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氏集团

  二楼会议室,除却公司大股东懂事,还有公司高层,集聚一堂,就连角落都站满了人,公司可能易主,这关系到全公司员工的生计命脉,所有人的心都悬着。

  乔艾芸坐在上首位置,一直低头看着什么,一不发,乔望北坐在她身边,明显是来助阵的。

  公司内部则分成了三个派系。

  一派支持宋敬仁的,一派支持乔艾芸,另外则是中庸一派。

  “发布会上宋总那么丢人,公司股票跌水,就连市值都蒸发了十几亿,真特么绝了,这种人压根不适合执掌大权。”

  “可是夫人也不合适啊,她就经营过几间小玉石店,怎么能管理这么大的公司?”

  “我觉得给谁都行,只要按时给我发工资就行,他们总不至于让公司倒闭吧。”

  ……

  底下讨论得异常热切,乔艾芸佯装听不到,直至十点整,才清了清嗓子。

  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。

  乔艾芸笑了笑,“我很感谢大家今天过来,我相信最近发生的事情,大家心里都很清楚,我在这里就不一一细说了。”

  “宋敬仁作为公司执行人,代表的就是公司门面,他却不顾公司利益,做出有损公司利益的事情,后期可能还会吃官司……”

  “我就想问问大家,这样的人,他有什么资格继续管理公司!”

  所有人面面相觑,神色都有几分讶异。

  现在开会,开头谁不是客套寒暄一下,没想到乔艾芸如此简单粗暴,直奔主题。

  当真强势。

  大家接触乔艾芸,那时的她是宋夫人,和善委婉;此刻却眉眼锋利,咄咄逼人。

  那突然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,让在场不少人为之侧目。

  “宋总有没有资格,也不是你说了算的吧?”这里面自然有不少支持宋敬仁的。

  乔艾芸只是一笑。

  “我相信大家手中或多或少都持有公司股票,我就想问大家,这一两月以来,大家手中的股票缩水了多少?”

  自从认亲宴事件之后,宋氏股票就开始下跌,不过认亲宴后续内容,大家知之甚少,但宋敬仁深陷离婚官司,对公司肯定有影响。

  昨晚的发布会一播出……

  今早股市开盘,宋氏股票一路狂跌,即便公司内部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,试图稳定局面,却仍难挽救颓势。

  “大家今天既然能聚集在这里,肯定对他心里都是有些微词的,这样的人,就算你们信任他,我相信很多合作商都对他产生质疑了吧?”

  乔艾芸虽然不清楚大公司的运作,但毕竟做过生意,总能摸到一些门路。

  “这马上要过年了,这一两个月的时间,他能挽回大家损失?”

  “出了这么大事,我就想问,他来过公司吗?”

  “给多大家说法吗?自己捅出这么大篓子,现在却躲在暗处当缩头乌龟?他不该负责,不该给大家一个交代?”

  ……

  乔艾芸每个字都说得戳心。

  不少人心底都有些松动。

  “试问大家,如此不负责的人,他还有资格管理公司吗?”乔艾芸情绪激动,一拍桌子,直接站起来。

  会议室陷入一片死寂,大家也在心地权衡,不知该如何站队。

  ……

  经过漫长的沉默,办公室的门被人轰然撞开。

  “嗙——”的一声,所有人都被吓得身子一颤,同时转头,宋敬仁穿着病号服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。

  一直坐在边上,不置一词的乔望北挑了下眉,锋锐的眸子里掠过一丝精光。

  “乔艾芸,想把我踢下台,痴人说梦!”宋敬仁脸上还有明显乌青红肿,头发凌乱,整个人极度消瘦,短短数日,身上尽是颓靡衰败之感。

  不负往日意气风发之色。

  颧骨微微凸起,眼窝深陷,嘴角干裂泛白,与乔艾芸截然不同。

  她穿着简洁的女士西装,面色红润,显然这段日子,过得非常不错。

  “我特么告诉你,除非我死,不然你休想碰我的公司!”宋敬仁呼吸紊乱,公司是他一辈子的心血,打拼了半辈子,如果一朝失去……

  痛苦程度,无异于剜心。

  “我就碰了,那又如何?”

  “你敢——”宋敬仁伸手指着乔艾芸,若非边上几个高层员工及时拉住他,他已经冲上去,扇她巴掌了。

  “这是你的个人公司吗?自己管理不好,你不引咎辞职,也是够不要脸的。”

  脸皮撕破,乔艾芸对他相当不客气。

  “你——”宋敬仁最在意的就是公司,就算之前想借着江风雅攀附傅家,也是想借此壮大公司。

  利字当头的人,你要抢走他的公司?

  宋敬仁绝对会和她拼命。

  “我怎么了?你自己躺在医院半死不活的,整天不管公司,现在是怎么着,还想让全公司几千名员工跟着你一起下岗滚蛋吗?”

  乔艾芸毫不畏惧,声音宛若利剑,狠狠朝他胸口戳。

  “你还敢指着我?我哪句话说错了,作为一个公司的管理者,行事龌龊肮脏,你有什么资格管理这么多员工?”

  “不过你这种不要脸的人,还真不好说,但是你自己想死就去死好了,干嘛非要拽着公司给你陪葬?”

  “你问问在座的人,发生这么多事,谁对你没意见?”

  “你居然还有脸过来?你今天敢碰我一下,我立刻就告你故意伤害,我看你进去之后,还能不能如此叫嚣?”

  宋敬仁气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,脸涨得通红。

  “乔艾芸,你这贱人——”气盛之下,他挣脱别人的束缚,居然抬起一边的凳子就朝她砸去。

  整个会议室彻底乱成一锅粥……

  一群人上去劝架,拉扯住宋敬仁。

  这一凳子下去,乔艾芸被打出个好歹,宋敬仁也得玩完,最不利的还是他们这些小员工。

  “都给我闭嘴!”乔望北忽然一拍桌子,直接站起来。

  他嗓门洪亮,粗粝,带着极强的威慑力。

  一下子就镇住了场子,会议室内出现短暂的死寂。

  乔望北一下子将乔艾芸拉到自己身后,走到宋敬仁面前,腰杆笔直,岿然不动。

  “都别拦着他,让他打,宋敬仁,你今天就冲着我这里打……”乔望北指了指自己脑袋,“你要是敢下手,我还承认你是个男人!”

  劝架的一群人,都被乔望北给吓到了,悻悻然的松开手。

  宋敬仁对他本就有着本能的畏怯,他眼神又精又亮,像是鹰隼般,犀利骇人,死死盯着他,像是要将他整个人剖开一般。

  他身上有伤,举着凳子手臂已经有些酸软,面对气场如此强大的人,紧张得吞了吞口水,不敢下手。

  “打啊,我就敬你一条汉子!”乔望北毫不畏怯,视线冷涩,“只要你敢下手,我保证不躲。”

  “哥——”乔艾芸扯了扯他的衣服。

  过了数十秒,宋敬仁都没下手。

  一侧的公司董事,伸手将凳子从他手中夺下来,“有什么话好好说,你们好歹曾经是一家人,何必闹成这样啊。”

  “就是就是,大家都是为公司好,有什么话慢慢说。”

  ……

  一群人打圆场,给宋敬仁台阶下。

  乔望北冷冷一哼,“孬种。”

  宋敬仁身子一颤,却又拿他没有半点办法,只能气得直上火。

  ……

  几分钟后,大家又各自回到座位上,宋敬仁与乔家人之间隔了几个人,也怕待会儿一不合直接动手。

  乔家那位,明显是个硬茬,都不怕死的。

  乔望北手指叩打桌子,显得有些不耐烦,“现在是怎么回事?难不成你们还想挽留这样一个人?”

  “艾芸有自己股份,加上晚晚的,还不够?作为公司最大的股东,想罢免一个不称职的执行人,这点权利都没有?”

  “你是说你们把股份给转了?”宋敬仁一听这话直接炸了。

  宋风晚着没良心的臭丫头,居然背后捅他一刀。

  死丫头,他花了那么多钱培养她,一点收获都没看到,就特么敢和他对着干?

  若是回到十几年前,他恨不能将这死丫头掐死在襁褓里。

  要她有什么用!

  “要不是这样,我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底气过来?”乔艾芸哂笑。

  “那投票表决啊,在座这么多股东董事,我倒想看看,有多少人同意我下台?”即便此刻乔艾芸是最大的股东,但也不能只手遮天。

  “就算你们得到了公司,你们有本事管理吗?”

  “公司落在你们手里,能撑多久?说我枉顾员工生死,你们兄妹又何尝不是。”

  乔望北轻笑,“其实你想要公司也可以,我们手中所有的股份也都可以给你……”

  宋敬仁心头一热,“条件!”

  “你一直拖着不离婚,无非是怕公司被割裂,刚才你也说了,我们拿到公司也不会经营,确实没用……”

  “股份你想要,那必须花钱买。”

  “哥——”乔艾芸有些急了,“不行,我们之前说好的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  “你别说话。”乔望北按住她。

  宋敬仁生怕乔望北反悔,急忙答应,“可以,你们要多少钱。”

  “现在钱一直在缩水,要钱干嘛,我要你手中的所有不动产,房产车子,包括存款,以及相关投资,珠宝,期权……除却公司股份,你得给我净身出户。”

  宋敬仁挑眉,“只要这个?”

  这些股权,完全可以卖更加的价格,他手中不动产不少,全部给他们,他们也是亏本的。

  “你若是同意,我们马上签协议,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划清这部分财产,直接离婚。”

  “哥,不能这么便宜他,我……”乔艾芸急了。

  “你还想和他这么纠缠多久?”乔望北冷哼,“要是拖着几年不离婚,你们是不是打算纠缠一辈子?”

  乔艾芸被斥责,闷声没说话。

  宋敬仁怕夜长梦多,“我马上叫律师拟文件,财产分割清楚,我们立刻离婚。”

  “可以!”乔望北一锤定音,“宋敬仁,你可别私藏什么财产,或者转移了什么?要是被查到,我就拿着协议,告你违约,拿回股份。”

  宋敬仁轻笑,他没那么蠢,这种时候让他们抓着把柄……

  乔艾芸打电话让耿瑛过来,律师交割,他们只要负责签字。

  一个上午时间,两人签了协议,又去领了离婚证,闹了一个多月的离婚官司,终究以一场闹剧收场……

  **

  云城傅家

  乔艾芸一行人走出民政局的时候,十方立刻把收到的消息告诉了傅沉。

  “三爷,离婚了,乔家拿了所有不动产,包括存款,加起来也有好几亿,说是净身出户,这买卖还是赔本啊。”

  “那宋敬仁出来的时候,都笑成什么样了?也太便宜他了吧。”

  傅沉哂笑,“他的好日子不多了,严望川肯定是趁机打压宋氏,宋氏撑不住的。”

  “一个破烂公司,那种股份留在手里最后也是烂掉,宋氏完蛋,作为股东还可能会牵累其中,弄不好还得背上债务,你以为乔望北傻?”

  “切割干净,才能肆无忌惮的打压,就看乔望北到底有多少人脉了?”

  十方扯了扯头发,“那我们就这么看着?”

  “看着?”傅沉挑眉,“给我往死里弄他。”

  打了晚晚那一巴掌,还能如此算了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离婚啦,撒花撒花……

  严师兄,轮到你表现啦,哈哈,渣父下场会很凄惨的,要个破公司有毛用,三爷和师兄能绕过他?切割干净,还不往死里弄他。

  **

  继续求月票呀,(*^▽^*)

  好久没搞留活动啦,2019年第一天,凡是给我留的,均奖励19xxb仅限潇湘读者……

  月票,留,都快点砸向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