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019 入京,再见傅三爷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从云城到京城开车需要七个多小时,宋风晚和乔西延七点多出发,中间在两个收费站休息了片刻,到达京城的时候,已是傍晚时分。

  “现在就去傅家?”宋风晚将手边的错题集放在一侧,直了直腰板,“要不明早过去?”

  天快黑了,又恰逢饭点,现在去拜访,总有些不太好。

  “之前说好了,傅老说等我们吃晚饭。”乔西延这一路就靠在收费站抽的几根烟吊着精气神。

  车子在进入京城后,明显感觉到车流增多。

  宋风晚偏头看着窗外,她不是第一次来京城,以前只是过来旅游。

  这地方聚集着全国最有权势的一批人,繁华精彩,声色犬马,却也是最冷酷无情的地方。

  千年古城,历史沉淀,融合了现代化的气息风貌,孕育了这里独特的人文风貌。

  车子穿过大半个城市,才到了一个门口有军人持枪守卫的大院。

  铁门高耸,威严肃穆,高高在上,遥不可及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乔西延下车准备去登记,这种大院没有许可进去太难。

  “乔先生?”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走过去,低声询问。

  “我是。”

  “我是傅老派来接你们的。”他笑着和一侧的警卫打了个招呼,铁门便应声而开。

  “麻烦了。”乔西延对长者素来客气有礼。

  车子驶入大院,两侧是耸立的水杉,绿植遍布,都修剪得精巧好看,傅家的宅子在最里面,雄踞一方。

  车子到院门口就停下了,两人在傅家人的带领下缓缓往里走。

  “这是以前上面分配的房子,老爷子退下来之后,上面关怀体恤,就一直住在这里,平时就老爷子和老夫人两个人。”那位老者解释。

  傅家自古出的都是权臣谋士,战乱时期,傅老爷子虽不如那些沙场厮杀的开国将军那般威名赫赫,可但凡了解点历史的,也都知道,一场战争可不是光靠蛮力的,他亲自策划过许多著名战役,军功卓著。

  建国后,他也是上面智囊团的首席,甚至参与过国法修订。

  人丁兴旺,荣膺鼎盛,在国内地位自然非同不一般。

  院子不大,银杏丹桂,秋意正浓。

  宋风晚没敢多打量,目视前方,一方台阶笔直而上。

  她和傅聿修虽然订过婚,却没正式来过傅家,原本他俩是有个隆重的订婚宴的,不过那时候傅家的老太太身体不好,事情就搁置了。

  宋风晚深吸一口气,心底难免有些紧张,耳边忽然传来一声,“老爷子,人到了。”

  紧接着,她就看到一位鹤发花白的老者从门口走出来,穿着极为朴素,领口手绣却繁复精致,低调内敛。

  肃穆威严,戴着一副老花镜,却仍旧精神矍铄,尤其是那双眼睛,异常犀利,只是目光落在宋风晚身上,又变得异常慈爱。

  “晚晚?”他声音低沉嘶哑,透着股莫名的官威。

  “傅爷爷好。”宋风晚乖巧得唤了一声。

  “傅老。”乔西延仍旧一脸冷肃。

  “我以前见你的时候,你才……”傅老爷子伸手比划着,“才那么点大。”

  宋风晚诧异,他们何时见过?

  “我估计你也不记得了,那时候你还小,被你外公抱在怀里,宝贝的不行,我想抱一下他都不肯。”傅老爷子笑道,“坐车很辛苦吧,快进来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心底狐疑,傅老爷子认识外公?而且听语气,还很熟的样子。

  傅老爷子打量了一眼乔西延,“你父亲近来可好?”

  “还是老样子,劳您记挂。”乔西延和他说话不卑不亢,没有丝毫畏怯。

  “你们一家都是疯子。”傅老爷子嫌弃道,他们这种搞玉雕石刻的,要是潜心雕刻,废寝忘食,很费心力,极其伤身。

  “宋小姐,喝茶。”佣人捧上茶水,还不忘多打量她一眼。

  确实出落得漂亮,举止谈吐也得体大方,有这样的未婚妻,真不懂聿修少爷还要作什么妖。

  **

  而此刻另一边的梨园内,正在唱京剧名段《锁麟囊》,戏台上的人,油彩浓厚,青衣水袖,雅致顿挫的唱腔,时不时赢得满堂喝彩。

  这出戏唱的是落难千金得人仗义相助,又报恩的故事。

  傅沉眯着眼,自己母亲看戏比较挑,就爱看《玉堂春》、《群英会》几个曲目,今天怎么听这出戏也这么入神。

  “老三啊。”

  “嗯?”傅沉偏头过去。

  “你说这薛湘灵是不是很可怜。”老太太一副伤春悲秋的模样。

  “嗯。”傅沉应了一声,这薛湘灵就是这出戏中的落难千金。

  “你说你要是遇到这种需要帮助的姑娘,是不是也会伸出援手?”

  傅沉摩挲着佛珠的手指顿住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“妈,您……”

  “你看人小姑娘已经这么可怜了,你这小子怎么这么铁石心肠。”老太太立刻板着脸。

  傅沉无奈,看出戏而已,怎么还急赤白脸,一副要和自己决斗的模样,他也不可能为了一出戏让她不自在,“嗯,帮,肯定帮。”

  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老太太忽然一笑。

  他母亲为了逼他结婚相亲,无所不用其极,难不成这次准备弄个落难千金给他?

  “天色晚了,回去吧,你爸还等着我们吃饭呢。”老太太得到了傅沉的允诺,眉开眼笑,走路都比寻常快。

  **

  傅沉和老太太到大院的时候,已经是日暮时分。

  两人刚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傅老爷子爽朗的笑声。

  傅沉眸子沉了沉,看了一眼母亲,老太太冲他笑得格外灿烂,“老三,家里有客人。”

  傅沉只是一笑,想起看戏时候母亲的模样,难不成真想趁机给她塞姑娘?

  “……你的年纪和我们家老三差不多大,处对象了吗?”老爷子声音洪亮。

  “还没。”乔西延声音素来冷厉,甚至于没什么感情温度。

  “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怎么回事啊,我们家老三也是这样的,过完今年生日就27了,到现在都没谈过恋爱,连小姑娘的手都没拉过。”

  傅沉拧眉,大步往屋内走,这到底来的人是谁,父亲可真是什么都敢往外说。

  这一进屋,就瞧见某个小姑娘正端着茶,笑得温和。

  屋内几人也看到门口的人了,视线交汇……

  宋风晚立刻起身,凤眸眯着,打量着傅沉,“傅奶奶好,三爷好。”

  那眼底分明有几分促狭,像个小狐狸。

  三爷……

  一把年纪了,居然是个……

  雏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晚晚,你这话敢不敢当面说出来,你看三爷会怎么治你。

  晚晚:这是实话啊,连小姑娘的手都没拉过。

  三爷:微笑

  晚晚:三爷,你年纪也不小了,该谈恋爱了。

  三爷:继续微笑

  晚晚:三爷,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啊?不能太挑剔。

  三爷:很快你就知道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