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250 临别之吻,如火燎原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云锦首府

  乔艾芸帮忙收拾好行李物品,一行人便乘车奔赴机场。

  两辆车,傅沉开车载着宋风晚跟在后面,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,气氛稍显沉闷。

  宋风晚中午在傅家老宅喝了点酒,小脸红扑扑的,一会儿垂头看手机,一会儿侧目打量傅沉,欲又止。

  今日阳光正好,穿透深色的车膜,将车里一切都衬得绰绰约约,红灯路口,傅沉刚停下车,宋风晚便伸手抓住了他的手。

  绯红的脸蛋,像是染了层风情万种的艳红。

  “三哥……”

  她敢开口,傅沉便突然俯低侧身冲过来,不愿再等,就这么生生吻下去,将她来不及说出口的话彻底封死。

  这吻来的凶猛激烈,像是野兽要吞没他一般,无法挣脱,粗暴又蛮横无理。

  宋风晚被动承受着,小腿酥软的战栗,唇舌纠缠,呼吸紊乱,像是要将她拽入无望深渊般,整个身子灼烫的要命。

  心火肆虐,如火燎原。

  直至后方传来鸣笛声,就像林中猝然惊起的鸟雀,宋风晚急忙把他推开,神色略显慌乱。

  傅沉转身继续开车,宋风晚则舔了舔嘴角,又麻又疼。

  “回去以后,常给我发信息打电话。”傅沉伸手摸了下眉骨。

  舍不得。

  恨不能就跟着她一起回去。

  “好。”宋风晚点头。

  “学习别太辛苦,我会经常去看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可能即将面对分别,有很多话想说,偏又无从谈起,气压低迷得有些压抑。

  直至到了机场停车场,宋风晚正低头翻着朋友圈,忽然听到傅沉低声叫了一声,“晚晚。”

  宋风晚抬眼看她,傅沉再次压过来,将她压在座椅上,前面的车里就坐着乔艾芸和严望川,两人此刻只要回头,就能看到他们在做什么。

  她刚想出声抗议,小嘴一张,就让某人有了客胜自己,急切的与她纠缠,缠绵,湿漉的深吻。

  任由她挣扎发出娇喘,宋风晚最后直接放弃抵抗,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身子贴过去,像是春波柔水般,软得一塌糊涂。

  傅沉眸色很深,像是有团火,直勾勾盯着她……

  如火燎原,一路蔓延到心尖。

  许是姿势不舒服,宋风晚扭了两下,手指也移到了他的腰上,惹得傅沉浑身僵直。

  宋风晚忽然就笑了,“三哥,你这……”

  是不是太敏感了些。

  “……别乱动。”傅沉伸手按住她的手,像是被火灼烧的声音,沙哑沉闷,落在她唇边,“你再这样,我会受不了。”

  宋风晚同样气息紊乱,原本束好的头发也蓬乱不堪,听他这么一说,小脸更红。

  傅沉喉咙微微滚动,竭力隐忍克制,在她嘴角啄了一口,“下车吧,送你进去。”

  傅沉送宋风晚一行三人到机场,毕竟有人在,他表现得还算克制。

  “送到这里就行了,傅沉,真是谢谢你,有空常来云城玩。”乔艾芸欣赏感激他,和他说话,声音都柔软许多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晚晚托你照顾了这么久,也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你。”乔艾芸觉得亏欠傅沉许多,总有些不大好意思。

  “应该的。”

  严望川看着傅沉,这小子真的很会虚与委蛇,他照顾宋风晚,明显是意图不轨,还装得如此正经。

  这脸皮当真够厚。

  “你们一路平安。”傅沉看了眼宋风晚,“回去好好学习啊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的行李箱还在他手里,她伸手要接过去,傅沉俯低身子,在她耳边说了一句。

  “也要好好想我。”

  傅沉静默都看着她,伸手从她发顶揉过,像是告别,更像是一种变相的安慰。

  宋风晚耳根有些热,刚接过行李箱,就被严望川顺手提走了。

  几人道别,严望川和傅沉握了下手。

  “晚晚我会照顾的,不用担心。”严望川压低声音。

  傅沉嘴角一抽。

  我自己媳妇儿,哪里需要你照顾!

  再说,严望川这情商,可能压根不懂如何照顾人。

  目送三人离开,直至收到宋风晚信息,说飞机马上起飞要关手机,傅沉才转身离开机场。

  十方抵了抵千江的胳膊,“老江,我觉得三爷有些不对劲啊,咱们以后得小心点。弄不好啊,就成了他手下的炮灰。”

  “宋小姐一走,他浑身的气场都变了。”

  “你不觉得这天都变得阴沉沉的?今年冬天真特么冷。”

  千江余光瞥了他一眼,“冷?”

  “你不冷?”刚走出机场,寒风瑟瑟,吹得他忍不住抖个激灵。

  千江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暖宝宝塞给他。

  十方一脸懵逼,这混蛋,还贴这玩意儿?怎么不早点给他?

  “三爷,现在去哪儿?”十方发动车子,其实京城本地人不算多,来这里发展打工或者上学的外乡人占据了大半,此刻都陆续开始返乡,路上的车流明显稀少。

  若是到了过年那几天,整个城市便宛若空城了。

  “去公司。”傅沉低头摩挲着手机。

  “公司今晚有新年晚会,您是要参加?”十方询问,马上要过年了,肯定要搞活动,发些福利。

  傅沉没作声。

  因为晚上要举行年终晚会,公司的人都无心上班,往年傅沉从不会参加任何晚会庆典,猝不及防接到通知,说三爷要来,原本还热闹的气氛瞬间变得紧绷起来。

  而傅沉确实不是来参加活动的,而是来督导工作的。

  低气压瞬间笼罩了整个公司。

  眼看着一个个经理主管从他办公室哭丧着脸出来,所有人都吓得心惊肉跳。

  这都要过年了,不带这么虐人的。

  三爷简直就是魔鬼。

  “特助,三爷今天这是怎么了?太可怕了,刚才有个小姑娘进去,差点被他吓哭。”傅沉本就爱用冷暴力,盯着你不说话,肯定吓人。

  十方耸肩,他能说什么?

  说他家三爷因为刚和小媳妇儿分开,特意过来找你们撒气泄火?

  幼稚可笑啊。

  “特助,要不这几份文件您帮我们送进去?”几个高管恳求十方。

  “我还想多活几年,自己去。”十方双手一摊,现在去触霉头,不是找死嘛,他又不傻。

  傅沉从公司出来,便去辅导班接怀生,沈浸夜早就在门口等着,早知道他家小舅会来,他就不出门了。

  接了怀生,三人没直接回家,而是去附近商场转了一圈,临近过年,怀生过几天也要回山上,想买些东西给自己师傅师兄。

  他这么点孩子,自然是没钱,还给傅沉打了张欠条,说以后赚钱还他。

  买完东西已是五点多,冬日天色黑沉得早,三人便决定就近吃些再回去。

  怀生还小,很多事情观察的不是那么仔细,沈浸夜却明显感觉到傅沉气场不多,阴沉沉的,像是能吃人。

  “小舅,那是不是大哥?”沈浸夜忽然指着一个方向。

  傅斯年和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姑娘正站在一家湘菜馆门口,他仍旧戴着细边眼镜,沉默低调,优越的身高在人堆中分外惹眼。

  那姑娘微微仰头看他,一双桃花眼漂亮且勾人,她张嘴说着什么,傅斯年闭口不语,一如往常般内敛。

  随后两人进了餐馆。

  “我去,这不是住在他家对面的人吗?”沈浸夜可算是看清了她的脸。

  “你认识?”傅沉舌尖舔着腮帮,若有所思。

  “住一个楼层,大哥帮过她,然后她还给大哥做了早餐,那姑娘对他那么殷勤,一看就是心怀不轨,绝壁是想泡他。”

  傅沉低低笑着,“那也得他愿意让她泡啊。”

  沈浸夜蹙眉。

  “你是说大哥主动送上门给人泡?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爷是要到处找人泄火啊,哈哈~

  还是三爷看得通透,斯年兄主动送上门,这操作可还行?_

  昨天开始感冒,头昏脑涨,四肢无力,感觉要死掉了o(╥﹏╥)o

  天冷,大家也要注意保暖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