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216 三爷入室,爬上晚晚的床(4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翌日傅家

  昨晚发生孙芮爬床的事情,她夜里三点多被送回家,孙琼华自是一夜没睡,和自家哥哥通了电话,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。

  天没亮就起来做最后的整理,直至上飞机,还胸口郁结,呼吸不顺。

  她这辈子何曾这般憋屈过。

  傅聿修这一夜同样没睡,他已经知道宋敬仁出事,试图联系江风雅,她的电话一直打不通,找同学询问,都是好几天没见到她。

  在他心里,江风雅娇小柔弱,肯定是吓疯了。

  越是联系不到,越放不下。

  飞机起飞的前一分钟还试图打她电话,依旧无人接通。

  其实此刻的江风雅就在机场,她是亲眼目送他们母子上飞机的,陪她过来的还是贴身保护她的一名女民警。

  “他给你打电话,怎么不接?”女民警穿着便服,有些不理解,她最近情绪不稳定,警方不放心她一个人待着,派人轮流守着。

  江风雅摇了摇头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她现在的情况不适合见傅聿修,而且男人啊……

  很贱。

  越是得不到的越想要,她要让傅聿修永远忘不掉她,她相信总有一天,他会回来的。

  那女民警看她眼睛通红,以为是她本身涉案才不敢见人,哪会想到,她城府如此深。

  此刻的乔家

  乔艾芸昨天约了傅沉,让他抽空来家里吃饭,他今天有空,约了中午过来,她顺便叫了严望川,所以一大早就出门买了许多菜。

  等她回去的时候,两人居然一个都没来。

  “师兄不是说会早点过来?”乔艾芸狐疑。

  “说是临时有点事。”乔望北正蹲在落地窗前,打理着几盆兰花。

  乔艾芸点头,转身进厨房忙活。

  其实此刻的严望川正在派出所。

  还是上次宋敬仁的事情,因为他忽然反咬,说什么要告他殴打自己,还说自己身上的很多伤都是严望川造成的,警方只能先把他叫来问话。

  民警:“严先生,大致就是这样,您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嘛?”

  “我只踹了他一脚。”严望川面无表情。

  “就只有一脚?”

  “我要是下狠手,他还有命活?”

  民警咳嗽两声,那一脚确实只最重的,宋敬仁的话真真假假,但他们例行公事也得把严望川叫来问话。

  “这事我们会好好核对的。”

  “我能见他一下吗?”严望川开口。

  民警诧异,这严望川都把人揍三次了,还想干嘛?

  “这里是警局,我不会对他如何,就是有几句话想和他说。”

  “行吧,我安排一下。”

  ……

  约莫十几分钟,弄了一些手续,严望川在派出所拘留室看到了宋敬仁,他手脚带着镣铐,形销骨瘦,看着他的时候,目光颓败消沉,怨毒憎恨。

  “你想见我?呵——是想看我现在多狼狈?”宋敬仁声音哑然。

  “我有什么好看的,我已经是阶下囚,斗不过你了,你还想来干嘛?”

  严望川看着他,面无表情。

  “有件事我觉得需要让你知道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和艾芸要结婚了,晚晚虽不是我亲生女儿,我也会照顾好她,你好好改造。”

  宋敬仁瞳孔微缩,他才进来几天,再嫁?还帮他照顾女儿?

  他又一次想起那日他们吃饭的情形,可能再过不久,宋风晚就要随他姓严,作为一个男人,他受不了。

  边上的几个民警瞠目结舌。

  这是……

  来炫耀还是示威的啊。

  这是要把宋敬仁活活气死嘛。

  “我还得谢谢你,让我有机会能照顾她。”严望川说得十分诚恳。

  可是落在宋敬仁耳里,这就是变相的嘲讽。

  “严望川,我你大爷……”宋敬仁忽然朝他冲过去,就想揍他,可是脚上又镣铐,根本冲不到他面前,气得他浑身颤抖,嘴里骂骂咧咧。

  严望川走出派出所的时候,助理长舒一口气,刚才他就在站在严望川身后,宋敬仁张牙舞爪的模样,活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,恨不能把他活活生吞。

  “严总,虽说他反咬您确实可恶,您也别这么刺激他啊,太可怕了。”

  “我没刺激他,我是真心感谢他。”严望川说得十分正经严肃。

  助理咋舌。

  他才不信。

  绝壁是有报复的成分。

  另一边的傅沉已经到了乔家,这次还带着怀生。

  依旧带了东西,乔望北直说他太客气,目光落在那个小光头身上,有些头疼。

  这小讨债鬼怎么又来了。

  傅沉环顾四周,他知道今天宋风晚并没去画室,却没看到人。

  “叔叔,姐姐呢?”怀生帮他问出口。

  “有些不舒服,还没起床。”乔艾芸笑道,并没点出什么,不过她神色并无担忧,傅沉就大致猜到了一些,就时间来算八成是来例假了。

  “那我去看看她。”怀生开口。

  “我陪你。”傅沉搭腔。

  两人一唱一和就往楼上走。

  到了宋风晚房门口,怀生停住,“三叔,我帮你放风。”

  傅沉摸了摸他的脑袋,“回去的时候,给你买奶茶,双倍珍珠的。”

  怀生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他是在做好事,促成姻缘,积善行德,佛祖都是知道的,定会宽恕他。

  ……

  傅沉推门进去的时候,宋风晚蜷缩在床上,睡得不深,听到动静,睁开看着他,“三哥……”

  她嘴唇发白,眼底还噙着点水汽,显然是疼得厉害。

  “疼得这么厉害?”傅沉坐到床边。

  她可怜兮兮得点头,疼得有些意识模糊。

  “捂热水袋了?”

  她点着头,压根没心情理他,昏昏沉沉的睡着,傅沉在床边守了一会儿,她身体发凉,额头更是遍布冷汗,他伸手揉了揉眉骨,干脆脱了外套,掀开被子钻了进去。

  傅沉里面的衣服单薄,体温温热,宋风晚感觉到热源,就可劲儿往他身上蹭。

  弄得他很不自在。

  这一大早的,真是要了命。

  “三哥……”宋风晚嘟囔着,往他胸口蹭。

  傅沉心跳快了几分,肌肤炙热滚烫,轻轻伸手,搂住她的腰,那热度像是熔岩灼热,能将她皮肤融化。

  “那么疼?”傅沉放低声音。

  “疼——”宋风晚没睁开眼,语气娇娇软软,听得他呼吸都热了几分。

  “晚晚,疼得厉害,你咬我一下,可能会舒服些。”

  宋风晚摇头,她肚子疼,干嘛咬别人。

  “你不咬我,那我……咬你一下。”傅沉实在被她蹭得难受了,捧住她的小脸,亲上去……

  宋风晚此刻压根无力反抗,只能纵容某人如此孟浪的行为,在心底骂他是个老流氓。

  自己都这样了,还耍流氓。

  什么咬来咬去的,简直无耻。

  她疼得没劲儿,唇被碰到,指尖有些发麻,浑身都莫名兴奋起来,她之前喝了红糖水,嘴里甜得腻人,傅沉手指按住她的后脑,逐渐加深这个吻。

  宋风晚身子虚软的靠在他身上,他身上更是烙铁一般,热得灼人。

  直至宋风晚伸手推他,才退开身子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傅沉抱紧她,“你好甜。”

  宋风晚脸微微发烫,没作声,在心底骂他不要脸。

  没多久,她昏昏沉沉睡着,傅沉逐渐平复呼吸,好不容易压下心口的那些心猿意马,可是……

  宋风晚忽然勾住了他的脚腕,又往他身上蹭了两下。

  他嗓子眼又热又干……

  他垂头看着睡得无知无觉的某人,哑然失笑。

  这春未来,花没开,他却满脑子都是如何弄她。

  而此刻严望川已经进了屋子。

  “傅沉来了?”傅家的车子就在门口,牛逼哄哄的京城牌照,想忽视都难。

  “带着怀生一起来的,晚晚有些不舒服,两人在楼上看她来着,你这一说,这上去有一阵儿了。”乔艾芸说道。

  严望川蹙眉,“我去看看。”

  怀生此蹲在门口,从口袋里,摸出几块大白兔奶糖,咬在嘴里,甜腻腻的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哈哈,你们猜怀生这个放风的,会不会尽职尽责

  今天周末,四更来啦~

  谢谢大家给月初的票票和打赏,群么么( ̄3)(e ̄)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