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365 接吻易生邪念,尤其在床上(3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云锦首府内

  傅沉瞧着宋风晚许久没从楼上下来,起身去看一下情况。

  他回来的时候,去看了趟怀生,他只是躲在被子里装睡,显然是不想和别人交流。

  他刚踏上楼梯,段林白就戳着京寒川。

  “我去,你俩吃个饭,要不要如此火光四溅,都波及到我这个路人了。”

  “看戏有危险,且行且珍惜。”京寒川低头喝着椰奶,这是宋风晚背回来的椰子粉冲的,味道很浓郁。

  “你好端端的提他俩年龄干嘛?你不知道傅三最在意这个嘛?”

  “这是事实,怎么不能提?”京寒川挑眉,“人不能回避客观存在的事情的,要正视自己,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一首诗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十八新娘八十郎,苍苍白发对红妆。鸳鸯被里成双夜,一枝梨花压海棠。”

  “扑哧——”段林白吐血。

  太毒了,这人嘴巴太毒了。

  他看着傅沉身形趔趄一下,回头深深看了两人一眼。

  好一个十八新娘八十郎,京寒川,你能耐。

  傅沉抵达二楼时

  房门并未关得严实,傅沉推门而入,怀生正坐在椅子上吃东西,他吃东西本就很快,宋风晚给他夹的东西,几乎被清光。

  “三叔。”他眼睛通红,扭头看着傅沉。

  “喝点汤。”宋风晚微微蹙眉,她每样菜都夹了不少给他,分量很足,他吃的有点多,狼吞虎咽。

  “嗯。”怀生乖巧点头,“其实我可以去楼下吃饭,不用特意给我送到房间。”

  他嗓子哭坏了,声音嘶哑。

  “没关系。”宋风晚笑道。

  待他吃完,傅沉从宋风晚手中接过餐盘,叮嘱他早些休息,怀生却忽然伸手拽住傅沉的衣角。

  “嗯?”

  “三叔,我不想跟他们走,我以后会更乖更听话。”

  宋风晚眼眶一热,咬唇没说话。

  “你不想走,就没人能把你带走。”傅沉摸着他的小脑袋。

  “拉钩。”怀生说得异常认真。

  “好。”傅沉伸手。

  两人下楼时,心底自然又别有一番滋味。

  宋风晚坐到餐桌上时,就觉得气氛很不对劲,尤其是傅沉与京寒川之间的气氛,非常诡异。

  “吃东西。”傅沉率先把宋风晚夹菜。

  “嗯。”两人互动频繁,虽然没有过分的举止,却十分亲昵。

  段林白早就习惯了,京寒川眯着眼,自己好不容易留在他家吃完饭,这家伙就是来给自己喂狗粮的吗?

  “多吃点,你太瘦了。”自从军训回来,傅沉就恨不能多给宋风晚补两斤肉。

  他看向不远处的京家人,“打个电话问一下家里的鱼喂了吗?别把我的鱼给饿瘦了。”

  段林白扑哧笑出声。

  人家有媳妇儿,你有鱼?

  京寒川,你要不要如此傲娇。

  敢吃了晚饭,约莫晚上九点,普度大师就到了,和傅沉简单交流了一下,便上楼陪怀生,在楼下都能听到怀生惨烈的哭声。

  今天发生的事,显然把怀生吓得不轻。

  “稍微有点良心的,也不能这么逼孩子啊,都是儿子,这么区别对待?”段林白咋舌。

  “生病的男孩是他哥哥?”宋风晚查看新闻,才知道那个男孩已经十三岁了,上面还有个十五岁的姐姐,“有儿有女的,怎么还想着再要一个?”

  而且年龄差了很多。

  新闻上许多事只说了一半,许多事都没提及。

  “那个男孩六年前做过一次手术,白血病复发了。”

  “那当初生小和尚,是为了脐带血吧?”段林白轻笑,其实现在生二胎为了救孩子的不少,但是用完就扔。

  这就特么太缺德了。

  “还没用上脐带血,找到了合适的配型,提前做了手术。”傅沉解释。

  “觉得怀生没用了?”段林白瞠目结舌,“估计没想到这病又复发了吧,真是报应。”

  “怎么不去找之前的捐赠者?”宋风晚询问。

  傅沉“我查过那个人,捐赠时已经快50了,过了六年,年纪上去,身体不大好,捐骨髓过程过程并不舒服,不愿再捐了吧。”

  “这真的是因果轮回,不过这家人是真缺德,不知悔改,还想利用舆论,不知情的人现在还以为是傅家从中阻挠。”段林白咋舌。

  宋风晚翻看微博,热搜第一条就是傅家,紧接着傅老、傅三爷,傅家人几乎挨个上了个遍儿。

  不过傅家平素没黑点,大家能谈论的东西有限。

  最多就是傅仲礼那家,提及一下孙芮一家,其他也没什么可供网友深究。

  “寒川,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段林白伸手抵他,“你就不觉得愤慨?”

  “强烈愤慨。”京寒川点头。

  “不谴责两句?”段林白咋舌,好歹和配合自己两句啊。

  在段林白期盼的目光中,他淡淡说了四个字,“强烈谴责。”

  “今天如果我在那儿,非得打死那两人,是吧。”那边两人是一对,段林白只能不停cue京寒川。

  “嗯,抹两个人很容易。”京寒川神色淡淡。

  “就是,傅三,盘他们!”段林白激动愤慨。

  几人在客厅闲聊几句,京寒川被打算辞行回家。

  理由是川北路灯太暗,回家不安全。

  段林白呕血,你特么想走哪条路,阎王都不敢碰,你怕黑?

  兄弟,你在逗我?

  段林白今天去新区考察,坐的是傅沉的车,他又懒得叫助理过来,蹭了京寒川的车回去。

  京寒川回程的路上已经打开宋风晚送的椰子糕,段林白刚伸手要拿一块,“啪——”一声,手背被打了一下。

  “你也太护食了吧。”

  京寒川偏头看他,“有意见?”

  “没意见。”段林白斜靠在椅背上,“我之前去南江给你带过椰子糕啊,也没见你如此宝贝。”

  “你的那个不正宗,口感不佳。”

  严家毕竟是南江人,自然能买到更为地道的吃食。

  “你们新区项目考察如何了?还需要投资吗?”京寒川吃东西亦是从容优雅。

  “不错啊,你要投资?你还缺钱?”段林白轻笑,鬼知道京家有多少钱,反正他觉得京寒川就是每天挥霍,这辈子也花不完,“人家傅三投资是为了养媳妇儿,你赚那么多钱干嘛?”

  “挖鱼塘,养鱼!”京寒川嚼着糕点,谁还不能养个东西啊。

  段林白愕然,养媳妇儿和养鱼能一样吗?

  另外这边

  宋风晚刚洗澡,正和乔艾芸打电话,傅沉就推门进来了。

  “……东西都送了,对啊,今晚住宿舍。”宋风晚哪儿敢说自己住在傅沉这里,乔艾芸一直觉得他们欠了傅沉太多人情,都不许她骚扰傅沉。

  宋风晚看向傅沉,食指放在唇边,做了个噤声的姿势,让他动作轻点儿。

  傅沉手中拿着药膏,轻声带上门,走进房间。

  “室友出去玩了,都不在,所以比较安静……”

  “我肯定会好好学习的。”

  傅沉走到她身边,从后面搂着她,将头埋在她颈侧,轻轻嗅了嗅,薄唇贴着她另一侧耳朵,低声诱惑。

  “洗完澡了?”

  灼灼热气,点点酥痒。

  宋风晚挣了两下,试图躲开他的桎梏,他却故意吐着气儿,“怎么了……嗯——”

  尾音拉长,扯得宋风晚心慌意乱。

  “妈,我要出门洗澡了,先挂了。”

  宋风晚飞快挂了电话,才伸手摸了摸鼻子,“痒……”

  傅沉亲吻她的脖子,声音压得越发低沉,“哪里痒?这儿?”

  他故意小口啄着她的脖子,手指滑到她腰侧,明知她有点怕痒,还故意捏了一下她的软肉。

  宋风晚整个人一颤,浑身紧绷。

  傅沉笑着,突然伸手,将她抱到桌子上,双脚离地,与傅沉视线齐平,“给你上点药。”

  宋风晚伸手摸了摸侧脸,“很快就消了,没事。”

  傅沉打开药膏,指尖粘着乳白色的药膏,在她下颌处点开涂抹。

  “就是不小心被那人指甲滑了一下,估计明天就好了。”宋风晚看他神色紧绷,想要聊点别的,“对了,今天过来的那位京六爷,你们认识很久了?”

  “二十多年。”

  “他真的和传说的一样,杀人如麻?手段很辣,令人发指?”

  “现在是法治社会,你觉得呢?”傅沉轻笑。

  可能以前京家名气太大,大家能想到的都是威名赫赫的军阀,也不知何时开始,京寒川在众人眼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了。

  甚至还有家长恐吓孩子,“你若是不听话,就把你扔到川北。”

  越传越玄乎,甚至还有人说他不结婚,是因为命硬克妻,愣是给他诌出了天煞的恶名。

  其实京寒川除却搞搞投资,就是在家钓鱼听戏,他们家老太太经常去的梨园,就是京家经营的。

  闷声发大财的典型。

  宋风晚笑着,“看他这样也不是特坏的人,居然喜欢吃甜食?”

  傅沉低头,含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,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,居然在他面前不断提别的男人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

  “唔?”他问得激烈,吮咬得她舌根发疼。

  “他说把人抹了,不是说着玩的,他们家真有如此实力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被他吻得意乱情迷,含糊应着。

  “他不是好人。”

  ……

  宋风晚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“说自己朋友不是好人,物以类聚,你呢?”

  “我也不是好人,很坏那种。”

  “多坏?”

  “坏的现在就想把你吃了。”

  两人不知不觉的吻到了床上。

  接吻这种事,本就容易让人产生邪念,尤其是在床上。

  宋风晚神智迷离,她能清晰感觉到,傅沉手指从她衣服下摆伸进去,握住她的腰,手心很烫,细长的手指,箍住他的腰,指腹轻轻摩挲。

  他常年盘佛珠,指腹带着薄茧,细细挑逗。

  她身子一颤,脚背绷直,浑身战栗。

  “三哥……”整个身子都像是不属于自己一般,灼烫的吻落在她颈侧、锁骨,衣衫半解,春色惑人。

  傅沉亲到一半,伸手将她被撩起的衣服扯下去,整理好。

  傅沉搂着她,睡了一夜,甜蜜的折磨。

  倒是普度大师在安抚好怀生后,打算和傅沉好好聊聊,却被怀生告知,他并未在自己房间。

  普度大师六十多岁了,听了这话直摇头。

  “现在的小施主们真是不得了啊,罪过罪过,善哉善哉。”

  川北京家

  京寒川回家后,坐在鱼缸边儿给金鱼喂食。

  “你们说为什么傅沉这种人都能找到女朋友?”

  边上的一众京家人互看一眼。

  凭着他们家六爷的模样,那肯定讨人喜欢啊,可是人家一听他是川北京家人,立马都吓跑了,京家的门,百年来,就没有媒人踏足过。

  夫人曾经也为了他的婚事想要找人说媒,毕竟京城这地方,一家有女百家求,最后却不了了之,都说珍惜生命,远离京家。

  所以他家六爷不太待见别人在他面前秀恩爱。

  就连养的鱼也全部都是公的。

  绝对产不出小鱼崽儿……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啦~

  明天会开始虐渣,我怕今天虐了一半,你们说我卡文,又要给我寄刀片捂脸

  最近应该三更比较多,我下个月可能会给你们爆更一次,所以要开始加油存稿啦,到时候争取给你们多更一点。

  六爷出现后,你们可能会经常看到他与三爷互怼日常。

  一枝梨花压海棠,三爷真的想杀人吧,哈哈

  我发现评论区一大片沉迷六爷不可自拔的,小姑娘们,日常沉迷六爷,也别忘了留打卡投票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