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328 三爷夜袭,再撩就出事了(3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严知欢被老太太打了一顿,哀求着让她原谅。

  “这是你自己选的路,要我原谅做什么?”老太太气得呼吸不顺,“女孩子不自爱,幕天席地,就和男人苟且,你应该早就做好了让人发现的准备。”

  “我就是太喜欢靖安哥哥了。”严知欢胳膊后背俱是肿起的红痕,看着触目惊心。

  “这不是你自甘下贱的理由!”

  严知欢哭得可怜兮兮,妆都花了,嗓子都嚎哑了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,我管不着,也不想管,自己上赶着送上门,人家未必领情。”老太太活了这把年纪,自然能识得一些人。

  肖靖安绝非良配,本就不喜欢严知欢,她还巴巴往上贴。

  只会让人轻贱。

  “奶奶……”

  “我只能说,感情的事从不是一厢情愿的,路都是你自己选的,你还说晚晚害你,呵——”老太太拄着拐杖,年纪大了,折腾一晚上略显疲惫。

  “是福是祸,与人无尤,你走吧。”

  严知欢听到这话,眼泪哗哗往下掉,伸手要拉住老太太,却被严望川挡住了去路,“我早就和你说过,这个家不欢迎你。”

  “叔叔。”

  “还不赶紧把她送出去。”严望川疾声厉色。

  ……

  严知欢离开后,老太太才得空招呼傅沉与段林白。

  “真是不好意思,让你们看笑话了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段林白嘿嘿一笑。

  他很想说一句,以后都是自家人,怕什么啊。

  “你们住海滨酒店?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,都这么晚了,要不就在我们家住吧,艾芸一直说很感激你们对晚晚的照顾,正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。”老太太对他们自是和颜悦色。

  “今晚还麻烦你们跑一趟,我实在过意不去。”

  段林白笑道,“这不会太麻烦吗?”

  “不麻烦,你们不嫌弃就行。”

  “不嫌弃。”

  段林白话音刚落,傅沉就咳嗽一声,“严老夫人,太打扰了,我们来的也很突然,什么都没带,再叨扰您,着实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瞧你这话说的,我和你爸妈也是故交,太客气了。”

  老太太拉着傅沉的手,再对比年龄相仿的肖靖安,无奈叹息。

  这人和人之间,怎么区别这么大。

  看看别人的孩子多有教养,进退有度。

  段林白看着傅沉,只想说一句:

  臭不要脸的!

  说得你好像不愿意留下来一样。

  “觉得不是很方便,既然您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傅沉在长辈面前,素来知礼有分寸。

  “这就对了,你们饿不饿,现在客厅看会儿电视,吃点东西,我让人收拾客房。”

  老太太招呼傅沉和段林白坐下,严家人则忙着收拾客厅和客卧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傅沉瞥见客厅茶几下的一方红绸。

  “这是我给望他们结婚绣的鸳鸯枕套,刚绣了一点,也不知能不能赶上两人的婚礼,现在年纪大了,眼神不好,进度太慢。”老太太笑道。

  “以前就听母亲说您手巧,没想到您到了这个年纪,还能绣的如此精细,年轻时定然更好……”

  段林白坐在一侧,低头吃着严家的糕点。

  傅三,咱能不能要点脸。

  你不能看她是小嫂子的奶奶就这么夸啊。

  段林白认识傅沉这么久,以为他只是腹黑闷骚,现在才发现,他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。

  戏精!

  严望川瞥了眼傅沉,这小子果真是油嘴滑舌。

  “你看什么?”老太太忽然抬头看向严望川,“去帮帮艾芸,别杵在这儿。”

  严望川嘴笨,老太太这辈子就没听他说过半分体己的话,此刻被傅沉哄得直乐,越发觉得自己儿子是块朽木。

  不可雕琢。

  ……

  严家佣人本就不多,乔艾芸招呼宋风晚上楼帮自己收拾客卧。

  “傅沉过来,你怎么不早说,也没好好招呼他,太失礼了。”

  “他不让我说的,说您忙,他这几天就是过来玩玩,就没让我提。”宋风晚理所当然的把傅沉推了出去。

  “以后遇到像今天这样的事,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和我说,太危险了,出事怎么办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宋风晚支吾着,拿着抹布,擦拭着桌椅。

  “傅沉来这边,是和对象约会的嘛?”乔艾芸正在套被单,说得漫不经心。

  宋风晚指尖一抖,抹布啪嗒一声落在地上,她急忙弯腰捡起来,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。

  “你干嘛呢,赶紧把抹布重新拧一下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往洗手间跑,吓得心肝乱颤。

  再度回去后,乔艾芸才慢慢解释,“你在他们家住这么久,不知道他有对象?”

  宋风晚垂头,没说话。

  “你整天在学习,估计没注意到这个,一般来南江都是旅游的,我如果是陪女朋友来的,我也不好多打扰。”

  “应该不是。”宋风晚小声嘀咕,“就他和段哥哥两个人。”

  “不是就行,可以留下多住几天,人家在京城那么照顾你,你这几天也没事,多陪陪他。”

  “我陪他?”

  她正愁没正当理由和傅沉腻歪,母亲居然直接把她推了出去?

  “他人不错,挺好相处的,待会儿我发点红包给你,你明天陪他出去走走,别总让人家花钱。”

  还有红包?

  宋风晚急忙点头,“好啊。”

  心里乐开了花。

  **

  入夜后,严家也彻底安静下来。

  宋风晚刚洗了澡,正坐在梳妆镜前擦护肤品,忽然手机震动一下。

  我去,还是你来?

  宋风晚眯着眼,门没关。

  十几秒后,傅沉推门而入,关门落锁。

  “刚洗完澡?”傅沉偏头看她,她微微伏在桌上,正在拍脸,清凉的吊带睡裙,勒着纤瘦的肩胛,脖颈细长,胸口微微起伏,从侧面也能清晰看到曲线玲珑。

  傅沉眸子昏沉,喉咙不自觉滑动两下。

  “嗯,你洗澡这么快?”宋风晚偏头看他,吊带轻轻滑落,领口随之往下掉……

  傅沉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,只觉得嗓子眼干涩的冒烟,拿起桌边喝了一半的温水,抿了一口。

  凉水清润,不觉凉爽,反而越发燥热。

  “你今天来得好快,就在附近吗?”宋风晚抹了脸,转身面对他。

  “嗯,肖靖安找人偷拍你,如果今晚你一个人去赴约的话……”

  宋风晚略显诧异,这件事她是真不知道。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拍到了肖靖安与严知欢的。”傅沉摩挲着水杯,“我刚才让人把照片寄给了两家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宋风晚错愕。

  当时两人赤身裸体,激战正酣,场面别提多激烈,你居然把照片寄给人家爸妈,这要是身体不好的,都能气昏过去。

  “你到底在搞什么?”

  “那个严知欢的母亲贪慕权势,发生这种事,手中还有照片,肯定要赖着肖家的。”傅沉呷了口水,“肖家也是要脸面的,为了维护声誉,可能会妥协。”

  “那你把照片寄给肖家干嘛?”宋风晚不解。

  “整件事说到底都是严知欢主动求欢惹的祸,肖家本就对她不满,看到这种照片,肯定以为是严知欢寄过去威胁的。”

  宋风晚晃着小腿,“也对,肖靖安不可能再承认自己还打算偷拍我。”

  “严知欢一家人,肯定会拿着照片找肖家人要个说法的,这两人就算以后在一起,也是天天打架,没好日子过的。”

  宋风晚咋舌,“你太坏了。”

  “有你坏?你不是说带严先生去,怎么带着一个连队下来了。”傅沉朝她走过去,宋风晚下意识起身,后背抵在梳妆台上。

  傅沉欺身压上来,鼻尖蹭着她的,呼吸灼灼……

  宋风晚身子下意识一缩,惹得他轻笑出声,“又躲?”

  “痒。”宋风晚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,声音细弱,抓挠般酥痒,“我本来就是想让严叔去揍他一顿,然后拖回家,当面对质,谁知道他嗓门那么大,嚷嚷的尽人皆知。”

  “刚才那两人在办事,你都看着了?”

  “哈?”宋风晚忽然想到那个场景,还有严知欢的娇喘低吟,耳根发烫。

  “都看到什么了?”

  “没看到什么,太黑了,严叔挡在我面前。”

  “我怕你看了脏东西,想给你洗洗眼睛。”

  “什么洗眼睛?”宋风晚仰头看他。

  卧室灯光昏黄,将他每一寸皮肤都镀上一层柔光,睫毛细长,眯着眼,有点儿……

  勾人。

  傅沉低头,吻住她的眉眼,宋风晚微微心颤,闭上眼睛,睫毛却紧张得细微颤动,“这么洗……”

  “晚晚,两天多没见,想你了。”

  宋风晚伸手搂住他的腰,并未开口。

  “你要不要跟我撒个娇?”

  “什么?”宋风晚轻笑,撒娇?

  傅沉偏头吻了吻她的嘴角,轻轻含住,微微舔咬,“就说……”

  “你也想我了。”

  宋风晚自然不会如此听话,傅沉弯腰吻住她。

  两人靠在梳妆台上厮磨着,身子紧紧贴着,呼吸灼烫,宋风晚能清晰感觉到他口中清醒的漱口水味道,还有他的牙齿,从自己唇边点点咬过。

  又疼又痒。

  宋风晚挂在他身上,两人不知何时滚到了床上,她肩带半推,衣衫不整,双目迷离,光是这么看着,傅沉都觉得自己会忍不住。

  他埋在她颈侧,调整呼吸,“以后出现任何事,都别一个人扛,及时告诉我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宋风晚搂住他的脖子,忽然张嘴咬住他的耳朵,小声说了一句。

  “其实我也想你。”

  娇滴滴的,听得傅沉半边身子都酥了。

  傅沉闷笑,“不要太高估一个男人的自制力,你再撩我,今晚准得出事。”

  宋风晚笑着没说话。

  **

  傅沉这一晚并未回房,陪宋风晚追了一集电视剧,两人便合衣躺下了。

  他自然想和她亲近一些,待她睡着,把她搂到怀里,结果宋风晚觉得热,朦朦胧胧间,还踹了他一脚。

  可把傅沉憋屈坏了。

  这丫头睡觉不是最老实的嘛,居然踹他?

  好嘛,自己选的媳妇儿,跪着也得宠。

  早上五点不到,傅沉起身回房。

  打开门的时候,严望川正站在门口,看向屋内,穿着运动服,显然是在等人。

  瞧着傅沉从宋风晚房里出来,眸子一沉。

  “我好久没运动,这衣服都有点紧了。”乔艾芸笑道,刚要出去的时候,严望川忽然把她推了进去,“嗳,你干嘛?不是要出去跑步?”

  “你的衣服太紧了,不适合运动,换一身。”

  “我最近发胖了,衣服都有点小,没衣服换了。”乔艾芸一脸懵,这人搞什么啊。

  就是这十几秒的功夫,傅沉转身回屋。

  严望川心里憋闷,半夜不回自己房间睡觉,两人搞什么东西!

  这小子真是留不得,状况百出,指不定做出什么事,他还得帮忙打掩护、擦屁股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啦~

  光看三爷这个戏精表现了,那些想看三爷晚晚关系曝光的,你们说,是不是想看三爷被执行家法捂脸,一群坏银!

  段哥哥:傅三,臭不要脸的!

  三爷:……

  三爷是真的坏,反手就把照片给丢出去了,给渣男挖了一个大坑,晚晚,在这方面,你还太嫩了,要多学学某人的老谋深算!

  **

  今天有留活动的,别忘了留打卡啊。

  有票票的也记得支持一下月初哈。

 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,群么么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