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397 三爷,今夜要与师兄一起睡(2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屋外天气灰蒙雾沉,急雨如骤,伴随着入秋的凉风,强劲的席卷着整个京城。

  严望川抵达京城时,已经开始下雨,排队等车就耽误半个小时,他原打算直接打电话给宋风晚,带她吃晚饭,眼看着暴雨倾城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他也没让乔艾芸通知宋风晚,她若得知自己到了,怕是会冒雨出来,自己要逗留许久,没必要急于一时。

  提前一周抵达,并不仅仅是来参加傅老寿宴,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,总不能直接告知傅家,他提前来了,傅家老太太的性子,肯定会忙着招呼他。

  他们家近日都在忙活傅老寿宴,他也不愿这时候打扰,给人添麻烦。

  所以他没通知任何人,直接到了沂水小区,准备等雨停了,再做打算。

  哪曾想会碰到千江十方。

  那就说明傅沉必然在……

  这两人可真是厉害,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?

  这是让她寻常休息逗留的地方,这两人来这里“偷情”?

  千江和十方站在他身后,同样心惊胆战。

  他们现在只祈求他家三爷克制点,千万别搞到床上什么的,不然真的会被打的。

  “严先生,敲……敲门?”十方浑身淋了雨,他所经之处,地面晕了都是水,他故意提高嗓门,试图提醒傅沉,“严先生,我帮你敲门。”

  严望川瞥了眼十方,从口袋摸出钥匙,“你扯着嗓子吼什么?”

  他这点把戏在严望川面前压根不够看的。

  严望川插入钥匙,轻松将门拧开,一推开门,就看到傅沉正把宋风晚压在沙发上。

  宋风晚早就被傅沉吻醒了,两人不过是靠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下,外面风大雨急,十方即便提高嗓门,声音也早就被激烈的风雨声掩盖,所以直到门被打开,宋风晚是率先看到严望川的,急忙伸手推开傅沉……

  傅沉余光看到严望川,这才从沙发上起身。

  “严叔!”宋风晚从沙发上跳起来,低头看了眼衣服,完整无缺,并没什么不妥,可是一抹红晕爬上俏脸,生生从耳后红到了脖子根。

  就和小时候做错事被父母抓包一样。

  羞耻难堪啊。

  宋风晚脑袋嗡嗡作响,完全无法思考,张了张嘴,又不知怎么开口解释。

  “严先生,您怎么来了?”傅沉表现如常冷静。

  严望川是知情人,又不是旁人。

  他看了眼严望川后侧的千江十方,这两人可真是厉害,不拦着点,或者通知他,居然一路把他领来了。

  十方被他看得心虚,这能怪他们嘛,他都不要脸的在门口喊了,您听不到啊。

  还特么在这儿耍流氓,被岳父当场抓了,怪谁?

  “这是我家,我不能来?”严望川轻哂,这小子怎么搞得好像自己才是客人一样。

  “严叔,您提前过来,怎么不说一声啊,我去接您啊。”宋风晚红着脸,后背吓出了层热汗,脑子也是一团乱。

  “你母亲在家很担心你,生怕你独自在外过得不好,让我提前过来,带你出去改善一下伙食。”严望川打量着餐桌上还没收拾的外卖餐盒。

  “您吃饭了吗?我帮你叫外卖吧。”宋风晚立刻转移话题。

  可是严望川并不理会她,直接来了一句。

  “我如果不是提前过来,压根不会看到,他把你压在沙发上,卿卿我我的画面。”

  宋风晚伸手扯着傅沉衣服,可怜兮兮。

  “严先生,你吓着晚晚了。”

  严望川气结,这小子怎生如此不要脸。

  要不是你俩在屋里那什么……

  他能吓着她?

  搞得现在他反而像个恶人。

  这小子惯会耍嘴脾气!

  “没事,他也不会说出去的,他是我们的同伙。”傅沉安慰道。

  宋风晚点了下头,严望川脸彻底黑透。

  自从乔艾芸怀孕后,他每日都在担惊受怕,生怕哪天这两人关系捅破,她气得上火影响身子,虽然此刻已过前面危险的三个月,可是她年纪毕竟大了,所有事情都得格外小心。

  同伙一词,实在扎心。

  “我帮您叫点吃的。”傅沉示意千江帮他将行李搬进来。

  “严叔,您要在这里待多久啊?带这么多东西?”两个28寸的大箱。

  “你妈给你买的棉衣,还是一些吃的。”严望川平素出差,只会带个小的登机箱,若不是因为宋风晚,哪里需要如此费力。

  “谢谢严叔。”宋风晚去洗漱间,帮他拿了条干毛巾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严望川将她带到一边。

  “嗯?”

  “女孩子独自在外,还是要有防范意识的。”

  “啊?”

  严望川本不善辞,所以他说这番话,十足是准备了很久,“现在这个社会,坏人不少。”

  “你年纪不大,还是要学会保护自己,尤其是有些人……”他看了眼不远处的傅沉。

  “看着人模人样,指不定是披着人皮的狼,还是要多注意。”

  这也算是来自严望川作为一个老父亲的忠告吧,宋风晚笑着点头,“我会注意的。”

  严望川看她听的认真,以为这丫头会把自己的话听进去,没想到,她一转身,就开始甜腻喊着三哥。

  真是魔怔了。

  这小子除却生了张好皮相,心肝都黑透了,她到底看上他什么了?

  ……

  直至天色彻底黑透,外面的雨也不见小。

  “傅沉,九点多了。”严望川握着遥控器,他就想看看,这小子打算何时离开。

  “外面雨太大。”京城已经发布了暴雨预警,云锦首府距离这里开车也得一个小时,暴雨出行,很容易出事故。

  “要不就留下住吧,外面确实寸步难行。”宋风晚小声说道。

  这房子虽然是三室两厅,一个主卧,一个客卧,一个书房,就是说只有两张床。

  “晚晚睡一间,我睡一间,你……”严望川眯眼看着他。

  自己已经被这小子害惨了,总不能在他眼皮下,还能让他如此嚣张放肆吧。

  “我睡沙发。”傅沉笑道。

  反正等严望川睡着了,也可以再……

  严望川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,直道,“晚上客厅有点冷,这里也没有多余的被子,你跟我睡吧。”

  傅沉怔愣,“我、我和……”

  “难不成你想和晚晚睡?”

  傅沉自打有记忆开始,就没有和父母睡过一起,从来都是独自一个人,也就以后和宋风晚同床共枕过,就连段林白、或者京寒川,都没和他躺过一张床,最多算上怀生,那只是一个孩子。

  让他和严望川睡……

  宋风晚低头憋着笑,“那我先睡了,晚安。”

  她说着一头钻进卧室。

  ……

  傅沉到房间时,严望川正在收整行李,他是个十分规整严谨的人,就连脱下的衣服,都折叠的一丝不苟。

  他瞧着严望川脱了衣服,露出精壮的上半身,他严肃自律,从未落下锻炼,身体素质自然不用说。

  傅沉撩了下眼皮,莫名想到四个字

  老当益壮!

  “我要和夫人视频,麻烦你躲一下,别入镜。”严望川提醒。

  傅沉脸一黑,你和老婆视频,我还得躲着?

  房间并不大,一张床已经占了大半位置,严望川还得摆上电脑,坐在椅子上,端端正正视频,房间里所剩唯一的摄像机视角,就是门边,傅沉就贴着门,听他聊了半个小时视频。

  傅沉将手机调成静音,除却和宋风晚发信息,就是在群里和几个朋友聊天。

  浪里小白龙寒川,你还没回去?今晚雨这么大,你怕是要住在梨园了。

  京寒川嗯。

  傅沉我今晚也没回去。

  浪里小白龙不要脸,又去勾搭小嫂子了吧。

  傅沉想请京寒川帮自己留意一下乔家父子的情况,免得这两人突然造访,打得他措手不及。

  今日敲门进来的人,但凡是他们,他今晚铁定留不了全尸。

  当他私戳京寒川时,系统提示对方已开启了朋友验证,你还不是他(他)的好友。

  傅沉挑眉,需要如此记仇?直接删除拉黑?

  群里段林白还在叫嚣着,说他有异性没人性,鬼知道他今晚居然要和未来岳父同床共枕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爷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,知道今晚来的若是乔家人,自己留不下全尸,哈哈……

  三爷,祝您一夜好梦。

  三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