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334 被她叔按在墙上?乔妈有了? 3更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我整个人都是你的……”

  耳边厮磨,呢喃细语。

  宋风晚心跳紊乱,两人本就靠得很近。

  他又往前一点,紧贴着她,“只想要红包?”

  宋风晚屏住呼吸,钱这东西,谁不喜欢啊,他若愿意给,她自然乐意接受,只是此刻……

  太近了,被他气息包围着,迷醉的酒味,混杂着檀木沉香,强势霸道的往人骨血里面钻。

  “不然呢。”她声音细细。

  “不想要我?”傅沉额头抵着她的,明目张胆的撩拨。

  他喝了酒,声音嘶哑,尾音沧桑,像是带着勾子,勾得宋风晚心神荡漾。

  她微微垂着头,避开他炙热的视线。

  “你先让开点,我怕我同学出来。”已经有不少服务生走过。

  “嗯……”声音哑了,残存一丝理智在拉扯,“我在问你话,先回答我?”

  傅沉指尖灼烫,伸手摸了一下她血红的耳朵,指腹摩挲着,喉咙发紧。

  宋风晚被他弄得身子酥痒,想要推开他的时候,傅沉已经低头,吻住了她……

  方才的浅尝辄止,似乎没觉出什么味道,此刻舔过她的嘴角,才觉得……

  她是真的甜。

  张嘴吻住温嫩的下唇,吮着咬着,呼吸被夺走,宋风晚浑身发热。

  “这次考得这么好,给你的奖励……”

  “嗯?”宋风晚仰头看他,一时没回过味儿。

  下一秒,他重重吻住她,强取豪夺般,力道很重,惹得宋风晚轻吟出声。

  腿软得站不住。

  傅沉将她按在墙上,狠狠研磨。

  倒是奖励她,还是奖励自己啊。

  ……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宋风晚所在的包厢门忽然被人打开,她当时意乱情迷,自然没在意,直到一个喝得烂醉的男生扶着墙跌撞得走出来。

  宋风晚大惊失色,傅沉搂住她的腰,将她紧紧桎梏在怀中,她推不开,只能把头埋在他怀里。

  “我同学来了。”她也要脸啊,这种事被同学撞破,谁都得羞死。

  那个男生眯眼打量着不远处的两人,一脸懵。

  这个……

  不是宋风晚的叔叔?

  他当时参加百日誓师,在学生中讨论度蛮高的。

  他是不是酒喝多了,眼花了。

  为什么看到宋风晚她叔,把她按在墙上亲?

  妈的!

  自己肯定是酒精中毒了。

  他转过头想要回包厢冷静一下,却一头撞到了墙上,又晕乎乎得从他们身边绕过去,去了洗手间。

  宋风晚伸手掐了下傅沉的腰,“都让你别在这儿了。”

  “那我们去别的地方?”傅沉按住她作乱的手,这丫头现在胆子是真大,居然直接掐他的腰?

  宋风晚剜了他一眼,“我先回去了,晚些严叔会来接我,明天我再约你。”

  傅沉点头,他今晚喝了不少酒,此刻脑子都是晕的。

  看她回到包厢,傅沉才转身离开。

  宋风晚回去后,那个男同学上了洗手间回来,一个劲儿盯着她看。

  “宋风晚,我刚才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宋风晚喝着果汁,故作镇定。

  “我好像看到你和你叔……”

  “什么叔叔?你是不是喝多了?”

  那个男生也觉得不可能,伸手拍了两下脸,“我可能是喝多了。”不然怎么会眼花。

  **

  宋风晚回家时,已接近凌晨。

  “我妈睡了?”

  “八点多就睡了一觉,知道你回来,又起来了。”严望川把控着方向盘。

  此时的云城,夜浓如墨,悄寂无声。

  宋风晚偏头看向车后座,“你买的宵夜?”

  “你妈说饿了,又不想半夜折腾,我就买了点,你要是饿了,回去吃点再睡。”严望川没有吃宵夜的习惯。

  “嗯。”谢师宴虽然持续了两个多小时,大家都在聊天,宋风晚也没怎么动筷子,“你觉不觉得我妈最近胖了?”

  “有吗?”严望川挑眉,他整天和乔艾芸待在一起,还真没在意过。

  “前几天和她逛街,她以前穿m码的衣服,现在却要穿l码。”宋风晚咋舌。

  严望川没再说话。

  回家后,乔艾芸坐在餐桌上吃东西,宋风晚陪着吃了两口,严望川坐在边上,也不吃,就盯着她们母女看了。

  老一辈总说能吃是福。

  他一点都不觉得乔艾芸胖,反而越看心里越欢喜。

  “晚晚,你想考美院,还是念别的大学?”乔艾芸吃着东西,侧目看她,“我帮你找了个专门帮人填志愿的老师,明天带你去咨询一下。”

  “咨询?”宋风晚有自己的小算盘。

  “他帮人填志愿还蛮贵的,很多人都找他,他能给你好好指点一下。”大家自然知道几所最好的高校,但是选择专业什么的,乔艾芸毕竟不精通。

  宋风晚的成绩填报志愿也比较早,志愿填好,他们就得马不停蹄的赶回南江筹备婚礼。

  “我还是想读美院。”

  “还是因为你外公?”乔艾芸偏头看她。

  乔家老爷子过世较早,他这辈子全身心都投入在雕石刻玉上,那时候还不像现在,打磨抛光,都是有机器操作,以前都是纯手工的,每日吸入粉尘,他五十多就得了肺病。

  年纪大些,胳膊也出了毛病,无法拿刻刀,这次不得不退下来。

  临走之前那几年,每天都在描摹设计各类玉石,留下了许多珍贵手稿,其中有一批还被博物馆珍藏了,乔家现在留下的手稿也有万张。

  宋风晚握笔写字画画,就是老爷子启蒙的,当时他会敷了白纸在画稿上,握着宋风晚的手,教她描摹花鸟鱼虫……

  “咱们晚晚小手嫩,握刀可惜了,以后啊,就跟着外公学画画。”

  宋风晚当时不懂,咯咯笑着点头。

  她现在还记得,外公握着自己手的触感。

  他手上全是粗厚的茧子,手心处还有一处刀割的裂纹,握着她的时候,温热有力。

  他曾带她认了许多玉石,会骑着老爷车带她走街串巷,也会给她塞硬币,让她出去买糖吃……

  乔老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  老爷子走得也很突然,收整遗物时,还翻出了一本简易图谱,那是乔老给宋风晚特意画的入门图样,只是尚未完工……

  宋风晚想起乔老,也是鼻尖一酸,“不仅是因为外公,我自己也感兴趣,京城美院有这方面的设计班,我想报那边。”

  乔艾芸想起父亲,悲从心来。

  她本不愿宋风晚离自己太远,可是提起父亲,她远嫁后,无法侍奉左右,心底遗憾,宋风晚想完成父亲的愿望,心尖酸涩。

  她自己手笨,又无绘画天赋,只能帮忙打理生意,乔家的手艺传承人太少,怕是再过百年,就无人记得乔家了。

  “妈——”宋风晚咬唇,心里紧张。

  “你若执意想去京城美院,做好了决定,我也不拦着你,毕竟以后的路要你自己走,我即便给你选择了最好的学校,最好的专业,你若不喜欢,学了四年,怕是也不舒心。”

  乔艾芸完全是想到了自己父亲,悲从中来,心底一软。

  “谢谢妈。”宋风晚笑道。

  她一直为填报志愿的事情担惊受怕,舅舅想让她去吴苏,严家更希望她去南江,她却偏挑了个距离最远的京城。

  不知怎么和母亲开口,今天顺道说了,得到首肯,一颗心算是落了地。

  严望川瞧着乔艾芸眼睛红了,微微蹙起眉头,他至今还清楚记得初入乔家拜师的情景。

  乔艾芸想起已故的父亲,难掩失落,过了许久才舒了口浊气,“既然你决定好了,志愿填写好了,我们就回南江。”

  宋风晚点头。

  “对了,白天和母亲打电话的时候,听她说严知欢和肖靖安要订婚了,让她姐送了请帖到家里,又被她给扔了。”乔艾芸试图转移话题。

  “他俩订婚?”宋风晚咋舌。

  当时肖夫人那般强硬,应该不会轻易接受严知欢的,怎么突然就订婚了。

  “听说是有了。”乔艾芸叹息,“估计是拿孩子威胁了吧,说怀了肖靖安的孩子,这能怎么办,那对母女是什么样,那天我们也见识到了,肯定会赖着肖家的。”

  距离那日椰林捉奸,过去半个多月,若是怀孕自然查得出来。

  宋风晚无奈摇头。

  肖靖安这辈子,怕是要被那可怕的女人给缠上了,也是他自己活该,管不住下半身。

  **

  宋风晚隔天和傅沉出门约会,无非是吃饭看电影压马路,十点之前就送她回家了。

  她在云城也并未久留,志愿填好,就回到南江,因为乔艾芸与严望川的婚礼定在了八月,农历七夕,婚前有许多事需要准备。

  为了迎接婚礼,老太太让人将家中陈设彻底翻新,就连地毯都换上了喜庆的砖红色。

  七月中旬,老太太亲自去吴苏与乔家人商议婚事。

  现在社会,对二婚还是有些微词,老太太却不以为然,既然嫁到严家,那就必须风风光光的。

  严家给的彩礼也是非常丰厚,其中还包括在京城投资的一处房产,直接过户给了宋风晚。

  老太太说得非常直接,“晚晚以后去京城读书,如果不想住宿舍,有个房子也算是一个家,我们去京城看她,也不能总住酒店,有房子方便。”

  殊不知这房子,以后就成了傅沉与宋风晚偷情约会的地方。

  筹备婚礼,时间过得非常快,在这期间,乔艾芸忙得脚不沾地。

  那日外面狂风大作,气象台预警说是有台风,乔艾芸这才闲在家里,宋风晚跟着老太太学了一个多月的刺绣,本想在母亲结婚时,绣个双喜,弄得歪七扭八,丑得不成样子,还把一团金线给毁了。

  “哎呦,我的小祖宗,你可别再糟蹋我的金线了,这都被你毁了多少金丝了。”老太太一看到线头打结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“你说乔老一家都是手艺人,你也是艺术生,怎么手生得这么笨!”

  宋风晚咋舌,“我已经很努力了,这线太长了。”

  “你可别再这里祸祸我了。”老太太连声叹息,“每天都教你,你怎么就学不会呢。”

  宋风晚看着自己手中狗啃样的图形,也是颇为无奈。

  “妈,您别管她,这丫头从小就手笨。”乔艾芸笑着给老太太倒茶。

  “没遗传到外公舅舅,遗传了你呗。”宋风晚小声嘀咕。

  乔艾芸剜了她一眼,真是越发没大没小了。

  “夫人,喝汤了。”黄妈从厨房端了碗乌鸡汤,自从她到了严家,每日进补就没停过。

  “谢谢。”乔艾芸刚准备伸手接过汤碗,只觉得一阵恶心,脸色发白,慌不择路的往洗手间跑……

  “妈?”宋风晚蹙眉。

  洗手间传来一阵干呕声……

  老太太与黄妈对视一眼,心头大喜,扔了绣品,原本阴雨天,她双膝酸软,此刻却足下生风,一路小跑着到了洗手间。

  宋风晚此刻也回过神来。

  心头一跳,这该不会是……

  有了吧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了哈。

  大家记得打卡留投票票呀~

  **

  南江这边很快就告一段落,然后咱们晚晚就要上大学啦~

  这没羞没躁的同居生活快开始了,嘿嘿。

  在傅家人眼皮底下偷情,三爷,你的皮要绷紧了啊,小心被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