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024 三爷vs表哥,威胁呛声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傅沉神色平静得看了眼乔西延,“稍等。”

  “我在院子里等你。”乔西延点头,状似无意得打量了一眼这位传说中的傅三爷。

  一个男人,生得未免太精致了,就连手指都是纯净的莹白色。

  就好像他打磨过的上好暖玉,匀称修长,每一寸都精致得恰到好处。

  果然是养尊处优。

  “好。”傅沉说着关门进屋。

  他预料到乔西延会来找他,他能亲自将宋风晚送来,要是不和他叮嘱一番,都说不过去。

  **

  傅沉到院子里的时候,乔西延正站在路灯下抽烟,青烟从他指尖袅袅升起,将他整个人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雾色里,他听到动静偏头看了一眼。

  眸深若海,定定看着傅沉走进,将烟头扔到地上,抬脚碾灭。

  傅沉不抽烟不酗酒,众所周知。

  “想和我聊什么?”傅沉声音极润。

  “主要是谈一下晚晚的事情,这段时间恐怕要多麻烦三爷。”为了自己表妹,乔西延语气难得舒缓,平时都是极为冷冽迫人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晚晚很乖,应该不会给您惹麻烦,要是真的做了些什么,也麻烦您多包涵,不要和一个小孩子计较。”

  他性格古怪,乔西延也担心自己离开,傅沉会欺负自家表妹。

  傅沉敛眉,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,“视情况而定。”

  乔西延蹙眉,果然和传闻说的一样难缠,场面上的客套话都懒得说。

  “三爷在京城也是数得上的人物,相信您也不会为难一个小姑娘。”乔西延也不是软柿子,沉了沉嗓子。

  “要是她真的做了什么,也是最近受刺激过度了,毕竟近来发生了不少事……”

  “罪魁祸首是谁,三爷您也清楚。”

  傅沉倏得偏头,视线和乔西延相撞。

  他天生一副近仙似妖的模样,平时都很温和,那陡然迸射出的冷意,比秋日夜风更加萧瑟凄冷。

  也就短短一瞬,转眼又是那个风骨清傲的傅三爷。

  “乔先生这是在敲打警告我?”

  不然怎么会刻意提起傅聿修。

  乔西延只是一笑,“我只希望三爷对晚晚多些包容,宋家是什么态度我管不着。”

  “虽然我们乔家人不多,您也该听过我们家出名的疯痴护短,我就一个姑姑,晚晚一个表妹。”

  “欺负我能忍,谁要是欺负了她,就是天王老子……”

  “我也不会放过。”

  他抬脚,将踩在脚下的烟头又碾了两下,直视傅沉,没有丝毫畏怯,那力道和眼神,莫名带着点……

  狠劲儿。

  傅沉轻哂,“我没欺负未成年的癖好。”

  他这话就算是答应会包容宋风晚了。

  乔西延得到了满意答案,这才停止蹂躏脚下的烟头,“今晚多谢三爷招待,我开了一天车,先回屋了,您也早点休息。”

  傅沉点头,看着乔西延离开。

  直到他背影消息,才有人从暗处走出来。

  “三爷,这乔西延胆子未免太大了,居然敢当面威胁您?”他们躲在暗处都听傻了。

  这是赤裸裸红果果的挑衅啊,还没见过谁敢这么和三爷呛声?

  胆子实在太大。

  傅沉非但没生气,反而勾唇笑了笑,“挺有趣的。”

  有趣?

  众人又傻了。

  这要换做以前,三爷肯定早就动怒了,现在居然在笑?难道是看在宋小姐的面子上?

  色令智昏?

  果然美色误人啊。

  傅沉哪儿有他们想的那么肤浅,他不过是故意试探乔西延罢了,看他为宋风晚会做到什么份上。

  如果他刚才眼神威慑让他怯懦后退,他压根不会将他放在眼里。

  总有人说乔家日落下山,恐怕是错估了这位乔家少东。

  **

  宋风晚入住傅沉家的第一个晚上,无风也无浪,喝了年叔特意送来的醒酒安神汤,就安稳入睡。

  许是白天赶车太累,一夜无梦。

  她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,天色大亮,初来乍到,她没敢睡懒觉,简单洗漱就下了楼。

  这年头,要是没事,没几个孩子愿意早起的,宋风晚起得这么早,让年叔很意外,对她的喜爱又增加几分。

  三爷眼光果然不错。

  “年叔早。”毕竟不是自己家,她还是觉得有些拘谨不自在。

  “宋小姐怎么不多睡会儿。”年叔笑道。

  “睡不着了,表哥还没醒?”她下意识要找最亲近的人。

  “还没,不过三爷起了,您要不要去打个招呼?”年叔异常和蔼。

  “会不会不方便?”宋风晚其实不想和傅沉独处,她昨天可是做了个扒他衣服的春梦,哪儿敢见他啊。

  “不会,三爷每天早上都在小书房抄经,我带您过去。”

  宋风晚没法推脱,只能跟着他往小书房走。

  年叔一早就看得出来,宋风晚年纪小,情窦未开,现在就是自家三爷一头热,他肯定得尽力撮合。

  宋风晚跟着他穿过几个花廊,很快到了小书房门口。

  “三爷?”年叔叩门。

  “进来。”隔着门,他声音有点闷。

  年叔推开门,错开身,“宋小姐起了,想过来和你打个招呼,我就领她来了。”

  宋风晚无辜的眨了眨眼,怎么变成她想过来了,分明是他提议的啊。

  傅沉握着一支小叶桢楠毛笔,垂头抄着佛经,神情专注,身姿挺直,如青松俊爽。

  楠木桌上,一本佛经,一叠宣纸,一副笔架,一个镇尺,一方青铜香炉,一缕线香从滤嘴漏出,晨风掠过,丝丝缕缕,一室檀香。

  另一边的桌上有个老旧的留声机,正放着咿咿呀呀的戏曲。

  “三爷早。”宋风晚硬着头皮走进去,抄经听戏,明明才二十多岁,怎么过得像个老头子。

  “嗯。”傅沉提笔,裹墨挥毫,写意风流。

  宋风晚踮了踮脚,看了一眼他面前抄录的佛经,这字……

  是真好看。

  而此刻她也听清了傅沉放的是昆曲《牡丹亭》。

  宋风晚对戏曲没研究,只是乔家祖居吴苏,正是昆曲盛行发源地,她小时候听外公哼唱过,对词句还有印象。

  此时正唱到最有名的《游园惊梦》……

  “……和你把领扣儿松,衣带宽。”

  “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……”

  “……见了你紧相偎,慢厮连,恨不得肉儿般和你团成片也。”

  这段本来讲得就是做春梦,宋风晚忽然想起自己把傅沉压在身下撕扯衣服的画面,小脸霎时绯红一片。

  “你脸怎么红了?不舒服?”声音从头顶传来,宋风晚一抬头,傅沉不知何时站到她面前,正垂眸看着她。

  温热的呼吸不轻不重落在她脸上,热浪般烫人。

  她脸红得越发厉害。

  靠太近了……

  简直要命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哈哈,我不太清楚谁给我留说,表哥就出来一下子,圈粉无数,哈哈……

  三爷,请记住你对表哥的承诺,不要欺负未成年。

  三爷:我只会疼惜她。

  表哥:……

  文中乔家祖居设定是苏州那一片,昆曲《游园惊梦》确实有这么一段,应该有人看过捂脸,蛮经典的

  *

  每日求一波评价票,有票的记得支持月初啊~爱你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