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387 三爷引诱晚晚,京家的镇宅之宝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川北京家

  京寒川最后看了一部经典的恐怖片,看到某些血淋淋的镜头,这才觉得心底舒服些,一夜好梦到天亮。

  而另一边……

  傅沉深吻着宋风晚,指尖已经挑开她身上的长裙,衣服半推,露出一截白色的肩带,细细勒在肩侧,他呼吸一沉。

  灼烫的吻落在她锁骨处。

  轻柔炙热,惊得宋风晚身子轻轻战栗,微微仰着脸,身子弓着,却又本能的在迎合他。

  脑子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,有些事需要适可而止,可是身体战胜理智,此刻根本无暇多想。

  傅沉手指扶在她脊背上……

  她脑袋混沌着,无法思考任何事,只觉得浑身热得发烫,他指尖在她身上游离,带起一层惊悸的酥麻感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

  傅沉伸手握住她的小手,放在自己胸口,“帮我脱衣服。”

  宋风晚此刻也是糊涂的,居然真的开始帮他解扣子。

  她手指有点发颤,废了很大劲才解开一颗扣子,手指在他胸口蹭来蹭去。

  浑身热度攀升,皮肤下的血液奔流,傅沉额角俱是细密的汗水,呼吸沉重,落在她脸上,像是要将她灼化般……

  她手指落在他胸口,心跳声,扑通扑通——

  沉稳有力的撞击着。

  “三哥——”她声音娇媚,之间从他胸口滑过,惹得他喉咙滑动,此刻胸口已然露出一片肌肤,细腻温润,却又热情如火。

  任何一个男人面对如此情况,都不可能静若君子。

  “什么?”傅沉吻着她的脸,霸道细密,唇齿交缠的亲昵,让人忍不住想要更多。

  “你心跳得好快,好快……”

  指尖的触碰,从尾椎骨传来的愉悦感,惊起一层一层的战栗。

  傅沉整个身子悬于她的上方,手臂撑在她两侧,此刻她衣裙半开,春光隐现,看得他呼吸凝滞。

  目光从她锁骨往下,如玉般细嫩,一寸一寸……

  激红了眼,眼神炙热虔诚。

  宋风晚也被弄得浑身发烫,方才激烈的吻,让人无法喘息,她呼出一口浊气,酒水的辛辣味刺激得人血脉喷张。

  “先起来把醒酒茶喝了,免得明天头疼。”傅沉还是先暂压了心头的火气,起身扶她起来,靠在床头。

  他拿起醒酒茶,自己尝了一口。

  辛甜酸苦,形容不出是何种味道。

  “喝两口。”傅沉将水喂到她嘴边。

  宋风晚乖乖张嘴,刚喝了两口,只觉得胃部翻涌,像是有什么要喷涌而出,她急忙退开傅沉,偏一时没推开,她只能摸爬着往床下跑。

  走得太急,以至于膝盖磕到床沿都浑然未觉。

  又不是自己家,摸了半天,也没找到洗手间。

  “这边。”傅沉一看她想吐,急忙打开洗手间的门,宋风晚冲进去,扶住马桶边缘,就是一阵干呕。

  当时傅沉就半蹲在她身侧,身上难免被溅了一些。

  他哪里还有半点旖旎的心思,帮她倒了水漱口,才扶她回床上。

  帮她脱了弄脏的衣服,即便她此刻穿得极少,傅沉也提不起半点兴致。

  这会儿才注意到宋风晚膝盖被磕破了皮,冒着点血珠。而她却好似无知无觉,钻进被窝就沉沉睡去。

  傅沉无奈,特意询问了京家人,要了换洗衣服和药箱。

  这让京家人大惊失色。

  这两人进去才多久啊,这就结束了?

  这么快?

  要药箱干嘛?

  傅三爷到底对人家小姑娘干嘛了?上个床还能弄伤?

  没想到他看似温和禁欲,私底下如此狂放凶狠。

  傅沉哪里能管京家人在想什么,帮宋风晚处理了一下伤口,简单冲了个澡才上床睡觉。

  翌日

  宋风晚睡醒的时候,已经是上午十点多,她是被一阵关窗声吵醒的,她猛地睁开眼,就看到一个四十多的妇人,穿着洒扫衣服正帮她窗户。

  细密的雨点落在窗户声,伴着一阵凉风,吹得她整个人都清醒了。

  “宋小姐,您醒了。”那人笑着。

  “这里是……”宋风晚打量着房间,装饰古色奢华,根本不是酒店。

  “京家啊,昨天三爷和您一起过来的,他和六爷在楼下。”女佣将她换下的衣服拿起清洗,才退出屋子。

  宋风晚确实记得昨天傅沉来接自己,只是后面许多事都完全想不起来,那烈酒后进太大。

  她直接掀开被子,忽然看到床单上有星点的残红,她呼吸一沉,伸手摸了两下,这是……

  血?

  她脑子轰然炸开,衣服确实被换了,可是内衣内裤都在啊,而且除却膝盖隐隐作痛,身上没有半点异样。

  如果发生关系,不是有感觉的?

  宋风晚记忆只停留自己在餐厅,揉捏傅沉脸的画面,当时的自己嚣张又放肆,居然直接对他……

  昨晚自己是不是喝大了,主动对他干了什么?总不能是自己强行对他……

  宋风晚揪扯着头发,整个人都是都是懵的,怎么会有血?

  脑子一片混乱,压根没考虑到自己膝盖磕破的事。

  傅沉听说宋风晚醒了,推门进来时,就看到她了正站在窗边发呆,对他进来,都未曾察觉。

  直到傅沉走进,她身子一惊,还没转过身,一双温热的手从后侧伸过来,从后面紧紧搂住她,覆在她小腹上,将她整个人贴向自己。

  “发什么呆?”傅沉亲了下她的侧脸。

  “我昨晚对你干嘛了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傅沉低头吻着她的肩头,许是觉得这般不过瘾,将她身子转过来,压在窗户上……

  秋雨冰凉,敲打着窗户,像是点点落在她后背,宋风晚被吻得七荤八素,身上电流一阵阵乱窜。

  “你觉得昨晚发生了些什么,你今天还能下得来床,嗯?”

  撩人的尾音,撩人刺激,撞击着她的耳膜,心尖直颤。

  “床上有……”宋风晚指着床单。

  傅沉余光瞥了眼,“你膝盖上蹭得,昨晚喝多想吐,走得太急,不小心磕在床边……”

  “我们昨晚到哪一步了?”宋风晚直觉告诉她,昨晚必定香艳。

  “要不我带你重温一下?”傅沉抚摸着她绵软的头发,将她压在胸口,“如果你平常也如昨晚那般热情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  “我昨晚……”

  “我很喜欢。”傅沉吻着的她发顶,惹得宋风晚小脸通红。

  果然男人都是食色动物。

  这情侣接吻暧昧,每次都能觉出万般不同的滋味儿,两人在房间又腻歪了一下,方才下楼。

  京寒川正拿着逗猫棒,在逗弄着小猫。

  余光瞧着两人下来,微微挑眉。

  说是去楼上喊她下来吃饭,这一上去就是一个多小时,真不懂两人在上面搞些什么?谈个恋爱需要如此腻歪?

  “喵——”小猫认识宋风晚,冲她叫了一声,又继续跳着抓逗猫棒。

  宋风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自己在别人家里,还睡到这么晚。

  “我去准备一下,马上就能吃饭了。”

  “我去帮你。”宋风晚刚提议,京寒川手指一顿,逗猫棒被猫咬住,一把夺了去。

  “你是客人,你还是坐着吧。”

  京寒川早就看过傅沉那根佛珠,络子有多难看,还有那条破洞围巾,他觉得宋风晚可能想炸了他的厨房。

  “我可以帮你打下手的。”宋风晚说得极为认真笃定。

  “真不用。”京寒川直接进入厨房。

  “走吧,看会电视。”傅沉知道知道京寒川在怕什么,拉着宋风晚坐下。

  “不大好吧……”宋风晚还惦记着去帮忙。

  ……

  宋风晚以前没来过京家,这还是第一次,与想的完全不同,复古奢华,还透着民国风,不远处的墙上,还有旧时的老照片,上面有个美人儿,留着双马尾的长辫,后来剪了一头齐耳短发,穿着戏服的时候居多。

  挑着水袖,扮上花旦,俏丽生动。

  “这是寒川的母亲,以前是京城名角儿,最出名的花旦。”

  有个照片是女人抱着孩子的,这已经是彩照,女人续着一头长卷发,那时候照片像素不算高,仍旧美得不可方物。

  唱戏的人,眼神都是练过的,极其生动,京寒川的眉眼效似其母,十分漂亮。

  “为什么没有他父亲的照片?”客厅墙上只有她母亲的,偶尔京寒川小时照片,也是零星几张。

  “他爸面相太凶,不上相,据说拍好的照片被吐槽可以镇宅驱鬼,摆在客厅过于吓人。”

  宋风晚笑出声,怎么可能那么夸张,“看京六爷人还是不错的啊。”

  “他爸是真的厉害,你以为京家恶名为何持续至今?他可是京家的镇宅之宝。”

  宋风晚恶寒,“那他们人呢?不在家?”

  “出国探亲,估计还得旅游,没一两个月不会归家的。”

  “就这么把他扔了?”宋风晚指着厨房忙碌的身影。

  “他父亲说了,他是个成年人,又不是随时需要爸妈的奶孩子,满18就想让他出去自立门户,被他母亲拦下了,不然早就把他踢出去了。”

 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没人疼的孩子也是如此啊。

  “可以吃饭了。”京寒川招呼两人入座。

  他今天做了西式餐点,连盘子都是特制的,象牙白的瓷盘,勾勒着细腻繁复的金边,桌上放着银质烛台,银质刀叉手柄处雕刻藤蔓图腾,精致典雅。

  更别提菜色了。

  宋风晚这才觉得,人家过的才是日子。

  不过一想到傅沉描述他父亲如何凶狠,对他如何不关心,就忽然觉得,他变成现在这样,或许也是被逼的,毕竟父母不关心,就得自己照顾自己。

  对他忽然心生几分同情怜悯。

  京寒川眯着眼,为什么上桌吃饭,她要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?

  关爱慈祥。

  这老母亲般的眼神是怎么回事?。

  “我随便做了点,如果不合胃口我再准备别的。”京寒川尽量让自己忽视宋风晚的视线。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点头,尝了一块裹着奶油粒的蛤蜊肉,“很好吃。”

  “多吃点。”京寒川对她一直客气有余。

  余光瞥见傅沉,“你就随意吧,反正你已经把我们家当酒店了。”

  “酒店?”宋风晚低头吃着东西,这些菜色无论味道口感都极佳,卖相也是不错,“三哥以前经常来这里住?”

  “偶尔。”京寒川神色淡淡,拿着刀叉,优雅切割着盘内的羊排,“我只是没想到他会把你带来,许是我们家比酒店隐蔽,还不收钱。”

  宋风晚脸瞬时一红。

  “多和我们接触,或许你就想谈恋爱了,想结婚生子了,你们家五代单传,不能到你这一代,断了香火。”傅沉说得理所当然。

  “我还应该谢你?”京寒川晃着刀叉,颇具威胁意味。

  “大家是朋友,何必如此客气。”傅沉这回答……

  京寒川咬牙真不要脸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嘿嘿,三爷与六爷的第n回交锋,以六爷失败告终,哈哈

  晚晚那慈爱的老母亲眼光,哈哈,六爷真不需要你同情,真的不需要捂脸

  新的一天,求留求票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