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陈妄x傅欢(6)六爷助攻?就是太闲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27 11:55:1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陈妄一想到自己在傅沉这个死胡同里饶了几年,心底藏了事,下棋也没用尽全力,被傅沉连杀三盘。

  “叔叔,您赢了。”陈妄抿嘴笑道。

  傅沉捏着棋子,轻轻磕打在棋盘上,敲打声沉闷,“陈妄,你的专业就是围棋,以后所从事的工作肯定也和它有关。”

  “嗯。”陈妄点头。

  “你这次输给了我,以后比赛要是这么不经心,输给了别人,跌下棋坛,你还剩什么?一个男人没有事业,你凭什么娶我女儿?”

  “女孩子情情爱爱,说几句甜蜜语,哄着就头晕了。”

  “可是我对来说,你不过就是个外人,我能衡量的指标有限,人品、能力、事业……”傅沉摩挲着棋子,“恋爱重要,也不要为了谈恋爱把什么都丢了,要是只剩一颗恋爱脑,你会发现,连爱情都会离你而去。”

  傅钦原站在边上,正给自家妹妹汇报“战况”,听到他爸这话,略一挑眉。

  不过就是输了两盘棋,被他爸渲染的,好像已经失去了整个世界,果然做他家的女婿,不能走错半步。

  要是被他爸挑出半点错漏,那就完了。

  哥,到底怎么样了啊,爸没说什么吧?

  你怎么不回信息?

  傅欢信息一条接一条。

  傅钦原抿了抿嘴,只给他回了一句没有啊,交流棋艺,气氛友好。

  他忽然非常期待看到陈妄去他家提亲,或者以后求娶他妹妹的画面,反正他去京家的时候,没有一关是轻松的,他们家这边怕是更难。

  傅沉还在和他进行亲切友好的交流,傅钦原转身进了屋,陈妄的那张关系图就放在傅沉和宋风晚的卧室桌上,此时房内无人,他推门进去,拿起关系图又仔细看了两眼。

  之前一直被捏在宋风晚手里,他没机会仔细看,此时打量,这里面细节也太多了。

  他也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看,就干脆拿着手机拍下来,准备拿回去好好研究,照片刚拍好,自动备份到了云端。

  也就是这个备份,差点把陈妄给坑死。

  国庆后很快就是中秋,陈妄要留在云城陪爷爷,暂时不回京,不过他和傅欢关系曝光后,两人就很少有机会单独见面了。

  送傅家离开当天,傅欢也只是混在人群中和他告别。

  陈妄此时知道,傅沉才是整个傅家最难攻克的目标。

  他与段一关系不错,就私下问了他。

  得到的回复是无解。

  陈妄又去戳了乔执初,某人笑得那叫一个幸灾乐祸,“怎么着,上了大学,准备正式行动了啊,想攻克我姑父?”

  “你觉得从哪里下手比较好?”陈妄并没和他说关系图的事,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,自然就瞒下来了。

  “我姑父这个人吧……”乔执初蹙眉。

  “他和我爸这些人不同,人但凡有点喜好,都有目标讨好,可他啊除却信佛就是很爱我姑姑了。”

  乔执初和陈妄关系一直很好,虽然很窝火他居然想吃窝边草,可仔细一想……

  陈妄也很好,人品不错,三观也正,语气让妹妹被不知名的猪拱了,有这么优质的资源利用上也很好,只是担心两人闹不好分了手,见面尴尬啊。

  他原本想着傅欢年纪小,陈妄不敢放肆,可能喜欢的热情过两年淡化了,也就没了。

  没想到几年下来,他还坚持如初,所以思来想去,还是给他出了主意。

  “陈妄,你不如从我姑姑那边下手,整个傅家,她算是脾气比较好的,而且他很喜欢你,你去讨好她,只要我姑姑同意了,姑父那边很好办的。”

  “你看看钦原就知道了,京许两家多难缠啊,要不是有丈母娘撑腰,你以为他能顺利娶到媳妇儿?”

  “我姑姑人特别好,你多在她面前刷刷存在感就行。”

  陈妄“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乔执初蹙眉,卧槽,讨论如何娶媳妇儿的关键时候,他不会在发呆吧。

  “我在想,除了从阿姨入手,就没别的突破口了?”

  乔执初轻哂,“要不你从钦原那里入手?他要知道你的目的,绝壁会把你暴揍一顿,扔去填充他岳父家的鱼塘。”

  挂了电话后,陈妄抿了抿嘴……

  他这两年都做了些什么?

  在死胡同里转悠了几年,还把唯一的突破口给堵死了。

  现在宋风晚看到他,半分好脸色都没有,多去她面前溜达,不是惹人嫌吗?

  川北京家

  中秋前一天,傅钦原和京星遥到京家送礼,带了些云城的特色糕点,京寒川喜好甜食,尚未开饭前,一边钓鱼,就吃了大半盒。

  “牧野怎么不在家?”傅钦原走到他身侧坐下,顺手给他倒了杯热茶。

  伺候讨好岳父,他是专业的。

  “高中同学聚会。”

  “是去见他那个的小同桌了吧。”傅钦原轻哂,“那个女孩子考上哪个学校了?”

  “在科技大学。”

  “那男孩子应该挺多的,狼多肉少啊,小姑娘长得又挺好看,应该不缺人追吧……”

  京寒川没作声,只是此时鱼竿动了下,有鱼上钩,他转动轮轴,开始收线,“你们家最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也没什么。”

  “昨天见过你爸妈,感觉是出事了。”他们几家对彼此太了解。

  “就欢欢的一点事,没什么。”就和傅沉说得一样,小孩子谈个恋爱而已,分分合合还是未知数,没必要那么认真,他就没和京寒川说得太清楚,只是随口一提。

  可他忘了京家是搞什么的,他给了点提示,京寒川顺藤摸瓜,自然能查出点东西。

  后来得知居然是傅欢处对象了,心底一乐……

  可算是等到这天了,虽说和自己关系不大,可是能看到傅沉吃瘪的机会太少,他能怎么办……

  帮啊!

  其实陈妄这孩子不错,若是品性太差,根本不配,京寒川也就不管了,以前没把两人联想到一起,现在得知他们的关系,怎么看都觉得两个人搭在一起,非常顺眼。

  陈妄总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接近傅家,因为怎么做都会显得非常刻意,殊不知天上掉了馅饼,京六爷忽然会主动联系自己……

  一开始只说有围棋上的事讨教一二,陈妄没拒绝。

  只是到了京家,才发现傅沉也在。

  “站着做什么,又不是不认识。”京寒川笑得高深莫测。

  傅沉只是喝了口热茶,不是说亲家叙旧?怎么把这小子招来了。

  不过京寒川的助攻,持续的时间并不长,因为他知道陈妄居然给自己评价

  太闲

  傅沉直接调侃了一句“这孩子说得没错,你要不是太闲,管我们家闲事干嘛。”

  京寒川“……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爷说得没错啊,某人就是太闲!

  大神备注评价也是很准确了。

  六爷沉塘警告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