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395 三爷恐吓亲侄子,没羞没臊(3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自从余漫兮见了家长后,她和傅斯年的事情就传开了,隔天上班时,大家看她的眼神都很怪异,都比平常客气。

  就连台长都破天荒的过来巡查,特意问了她考试情况。

  还叮嘱她什么,“工作重要,个人问题也不能耽误啊。”

  她嘴角一抽,台里巴不得在职女员工别请婚假、孕假,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个人问题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结婚,可别忘了给我请帖。”

  余漫兮悻悻一笑,就这么想给她送礼金?

  而大院里的人,也都知道傅老家大孙子的终身大事终于有着落了,女方漂亮能干,傅老出门遛弯时,没少被人道贺,回家时,嘴角还挂着笑。

  傅沉正在和戴云青核对宾客名单,看着他父亲仰天大笑回来,微微蹙眉。

  “什么事这么高兴啊?”老太太已经很少见他如此开怀。

  “他们都夸那小余漂亮又能干,我这脸上有光。”傅老笑道。

  傅沉撩了下眼皮,“一没订婚,二没结婚,你高兴的是否太早了。”

  “你这小子浑说什么,你就是自己没对象,酸吧你。”傅老冷哼。

  傅沉低头不语。

  谁说他没对象了,他谈的比傅斯年还早好吗?

  “老三,等你带女朋友回来,父亲会更高兴的。”戴云青笑道。

  傅沉没作声。

  现在谁都不知道,傅沉恋情被傅家知道时,换来的却是一顿家法惩戒。

  “对了老三,乔家和严家人过来,位置你别排错了。”戴云青瞄到名单上最上方就是这两家人,出声提醒。

  “嗯?”傅沉挑眉。

  “父亲和乔家亲近,把乔望北安排在父亲那桌原也可以,你二哥一家不是要回来吗?你二哥肯定要坐父亲一起,这不是出了聿修那档子事吗?”戴云青无奈摇头。

  “这乔望北又是个暴脾气,我怕安排在一起,让他见着聿修,指不定会动手。”

  傅沉挑眉,这还真有可能。

  “这个位置你记得排开点。”

  “我会安排。”戴云青不提这个,他都差点忘了,傅聿修这小子快回来了……

  傅沉从老宅回去的时候,还特意给傅聿修打了个电话。

  傅聿修还在国外,因为时差原因,已经上床睡觉,被电话吵醒,本来还有些气恼,看到来电显示,险些从床上滚下去。

  卧槽!

  他家三叔怎么给他打电话了?

  手机震动着,宛若烫手山芋,他紧张得直吞口水,手指颤抖着,本想滑动接听,这一紧张,忽然就按断了。

  傅沉眸子一紧。

  好小子,敢挂他电话,几个月不见,胆子肥了。

  他是清楚,傅聿修此刻那地方已经是夜里,不存在上课不方便接电话的时候。

  傅聿修也是傻了眼。

  “尼玛——”傅聿修懊恼不已,他、他居然把他家三叔电话挂了?

  他在心底思量措辞,又给傅沉回了个电话,对方直接挂断。

  我靠,他家三叔果然生气了。

  隔了几分钟他回拨过去,傅沉这才接起电话,“喂——”端着长辈架子,声音压得很低。

  “三叔。”傅聿修真的是被他吓大的,心底还是怕他的,说话也透着几分讨好。

  “你小子可以啊,挂我电话?”

  “我睡着了,没注意是你的电话,不小心按断了。”傅聿修怯生生说道。

  十方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傅沉。

  他家三爷可真是厉害,在老宅受了气,拿小辈撒气?恐吓亲侄子?

  “是嘛?”傅沉说话咬字,尾音拖得很长,就好似故意在折腾人一样。

  “肯定的啊。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“我爸妈他们过几天到,我可能要到下周,处理一下学校的事情,我今年不是大四了吗?想回京城。”

  十方瞧着他家三爷脸色一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阴沉下来。

  这聿修少爷说什么了,能让他脸色变得这么难看?

  “你要长期待在京城?”傅沉挑眉,怎么说都是宋风晚前任未婚夫,抛去血脉亲情,也是情敌。

  “最起码待3个月吧,想找个公司实习,三叔,你的公司里……”孙琼华一直希望他能和傅沉、傅斯年搞好关系,他才硬着头皮开口。

  想去傅沉公司当个实习生。

  “你要来我公司实习?”傅沉眯着眼,手中盘着串儿,眼底晦涩不明。

  十方此刻正在等红灯,视线盯着红绿灯,耳朵却竖起,安静听着后排的对话。

  聿修少爷要去三爷公司上班?

  这小子怎么想的,干嘛不去二爷公司。

  龙潭虎穴的,他是真不怕死啊,还想往里跳?

  就在十方以为傅沉会拒绝的时候,他嘴角忽然勾起一抹邪笑,“可以,你把简历发给我,我回头让十方根据你的具体情况,帮你安排工作。”

  傅聿修就是试探着开口询问,没想到傅沉真的会答应,喜出望外,“谢谢三叔,您不用特别照顾我,就当我是普通实习生。”

  傅沉笑道,“我只会更加严厉的监督你。”

  “应该这样的。”傅聿修以为傅沉只是开玩笑的。

  等他真的到傅沉公司实习,这才知道……

  他家三叔那是真的严苛。

  “那你继续睡吧。”傅沉说着挂了电话。

  傅聿修还很兴奋的和父母说了这件事。

  孙琼华一直觉得自己对不住傅家,不知怎么和傅家人相处,她之前和傅沉也闹了不愉快,没想到他还愿意接纳自己儿子去公司实习。

  她当即觉得自己之前真的太小气自私,傅家还是把他们当一家人的。

  她甚至还暗自反思,回去之后一定要和傅家人好好相处。

  孙琼华哪里知道,傅沉看得压根不是什么好人,做事都是有自己理由的。

  十方瞧着傅沉挂了电话,才开口询问,“三爷,您真要接纳聿修少爷来公司实习?”

  “我是他三叔,侄子请求叔叔,我要是不答应,不是显得太冷漠不近人情?”傅沉说得理所当然。

  十方嘴角抽搐着。

  您从小欺负人家还少吗?现在谈什么良心发现,要关心爱护侄子?

  “他和宋小姐关系毕竟特殊……”

  “就是防止出现什么不可预期的事情,所以才要把他看在眼皮底下,在我地盘,还能抢了我的人?”

  傅沉摩挲着下巴,笑得诡异。

  十方恶寒,他就知道,他家三爷怎么会突然如此好心。

  傅聿修这傻叉,这不会羊入虎口嘛?

  傅沉挂了傅聿修电话,才给宋风晚拨了电话,他知道她的课程安排,今天下午应该是没课的。

  “喂,三哥……”宋风晚接电话速度很快。

  “在做什么?”

  “我在沂水小区这边,买了几套新床单,回头严叔、舅舅他们过来,要来这里住,顺便晒一下被子。”

  “怎么没和我说?”

  “你不是忙吗?也没多大的事。”

  傅沉指尖摩挲着佛珠,“晚晚,我想你了。”

  “嗯?”宋风晚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说得有点懵,他们昨天还一起吃饭了啊。

  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傅沉就说了一句。

  “我去你家找你。”

  话音一落,十方愕然“……”

  三爷,您绕了个弯子,敢情就是想去找人家呗。

  他挂了电话,就示意十方调转车头去沂水小区。

  “三爷,您不是约了六爷听戏?”

  傅沉眯着眼,给京寒川打了个电话。

  京寒川此刻已经从家里出发,前些日子,梨园被闹事,东西被打砸,京家趁此机会,将梨园重新翻修一下,明天正式恢复营业,今天他找傅沉过去,无非是想让他评价一下舞台布景之类。

  毕竟某人是行家,嘴巴也够毒。

  他手机响起,瞧着是傅沉,还以为他已经到了,“你到了?”

  “临时有事,去不了了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去找晚晚,媳妇儿比较粘人,抱歉。”

  京寒川捏紧手机,发个信息来就好了,还特意打个电话来炫耀?

  傅沉,也许你得要点脸。

  “六爷?”京家人看他脸色不好,斟酌开口。

  “去梨园。”

  “今日听什么?”

  京寒川挑眉,“让他们准备《击鼓骂曹》。”

  这出戏说的是三国时祢衡大骂曹操的选段。

  京家人咋舌,其实他们家六爷是想骂三爷吧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……

  大家别忘了留打卡,投票呀,么么( ̄3)(e ̄)

  三爷最近有点飘啊,六爷,你直接骂他吧捂脸

  三爷我还是你最爱的男主吗?

  叶九霄她曾经也说最爱我。

  燕殊 1。

  莫七同上。

  ……

  我o(╥﹏╥)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