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201 车内暧昧,不想让你走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东方画室

  宋风晚五点起床,到画室门口的时候,天色灰蒙,除却上早班的,只有赶着上早自习的学生。

  她在街头买了两个肉包子,现在天气冷,画室门窗紧闭,到画室吃东西,难免弄得教室都是味道,只能顶着寒风边吃边走。

  这刚拐了个弯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  傅沉斜靠在车边,深灰色的长款大衣,搭配白色衬衫,没系领带,双手随意插在裤兜里,他头顶上方的路灯忽然熄灭,他偏头看了一眼,神色闲然,五官在灰蒙的背景下,多了几分硬朗。

  内敛着神色。

  低调,却又异常吸引人。

  宋风晚以为自己看走眼了,再一抬头的时候,傅沉正好在看她,冲她一笑。

  她手指一抖,啃了一半的肉包子都掉了。

  傅沉低低笑着,朝她招手,示意她过去。

  宋风晚有些懊恼,弯腰,用刚才装包子的塑料袋捡起掉落的包子,扔到垃圾桶才朝他走过去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过来。”傅沉眯眼打量着她。

  宋风晚迟疑着往他身边挪了两步,傅沉却有些等不及了。

  跨步上前,伸手就把她搂到了怀里。

  “三哥!”她瞳孔放大,眼神仓皇的四下乱看,这是在画室门口,不时有人经过,要是被人看到,那还得了。

  傅沉偏头蹭了蹭她冰凉的耳廓,“昨晚我说想抱抱你,是谁让我过来的,嗯?”

  “现在想躲?”

  他呼出的热气,带着白雾,落在她耳边,将她耳朵熏得泛红。

  宋风晚好像看到同一个教室的同学,挣脱不得,只能把头埋在傅沉怀里,“有同学。”

  那女生同样背着画具,此刻天未亮,她看不清,从他们身边经过,还扭头眯眼看了好几下。

  “先上车。”傅沉瞧着那女生走过去,伸手把她肩上的画夹取下来,很沉。

  “我还得上课。”校招快开始了,所有人都在争分夺秒。

  “陪我吃个早餐,马上送你回来。”傅沉帮她打开车门。

  傅沉对云城不熟,由宋风晚推荐,两人到了一家馄饨店,门店不大,这个点已经坐了大半的人。

  宋风晚,“老板,两份小馄饨,一碗不要香菜,再加一份鲜肉生煎。”

  两人寻了位置坐下,生煎上得快,宋风晚找个小碟,倒了些醋,推到傅沉面前,“我刚才已经吃了个包子,不是很饿,生煎都是给你的,这家的生煎很好吃。”

  傅沉应了一声,直至小馄饨上来,才动筷子。

  生煎里有汤水,宋风晚每次都吃得有些狼狈,偏生某人就能慢条斯理,吃得分外优雅。

  她拿着勺子,喝了口馄饨汤,“你怎么突然过来了?”

  “聿修出了点事,二嫂给母亲打电话,近期怕是回不了京城,我来接怀生。”

  宋风晚挑眉,她还以为……

  “等不及想看你,就连夜来了。”傅沉又补充了一句。

  宋风晚点了下头。

  “二哥这些年的生意都在海外,二嫂打算带聿修去国外定居。”

  “这个时候?因为江风雅?”

  “有这方面原因,二嫂觉得和她认真计较,总有点自贬身价的味道,不如干脆给聿修换个环境。”

  宋风晚低头吃着馄饨,“傅聿修能同意?”

  “事情已经定了,学校都联系好了,二嫂很强势,他会妥协的。”

  “那也蛮好。”

  两人吃了饭,傅沉开车送她回画室,车子停在画室门口时,宋风晚伸手开车门,上了锁,打不开。

  “三哥?”宋风晚略微蹙眉,转过头的时候,傅沉不知何时解开安全带,已经欺身朝她压过来,“你……你干嘛?”

  “昨晚,我说想你,想抱抱你,后面还有一句话我没说。”

  傅沉捏着她的下巴,用大拇指细细摩挲,视线定格在她泛红的唇瓣上。

  神色幽邃,喉咙滑动着,干涩发热。

  “什么?”宋风晚退无可退,下巴发痒,百爪挠心。

  她下意识要躲开……

  “还想亲你。”

  傅沉见她闪躲,手指力道加重,捏紧她的下巴,将她头转正,看向自己,突然低头吻住……

  削薄的唇落在她嘴边,心跳怦然而动,他嘴边有一股薄荷味,刚才吃了饭,他嚼了一片口香糖。

  宋风晚此刻的姿势,后背蜷缩在一处,难受得要命。

  “不舒服?”鼻尖轻蹭,呼吸缠绕,他在说话,唇瓣却无片刻分离。

  “后面……”

  “搂着我。”傅沉伸手,捞起她的腰,将她身子提了一寸。

  宋风晚双手自然而然搂住他的脖子,整个身子贴过去,傅沉直接用力,将她整个人抱到了腿上。

  身子腾空,在狭小的车厢内,难免磕碰,宋风晚惊呼一声,下一秒某人已经顺势撬开她的唇齿,长驱直入……

  她试图抵抗,可是在他看来,这种抵抗,却像是生涩的回应。

  此刻天色大亮,外面不时有学生经过,宋风晚心跳越来越剧烈。

  整个人像是置身火海,浑身像是着了火,偶尔余光瞥见有人路过,她伸手推搡傅沉,发出嘤咛般的闷哼声。

  外界刺激让她变得分外敏感,身子紧缩,喘着细气,神智有些涣散……

  只是傅沉的吻落在她额前,他的唇像是带着燎原的热度,激得她浑身酥软。

  “怎么办。”傅沉的吻细细密密落在她眉心,“不想让你走。”

  “我该去上课了,马上要考试了。”宋风晚喘着粗气,不敢看他,低着头爬回自己位子上。

  “我连夜开车过来,也不见你半分心疼,就知道要考试?”傅沉拿起放在一侧的保温杯,里面的水依旧温热,入喉之后,丝毫不能抚平方才的燥热。

  宋风晚垂头整理被挤压得有些褶皱的衣服,小脸赤红。

  “中午、晚上,有空陪我吃饭?”傅沉偏头看她。

  “严叔说要送严奶奶回南江,中午请我吃饭。”

  “晚上时间留给我。”傅沉语气笃定,不容她辩驳。

  宋风晚红着脸点头,“那我先进去了。”

  傅沉她那侧的车门锁,“我送你进去?”

  “不用。”宋风晚开门下车,取了放在车后侧的画具,和傅沉打了招呼,一路小跑钻进了画室。

  他们这种画室,毕竟不比正规学校,时间不定,有些学校校招开始已经开始,不少学生出门考试,已经不来画室,自然无所谓迟到早退。

  她刚坐下,立刻有个同学靠过来,“宋风晚,我早上过来的时候,看到一个女生和一个男人在画室外面搂搂抱抱。”

  她小脸泛红,不敢看她,“是嘛?”

  “就是天没亮,没看清,不过肯定是我们画室的,她还背着画具呢,身形和你有点像。”

  “我刚来。”

  宋风晚悻悻笑着,晚上得让傅沉去巷子里等她,不能在画室门口,太高调了,迟早会出事的。

  傅沉和宋风晚分开,直接到了傅家。

  傅聿修受的是皮肉伤,看着满目狰狞青紫,却没伤筋动骨,孙琼华并未将他转院,而是直接带回家,请了私人医生帮忙治疗。

  他还没进门,就听到屋内传来争执声。

  “……我都和你说了,我不去,不想出国!”傅聿修叫嚣着,有点歇斯底里。

  “学校我都帮你联系好了,三天后出发。”孙琼华声音如常淡定。

  “你根本没和我商量过,我不去……”接着是东西落地的乒乓声,“你给我滚,滚——”

  傅沉正打算敲门,一个提着药箱的医生匆忙跑出来,他不认识傅沉,见到他,略显尴尬,匆忙往外跑。

  他正好推门进屋。

  “你怎么和医生说话的,傅聿修!你的教养呢!”孙琼华声音提高,显然是动怒了。

  “我说了不去!”傅聿修也是逼急了。

  傅沉穿过玄关,到了客厅,正好看到孙琼华走到他面前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  “我不去。”

  “啪——”孙琼华直接抬手,冲着他的脸,就是狠狠一巴掌。

  “混账东西,为了个女人,你看你都成什么样了!”

  傅沉挑眉,孙琼华素来溺爱孩子,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和傅聿修动手吧。

  当真是被逼急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一大清早,就开荤,三爷,我都没脸说你。

  三爷:那就闭嘴。

  我:……

  (╥﹏╥)我要换男主!

  求一波票票呀~

  再说一下潇湘评价票和腾讯打分的问题,希望大家给五星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