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322 三爷谋算,我没勾引嫂子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翌日,阳光绚烂,海风夹杂着热气,吹得人身上都黏糊糊的。

  昨晚肖家到访,肖夫人约了老太太一早逛花市,乔艾芸还得去趟婚纱店试改良过的婚纱,无法作陪,便让宋风晚跟着。

  她吃完早餐,上楼拿了包,再度下去,就看到肖夫人和肖靖安坐在客厅。

  南江太热,宋风晚穿着果绿色吊带,白色短裤,外面套了一件长款防晒服,长发竖起,露出一截漂亮的脖颈,淡青的颜色给燥热的天平添了一丝凉爽。

  肖靖安眼前一亮,目光落在她白嫩的腿上,喉咙滚动着,眼睛发热。

  肖夫人一看儿子这般模样,心底就有数了。

  “阿姨,靖安哥哥。”宋风晚眉眼一弯,凤眸潋滟,勾人得很。

  靖安哥哥?

  肖靖安听得骨头酥软,想着晚上就能和她,眸底掠过一丝淫邪的光……

  “晚晚下来了,走吧。”老太太招手示意她跟着自己。

  老太太每周逢一三五就会去花市走走,昨晚提起,肖夫人说自己也想去,老太太总不能说突然不去了,应承后,今日一早,她就带着肖靖安来了。

  “靖安今天没事非要陪我,帮我拿包搬花做苦力,这孩子就是太孝顺。”肖夫人不停夸着自己儿子。

  老太太笑着点头,并未搭腔。

  肖靖安本想和宋风晚单独说会儿话,可是老太太一直攥着她的手,他没机会。

  四人到花市,尚未走几步,就看到了严知欢。

  “奶奶,肖阿姨,你们也来逛花市啊。”严知欢手中抱着一盆水仙。

  老太太的习惯,严知欢怎么会不知,之前把她得罪了,特意来这里等着,想要讨好一番,没想到肖家人也在,喜出望外,可是看到宋风晚,笑容有些崩裂。

  “欢欢啊,真是巧了。”肖夫人全然不知严家出的事,还以为老太太很疼爱严知欢,对她态度也是不差。

  “是啊。”

  老太太看破不说破,一手拄着拐杖,一手牵着宋风晚继续往前走。

  “这花不错。”肖夫人较少来花市,许多花经常见,却叫不出名字。

  “阿姨,这是菖蒲。”她可是肖靖安的母亲,严知欢自然得好好表现一番,她以前为了讨好老夫人,经常陪她来,在认花方面也下了一番功夫。

  “我只见过,却叫不出名字,你年纪不大,懂的还真多。”肖夫人谁都不得罪,自然又把她夸了一番。

  宋风晚此刻正盯着一株盛放的花,刚想问老板,严知欢就开了口。

  “那是重瓣朱瑾。”

  宋风晚悻悻一笑。

  逛了半天花式,就看严知欢炫耀博学了。

  老太太看好一盆花,正在和老板交谈,宋风晚便走到一侧看花,肖靖安便凑了过去,“你今天真漂亮。”

  呼出的浊气落在她颈侧,宋风晚手指一紧,若不是时机不合适,非得给他一巴掌。

  严知欢一直在观察肖靖安,看他居然走到宋风晚身边,两人靠得那么近,手指一紧,将手中一截花枝折断。

  “晚晚,这个白掌不错,买一盆放你卧室。”老太太招呼她过去。

  宋风晚路过严知欢旁边时,肩膀被人撞了一下,宋风晚身子趔趄,险些撞到一侧的大型仙人掌上,她下意识用手一撑,手心戳进两根硬刺。

  “妹妹,你没事吧?”严知欢一脸无辜,“我光顾着看花了,没注意你在我身边,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啊。”

  宋风晚轻笑。

  你撞了我,还怪我走路无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老太太走过来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宋风晚手指攥紧,笑了下。

  宋风晚懒得搭理严知欢,可她却像是故意炫耀,什么都想压她一头,搞得她像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。

  **

  另一边

  傅沉和段林白在酒店吃了早餐。

  “我有事要出去一趟,你自己去海边吧。”傅沉拿着纸巾擦拭嘴角,动作优雅。

  “小嫂子今天不是有事?你在这里一没生意二没朋友,你出去干嘛?”段林白说着打了个哈气。

  “有人找晚晚麻烦,我去处理一下。”

  “卧槽,谁胆子这么大。”段林白拍桌而起,“有这种热闹你不告诉我?”

  “你不是要晒太阳?”傅沉挑眉。

  “太阳随时都能晒,走吧,我跟你一起。”

  段林白本就八卦,有这种好戏怎么可能错过。

  “你等我一下,我上楼拿个衣服。”

  他说着麻利的擦嘴往楼上狂奔。

  “三爷?”十方不解,“您带他去干嘛?我们是去办正事,他分明是想看热闹的。”

  “谁说我带他去看热闹了。”傅沉手指搓揉着佛珠下垂坠的芙蓉石,嘴角缓缓勾着一丝笑。

  十方嚼着口香糖,完全看不透他。

  ……

  十方租了车,三人导航前往一个小区单元楼。

  “到底谁要找小嫂子麻烦啊。”段林白满脸兴奋,自从看不到之后,都没空吃瓜,错过了不少好戏,“这不特么欠削嘛。”

  “他派人跟踪过晚晚,八成是拿这个威胁她了,我去找那个跟踪她的人。”

  “跟踪小嫂子干嘛?严家在南江这么大势力,该不会是想调查好泡她吧,要不就是想要绑架勒索?”段林白嘿嘿一笑。

  傅沉一记冷眼射过去,段林白愕然。

  我去,该不会真是说中了吧,自己这破嘴。

  “三爷,在302。”十方把车停在单元楼门口。

  三人刚下车,就看到楼门口有个指示牌,写着专业跟踪,价格优惠。

  下面还罗列了密密麻麻的小字,什么跟踪小三之类的。

  三人抵达门口,十方敲门,很快里面就传来了窸窣的声音,那人已经是生意上门了,忙不迭开门。

  这一打开门,看到段林白就懵逼了。

  他戴着护目镜,遮了打扮的脸,可是那花裤衩白皮肤分外惹眼,他印象深刻,而且边上这位戴墨镜,手持佛珠的男人,他也认识。

  跟踪对象突然找上门,他心头一颤,下意识要关门。

  十方伸手按住,猝然用力,那人没那么大力气,手指一松,门撞到后侧的墙上,怦然闷响。

  傅沉率先走进去,墙上还有广告,什么跟踪几天多少钱之类,桌上都是拍摄窃听的装备,还有一摞照片,最上方的就是宋风晚的。

  因为他最近只跟着她。

  昨天把照片递给肖靖安,他说不必再跟踪,准备下午碰面结清尾款,所以他今日无事就待在家中,谁曾想被跟踪对象就来了。

  “三位,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?”他悻悻笑着,心虚得要命。

  跟踪本就犯法,当事人若是状告,他肯定要吃官司。

  “呦,还真有照片啊。”段林白动作快,拿起桌上的照片,仔细翻看着。

  这越看越是懵逼。

  “我靠——”段林白仔细翻看着,这照片上怎么都是他。

  “怎么了?”傅沉挑眉。

  段林白把照片递给傅沉,“傅三,我发誓,最亲昵的那张,就是我滴眼药的时候,小嫂子帮我擦一下眼睛而已,真特么没事,我绝壁木有勾引嫂子啊。”

  “你敢吗?”傅沉挑眉。

  况且当时傅沉也在,千江十方也在边上,怎么可能发生别的。

  段林白小声嘀咕,“主要我也不吃嫩草啊。”

  “嗯?”傅沉挑眉。

  “没事,呵呵——”段林白心里有一万个mmp要说,幸亏自己来了,要不然傅沉先看到这些照片……

  傅沉自然知道他和宋风晚之间没什么,可是这家伙记仇啊,保不齐又特么暗戳戳准备坑自己。

  “先生,这……”那人伸手要抢夺照片。

  段林白伸手按住他的肩膀,“照片都是你拍的?”

  “这是客户隐私,我……”他是准备收拾好,下去将底片硬盘之类全部交给肖靖安,在结算尾款的,所以东西都摆在桌上准备装袋。

  “客户隐私,我的就不是隐私嘛,要不是我跟来,老子清白的名声都被你毁了!老子这么多年出淤泥而不染,勾搭嫂子,你特么是想害死我啊!”

  傅沉继续看着照片。

  十方随手把门关上,依靠在门边。

  他可算明白,三爷为什么把段林白叫来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年初九了,嘻嘻,继续留打卡、投票票啊……

  **

  大家知道三爷为什么叫上浪浪吗?

  段哥哥:老子一世清白啊,险些被毁了。

  三爷:清白?你只占了个白。

  段哥哥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