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263 三爷,神仙人物,比魔更甚(3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云城某酒吧厕所内

  这地方消费不菲,厕所打扫得不染纤尘,还点着檀香,青烟直上,饶是如此,傅沉还是不舒服。

  冯毅刚被千江恐吓过,身子发颤,他以为对面的是孙家人,一看到傅沉,双腿一软,瘫痪在地。

  他参加过宋敬仁为江风雅举办的认亲宴,当时傅沉与段林白同时出现,他见过一次。

  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五大三粗的冷面男人是帮傅沉做事的。

  “三、三爷。”冯毅紧张得吞咽口水,舌头打结,口齿不清。

  “是他?”傅沉居高临下睥睨着他,眸色如常温和,指尖盘着串儿。

  如佛模样的人,偏被周围暗沉的灯光衬出了一丝冷厉。

  “嗯。”千江点头。

  “在酒店帮孙芮下药的人是你?”傅沉说道。

  冯毅神色慌乱,眼神闪躲,“我,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?”声音发虚颤抖。

  傅沉出现已经被吓得够呛,又问这事儿,他早吓得浑身冒冷汗。

  “孙芮出事你知道吧?”傅沉垫着佛珠,声音舒缓徐徐,又慢又温吞。

  “知道。”冯毅知道孙芮和傅沉有纠葛,难不成三爷是要在这时候落井下石,那找他干嘛啊,找孙芮去啊。

  “孙振中招,警方定然全部寻找这药的来源,你应该知道被警方查处,你的下场吧。”

  冯毅就是清楚,才躲起来的。

  “孙家两个孩子出事,药是你弄来的,你猜孙家会怎么处理你?”

  “孙芮的父亲不知道你认不认识,可能对他还不太清楚,视女如命,你把他女儿毁了,猜他会不会弄死你。”

  冯毅呼吸一沉,“三爷,这和我没关系啊,这东西我就是来搞助兴的,是孙芮和我说,让我给宋风晚下药,我哪儿敢不听她的啊。”

  十方本就不清楚事情经过,听了这话,直接吓傻了。

  卧槽?

  下药?这么猛?

  这孙芮不是脑子被门挤了,是压根没脑子啊。

  “这话是真的?”傅沉追问。

  “肯定啊,我敢发誓,我特么要是说谎,出门就被车撞死。”冯毅也就二十出头,孙芮出事已被吓得半死,哪儿敢骗傅沉。

  “你无论见了谁,都得这么说。”

  “不是,三爷,我……”冯毅哪儿敢啊,要是见到警察也这么说,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面送嘛。

  “这东西确实是从你手中流出去的,警方迟早会抓到你,无论你认不认,孙家都会拿你开刀,让你抗下所有罪责。”

  冯毅吓傻了,“我就是按她说得做,所有事情她才是主谋,和我没关系的啊。”

  “有几个人知道这件事?”

  “我,孙芮还有孙……孙振。”冯毅身子虚软,那两人肯定抱团,自己必死无疑。

  “你肯定要进去的,但是有些事还是可以选择的。”

  冯毅一听这话,摸爬着过去要抱傅沉大腿,千江往前一站,凶神恶煞的瞪了他一眼,差点把他吓尿。

  傅沉拍了拍千江肩膀,示意他离开,反而蹲下身子,“冯毅,无论见到谁,你只要如实陈述事实,我能保证这件案子里你绝不会遭受不公对待,也能……”

  “保你家人无虞。”

  冯毅不是傻子,孙家如果拿他开刀,势必牵累家人。

  说不准拿家里人威胁他,让他抗下所有罪责,将孙家兄妹摘得一干二净,弄不好还会说这一切是他捣鬼,自己就真的百口莫辩了。

  “三爷,您的意思是,我只要说实话,就能保,保……”

  傅沉忽然伸出食指,放在嘴边,“嘘——”

  冯毅大气不敢喘。

  “你是聪明人,知道该怎么办,也应该清楚,谁才能帮你。”

  冯毅一个劲儿点头,直至傅沉一行三人离开,还腿软得站不起来。

  他如果知道做这种事会惹来这些祸端,他打死都不和孙家人接触,特奶奶的。

  冯毅刚走出洗手间,扶着墙,艰难前行,身子软得完全无力,这间酒吧是不能待了,冯毅想着此刻最好的办法,还是报警自首。

  刚走出酒吧,就被突然冲出来的两个黑衣男人捂嘴拖走了。

  “唔——”他使劲挣扎着。

  妈的,他说的是真话啊,为毛一出门就出事了。

  傅沉车子并未离开,而是隐身在暗处……

  “三爷?”千江偏头看他,实在不懂,为什么他不直接把冯毅扭送到派出所。

  “好像是孙家的车子。”十方眯着眼盯着已经消失的车子。

  “这局棋是孙芮开始的,现在由不得他们孙家喊停……”

  傅沉忽然低低笑起来。

  前面两个人莫名有些毛骨悚然你。

  完全不懂傅沉在算计什么。

  难不成已经猜到孙家下一步会怎么做?所以先行一步,挖好坑等着孙家人往下跳?

  “三爷,现在去找宋小姐?”

  “先去商场。”傅沉指尖滑动着佛珠,希望孙家人别让他失望。

  十方和千江对视一眼,还是看不出傅沉玩得是什么套路。

  **

  云城第一医院

  孙家人赶到医院的时候,看到孙芮躺在病床上,双目呆滞无神,她母亲当时就急哭了,眼泪一个劲儿往下掉。

  “孙小姐浑身上下有多处软组织挫伤,那个……”医生看她母亲哭得难受,斟酌着用字,“下面撕裂比较严重,她精神上受了极大刺激,后期除却家人多关心,必要的心理疏导很重要。”

  “这怎么就……”她母亲只觉得两眼发昏,脑袋像是炸开了。

  “另外那个呢?”站在边上的孙公达稍显冷静,面色铁青,也是一身冷厉,他就孙芮一个女儿,也是疼到骨子里。

  医生叹了口气,“还在抢救,药量过于凶猛,有可能需要他自己克服,这个就比较难熬了。”

  警方也是将两人送来的途中才得知他们的关系,都被吓傻了。

  “那我现在能看看我女儿吗?”孙母抓着医生的手。

  “可以,不过说话注意点,时间不宜过长……”医生叮嘱了几句才让孙家人进去。

  这孙母一看到孙芮的,想到造成这一切的居然是孙振,她可是一直拿他当亲儿子,当即晕死过去,医院内又是一阵兵荒马乱。

  孙公达料理好妻子,才走到孙芮床边,看她这般模样。

  真是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

  又急又气,也是憋红了眼。

  “小芮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和小振怎么就……”孙公达怄火,“到底是谁这么恶毒,要毁了我两个孩子!”

  孙芮眼皮子动了下,“爸——”

  声音哑得干燥,像是绳锯木头。

  “小芮,那东西哪里来的?”孙公达压低声音,警方还在外面守着,如果是他俩带进去的,他也好有个准备。

  “是冯毅带来的,爸……”孙芮眼泪一个劲儿往下掉,“我,我……”

  “你什么?”

  “宋风晚害我。”

  孙芮想到之前种种,恶心得直想吐。

  难怪宋风晚那么淡定喝完就走,肯定是她做了手脚。

  这小婊砸,把自己害成这样,她也要拽上她给自己陪葬,这里又不是京城,傅三爷就是再护着你,这手也伸不了这么长。

  她就不信,凭父亲和姑姑,还玩不死她。

  “你说谁?”孙公达心底大骇。

  “呜呜——”孙芮哭着没再说话,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,忽然身子开始惊惧抽搐,医生护士急忙跑进来。

  孙公达盯着孙芮看了良久,转身就往外走。

  宋风晚这名字他不陌生,差点成他外甥媳妇儿……

  他只是没想到,这丫头,小小年纪,居然如此恶毒,要毁了他一双儿女。

  他从未关注过宋风晚,在他印象里,就是长得漂亮些的小丫头,低调不出挑。

  真是应了那句话,会咬人的狗不会叫,臭丫头。

  狼子野心,其心当诛。

  警方需要调取监控,一一找到之前参与聚会的人,他们都嗅到风声,全部躲起来了,这让警方费了不少功夫。

  孙公达这边,已经得到了准确的姓名,在冯毅走出酒吧的那一刻,就被他找人掳上了车。

  **

  冯毅被挟持上车,看到孙公达,再次吓得腿软。

  “孙……孙伯伯。”

  “东西是你搞进去的?”孙公达眉眼犀利,市侩狡黠,又透着一丝阴狠。

  “孙伯伯,整件事我都是听孙芮安排的,其他事情我是真的不清楚啊。”

  “不是孙芮,是宋风晚!”孙公达纠正。

  冯毅吓到懵逼,“宋……宋,风晚?”

  “你是听宋风晚安排,清楚吗?”孙公达目光凌厉的锁定他。

  宋风晚既然敢设计她女儿,那他必须让她付出代价!

  屁大点的丫头,胆子倒不小。

  “我……”冯毅也就二十出头,一天受了这么多惊吓,大脑一片混乱。

  “没听清我的话?”孙公达挑眉。

  “不是,孙伯伯,我怕……”

  “别怕,只要你听我话,我保证你家人和你家公司都没事。”孙公达伸手拍了拍他的脸,他力道不重,可是似笑非笑的眉眼,看得冯毅心惊肉跳。

  脑海中瞬间浮现傅沉的话。

  这傅三爷到底是个什么神仙人物啊,全部算到了。

  让他坚定立场,应该是算准孙家会让他反咬宋风晚吧。

  他后背早已被冷汗浸透。

  一股寒意从尾椎骨袭来,透心冰凉,他偷摸打量着孙公达,他笑得阴鸷,有种志在必得的狠辣。

  殊不知,你只是砧板上的鱼肉,傅三爷已经把刀架在了你的脖子上。

  冯毅早就听说傅三爷擅谋算人心,只是没想到会精准到这个地步。

  心细如尘,让人浑身发毛。

  怕是孙家走得每一步棋他都算准了,这特么怎么和他斗啊。

  他绝对是魔鬼。

  **

  此刻的傅沉,一边和宋风晚打电话,一边在商场挑选东西。

  “……你说什么,你要直接来我家?”宋风晚压低声音,她此刻已经吃完饭回家了,“不是说好,我出去见你?”

  他俩一直是地下党,傅沉突然说要过来,宋风晚自然吓得半死。

  “快过年了,给芸姨送点年货,芸姨喜欢吃什么?”

  “三哥,你别吓我。”

  “没和你开玩笑,在家乖乖等我,这么冷的天,哪儿舍得让你出来受冻,待会儿可能会发生很刺激的事,你做好准备。”

  傅沉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  宋风晚坐立难安,很刺激的事?

  难不成傅沉是要这时候和她母亲摊牌?大过年的,她妈会被吓死的,她在房间来回踱步,焦躁忐忑。

  而傅沉挂了电话,挑了一些滋补的养生品结算准备离开。

  “三爷,孙公达带着冯毅直接去乔家了。”十方一脸紧张,“他是准备反咬宋小姐一口?”他的意图似乎不难猜。

  傅沉没说话,看了眼收银台显示器上的结算金额,手机扫码付钱,“我们也该去乔家了。”

  “作伪证会坐牢,胁迫他人作伪证,情节严重也能可以进去蹲几年。”傅沉笑着。

  想到傅沉对冯毅的叮嘱,十方只觉得后背凉嗖嗖的,就连千江都垂着头,提着礼品袋,安静装死。

  若说三爷信佛也是真的虔诚笃定,可是一旦算计起人,比魔更可怕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今天就更新到这里啦,月底啦,有票票的别忘了支持我一下哈。

  我真的木有卡文,明天有场大戏,炒鸡精彩的,我再写下去,就真的卡在半路了~

  相当值得期待,嘿嘿

  **

  你过三爷你吓着你家小媳妇儿了,你敢不敢把话说清楚!

  什么叫待会儿可能会发生很刺激的事。

  晚晚被你吓懵逼了。

  晚晚:o(╥﹏╥)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