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202 弟弟妹妹?晚晚吓傻了眼(2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云城傅家

  孙琼华这一巴掌,不仅傅沉有些诧异,傅家的管家下人都是错愕不已,一脸震惊,站在边上,噤若寒蝉。

  管家瞧见傅沉进屋,“夫人,那个……”

  孙琼华气得浑身发抖,手指收紧,看向管家,分明是不想听他说话,他只得悻悻地往后退了两步。

  “傅聿修,我告诉你,事情已经定了,容不得你不要。”

  傅聿修脸上火辣辣的疼,他毕竟二十多了,被母亲当着下人的面掌掴,男人的自尊心过不去,心里火气蹭得窜上来。

  “我就是不去。”声音提高,试图先声夺人。

  “从小到大,你都很听话,现在为了个女人,你在这儿和我大呼小叫?”

  “你凭什么不和我商量?”

  “你还有脸问我,你之前是怎么和我保证的,你说和她不联系,还不是背着我偷偷来往?来往电话信息,你以为我查不到?”孙琼华冷笑。

  提到这个,傅聿修还是有些心虚,“你调查我?你能不能给我点尊重和私人空间?”

  “我也想尊重你,是你先破坏了我对你的信任,我就搞不懂,她哪里好,简直让你着了魔。”

  “你不想出国是吧,想和她在一起?”

  “那你立刻立个字据给我,与我断绝母子关系,我马上登报声明,你就是去死,我都不会管的!”孙琼华惹急了,放了大招。

  傅聿修原本还想叫嚣,一听要断绝关系,涨红了脸,到嘴边的话,又被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
  脸上除却青紫的伤痕,手指印也越发清晰。

  孙琼华做事素来果决,真的能狠下心与他断绝关系,而且面前这人毕竟是他母亲,怎么可能没感情,他咬着牙,最终没说话,身子虚软,跌坐在沙发上。

  “手续我让人在办理了,三天后离开。”孙琼华撂下一句话,直接转身。

  瞧见傅沉,神色尴尬,有些难堪。

  “老三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她随手整理头发,笑容不自然。

  “刚到,母亲知道你们要走,让我来接怀生,顺便看一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”

  傅聿修看到傅沉,垂头,羞愤难当。

  “怀生还在乔家那边,可能要你自己跑一趟了。”孙琼华忙了一夜,神情略显疲惫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是连夜过来的吧,吃饭了吗?我让人弄点东西给你,你先休息一下,晚些我和你一起去乔家。”她得去赔罪。

  “吃了,我先上楼休息,你忙。”傅沉说完直接上楼。

  直至他身影消失,孙琼华才捏着隐隐作痛的额角,他们虽是一家人,但接触不多,傅沉又素来难亲近,说熟悉,却又和陌生人差不多,被他看到家里矛盾纷争,她面子上挂不住。

  头疼得更加厉害。

  云城大学

  江风雅昨天回宿舍已经是半夜,她脸上有伤,以身体为由请假没去上课。

  室友上完课,回去的时候,拍了拍她的被子,“还在睡?”

  “没有。”她把头缩在被子里,不敢露面。

  “你要是不舒服,就去医务室看看,这次的上课笔记,我放你桌上了,我们待会儿要去吃饭,要给你带吗?”

  “不用,谢谢。”宋敬仁现在自顾不暇,她还得拿奖学金,学业不能落下。

  “听说学长要出国了,你知道不?”

  她们宿舍经常叫学长的,就是傅聿修,她猛地从床上跳起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  她昨天回来大家都睡了,压根没人看到她脸上有伤,此刻看她嘴角结痂,脸上还浮着未曾消散的红肿,都被吓了一跳。

  “风雅,你脸怎么回事?”

  “你们听谁说傅聿修要出国的?”江风雅跳下床,拽着刚才与自己说话的室友。

  “整个学校都知道了啊,他家人一大早就给他来办理手续。”傅聿修在学校也算名人,各类消息自然传得快,“他家那么有钱,出国也正常啊,现在不都流行出国镀金吗?”

  江风雅呼吸不顺。

  出国!

  不能让他走!

  她拿着手机,不断给傅聿修打电话,提示音都是对方正在通话,她只能给他发信息。

  消息发送,微信提示。

  江风雅急得六神无主,穿了衣服往外跑。

  人没出校园,就被辅导员一通电话叫了回去。

  在云城大学,辅导员几乎等同于班主任,而且她此刻正在她宿舍里等着,她只能往回跑。

  当她到宿舍的时候,六人间的宿舍,几个室友坐在自己凳子上,不发一,气氛格外凝重,她的辅导员正坐在她位置上,手中拿着一瓶她的精华液。

  “学姐。”江风雅急喘着,心脏紧张的砰砰乱跳。

  “你不是让室友给你请了病假?生病不待在宿舍,出去干嘛?”这辅导员也是学生,研一的,喊声学姐不为过。

  “我去医务室拿点药。”

  “药拿了吗?”

  “还没。”江风雅垂着头。

  “你之前申请了贫困助学金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这是刚入学时候申请的,她户口还在江家,按照那个条件,完全可以申请,一年有个五六千,对她来说,不是小钱。

  “你这精华液一千多吧,就这条件,你还好意思申请贫困助学金?我看你这一桌子的化妆品少说也得几万块吧。”都是女生,对这些自然敏感。

  “学姐,这些都是别人送的。”

  “最近有人和我反应,你花钱大手大脚,不配申请助学金,而且最近关于你的消息也很多,你这条件也压根用不着,所以我就把你的名额给了别人。”

  江风雅一怔。

  “而且最近有人和学校反映,你作风不良。”

  “就算到了大学,管束宽松,你也不能出去败坏我们学校的名声,要是再有下次,你怕你在学校就待不下去了。”

  “好好把心思用在学业上,别总想一些歪门邪道。”

  几个室友面面相觑,辅导员这不就是变相说骂她吗?

  江风雅都不知道辅导员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顶着室友异样的目光回到床上,眼泪一个劲儿往下掉。

  这分明是傅家给她的警告。

  “风雅,学姐刚才……”有个相处不错的室友走过去,给她递了张面纸。

  江风雅蹬掉鞋子,扯了被子,衣服都没脱,直接蒙头就睡了,让那个室友有些难堪。

  “行了,别管她,又不是我们说她,不就是认了个有钱亲爹吗?还给我们甩脸子?”

  “就是,前段时间不是搬出去住别墅了嘛,一回来就这个死样子,好像谁欠了她的。”

  “刚才辅导员在,她怎么不发脾气,给我们耍什么大小姐脾气。”

  “行了,都少说两句。”

  ……

  江风雅是私生女的事,从她搬出宿舍的时候,学校就有很多风风语,不少人妒忌。

  宋敬仁失势,被前妻当众数落的视频传得到处都是,她此刻搬回寝室,大家明面没说,心底多少有些幸灾乐祸。

  室友好意关心,她这般样子,自然有人看不过去。

  气得她躲在被窝,眼泪止不住往下掉。

  东方画室

  快到中午的时候,宋风晚提前收拾东西,准备出门去餐厅。

  严望川定的地方距离画室很近,走两步就到了,所以她没让人来接。

  方才清洗画笔,凉水刺骨,她搓着冻得通红的手指,刚走出画室,就看到马路对面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  宋敬仁一身黑,未修边幅,胡子拉碴,双目猩红,眼眶处青黑,寒风料峭,瘦削的身子瑟瑟发颤。

  “晚晚。”宋敬仁急着跑过马路,险些被车子撞了。

  宋风晚继续搓着手指,看着他跑到自己身边,手中提着一杯奶茶,“刚才给你买的,还是热的。”

  他冲她笑着,头发有些油腻,许是最近压力太大,将他后背压垮,腰杆直不起来,卑微的讨好。

  “你有事吗?”宋风晚语气生冷,好像在和陌生人说话。

  冰冷的陌生感。

  宋敬仁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揪住,他想起以前宋风晚看到他,总是笑着搂住他喊爸爸。

  “晚晚,我就想见见你。”他攥紧手中的奶茶。

  “那现在你看到了,可以走了吗?”宋风晚转身就走。

  宋敬仁大步一跨,挡住她的去路,“中午一起吃个饭?”

  “我已经和人约好了。”

  “那晚上呢?”宋敬仁穷追不舍。

  “也有约了。”

  宋敬仁看她态度冰冷,以为是故意敷衍他,从始至终,她都没正眼看过他,大冬天,一盆冷水淋头浇下,浑身冰凉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他还有正事要说,犹豫着,还是开了口,“你知道你妈的新号码吗?”

  公司岌岌可危,银行的人已经堵到门口,他已经无路可走,只能去求乔艾芸。

  “我就是找她有点事。”

  “你把她电话告诉我好不好?”

  他语气已经几近恳求,伸手拽着宋风晚的衣服,弓着腰,就差要给她跪下了。

  宋风晚抬起胳膊,甩开他的手。

  只冷冷说了一句,“你挡住我的路了。”

  她说完,绕开他,直接离开。

  宋敬仁肩膀被撞了一下,身子趔趄,眼看宋风晚渐行渐远,心底又酸又涩。

  等他回过神,再追出去的时候,宋风晚已经没了踪影。

  他在附近找了半天,终于在一家餐厅看到了她。

  她在里面,而他只能站在外面看着。

  一家普通的小餐馆,严望川正给她倒水,她抱着水杯,一个劲儿冲他笑。

  严望川与乔艾芸坐在一侧,宋风晚边上则是个老太太,虽然年纪很大,但鼻子嘴角,与严望川有几分相似,肯定是他母亲。

  四个人坐在一处,就像一家人。

  宋敬仁看着他们有说有笑,心脏像是被人扔在地上,反复碾压揪扯,连呼吸都觉得疼。

  这一切原本都该属于他。

  严望川迁就宋风晚,特意选了一家最近的餐厅,面积不大,都是些普通的小炒。

  “严奶奶好。”宋风晚进去之后,就乖巧喊了人。

  原本严望川是坐在老太太身边的,被他打发走了,她拉着宋风坐下,“乖,做奶奶身边,长得真漂亮,艾芸,和你很像啊。”

  宋风晚垂头,没说话。

  “瞧你这小手冻得,学习辛苦吧。”老太太反复摸着她的小手。

  “还好。”

  “我就说你们这云城,气候不好,你还没去过南江吧?”

  “没有。”许是乔艾芸本就心虚,觉得对不住严家,他家地盘就在南江,她自然不会带女儿过去。

  “南江很好玩的,等你高考结束,跟奶奶过去住几天?”

  宋风晚笑而不语。

  “南江大学也不错啊,南美也很好,去那边念大学吧。”

  严望川看宋风晚有些紧张,“妈,现在说这个有点早。”

  “不早,等你和艾芸结婚在南江定居,还能把孩子扔了啊,什么都得考虑。”

  宋风晚垂着头,不敢开口,她哪里敢说,她第一志愿是京城美院啊。

  “以后你俩如果想搬出去住,或者要孩子,晚晚就跟我住,我帮你们照顾,多好啊。”

  乔艾芸直接被一口茶水呛到。

  宋风晚更是傻了眼?

  弟弟妹妹?她可从来没想过这种事啊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好多人都想让师兄和乔女士要个孩子……

  我只想说一句,你们想过这孩子辈分多大嘛?

  三爷辈分本来就高,这小毛孩是他小舅子,或者小姨子,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