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03 衣服都脱了,你居然不做了(2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贺家母女下楼上车后,还气得窝火。

  “你瞧那丫头什么态度,接她回来,还给我开条件?”邹莉哂笑,低头揉着脚脖子,方才崴了一下,脚踝还隐隐刺痛。

  “妈,您消消气儿,姐姐可能对以前的事情还有点怨念,脾气大点也是正常的。”

  “你没看到她看我那副眼神,明显是想吃了我,我看她下一秒,就要冲过来打我了。”邹莉此刻还记得余漫兮的眼神。

  黯淡冷漠,却又暗藏锋刃。

  “我看她指不定给傅斯年吹了什么耳旁风,你看他对我那态度?简直要吓死人。”

  贺诗情咬了咬嘴唇,“妈……爷爷不是因为傅老才……姐姐和傅家人在一起,爸怎么还想接她回来?”

  虽说贺家老爷子是被傅老气死的,老一辈明里暗里斗了一辈子。

  但是老爷子过世后,贺家后人也都是精明人,即便有仇,也不会把后路堵死了,直接与哪家断交,毕竟这世上从没有永远的敌人。

  平素偶有交集,见面也会客气的打招呼,但两家人心底都有隔阂,交往不多。

  贺家本来也有三子,后来仅剩一个,等到了余漫兮这辈,却只有女孩,远不及傅家人丁兴旺。

  “听说傅斯年他父亲会进上面的领导班子。”

  贺诗情抿抿嘴,没作声。

  果然……

  最看重的还是利益。

  “可她现在分明是不想回来吧,回去怎么和父亲说?”

  “怎么都会认她回来的,你爸你又不是不了解的,傅斯年还是傅家长孙,这丫头也是够厉害的。”邹莉今日被吓了几次,此刻还心有余悸,“还有厨房里那丫头,一直举着刀,真是恐怖。”

  “那个是乔家外孙女。”贺诗情自然是做过一番调查的。

  “乔家?”邹莉哂笑,“当年你爷爷输给傅家,就是乔家帮的忙,要不然那个位置,哪里轮得到傅家,你爷爷也是因此被气死的。”

  “她倒好,直接和这两人攀上了关系,我……”邹莉轻笑,都不知该说些什么,“乔家的外孙女,怎么在京城?”

  “上学吧,刚大一,她母亲现在嫁给了南江严家,她身价涨得高。”

  “你也该多和她接触接触,结交这种人对你以后才有帮助。”邹莉咬了咬牙,“我说那丫头怎么行事作风如此大胆出格。”

  贺诗情笑着没说话。

  “乔家暂且不提,严家那在南江极有声望,这女孩即便不是严家亲生的,以后嫁人也不会差,你多结交,对你没坏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贺诗情倒是想结交宋风晚啊,却又不能表现得过于刻意,她若是工作就罢了,还是学生,这种机会还真不好找。

  “你爸也真是的,当年就看出来这丫头性子又野又傲,怎么可能轻易回来。”邹莉还在抱怨。

  而此刻的公寓内

  宋风晚在余漫兮的指导下,最终还是端出了黑暗料理,傅沉一看那菜色品相,忍不住头皮发麻。

  “三哥,你尝一下,虽然看着不怎么样?味道还是不错的。”宋风晚一脸期待。

  傅沉拿起筷子尝了一口。

  求生欲告诉他,应该说好吃,“唔,味道是可以。”

  傅斯年站在边上,一个劲儿咋舌:看来爱情不是使人盲目,而是让人眼瞎。硬夸可还行?

  “那你就多吃点。”宋风晚冲他一直笑。

  所以最后那盘黑暗料理,几乎都进了傅沉肚子。

  **

  宋风晚和傅沉吃完饭很快离开。

  秋天的风,干燥微凉,软件园地处郊区,天黑之后,打车都困难,两人拉着手,难得散了会儿步。

  方才在电梯内,傅沉还将她按在电梯内……

  想起方才那个湿漉潮热的吻,凉风袭来,吹得宋风晚心烦意乱。

  她一直垂着头,偶尔一抬头,就瞧着傅沉这笑盈盈得看着自己。

  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

  “还想接吻吗?”人在处于热恋期的时候,好像怎么接吻都是不够的。

  “啊?”

  她头刚刚转过去,下巴被人捏住,小脸被人强行扭转过去,他的脸凑过来,湿湿凉凉的吻落在她的唇上。

  许是吹了凉风,傅沉削薄的唇有点凉,京城的秋风,又冷又干燥,吹得他嘴角干裂得有点起皮,摩挲着她的嘴角,有点疼。

  却酥酥麻麻的。

  灼人的呼吸落在她脸上,太近太近。

  “你嘴巴很干。”

  “想亲你,想得口干舌燥。”他声音低迷,尤其是拖着一点尾音,分外勾人。

  宋风晚心惊,还有这种说法?

  傅沉伸出舌尖,在她唇上描摹着,一遍遍描绘着她的唇形,乐此不疲。

  “唔!”宋风晚有些惊恐,这可是在马路上,虽然不多,也偶有车子来往,亲一下还不够,他怎么还想继续深入?

  她胸口剧烈起伏着,呼吸间都是他滚烫的气息。

  偶尔有车辆疾驰而过。

  她的心脏紧紧缩成一团,又疼又烫,心脏跳动的快要破表。

  感觉到宋风晚的僵硬紧张,傅沉伸手搂住她的腰,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一点,低头含着她的唇,一点点啃咬着。

  傅沉嗓子眼都要冒烟了,呼出的气息都是热的,“把嘴张开点。”

  黝黑的眸底,好像闪烁着异色的光,勾人得很。

  宋风晚被这低沉嘶哑的声音,撩得心肝俱颤,他的手指在她腰上轻轻抚弄着,说是安抚,其实和挑逗她差不多,这人……

  实在太坏。

  “这几天一直很想你,你就一点都不想我?”傅沉伸手摩挲着她的脸,嘴角却并没有离开她,仍旧含着她的唇,咬着,吻着……

  一寸寸,入侵着她。

  严望川守着她,看得很紧,两人几乎没什么单独见面的功夫,马上就要送她回去了,要是再不亲热,怕是又没时间了。

  “乖,别躲——”他声线嘶哑撩人。

  低头继续吻她,宋风晚总算是松了松嘴,舌尖相碰,他不受控制地吮吸着。

  恨不能要占领她的每一处,他强势霸道的,都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。

  宋风晚心头直跳,伸手抓住他的衣服,腿软得都要站不住了。

  任由着他咬着她的唇,呼吸在她脸上游走,星火燎原般的,将她皮肤烫得通红。

  直到傅沉看到不远处一束灯光打过来,方才抽身,吻了吻她的额角,平复呼吸。

  十方一直开车跟在后面,看两人居然站在路灯下接吻,干脆停了车抽了根烟,他们家三爷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。

  其实那天余漫兮见家长的时候,他俩一唱一和,十方就瞧见傅仕南还看了两人几眼。

  不过傅仕南后面并没提这件事。

  在他心里,一个是自己亲弟弟,一个则是差点成为她侄媳妇儿的人,压根没把两人扯到一起吧。

  随着两人交往深入,其实有些时候,藏得并不算好,只是大家不敢往那方面想罢了。

  “上车吧,送你回去。”傅沉拉着宋风晚上了车。

  **

  从郊区驶入市区,霓虹交错,从车窗不断晃过,忽明忽暗。

  在车上时,宋风晚询问了一下余漫兮家里的情况,傅沉解释的比较简单。

  “现在才找过来,要接她回家?做父母的,居然不知道女儿回国都快一年了?”

  “本来就没多在意,这次是斯年与她的事情闹得比较大。”

  “你刚才不是说,你们两家也算有积怨,那他们家会不会阻止他俩在一起啊?”

  傅沉轻笑,“怎么可能,前几年,贺氏集团就想找我合作,这世上哪有永远的敌人。”

  宋风晚点头。

  车子驶入沂水小区,傅沉送她下车,两人快到单元楼门口,自是恋恋不舍。

  “我到家了。”宋风晚声音有点闷。

  “你亲我一下就走。”

  宋风晚下意识看了眼周围,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,小区里已经没什么人了。

  她没办法,看了看四周,确定无人经过,才踮着脚,对准他的唇,缓缓凑过去,轻轻擦过他的唇。

  下一秒,肩膀被人捏住,往后一推,抵在墙上,冰凉僵硬,与此同时,一只手扶住她的腰,傅沉整个人就靠了过去,两人身子紧密相贴。

  就在傅沉准备加深这个吻时,楼道里忽然传开咳嗽,感应灯应声而亮,严望川正黑沉着脸,站在楼道里。

  傅沉蹙眉,加上之前他破门而入,这已经是第二次了。

  宋风晚大囧,这大晚上的,严望川不在家,怎么在楼下等着啊。

  严望川还没开口,傅沉直接说道,“严先生,打扰别人亲热,真的很不道德。”

  严望川哂笑。

  这小子怎生如此不要脸。

  敢情你还有理了?

  **

  另一边

  宋风晚与傅沉离开后,余漫兮鼓足了勇气,想和傅斯年开口解释,“斯年,今天过来的那两个人其实是我妈和我妹妹,我是贺家……”

  “我都知道。”傅斯年回答得很快。

  “你知道?”

  “关于你和贺家的事情,我早就清楚了,我们家人也都知道。”

  余漫兮一直在为这件事担惊受怕,没想到傅斯年早就知道了。

  “你知道你亲爷爷是被我爷爷斗了一辈子,最后还被他气死了吗?”傅斯年忽然开口。

  余漫兮诧异得啊了声,她对所谓的爷爷压根没印象,她回到贺家时,老爷子已经过世了,也没人和她提过这些。

  “那……”余漫兮没回过神,那贺家与傅家这关系……

  “你会因为这件事和我分手吗?”傅斯年认真看着她。

  余漫兮语气笃定,“不会。”

  她对贺家本就没感情,更别提为了他们放弃傅斯年,她走过去,双手环住他的腰,头抵在他胸口,“谢谢。”

  这声谢谢包含了很多情愫,谢他帮自己解围,谢他知道真相……

  从未嫌弃过自己。

  傅斯年把她从怀里拉出来,低头吻下去。

  许是今晚夜色正好,两人意乱情迷,衣衫半褪,余漫兮被推到了床上,整个人都被傅斯年压在身下,身子软得一塌糊涂。

  傅斯年低头看着身下的人,浅喘低吟,道不尽的风情。

  他支着身子,一路吻下去,灼热的指尖,从她衣服下摆伸进去,抚上她略显冰凉的腰肢,她身子轻颤,忍不住发生一声低喘。

  傅斯年眸子像是染了血,恨不能要把身下的人一口吃掉。

  余漫兮都想着,可能今晚两人就要出事了……

  可是衣服都脱了,她也感觉到傅斯年的身体变化,他却突然起身,直接进了洗手间。

  余漫兮躺在床上,一脸茫然。

  过了数秒,才忍不住在心底暗骂:

  傅斯年,你这混蛋。

  你这差点把我身上都亲完了,衣服都脱了,你居然跑了,不做了?

  等他出来,已经是十几分钟以后。

  “傅斯年,你……”余漫兮已经换了身衣服,有点莫名恼火。

  “这次时间不对,家里没东西。”傅斯年解释。

  余漫兮秒懂,脸忍不住红了红。

  “你是不是很想要我?”

  余漫兮瞠目结舌。

  到底是谁想要,怎么说得好像是她欲求不满一样,“怎么叫我很想要你,我……”

  “你不是因为没做完,在生气?”傅斯年又不是傻子。

  余漫兮语塞,这人逻辑清楚,条理分明,她根本无法反驳。

  “下次吧,我会把东西准备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搬去我那边?还是我搬来?”

  “不是,我……”

  “那我搬来吧,你东西好像有点多。”

  ……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爷,你这么和未来岳父说话,会被打的……

  年年也是个傻子,没东西,去买啊,快去!

  段哥哥:打电话给我,免费送货上门。

  年年:……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