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氏集团的签约仪式,也算在网上小火了下,他本人倒是挺高兴的,越发觉得自己和顾父简直是默契十足。

  “傅三,你都不知道,他当时接茬问我的时候,你知道那种感觉吗?”段林白眯着眼,似乎在找一个形容词。

  傅沉摩挲着佛珠,轻笑,“心有灵犀。”

  “对,就是这个,你都不知道我们当时多么默契,连一个眼神都没对视,他就能迅速t到我的点。”

  “我看到了,一唱一和,配合默契。”

  “我有种感觉,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,哈哈……”

  傅沉安静听他说着,并没作声。

  “行了,不跟你说了,今天请他们父子三人来家里吃饭,昨天吃饭,顾及今天要做正事,都没敢喝酒,今天一定要和他们好好喝一杯。”

  段林白素来都是风风火火的性子,打电话过来每一声招呼,挂了电话,也是随性,傅沉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抿了抿嘴。

  你们以后喝酒的机会多了去了,不急于一时。

  段家

  段林白和段一是先回家的,顾家父子则要回去接了顾渊再来,正好给他们一些准备时间。

  “爸,哥,你们回来啦。”段一诺冲两人笑着,“恭喜啊,又是一笔大生意。”

  段林白站在玄关处换鞋,眯眼打量着自己女儿,“你今天有点奇怪。”

  “哪里奇怪了。”段一诺知道今天要见顾渊的父亲,肯定要精心准备一番,早上起床就是收拾,化妆换衣服,折腾了快三个小时才下楼。

  “挺好看的,就是……”段林白蹙眉,“在家里吃饭,又不出门,你涂什么口红?”

  段一诺愣了下,“最近没休息好,涂了口红感觉气色好些。”

  段林白只是觉得,她今天的打扮好像……

  过分隆重了,可是他没想到,隆重的还在后面。

  因为顾家父子到的时候,顾渊今天居然难得穿了一身西装!

  他平素都是休闲服、冲锋衣一类较多,突然穿了一身正装,裁剪合寸,他本身五官生得较为冷厉,穿正装会显得更加严肃,不过也让他周身气质变得更为成熟稳重。

  洒脱翩然,遗世独立。

  就是……

  段林白抿了抿嘴,他回家后,就换了略显休闲的家居服,顾家父子三个人,穿着齐刷刷的黑色西装出现在家门口,搞得他非常不严肃啊。

  他原本想着,去外面吃饭,肯定会觉得非常拘谨,这才把地点定在家里,就是想大家放松些,你们穿的这么隆重,他真的……

  有点招架不住啊。

  而且……

  还带了一堆礼物,这个数量,完全超过了正常拜访应有的规格。

  每个人都有单独的礼物就算了,就连段林白的父母都考虑进去了,非常细心周到。

  “顾先生,您拿这么多东西过来,我这怎么好意思啊。”段林白有些头疼,真的不需要这么热情。

  “应该的。”顾父笑着,视线飘忽着,就落在了一侧的段一诺身上,“这就是你女儿吧。”

  “叔叔好。”段一诺莫名有些娇羞,见家长这种事,她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。

  “长得真好看,看着就乖巧懂事……”

  顾父是恨不能直接把顾渊入赘到段家的,完全是瞎着眼在夸段一诺,不过漂亮话谁都喜欢听,管它真不真,反正夸的是自己女儿,段林白听着是挺高兴的。

  许佳木快吃饭的时候才回来,与顾家人一一认识后,终于明白段林白所说的失散多年的兄弟是怎么回事了?

  虽然段一诺的性子很像段林白,可是姑娘长大了,就不爱粘着父母了,段林白在家,一个人闹不出什么动静,现在突然来了个志同道合的,都没进门,就听到了里面的笑声。

  众人围桌吃饭,推杯换盏,气氛也是特别好。

  段一陪着喝了两杯,其余时候,都是在帮忙斟酒,偶尔余光瞥见自己妹妹,略微挑眉……

  一块排骨,至于啃得那么费劲儿嘛。

  看她要当段文静,真是够别扭的。

  段一诺心底清楚,顾渊的父亲一直在偷偷打量着她,她怎么可能抱着去啃排骨?就连爱吃的盐焗虾都没敢下嘴,就是怕吃相不淑女。

  酒酣之后,段林白和顾渊的父亲,已经搂着肩开始侃大山了。

  段一诺正低头和排骨作斗争,忽然有人将一个碗放到了她面前,巴掌大的小瓷碗,里面装着小半剥好的虾尾,而顾渊已经起身询问许佳木,“阿姨,洗手间在哪儿?”

  “往那边走,你会看到的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段一诺低头看着瓷碗里的虾子,咬了咬唇,抬脚跟了出去。

  许佳木正在厨房忙活,饭桌上某两个人已经喝得半醉,段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自然没人察觉两人这番举动。

  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顾渊正在洗手,看她出现在门口,吊着眉眼看她。

  段家室内开了暖气,他此时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,袖子卷到手肘的位置,洗手间内光线偏亮,长裤皮鞋,禁欲十足。

  段一诺此时看他,自动开启一键美颜,怎么都是好看的。

  “虾吃完了?”

  “还没。”

  “他们聊得挺开心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顾渊说话的时候,已经洗好了手,正扯了张擦手纸才擦干水渍,右手臂原本卷起的袖子,从手肘处缓缓滑落……

  “帮我一下。”顾渊略微抬了下手臂,他此时手上有水,潮湿未干。

  段一诺看了眼走廊那侧,确定没人进来,走进洗手间,在他面前站定,伸手过去,轻轻帮他翻卷着袖子。

  顾渊方才喝了少许的酒,有些上头,就连胳膊都泛着一点红意。

  段一诺手指纤纤,没粘过阳春水,格外白嫩,她站在那处,两人之间还隔了一段距离,她却能清晰感觉到,好似有热风从发顶吹过……

  她心底清楚。

  那是他的呼吸。

  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,就算不不语,有些时候,他的呼吸,对于自己来说,都是一种变相的撩拨。

  “好了。”她话音刚落,顾渊已经俯身侧头……

  两人是前后脚走出来的,段一一看自家妹妹娇羞的模样,大抵也知道这两个人刚才没做什么好事。

  “爸,差不多了。”顾家老大劝着酒。

  虽然他爸酒量很好,可是喝多了,也喜欢胡乱语,生怕他忽然胡乱语,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。

  “没事,我还能喝。”

  他一开口,顾家兄弟俩心底都暗叫不好,这显然是有些喝多了。

  “爸,别喝了。”顾渊蹙眉。

  “今天我高兴,凭什么不能喝酒啊,而且我和林白这么投缘,这次一定要喝得尽兴。”两人喝了几杯白酒,已经开始直呼其名,称兄道弟了。

  “就是,今天难得,没事,要是喝醉了,就在叔叔家休息。”段林白好似还清醒些。

  “现在这些孩子,就是管太多,我喝点酒怎么了?又没去杀人放火。”

  “你都不知道,我养了两个儿子,真的一点都不省心,没一个能让人放心的。”

  “根本没有一这么成熟稳重,我多担心,我百年归西,他俩会把这点家产给败干净了,尤其是顾渊,这臭小子,说要去追求理想,走的时候,头也不回。”

  “家里有矿,回来挖煤不好吗?非要去搞什么计算机?你都不知道他刚来的时候,也不和我们说,过得日子真是……”他许是说到了什么伤心处,眼眶还隐约泛红。

  ……

  “爸,你真的醉了!”顾家老大蹙眉,他们这次过来,除却是看完段一诺,还是要给段家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,怎么开始说胡话了。

  “孩子都这样,以前我女儿也跟我亲,现在不行了,儿子更是如此。”

  “那也不如我啊,你都不知道,我们家老大这年纪不大,那时候不知道来家里帮忙,整天跑去小姑娘家献殷勤。”

  顾家老大伸手揉着眉心,果不其然,又说道这件事了。

  真的是每次喝多了,就要把他的黑历史拿出来扒拉一遍。

  “你是不懂,你别看我女儿现在这样,小时候可没少让我操心,也不好好学习,回来就跟我说,想和小男生结婚,你知道我当时心里的感觉吗?”

  ……

  一个说自己儿子不好,另一个就开始吐槽自己过得也不容易。

  许佳木蹙眉,现在两个人居然抱在一起比惨?之前开发布会,可都是穿得西装笔挺,人模狗样啊,果然是喝了几杯酒,什么妖魔鬼怪都原形毕露了。

  她无奈摇头,看着两人的眼神,越发嫌弃。

  顾渊拿着手机,偷摸拍了两张照,他一定要让某人看看,说好这次拜访,是给自己来刷好感的,看看现在都被他搞成了什么样。

  “不过现在也好了,孩子都长大了,没什么可操心的,来,咱们再走一个。”段林白端着酒杯。

  顾渊的父亲却没动作,“嗳,怎么可能没有操心啊,这老大已经成家立业啊,可是我们家老二不同啊。”

  “谈了个女朋友,还不带回家,我只能眼巴巴自己来拜访,光着儿媳妇儿不敢认,你都不知道我这心情啊……”

  “太苦逼了!”

  顾父说完这话,顾渊离得近,已经起身试图去把他爸给拦住了,可是一个醉鬼,怎么可能拦得住。

  “你别碰我,你个没用的臭小子!”

  “段叔叔,阿姨,不好意思,我爸喝多了!”顾渊蹙眉,就知道这人路上说得信誓旦旦,说肯定少喝酒,不乱说话,只是忽悠他的。

  几杯酒下肚,他怕是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

  “是啊,我爸真的喝多了,开始胡说了。”顾家老大也跟去帮忙。

  许佳木倒是不以为然,以为顾渊是害羞,因为没几个孩子喜欢父母和外人讨论自己感情的事情,她站在一侧,并没说些什么。

  “真是抱歉,叔叔阿姨,我们可能要先带他回去了。”顾渊此时就是想捂住他爸的嘴,把人拖走!

  “简直放肆!你喊他们什么!”顾父酒劲儿上头,冲着顾渊吼了一句,“什么叔叔,嗝——阿姨……”

  “你应该喊爸妈!”

  吐字虽然含混不清,却说得异常果决坚定。

  段林白本就没喝多,看着顾家兄弟准备把他们父亲带走,正踉跄着起身,听到这话,脚跟不稳,若不是双手扶着说只,只怕是要差点栽倒。

  等会儿……

  他说什么?

  让顾渊喊他爸?他怕是真的喝多了,居然开始瞎说胡话了。

  “你这小子,你还愣着干嘛?喊人啊,连人家女儿都搞定了,你还怕见她爸妈?”某人又嚷嚷了一句。

  ……

  一室死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