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341 连消带打,完爆渣渣(3更必戳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博爱医院703病房

  十方挡在门口,隔绝了所有人好奇的视线,但是对话却断断续续传出来,最近肖家要娶严知欢的事炒得沸沸扬扬。

  局外人还以为严老夫人仍旧把严知欢当亲孙女看,觉得两大家族联姻,必然很有看点,都非常关注。

  此刻听到里面对话,不禁唏嘘。

  “……原来那女人和严家关系这么恶劣啊,都动手了,这越大的家族事儿越多,没表面看得那么简单。”

  “假孕骗婚,也太恶心了吧,肖家人都是猪脑子嘛,都不好好检查?”

  “估计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,毕竟这种事很容易拆穿,越是低级的谎越有人信以为真。”

  “假怀孕碰瓷找人背锅,结果遇到个真怀孕的,险些把人家孩子碰掉,也是够倒霉的。”

  “人家结婚,她去碰瓷找茬,被收拾也是活该,难怪严先生着急上火,一把年纪好不容易结婚,老来得子,还险些被她……唔——”

  那人话没说完,就被身侧的人捂住了。

  “嘘——”

  老来得子?这话被严望川听到,怕是要被收拾。

  十方斜靠在门上,其实这人说得没错啊,严望川的确是老来得子。

  此刻屋内传来严知欢的尖叫声,十方恶寒,偏头透过门上的玻璃窗,往里面看了眼。

  ……

  肖夫人正扯着严知欢的头发,朝她脸上打。

  男人打架挥拳动脚,女人则什么都上,什么抓挠,扯头发,拽衣服,只要能用的,就连指甲都是利器。

  严知欢这脸上已经被指甲抓出了几道血痕。

  肖楠和肖靖安曾试图阻拦。

  可是肖夫人不依不饶,此刻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。

  “你这臭丫头,你敢骗我说自己怀孕,为了嫁到我们家,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,像是主动上门勾引,又联合医生诓骗我们……”

  肖夫人将前段时间在严家受的气,一股脑儿的发泄在他身上,气得身子发抖,伸手就去揪扯她的头发。

  “啊——”严知欢一声惨叫,出手反击。

  张素秋自然见不得女儿被欺负,也冲了过去。

  “你敢打我女儿?”

  “我打她也是活该,简直恶毒,自己想死就算了,你还想拉我们肖家下水,颠倒黑白!”肖夫人越想越气闷,心头好似掀起了滔天的怒火。

  “你这臭丫头,亏我这几个月对你那么好。”

  “自己惹了事,还想拉着我们肖家给你陪葬!”

  严知欢嗤笑一声,“你是对我好吗?你是为了腹中的孩子!”

  “若是没有孩子,你有什么资格进我们肖家,你配吗?严老太太看你幼年丧父在对你照拂,你真把自己当严家亲孙女了?”肖夫人冷冷一笑。

  “你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,哪样不是依附严家得来的,不知足啊。”

  “明明是只山鸡,以为栖了梧桐枝,就是凤凰了?别做梦了!”

  严知欢被她激怒,上去就打她,然后肖家父子加入,有劝架有拉扯,五个人扭打在一起,场面十分混乱。

  乔望北弯腰捡起地上的刻刀,放在唇边吹了一下,收进口袋。

  严望川则站在一侧,冷眼旁观。

  严少臣偏头看了眼傅沉,发现他正斜靠在墙边玩手机,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  自己点了把火,烧得这么旺,还有心情玩手机?

  真是心大。

  有我在,放心。傅沉还在与宋风晚发信息。

  现在是什么情况?已经到医院了吗?宋风晚查过地图,到那边需要大半个钟头,她看的是百度时间,严少臣驱车过来,车速飚起来,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。

  宋风晚误会以为他们刚到,这才发了信息。

  到了。傅沉撩着眉眼看着打得不可开交的几人。

  现在情况怎么样?严叔今晚喝了不少酒。

  挺好的啊,正在进行友好的会晤。

  你确定?

  严望川方才出门戾气横生,怎么可能友好会晤?

  当然。傅沉回答得非常笃定。

  双方打得不可开交,直至门被人推开,5人才分开。

  “严总,人到了。”严望川的助理带着一个医生走进病房。

  严知欢抬手拨了一下脸上散乱的头发,看到那个医生,整个人如坠泥沼,嗓子眼像是着了火,急切的开口,“不是,都是假的,部都是假的!”

  肖夫人双目一黑,脑袋发晕。

  这医生就是他们赶到医院时,接待过他们的,谁会想到严知欢能勾结医生,这般妄为。

  想到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她蒙在鼓里,恨不能一头撞死。

  那个女医生悻悻说道,“她求我,给了我五万块钱让我帮她说谎,我也不想的,我最近急用钱,我们医院查得又不严,我才……”

  “胡说,他们给了你多少钱,让你污蔑我!”严知欢歇斯底里。

  现在压根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得罪严望川能否在南江继续生活的问题。

  “她本来说,帮她瞒一次就行,等她和肖少爷发生关系,肯定会怀孕的,现在也不需要怀胎十月,八个多月也能生,早几个月剖腹产也没问题。”医生解释。

  肖靖安愕然。

  这女人原来一开始打的是这个主意。

  不过他收押保释出来,看着她就烦,而且他也没那么丧心病狂,缺女人到那个地步,对一个孕妇下手。

  “肖少爷怎么都不碰她,她没办法,再过些日子肚子就该显怀,事情就瞒不住了,她就威胁我,让我在帮她只在流产的假象。”

  “要不然就像医院高发我,我不想丢了工作才……”

  严知欢面如菜色,像是被死神扼住喉咙,呼吸困难。

  “其实她之前流过孩子,刮宫很伤身,她怀孕很难的。”医生又补充一句。

  “刮宫?”肖夫人嗤笑,“你上回在严家怎么说的,你说你把第一次给了我儿子?”

  “都是她胡说!”严知欢没想到这医生话这么多,把她老底都给抖出来了,一时又急又气。

  “您把她带去检查就知道了,做没做过人流,都能查得出来,我有必要撒谎吗?”她现在巴不得表现一下,希冀严望川回头对她网开一面。

  “你这小贱人!”肖夫人气急败坏,冲过去就是一脚。

  严知欢硬生生受着。

  她看着房间里的这么多人,知道大限将至,声音尖利的吼叫着,“就是我骗你们的又怎么样?就是我做的,部都是干的。”

  尖锐的叫声,刺得人耳朵疼。

  傅沉收起手机。

  终于不装了,扯了脸上那层假面,丑陋至极。

  她吼完,整个病房里一阵死寂,她头发凌乱,穿着单薄的病号服,这段时间为了伪装怀孕不舒服,消瘦得很厉害,披头散发,行销骨瘦,好似恶鬼。

  “欢欢啊……”张素秋气结,这种事怎么能承认啊。

  “就算是我骗你们,也是你们肖家害的,一群势利眼,以前奶奶疼我,你们巴结讨好我,现在人家有孙女了,就想一脚把我踢开?”

  “当初勾引我,给我甜头,约我出去的人是谁,肖靖安,这都是逼我的。”

  “是你一开始吊着我,给我造成幻想,我才一头栽了进去,现在你还想勾引宋风晚?你做梦!”

  严知欢戳破肖家的伪面,弄得他家三人也有些下不来台。

  说到底,没一个好东西,肖家趋炎附势,想攀附权贵,所以捧高踩低,给自己惹了祸端。

  “严知欢!”肖靖安那点心思被戳破,还是当着严望川的面,怎能不起气恼。

  “可惜啊,人家宋风晚压根看不上你,那丫头厉害着呢,不仅瞧不上你,还把你揍了一顿,活该!”

  “你……”肖靖安气得脑壳疼。

  “这里没我的事吧,我能走吗?”医生实在待不下去了。

  她刚转身要走,严知欢忽然冲过去试图拽住她,却被严望川挡住了去路。

  她不敢与严望川硬碰,吓得缩了回去。

  “肖家是那般,那我们家呢?我母亲待你不薄。”严望川正色看她。

  严知欢苦笑。

  “你们家接济我们,无非是满足你们的虚荣心吧,每个月施舍点给我们一点,那么有钱却如此吝啬,还要我们感恩戴德,每天巴结讨好。”

  “她是真把我当孙女?她无非是膝下没孙子孙女,拿我打发时间罢了。”

  “宋风晚一来,还不是一脚把我踹开了,她有把我当亲孙女看待?”

  乔望北嗤笑,“你本来就不是她亲孙女,若是不想要人帮助,就直接说,拿了钱,还装清高,你来膈应谁?”

  “即便老太太藏了私心,拿你打发时间,你能过得如此滋润,也该心怀感恩,和人家说声谢谢。”

  “一脚把你踹开?踹死你都不为过!”

  傅沉眯眼打量着严知欢。

  说到底还是太贪心,觉得严家给的太少,不把自己当外人,还图谋着严家那份家产吧,希望落空就反咬一口。

  典型的白眼狼。

  严知欢被乔望北堵得一口子憋在嗓子眼,涨红了脸。

  “那宋风晚还不姓严,我怎么说都是严家的子孙,还有血缘关系,那死老太婆,居然为了她打我?”严知欢很记仇。

  一直记得老太太拿拐杖揍她的情形,始终咽不下这口气。

  “我就是故意想要破坏婚礼,我本来是想撞宋风晚的,把她拉下地狱,我也想看看,那个在我面前趾高气昂的臭丫头,跪地求饶是何种模样。”

  严少臣突然看了眼傅沉。

  跪地求饶?这严知欢真是活腻了。

  “那你又污蔑别人?”严少臣从来不知她心底如此阴暗。

  乔艾芸与宋风晚没来的时候,她在老太太面前,乖巧温顺,偶尔撒泼无赖些,就当是小姑娘使性子,从不敢这么放肆。

  死老太婆?

  这话若是被老太太听了,怕是戳心啊。

  “我本来都打算走了,想到休息室有不少好东西,就准备去看一下,可惜什么都没来,出来时看到乔艾芸,就顺水推舟了……”

  严知欢做的那点腌臜龌龊事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,不管不顾,什么都敢说。

  傅沉轻哂,第一目标居然是他家晚晚?

  当真大胆啊。

  ……

  严望川冷眼看着她,一不发。

  “还有你!”严知欢突然伸手指向严望川。

  十方透过窗户,往里张望,这女人莫不是疯了,挨个数落,知道自己在劫难逃,干脆破罐子破摔了?

  严望川眯着眼,并未搭腔。

  “我从小就认识你,每天叔叔的喊你,对你也算是百般讨好,可是你却正眼都不看我!”

  “甚至从未给我过半分好脸色?你从没看得起我!”

  “我们认识也二十多年了,你对我从不假以辞色,从来都是冷着脸,我在你们家每天都得受你的窝囊气。”

  严望川面若寒碜,眸子寒意深深。

  就在这么紧张的时候,边上的傅沉突然就笑了,紧接着乔望北也笑了,只有严少臣在竭力忍着。

  “你们笑什么!”严知欢气急败坏。

  自己正在数落严望川的不是,自己过得如此煎熬,在他们眼里,就是个笑话。

  乔望北无奈叹气,“你也说认识师兄这么多年,你却从未了解过他。”

  傅沉接茬,“他不是对你一人不假辞色,对所有人都是如此,若非如此,他能等到现在才追到芸姨?性格使然。”

  “他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样,从没针对你。”乔望北此刻又气又想笑。

  因为性格不好,被人数落。

  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。

  严望川也是憋屈啊。

  “他对芸姨和晚晚都是一个样儿,只是最近改了一些,话多了点,你这么黑他,我真的看不下去了。”傅沉以为这女人信誓旦旦,会说出什么惊天论。

  结果却是指责严望川对她太生冷。

  简直可笑。

  严知欢错愕,她是真的以为严望川看不起她,所以……

  她攀附严家,敏感心虚,严望川从始至终冷着脸,落在她眼里,自然能品读出其他意味。

  严知欢看向严望川,嗓子哽着,突然不知该说什么……

  严望川此刻却抬起手臂,狠狠抽了她一下。

  力道重,一记掌掴,她嘴角瞬时绽裂出血,身子一歪,跌坐在地上。

  “这巴掌是为我母亲打的,今晚我就会通告程,自此之后,你与我们严家,恩断义绝,老死不相往来!”

  张素秋陡然回过神,再想说些什么,就被严望川冷眼给吓了回去。

  “我们家从无亏欠你们半分,今日之事,我会交由警方处理,收押刑拘,均是你们咎由自取。”

  “严总……”肖楠还想说些什么。

  严望川淡淡看了他一眼,“明日我会让公司的人处理,手头生意忙完,也不会在于你们继续合作。”

  肖楠只觉得五雷轰顶。

  “都是你害的!”肖夫人受到了巨大的刺激,朝着严知欢扑过去,“你这贱人……”

  病房瞬时又是一片混乱。

  五六分钟就警方就来了,费了不少劲才把几人拉扯开,剩下的事就交给严望川的助理处理。

  几人方才离开医院。

  **

  严少臣坐上电梯,长舒一口气,他生怕严望川控制不住自己,真能把那对母女给打死。

  “你不用担心我,我做事有分寸。”严望川看向他,“艾芸那边需要人照顾,我不可能把自己陷进去。”

  “嗯。”严少臣点头。

  因为爱情克制住了脾气,大伯是真喜欢她啊。

  电梯里气氛有些压抑,傅沉咳嗽两声,看了眼身侧的乔望北,“乔先生去参加婚礼怎么还带刀?”

  大喜的日子,看刀见血都不吉利,哪有人参加婚礼,身怀利器的。

  傅沉本想转移话题,乔望北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后背发凉。

  “准备闹洞房用的。”

  电梯本是密闭空间,严望川和傅沉却感觉似是有邪风吹过,浑身冰冷。

  哪有人带刀闹洞房的,这分明就是去威胁恐吓的。

  严望川婚礼算是结束了,刀子没用上,他看了眼傅沉,忽然有些幸灾乐祸,待他结婚,乔望北绝对会……

  故技重施,持刀而入的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更新结束啦,虐渣完毕,今天真的没卡文。

  求留求票票~

  (* ̄3)(e ̄*)

  这章字数很多,本来想分两章发的,自己写嗨了,哈哈,就干脆合并在一更里面了,所以字数比较多,忽然觉得自己棒棒哒,哈哈

  **

  乔舅舅带刀是准备闹洞房的,哈哈,三爷后背凉嗖嗖的

  师兄也是锅从天上来,渣女以为他故意给自己甩脸子,其实……他对谁都一个样捂脸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