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256 严家野侄子,新晋情敌?(3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云城机场

  宋风晚扶着严家老太太先上车,她这次过来,带了许多南江特产,后备箱差点装不下,四人上车后,严望川驾车,那个陌生男人自然坐在副驾。

  还没出机场,路段有些拥堵,严望川抓紧方向盘看向一侧的人,“这次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应该的,正好放假没什么事,黄妈也回家了,奶奶一个人过来家里也不放心。”那人声音又淡又轻,和严望川说话非常客气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
  宋风晚低头憋着笑。

  人家好心送严奶奶过来,上车屁股都没坐热,就赶人走?

  那人似乎习惯了严望川的聊天方式,不惊不怒,“我待会儿看一下机票吧。”

  “少臣家里也没什么人,之前都是在我们家过年的,要不就别回去了,留下一起热闹。”老太太提议。

  宋风晚微微挑眉,他叫……

  严少臣?

  “不了,我回去还有事。”严少臣已经拿出手机开始查机票。

  “这大过年的,你爸妈都在国外,你一个人回去干嘛?别听你大伯胡扯。”老太太轻哼。

  “我……”严少臣还没开口,就被严望川一句话给堵了回去。

  “他既然想回去,您又何必强人所难,让他留下。”

  宋风晚愕然,大家说话难免客气两句,就应该把他嘴巴封起来,太不会聊天了。

  “少臣,你就留在云城,就当陪奶奶。”老太太恨不能打死严望川,“别理你大伯,他就是嘴笨,平时不说话,这一开口,能把人气死!”

  宋风晚一个劲儿点头,这话总结得非常到位。

  因为有老太太在,回程途中宋风晚并不觉得枯燥,不过她也了解了这位严少臣的身份。

  和严家算是远亲,他太爷爷和严望川爷爷是叔伯兄弟,后来战乱动荡断了音讯,再联系上已是千禧年后。

  这亲戚差得有些远了,不过按辈分,他理当喊严望川一声大伯。

  严望川一直没结婚,老太太没孙子,完全是把严少臣当孙子疼爱的,他工作之余也时常去陪伴她,明显比严望川会说话,讨人喜欢,关系亲近许多。

  他并没在严氏集团入职,而是自己弄了个小工作室,也是搞珠宝设计的,听谈话内容好像前段时间还拿了个什么设计大奖。

  宋风晚低头给乔艾芸发信息,通知她还有个人会去,免得她没准备。

  **

  乔家

  乔艾芸确实没准备,这多来一个人,又是严家亲戚,初次见面,肯定得好好准备一下,她张罗着再烧两个硬菜,这一转眼四个人就到了。

  “伯母。”乔艾芸面对老太太还是有些紧张。

  “做饭了?你忙活这个干嘛,咱们可以出去吃。”老太太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心底还是高兴的,最起码乔艾芸有心。

  这家里有个女主人就是不一样。

  “没事,也不费事,快里面请。”

  乔艾芸顺带招呼严少臣进屋,“您也快进来吧。”

  “这是少臣。”老太太介绍,“少臣啊,这就是我和你提过的……”

  “嗯,大伯母好。”严少臣从善如流。

  严望川在边上提醒了一句,“他喊我大伯。”

  乔艾芸一阵耳热,他是想说,这称呼是对称、情侣的。

  张罗几人坐下,乔艾芸继续在厨房忙活,严望川原本是想去厨房帮忙的,打碎了一个盘子被赶了出去,老太太才去厨房看了两眼。

  乔艾芸正低头收拾地上的瓷片,“望川没进过厨房,你多担待一下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乔艾芸倒是很想训斥这个来帮倒忙的人,不过他母亲在,她不好开口罢了。

  从他进她家开始,已经换了两套瓷碗,他打碎盘子,乔艾芸见怪不怪了。

  **

  严望川出去的时候,宋风晚和严少臣正在客厅看电视。

  两人坐得挺远,宋风晚把控着遥控器,严少臣虽然在低头喝茶,视线却时不时看向宋风晚。

  几乎所有严家人对他们都很好奇,尤其是乔艾芸,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严望川苦等这么久。

  “你今年高三?”严少臣忽然开口。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和他又不熟,肯定有些拘谨戒备。

  “读的文科理科?”

  “文科。”和大部分女生一样,宋风晚学数理化吃力,高中选了文科。

  “听说你成绩不错,怎么选择去学美术?”

  宋风晚还没开口,严望川咳嗽一声,坐到了两人中间的沙发上,打断两人对话。

  “少臣,你今天话有点多。”

  严少臣愕然,他就随便问了两句话而已,怎么就话多了?

  就算这宋小姐以后会是他闺女,也没理由这么护着吧。

  他又不是人贩子?

  “大伯,最近您没回南江,不少人看到我,都在问你的消息。”严少臣悻悻然岔开话题。

  “打听我?”严望川微微弓着身子,几乎将严少臣所有视线都挡住了。

  “这不快过年了,估计是想给你送礼的。”

  “打听了也没用,我从不收礼。”

  严少臣语塞,宋风晚咋舌,又一次把天聊死了。

  “对了,你以后想读哪个学校,有目标吗?”严少臣只能再次看向宋风晚。

  “还得看校招成绩。”宋风晚不断调着频道。

  严望川却一记冷眼射过去,鹰隼般犀利冷彻,严少臣呼吸一沉,这是被赤裸裸警告了?

  见过护犊子的,就是没见过后爹都没当上,就这么护闺女的。

  此刻宋风晚手机震动起来,她拿着手机直接跑去二楼,边走边接电话,“喂——”

  严少臣眉眼微微挑了一下,她声音忽然软糯娇柔,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完全不同,该不会是……

  “少臣?”严望川出声打断他的思绪。

  “大伯。”

  “这一年工作如何?”

  “还行……”

  ……

  有严望川掩护,宋风晚已经跑回屋里接电话,聊起接人,自然说起了严少臣。

  **

  云锦首府

  十方和千江还在等着傅沉分派任务,瞧他正在和宋风晚煲电话粥,就安静站着。

  十方伸手戳了戳身边的人,“老江,我们来的真是时候啊。”

  “最近三爷心情不好,我还在想来取文件会不会被骂,但他只要和宋小姐打过电话,心情就出奇的好。”

  “难怪今天星座运程上说我运势极佳。”

  “那待会儿你开口。”千江压低声音。

  “可以啊。”十方满口同意。

  当傅沉挂断电话,十方忙不迭开口,“三……”

  “啪——”傅沉抬手将手机直接扔在桌上,撩着眼皮看着十方,“你说什么?”

  十方心底就两个字:卧槽!

  怎么就突然生气了?

  宋小姐好好待在家,也不会出问题啊?这才回去多久,总不至于冒出什么情敌吧。

  “没……没事啊?”十方现在觉得逃命最要紧。

  “既然没事,你俩杵在这里干嘛?”

  “我们马上走。”十方拽着千江就往外狂奔。

  “站住。”傅沉又突然开口。

  “三爷,您还有什么事?”十方笑得谄媚,mmp,他谈个恋爱,他们这些做下属的都得担惊受怕。

  “帮我查个人。”

  十方瞳孔放大,这特么还真整出一个情敌?

  这严望川不是独子吗?哪里跑出来的野侄子?

  “我当初让你调查严望川的时候,为什么没提到严家有这么个人?”傅沉咬了咬牙,若是个孩子也就罢了,都二十多了,根据宋风晚描述,勉强算个人……物吧。

  十方真是委屈啊,“三爷,就是政审也审不到人家爷爷的叔伯兄弟头上啊,这关系差太多了。”

  “你还有理了?”傅沉挑眉。

  十方刚要开口解释,千江捂着他的嘴,直接把人给拖走了。

  这种时候,说什么话都会被骂,这没脑子的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爷是想说勉强算个人?

  o(n_n)o哈哈~

  三爷,你要相信,你的盟友还是很给力的,师兄会帮你的捂脸

  **

  今天三更结束啦~

  顺带求一波票票~

  昨天昏睡了一天,今天也算是满血复活了,昨天感冒还有些发烧,那滋味儿真不好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