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252 大神过招,你不要年年了?(3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最近见了那么多姑娘,有看对眼的吗?”

  傅沉声音很淡,还带着一丝笑意,就像个和蔼可亲的长辈。

  他和傅斯年一起长大,他是个什么脾气,傅沉再清楚不过,从小学开始,对小姑娘就从未假以辞色,对他来说,电脑代码远比谈恋爱更具吸引力。

  他今天还没工作,本应该补觉或者写代码,居然肯出门陪人吃饭?

  这姑娘是第一个。

  傅斯年眸子一沉,沈浸夜急忙垂下头,他就知道,小舅不会平白无故找人拼桌,这特么就是来搞破坏的啊。

  这人心肠是有多黑啊,自己不爽,也不让别人舒服,还是杀人不见血那种。

  大佬啊,惹不起。

  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装死,缩小存在感。

  余漫兮听到这话,被辣椒呛到,嗓子眼冒火般,咳得眼泛泪花,端起茶杯,喝水润嗓子。

  “昨晚不还见了一个?听母亲说那个姑娘不错,聊得如何?还是不喜欢?你是不是太挑剔了?”傅沉说完这话。

  余漫兮眼神闪烁两下,垂着脑袋,心底酸得要命。

  他昨晚放自己鸽子,是去相亲了?

  他说忙,就是陪相亲对象?可能那姑娘是真的不错吧。

  原本他请自己吃饭,还是挺开心的,被这话冲击,整个人都不好了,心底又酸又涩,嫉妒得发疯,嗓子眼干得冒火,喝了好几口水,也无法平复。

  傅沉压根不懂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些什么,也不知他们昨天晚上约了碰面,不过是随口一说,哪曾想会这么巧。

  “三叔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私生活了。”傅斯年咬紧腮帮,克制着情绪,他心底料定傅沉开口肯定是个坑。

  却怎么都没想到,他会提起相亲的事,余光瞥了眼一个劲儿灌水的人,眸子深沉。

  “作为长辈关心你是应该的,年纪不小,也是时候结婚成家了,也省的让大哥大嫂担心。”傅沉端着架子。

  “家里所有人都很关心你的终身大事,你别自己不着急,你回国这段时间,见的姑娘,没有二三十个,也差不多了。”

  余漫兮咬着嘴唇,郁闷烦躁。

  他居然还相了这么多姑娘?

  不过由此她也可以断定,傅斯年确实是单身,两人认识时间太短,不好意思打听他的私生活,可能有女友也说不准。

  此刻悲喜交加,这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儿。

  “斯年,别太挑,遇到合适的就试试,多接触一下才知道谁更适合你。”傅沉笑道。

  傅斯年捏紧筷子,“三叔,您有关心我的功夫,不如多留意一下宋小姐的动态,异地恋不容易。”

  暴击!

  沈浸夜筷子一抖,我去,回击了?

  傅沉轻笑,“不劳你操心。”

  “关心长辈是应该的。”傅斯年挑眉,“现在小鲜肉层出不穷,宋小姐年纪又小,三叔应该多关心她,我的事自己能处理,就不用三叔费心了。”

  “相隔千里万里,她回去之后也挺忙的,怕是电话都很难接。”

  “这样培养感情,也是实在辛苦。”傅斯年给他夹了一块牛肉,“三叔,您多补补。”

  傅沉手指扣紧佛珠,抬起筷子给他夹了点酸汤肥牛,“你平时一天要工作,还得抽空和四五个姑娘碰面,你也辛苦了,多吃点。”

  ……

  沈浸夜和怀生一直低头安静吃东西。

  这大神过招,还是要避开点,弄不好会惹来“杀身之祸”的。

  两人说话都是夹刀带棍,每句话都往对方心窝里面戳,直至傅沉电话响起,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眉眼瞬间软塌柔和。

  起身去外面接电话,“喂,晚晚——”

  方才还与傅斯年针锋相对,剑拔弩张,此刻却柔和到了极点。

  余漫兮抬头看了他的背影,晚晚?他女朋友?

  看他和傅斯年说话,也知道很喜欢这个人。

  也不知哪个姑娘这么有福气?

  **

  云城机场

  宋风晚刚下飞机,乔艾芸和严望川站在传输带边等托运行李,她便走远些给傅沉打了个电话。

  “我下飞机了。”她低头盯着脚尖,语气温吞娇媚,比寻常更为柔软。

  “嗯。”傅沉站在餐厅走廊边,避开嘈杂的人群,“累吗?”

  “还行,你吃饭了没?”

  “正在吃。”

  “在家?”宋风晚踢着脚,时不时看向不远处的乔艾芸,莫名有种做贼的鬼祟感。

  “在外面,遇到斯年,就一起吃饭了。”

  “吃的什么,好吃不?”

  “湘菜,还行。”傅沉压根没心情吃东西,过嘴的食物也觉得索然无味。

  “还行?”宋风晚拧眉。

  “太想你了。”傅沉压低声音,显得格外沉冽沧桑。

  宋风晚耳根有些发烫,淡淡应了一声。

  “这家馆子味道还可以,你要是喜欢下次过来,带你来吃。”傅沉伸手捏着眉心,昨晚一夜没睡,方才被傅斯年刺激,脑仁儿一抽一抽的疼。

  混小子,懂不懂尊重长辈!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笑着点头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

  “嗯?”

  “说你也想我了……”

  宋风晚心跳得飞快?

  怎么还有人这么说话的,她涨红了脸,支吾着。

  小姑娘总是矜持害羞些,情情爱爱的,不大好意思脱口而出。

  “三哥,我……”宋风晚咬着唇,爱在心口却难开。

  “晚晚,要走了。”乔艾芸冲她招手。

  “三哥,我妈喊我了,先挂了。”宋风晚说完不由分说挂断了电话。

  傅沉捏着手机,兀自一笑。

  这丫头片子,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,逃有什么用。

  等他重新回到餐桌上,手机震动一下,收到一条来自宋风晚的微信消息。

  他点开看了眼。

  伴随着满屏幕的小星星,宋风晚给他发了一条想你了。

  傅沉忽然就笑了出来。

  可把沈浸夜给吓懵逼了,这一路上都寒沉着一张脸,和他说话都小心翼翼的,见着傅斯年就开撕,那么残暴,怎么突然笑得如此灿烂。

  都说爱情能把人变成傻子,他却觉得爱情会把人搞成疯子。

  他家小舅本就难搞,现在还阴晴不定的,太可怕。

  **

  五人吃完饭,到地下车库才分道扬镳,余漫兮乖顺的和傅沉等人一一道别,才亦步亦趋的跟着傅斯年去取车。

  傅斯年摸出车钥匙解锁,打开驾驶室的门。

  余漫兮犹豫片刻,卡车后座的门。

  傅斯年手指扶着车门,闷声说道,那语气淡薄到有些凉意,“余小姐是把我当司机?坐后面?”

  “我……”余漫兮关上门,又乖巧的爬到了副驾位置上,乖巧的坐好。

  “安全带。”傅斯年蹙眉。

  直至到了公寓,两人都没开口说话,余漫兮心底有些郁闷,又不好意思开口说些什么,毕竟两人什么关系都不是。

  她的不高兴完全表现在脸上,搭乘电梯到16楼的时候,“傅先生,再见。”

  余漫兮说完就往自己公寓走。

  傅斯年手指勾着钥匙,“余小姐,你不要年年了?”

  余漫兮心底咯噔一下,吓得魂飞魄散,手指一滑,钥匙从指间滑落,摔在地上,动静极响,震得她心肝乱颤。

  “你的猫还在我这里。”傅斯年挑眉,神色如常沉默冷淡。

  “哦。”余漫兮懊恼得弯腰捡起钥匙。

  她刚养的那只小奶猫,很粘人,扒着傅斯年裤脚不肯离开,两人离开的时候,它缩在沙发上睡着了,两人就没吵醒它。

  要不是他提醒,她差点忘了自己还养了只猫。

  “不要年年了?”傅斯年追问。

  余漫兮深吸一口气,有些后悔给猫取了这么个名字。

  “要。”她咬牙。

  两个年年……

  她都要。

  傅斯年唇角微不可查的缓缓勾起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心疼大外甥,大神过招,弄不好就成炮灰了,哈哈。

  傅斯年最后这话一语双关,有点撩啊~

  啧啧……

  **

  感冒头疼得实在厉害,更新断开了,晚些还会有四更哈~

  o(╥﹏╥)o好久感冒没这么严重了,浑身都没劲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