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月27日,百日誓师

  宋风晚睁眼打开手机,就看到傅沉的一条微信,

  她躺在床上给他回了一条,

  嘴角轻轻勾起,紧张忐忑,更多的则是兴奋。

  云城一中将高中课程都压缩在一年半,所以高二下学期就进入高考预备阶段,一轮复习,二轮攻坚,三轮巩固……反复练题,日子单调乏味却又极其充实紧张。

  她洗漱好下楼的时候,乔艾芸正在厨房忙活,严望川晨跑还未归来。

  “今天家长会结束,能一起吃饭?”乔艾芸给她端了碗皮蛋干贝粥,又给她递了两个包子。

  “不知道家长会几点结束,应该可以吃顿饭,不过晚上还得准点上晚自习。”

  乔艾芸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还有三个月而已,坚持一下。”

  这段时间都是严望川接送宋风晚,两人离开后,乔艾芸打扫了一下屋子,从衣橱里翻出压箱底的一件连衣裙,下午要开家长会见老师,肯定得郑重点。

  她将裙子熨了下,想试一下搭配鞋子和首饰,这刚上身就傻眼了。

  拉链拽不上去了。

  她伸手捏了捏腰,去年还能穿的,也就过个年,至于胖这么多?无论她怎么吸气收腹裙子都穿不下,这让她很是郁闷。

  而另一边的云城傅家……

  傅聿修元宵后已经出国,他还有课程需要研修,傅仲礼则在老宅待了几天,昨天才回来,孙琼华这次没跟着儿子出去,而是回了云城。

  她心底清楚和傅仲礼的关系已经僵,若是再不修复,以后怕是想见他都难。

  她太了解傅仲礼。

  平时看着温文尔雅,典型的好好先生做派,若是狠下心肠……

  绝对没有任何回旋余地。

  她存了心思想和他修复关系,偏生傅沉跟了过来,兄弟二人昨晚对弈到后半夜,弄得她想要和傅仲礼多说两句话都不行。

  一早起来,她特意下厨做了早餐,傅仲礼毕竟年纪大了,昨天熬夜,实难起来,倒是傅沉五点多就起来抄经。

  “二嫂早。”傅沉神色淡泊,从他脸上,你看不出半点情绪。

  “早。”孙琼华想到之前被他怒怼的场景,和他说话总觉得不舒服。

  客厅内就他们两人,气氛着实有些尴尬,直至孙琼华手机响起,她看了眼来电显示,神色微变,拿着手机避开傅沉。

  “喂,你打电话给我干嘛?”声音压着恼怒。

  傅沉摩挲着手中的佛珠,偏头看了她一眼,默然无声。

  “……我能做的都做了,能帮你也帮了,你还想我怎么做?”

  “我告诉你,你以后别来找我,你找我也没用!”

 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车声,孙琼华脸色大变,打开门,耷拉着室内拖鞋就跑了出去。

  十方走过来,俯低身子,贴在傅沉耳边,“是孙振。”

  “孙家出国后,把他送回老家了,似乎一直在找二夫人。”

  “在京城二夫人都是住在大院,他进不去,兴许是知道她回云城,所以找上门了。”

  傅沉点头。

  “孙家也是缺德,这孙振怎么说都是从小养在家里的,现在一出事,一脚把他踹开,将他送回老家,从云端瞬间跌到泥坑,谁都受不了。”十方吐槽。

  “即便不是亲生的,养了这么多年,也有感情吧,一家人都出国了,唯独把他留下了,把他当什么了……”

  ……

  此刻外面的两人也争得面红耳赤。

  “姑姑,我就想请你搭把手。”孙振被扔回老家,压根没脸待下去,孙家不要他,顶着孙家养子的名,又和孙芮发生了那等龌龊下作的事,根本没公司肯收容他。

  “我已经给你打了两笔钱了,你还想让我怎么做?”孙琼华气闷。

  大哥一家真是……

  当初她就反对收养孩子,自己又不是没生养,这抱来的和亲生的哪儿能一样。

  非是不听,现在出事,把他扔下不管,反而让她收拾这个烂摊子。

  “帮我找个工作吧,我真的没办法了。”银行卡都是孙家的,早就被冻结,手机支付宝的一些存款,压根支撑不了他庞大的开销。

  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孙琼华给他的几万块钱,根本撑不了几天。

  “自己去找吧,我没办法。”

  “你认识那么多人,随便帮我安排一个工作也不难。”

  孙琼华不是傻子,帮他安排工作确实容易,但是他以后肯定就甩不掉了,他一出事,她都有连带责任。

  “孙振,我说了,能做的我都做了,你的事,我也没法子。早知如此,你就不该做那种事,跟着孙芮胡来。”

  “她想做什么,我能阻止得了?”孙振嗤笑。

  “她到现在还是不知悔改,非说宋风晚害了她?她怎么可能……”孙琼华小声嘀咕。

  具体原由孙芮自然不敢说,只说是宋风晚害她,但在孙琼华眼里,宋风晚很乖,她完全不明白,孙芮怎么就和她杠上了。

  “算了,我再给你一笔钱,你拿了以后好好生活。”毕竟是看着长大的,孙琼华看他这般落魄,自是于心不忍,又拿出手机,给他转了十万块钱。

  孙振清楚孙琼华的性子,知道从她这里已经没有办法,回到车上,看着手机上的汇款,气得牙痒痒。

  这一个两个,到底把他当什么了。

  他落得今天这般田地还不是因为孙芮,什么都是她做的,凭什么最后被踹开的却是自己?

  孙振气得直拍方向盘,滔天的怒火将他仅存的那点理智燃烧殆尽。

  这一切都是孙芮要对付宋风晚造成的,他完全就是这两人的棋子,她们互相算计,最倒霉的却是他?

  孙芮他是找不到了,宋风晚,说到底那天晚上要不是她……

  他呼吸一沉,黯淡无光的眸子掠过一丝精光。

  一脚油门,车子飞驰出去,摩擦地面,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……

  孙琼华扭头看了一眼已经消失无踪的车子,心底隐有不安。

  她推门进去的时候,傅仲礼已经下楼。

  “有客人?”傅仲礼询问。

  “没有。”孙琼华笑了笑。

  “下午我要去云城一中参加他们学校的高三百日誓师,学校邀请了我们两个人,你有空吗?”

  孙琼华一愣。

  傅仲礼在云城做生意,自然也会兼顾慈善方面,给学校捐过一幢楼,教学楼的名字是依着他的名字取的。

  往年他是不会参加这类活动的,只是他和孙家毕竟是姻亲,孙家出事,他的生意难免受影响,去参加这类活动,算是一种变相公关,转移公众注意力,顺便给企业树立好的形象。

  若非百日誓师,他不会这个时候回云城。

  “没空的话……”傅仲礼刚出声就被打断。

  “有空,下午几点。”

  “两点到。”

  “嗯。”孙琼华笑道。

  傅沉舌尖舔着腮帮,“二哥,我能跟去看看吗?”

  傅仲礼蹙眉,傅沉跟来云城,傅仲礼知道肯定是来见女朋友的,只是他什么时候对这类活动有兴趣了?

  “你去干嘛?”

  “突然想去看看而已,我还没看过百日誓师。”

  孙琼华心底一沉,这老三怎么阴魂不散的。

  十方站在边上,低头憋着笑。

  他哪里是对百日誓师感兴趣,人家是去看媳妇儿的。

  宋风晚此刻正在教室听课,因为下午要开大会,学生难免有些躁动。

  上课铃声刚想起,数学老师就敲门走进来,“整栋楼就你们班最吵。”

  教室瞬间鸦雀无声。

  他啪的一声将一本书扔在桌上,“都把周考的卷子拿出来,看看你们的分数,你们还笑得出来?我就不明白,为什么总有人低于平均分!你们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。”

  宋风晚一边拿试卷一边看他,脾气是真大。

  他拿着粉笔,在黑板上写了几道题号,“都看桌子干嘛,看黑板啊,除了这些题目,还有哪些需要讲解的。”他统计的自然都是错得最多的几道题。

  教室里鸦雀无声。

  “别的不需要是吧。”他直接扔了粉笔,拿出这次周考的排名表,“那我开始提问……”

  所有人傻眼了,都被吓得不敢抬头。

  “谁把头低着,我就喊谁。”

  突然有人抬头,然后就被点名了。

  宋风晚低头憋着笑,全然不知傅沉已经到了云城……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除夕快乐~

  话说每个老师是不是都会是,我们是他带过的最差的学生

  为什么总有人低于平均分,我以前有个老师经常拿这个骂我们,以前觉得没什么,现在想来……除非一样的分数,不然肯定有高有低啊。

  从除夕到大年初二,每天留,均有15书币奖励,为期三天,所以大家吃喝玩乐的同时,别忘了来打卡啊~

  谢谢大家一年的支持,也希望新的一年继续支持我呀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