  幸灾乐祸。

  宋风晚终于翻找出了一个纸袋,抱在怀里,低头检查,“找到了,吓我一跳,以为忘在家里了。”

  乔西延余光淡淡瞥了一眼,似乎是件衣服。

  “这衣服很重要?”

  “是傅三爷的,之前借给我……”宋风晚也没藏着掖着,把下雨那天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,“……衣服送洗回来之后,我查了一下,是这个牌子当季的限量款绝版,挺贵的。”

  “没想到傅三爷还有这样一面。”乔西延下意识摸了根烟衔在嘴里,顺手就去摸打火机,只是瞥见身侧的人又把烟从嘴里扯了下来。

  他父亲千叮咛万嘱咐。

  不要在小孩面前抽烟。

  “你又不认识他,你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样的?”宋风晚狐疑。

  “听之前去店里买玉器的客户说起过他的传闻。”

  “那个客户去西北买石料,刚好碰到过傅三爷,他们一群人,可能是去考查或者是登山游玩的。”乔西延眯着眼,“说当时有个女的一直在追他。”

  宋风晚瞬间来了兴致,“然后呢?”

  “那地方山高路险,那位小姐身娇体柔的,吃不了苦,脚底磨得都是水泡。”

  “她回去了没?”宋风晚侧着身子,兴致盎然。

  “好不容易追过去的,怎么可能轻易离开,估计是想借着机会让傅三爷疼惜她一些,楚楚可怜的,很多男人都拒绝不了这样的女人。”乔西延轻哂,“可惜这傅三爷压根不是个正常男人……”

  宋风晚拧着眉,“他干嘛了?”

  “压根没正眼看她一眼,后来这女的说要上山跳崖,以死相逼。”

  “这么疯狂?”

  “傅三爷就说了句话。”乔西延语气很淡,“李小姐,记得买保险。”

  宋风晚摸了摸鼻子,依照他那天怼江风雅的态度,这话他还真说得出来。

  “那女的最后怎么样了?不会真去了吧。”

  “没有,那女的当场就崩溃大哭。”

  “被喜欢的人这么说,肯定难受。”宋风晚没正式谈过恋爱,电视剧看了不少,也能理解一些。

  “那倒不是,那女生嘴里一直嚷嚷着,说她不姓李,姓程,她追了傅三爷四年多,别说名字了,就连一个姓都没入得了傅三爷的眼。”

  乔西延轻笑,“那傅三爷就淡淡来了一句,‘不好意思,不相干的人,我一向记得不清楚。’”

  “态度极其诚恳,那女生当天瘸着腿离开的。”

  宋风晚无奈得摇头,“也是可怜。”

  “所以他能把衣服借给你,我有些诧异,他应该是个很凉薄无情的人。”

  “我又不是他的那些狂热追求者,而且他是长辈,照顾一下我也正常。”宋风晚心里一直敬重傅沉,拿他当长辈。

  “傅家别人就不提了,傅沉你一定要注意点,听说很不好相处,不喜欢别人和他冲撞顶嘴,他说什么你就听着。”

  乔西延也担心自家表妹吃亏,又在外地,山高水远,受了委屈都没人撑腰。

  “我不知道傅家那边是怎么安排的,不过我看傅沉对你也还可以,还衣服的时候,态度好点,你不是带了特产么?也给他送点,要是他能照顾你一二,在京城也没人敢欺负你。”

  “我记住了。”宋风晚咬了咬嘴唇。

  傅沉这条大腿有多粗壮,她是清楚的。

  要想以后日子好,大腿就得抱得牢啊。

  也不知道傅三爷喜欢些什么,要是能投其所好就好了。

  宋风晚叹了口气,拿出放在一侧的《高考英语3500词》,开始看书。

  **

  此刻的傅沉压根不懂宋风晚在来京城的路上。

  傅老爷子怕他抵触,给家里所有人下了封口令,打算把人强塞给他。

  而傅沉对宋风晚是有点意思,不过她毕竟年纪小,又恰逢高考,傅沉倒也不急,最近手头有个收购案在处理,忙了几天。

  今天刚歇下就被家里老太太强行拉出来陪她听戏,剧院里有很多不懂戏的世家小姐,老太太什么目的不而喻。

  中秋刚过不久,梨园里还在唱着《嫦娥奔月》,戏台子上的人,重彩油墨,披着云肩,甩着水袖,唱腔婉转。

  老太太手执茶杯,眯眼听着。

  傅沉仍旧一身黑色长衫,偏头看了眼手机,院子里暗淡的光线落在他身上,透着股子民国时期公子哥的消沉风流。

  “老三,你在等电话?”老太太斜眯着眼,压着声音开口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他和宋风晚交换过手机号码,两人至今却连一条短信都没发过。

  傅沉收起手机,敢情那小丫头是不打算请自己吃饭,还自己衣服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马上两人又要碰面了,哈哈……

  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,啧啧。

  表哥这话说得不错啊,晚晚啊,抱紧三爷的大腿,保证让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。

  跟着三爷有肉吃。

  *

  日常求留求票票~

  感谢大家给月初的打赏道具和花花钻石。

  大家有评价票的记得支持一下月初哦,么么,爱你们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