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193 晚晚主动吻三爷,师兄逼婚(2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国外雪场

  酒店窗户外侧结着霜花,里面晕了一层水汽,压根看不清,傅沉和宋风晚裹了衣服走到外面。

  昨日白天看到的那群人,也站在外面瑟瑟发抖。

  寒风袭人,凛冽彻骨,宋风晚裹紧衣服,盯着远处,在外面站了一会儿,身上那点热气已经被吹得半点不剩。

  此刻天色细亮,灰白色的天空,远处云层翻涌,光线越发透亮。

  不多时,就有天光透出,勾勒着远处的群山,宋风晚整个脸缩在领口,只露出一双眼睛,心底雀跃,一瞬不瞬盯着远方……

  很快,一抹艳红从透出,皑皑白雪透着玫瑰红的光,像是被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,太阳逐渐显露,瑰丽的红色,像是要把整个天空烧成一片火色。

  日出瑰丽壮观,总能激得人无比激动。

  边上那几个人在尖叫欢呼,拿着手机不停拍照。

  宋风晚微微仰头,看了一眼傅沉。

  他的脸被照样衬得端艳无匹,眉目轮廓更显深邃。

  她忽然想起,初次见他的时候,那天下着雨,隔着漫天雨幕,他的脸清隽沉迷,高山仰止般的难以接近,此刻却出现在她生命中,而且形象越发鲜活。

  她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。

  傅沉垂眸看她……

  宋风晚却忽然踮着脚,伸手扯掉围巾,在他脸上啄了一下。

  这边太冷,大家都包裹得异常严实,傅沉亦是如此,这吻轻飘飘的落在他围巾上……

  像是有穿透力一般,暖暖的融进他身体里,傅沉手指猝然收紧,一颗心像是要破胸而出,心跳撞击着肋骨,有种难的悸动紧张。

  “砰砰砰——”的窒息感。

  等他回过神,宋风晚已经钻进了酒店里。

  此刻朝阳已经喷薄而出,将他脸衬得明艳如火。

  殊不知此刻他的耳根已经彻底红透,还透着烫人的热度。

  浑身暖意充盈。

  傅沉低低笑着,像个毛头小子。

  **

  早上吃饭的时候,怀生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,可又说不上来,宋风晚一直低头不说话,倒是傅沉,总时不时冲着她笑。

  怀生啃着牛角面包,一直盯着两个人。

  这到底怎么了?

  三叔这样子,怎么像是痴了?

  “怀生,我待会儿要带你段叔叔先去医院,所以我们得先离开,我会让人送你和姐姐先回云城,到时候再派人送你回京。”随行的只有十方一个人,暂时只能这么安排。

  “嗯。”怀生认真点头,“三叔,段叔叔真的没事吗?”

  傅沉点头。

  “那你要照顾好他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

  看病这件事,宜早不宜迟,缆车开始运行,傅沉就带着段林白先行离开。

  转了两班车,又做了高铁,到达一个最正规的大医院帮他检查眼睛。

  结果还是雪盲症,短暂失明,给他弄了点药,叮嘱了一些事宜,说过段时间就会好。

  这种诊断,虽然让人心口一松,但段林白此刻两眼一抹黑,压根无法适应,走路的时候,虽有傅沉搀扶,还是难免磕碰,险些崴了脚。

  周围都是人声,他却半点看不到,心底慌乱,手脚更是无处安放,好像每走一步都踏在悬崖边上,稍有差池就摔得粉身碎骨。

  在医院排队的时候,听到有人叫他,直接起身,还把人撞了。

  段林白很是恼火,偏又没办法,医生还叮嘱他,要保持身心愉悦。

  他当时很不难将护目镜直接扔在他脸上。

  mmp的,老子突然瞎了,看不到了,你还让我愉悦?我开心你大爷啊。

  老子打爆你的头信不信。

  最后还是傅沉捂着他的嘴,把他拖出去的,又在外面给他买了个盲杖,两人找了咖啡店坐下。

  傅沉和宋风晚通了电话,“林白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  “嗯,我们也快到机场了。”宋风晚得到消息,长舒一口气,段林白得雪盲,也是因为他们,她心里不安。

  “注意安全,有什么事,直接和十方说。”

  “你也是,照顾好段哥哥。”

  ……

  段林白手指摸到桌边,一点点小心摩挲着,直到碰到杯子,才颤抖微微的摸了一下杯子形状,手指捧住,颤巍巍的往嘴边送,差点撞到下巴……

  “啊——”他此刻真的要崩溃了。

  吃饭喝水都成问题,这日子还怎么过。

  他刚要起身去个洗手间,直接撞到拿着托盘的服务生,弄得一身咖啡渍。

  段林白站在原地,不敢妄动,只听到那些人说着英文指责他。

  傅沉在忙着和人赔礼道歉。

  他心里压着火。

  “林白,你坐一下。”傅沉扶他坐下,扯了面纸给他擦了擦衣服,冬天衣服防风防水,倒是没脏,就是他一直冷着脸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“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  “傅三……”段林白凭空摸了好几下,才抓住他的胳膊。

  “嗯?”

  傅沉看他神色严肃,心里也清楚,这种突然看不见的滋味不好受,刚要出声安慰他,他咳嗽两声,“我想去厕所,憋死了。”

  傅沉脸一黑,“走吧,我带你过去。”

  他瞧不见东西,傅沉只能带他进去,连位置都帮他找好。

  “需要我帮你脱裤子?”傅沉挑眉。

  “这个不用了,你转过去。”

  ……

  傅沉背对着他,听着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服摩擦声,还有某人气急败坏的咒骂声,无奈发笑。

  隔了一分多钟,可算是裤子解开了……

  傅沉伸手摸了摸鼻子,几秒后听到后面传来怒吼。

  “卧槽,傅沉,我特么弄手上了,你快帮我。”

  傅沉眸子收紧。

  他此刻只想把他丢出去。

  **

  云城

  乔艾芸一早就接到了傅沉的电话,他没说段林白出了什么事,只说遇到突发情况,不能亲自送宋风晚回去,不过也派人护送她到机场,希望她到时候能去接一下。

  并且说了,还有一个孩子在,可能要麻烦她一晚上。

  “是出什么大事了?需要我帮忙吗?”

  “不用,就是没法亲自送她回家,和您说声抱歉。”

  “没事,有事你就去忙,我会去机场接晚晚,那个孩子是五岁多吧,你放心,我会照料好的。”

  宋风晚上了高中,乔艾芸基本就是全职太太,除却偶尔打理玉石店,整个身心都是围绕孩子转,再多一个也不打紧。

  “谢谢。”傅沉道谢。

  “你和我客气什么,你都帮我照顾晚晚这么久,这点忙算什么?你那边如果需要帮忙,随时和我说。”

  ……

  通完电话,乔艾芸就收拾东西去菜场。

  晚上他们回来,虽然时间比较晚,但肯定也是饿的,飞机上的东西,总归只能果腹,早上的菜新鲜,她还买了不少鱼虾海产。

  等她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十点多。

  乔望北昨天喝了不少酒,她出门的时候,他都没起床,她是准备做好午饭,再喊他。

  只是这一推开门,就看到一个她极不愿意见到的人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昨天扯着自己的手,愣是不松手,什么泼皮无赖劲儿都用上了,居然还敢找上门。

  “我过来,和你谈一下结婚的事。”

  乔艾芸攥紧手中的袋子,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“户口本还在南江,没法立刻领证,我们可以先商议婚事,你喜欢中式婚礼,还是西式婚礼。”

  “日子我都找人算好了,回头我会正式来提亲。”

  “你好好准备一下。”

  乔艾芸瞠目结舌,怎么突然就提亲结婚了?

  乔望北走过去,伸手接过乔艾芸手中的购物袋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“艾芸啊,咱爸妈走得早,长兄如父,这件事我已经做主,给你点头了。”

  乔艾芸讪讪笑着,谁能告诉她,她出门买个菜,怎么一回来,整个世界都变了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爷和晚晚算是取得了阶段性的大进展,撒花撒花~

  就是咱家浪浪有些可怜,还要保持身心愉悦。

  段哥哥: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  最后补充一句:师兄和乔舅舅真的是干大事的人,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