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386 六爷家是酒店?带媳妇去开房 3更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那个下流无耻的人,可能是我。”

 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乍然响起,胡心悦瞬时觉得五雷轰顶,小脸青白交织,刚才还骂得起劲儿,此刻俨然花容失色。

  她舌头打结,大脑一时死机,不知该说什么,“那、那个……”

  “心悦?”苗雅亭站在边上,攥着手机,随时准备报警,“我们要不要通知辅导员啊?”

  胡心悦咳嗽两声,“那你们忙,打扰了。”

  她说完匆忙挂了电话。

  “怎么样?傅先生过来吗?”苗雅亭急得额头都是汗。

  “晚晚就是被他带走的。”

  苗雅亭怔了数秒,长舒一口气,“她没事就行。”

  “可我刚才骂他了。”胡心悦可清楚记得,这位傅先生身边是有保镖的,天生魁梧,好似能吃人,自己应该没得罪他吧,“啊——”

  她还清晰记得,当时撞破两人好事之时,那人捂住自己嘴巴,那种惊惧无助。

  他不会派人揍自己一顿吧?

  她惊叫一声,胡乱揪扯着头发,“我要去买杯冰镇奶茶冷静下,吓死我了,回头一定要让宋风晚请我俩吃顿食堂……”

  苗雅亭点头,两个小姑娘才相携往宿舍走。

  “晚晚今晚应该不回来了吧?”

  “八成是,明天又是周末。”

  秋风袭来,胡心悦忍不住打了个冷战,莫名想起千江那张冷冽肃杀的脸,忍不住抱紧身边的室友。

  川北京家

  京寒川已经睡了,伴随着激烈的狗叫声,门口传来清脆的敲门声,“六爷?”

  “怎么了?”京寒川掀开被子起身,看了眼床头的时钟,晚上十一点,他打开门,有些恼怒,谁刚入睡被吵醒,谁都不会给人半分好脸色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三爷来了?”

  “他深更半夜怎么来我这里?”京寒川诧异,“他有说是什么事吗?”

  “说是借宿一宿。”

  “他们家难道没房子?”

  云锦首府那么大,他每个星期换个房间睡,都不带重样的,来他家蹭床?

  京寒川直接往外走,恰好看到傅沉抱着宋风晚进入客厅,他嘴角一抽,这是几个意思?

  “汪——”傅心汉有段时间没看到宋风晚了,冲着她一个劲儿摇尾巴。

  “傅心汉。”宋风晚挣开傅沉的钳制,趔趄的弯腰去逗弄傅心汉,小猫睡在一边,睁眼看了他们一眼,又沉沉睡下了。

  连招呼都不打,傲娇得很。

  “这时候过来,还带着……宋小姐?”

  京寒川可不像那两人,一个是浪荡不羁没脑子,一个是迫于淫威没主见,他是怎么都不肯喊一声小嫂子。

  他眯眼打量着宋风晚,明显喝多了。

  “我们家附近最近记者很多,带回家不方便。”

  傅沉偏头看了眼宋风晚,眼底尽是宠溺。

  临近傅老大寿,那些记者又寻不到别人的住处,傅沉住云锦首府,傅家二老住大院,这是众所周知的,所以只能去这两个地方蹲守,希冀拍到一些劲爆的照片,或者什么名人。

  “可以去酒店。”京寒川穿着一身宝蓝色的睡衣,即便睡觉也精致整齐,毫不凌乱。

  “需要身份证的,最近那些记者如狼似虎,太招摇。”傅沉可不想自己和宋风晚的关系,是被记者曝光出去的。

  “那你就……”

  京寒川嘴角抽搐。

  把他们家当酒店?

  带着自己媳妇儿来他家开房?

  一会儿把自己家当成宠物收容所,现在又当酒店?

  “你们家蜂蜜放在哪儿?我给晚晚冲杯蜂蜜水。”傅沉说着径直往他家厨房走,一点都不客气。

  “我们家有醒酒茶包,我给你拿。”

  京寒川无奈,从一侧壁橱上拿了杯子和茶料包给他。

  傅沉撕开料包,冲入沸水,水色瞬时变成深灰色,散发着一种莫名的中药味。

  “泡5分钟就行。”京寒川双手抱胸,很是无语。

  宋风晚此刻还蹲在地上逗狗,傅沉将她扶起来,“晚晚……”

  “唔?”宋风晚冲他嘿嘿笑着,“我们先回房。”

  傅沉原先回来京家住,有自己房间,扶着宋风晚往房间走,还不忘叮嘱京寒川帮他将醒酒茶端上。

  京寒川面部狠狠抽动两下。

  把他当佣人了?

  “三哥?”

  “嗯?”

  她忽然踮脚,对准她的唇,重重嘬了一口,又冲着她一个劲儿傻笑,傅沉宠溺笑着,亲了下她的小脸。

  “需要再给你们安排一个房间吗?”京寒川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两个人。

  “不用。”傅沉果断拒绝。

  京寒川轻哂,禽兽不如。

  “我们一间房就够了。”傅沉又重复一句,语气有点小骄傲。

  京寒川挑眉,“傅沉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刚才看到宋小姐亲傅心汉了,傅心汉也舔了她的脸。”京寒川语气揶揄。

  傅沉脸一黑,忽然觉得唇边火辣辣的刺痛,可是怀里的人,仍旧笑得没心没肺。

  ……

  进屋第一件事,傅沉就拧了毛巾帮她擦脸。

  宋风晚一沾枕头,就睡意昏沉。

  京寒川将醒酒茶放在一侧,傅沉瞥了他一眼,“你该睡觉了。”

  “人家还是小姑娘,你克制点。”

  居然把人灌醉带来?

  这傅沉谈个恋爱,怎么变得如此不要脸。

  傅沉还在仔细帮宋风晚擦脸,若是知道京寒川如此腹诽编排自己,肯定会和他理论一番。

  宋风晚躺在床上,黑长发随意宣泄开,精致白皙的小脸,称着不自然的红晕,傅沉叹了口气,伸手帮她将鞋子脱了,宋风晚却有些不乐意,抬脚蹬她。

  她穿着长及脚踝的长裙,因为踢腿的动作,裙摆上移,露出白嫩的大腿,在灯光下,宛若白玉,光泽诱人,许是肌肤忽然接触空气有些不舒服。

  “唔——”她嘤咛一声,声音娇颤。

  傅沉此刻还握着她的脚,指腹轻轻在她脚背脚心摩挲。

  “不要——嗯……”宋风晚痒得不行,抬脚挣脱,却又没什么力气。

  傅沉被宋风晚这娇滴滴的轻喘声,弄得心火燎原,指腹从她脚心蹭过,又惹得她一声轻吟。

  他哪里还受得了,直接俯身,吻住她的小嘴。

  再这么叫下去,真能要了人命,宋风晚完全是无意识的,带着极致挑逗,甚至因为无法喘息,有些不满的推搡的傅沉,更像是欲拒还迎。

  傅沉被刺激得浑身血液逆流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

  “你别——”宋风晚大口喘着气,本来已经要睡着了,愣是被他吻醒了,睁着水色迷离的眸子,看着他的时候,天真无邪。

  就是这种眼神,更能激起男人更深层次的。

  他手指摸上宋风晚腰侧的拉链,衣裙拉开,滚烫的指尖碰到微凉的皮肤,烫得她身子一颤。

  惹红了傅沉的双眸。

  像是染了血般,恨不能将身下这人给拆骨吃了。

  ……

  京寒川刚好路过,本来是想问,需不需要给宋风晚拿件换洗衣服,他可以去母亲房间拿一件,听到这声音,身子僵直。

  还信佛不近女色,这家伙就是遁入空门,也是荤和尚……

  他立刻转身离开。

  “六爷?”京家人也打算去问一下傅沉需不需要帮忙。

  “别过去,回屋睡觉。”

  京寒川黑着脸回到房间,“砰——”一声,重重把门关上。

  有媳妇儿了不起,你要秀恩爱开房,别来我家啊,真是过分。

  那人抓了抓头发,怎么生气了?

  莫名其妙的。

  京寒川回去之后,便再也睡不着了,干脆找了部电影,结果影片一开头,男女主角就开始滚床单,这不是恐怖片吗?

  为毛有这种镜头!

  接下来就是女主死去,凶宅闹鬼,即便如此,还有不少隐晦的挑逗镜头,均是女鬼在引诱男主,夜夜与之相会,京寒川深吸一口气。

  烂片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,大家别忘了投票支持月初哈。

  因为最近在存稿准备爆更,手里有些存稿,所以三更提前到两点哈。

  爆更前每天三更,一更十点,二更十二点,三更两点,一共一万字,大家记好时间啊。

  今天的三爷是有点不要脸,哈哈,你为嘛要去刺激一个单身汉。

  今日份的六爷毫无以为是柠檬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