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04 老男人斯文败类,还禽兽(3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余漫兮本以为傅斯年说搬过来是开玩笑的,毕竟他办公需要用的电脑设备很多,没想到他第二天直接让人上门,在她书房直接组装了一套新的设备。

  带了几件衣服,就直接过来了。

  “反正住隔壁,需要什么,可以随时回去拿。”傅斯年说得理所当然。

  不过随着傅老寿宴临近,傅斯年回来住的时间并不多,作为傅家长孙,许多事也得帮忙张罗。

  在距离傅老寿宴一周左右的时候,傅斯年让她去家里吃饭。

  说是他二叔和姑姑都回来了,一家人聚一下。

  “你二叔和姑姑?”余漫兮忐忑。

  “嗯,还有一个堂弟一个表弟,表弟你应该见过。”傅斯年可没忘记,沈浸夜曾经吃了余漫兮做给他的早餐。

  “你们一家人吃饭,我过去会不会不太好?”

  “我奶奶特意嘱咐,让我带你过去,你若不去,她会亲自过来接你的。”

  余漫兮和老太太一起看过戏,知道她出必行,没有办法,只能跟着傅斯年到老宅。

  空着手去拜访不太好,两人特意去商场超市,买了一些礼品。

  在看到一些情侣牙刷牙缸,甚至是毛巾一类的洗漱用品时,傅斯年也拿了许多,理由是,“你家里的东西该换了。”

  然后全部都买了情侣套装。

  在排队结算的时候,傅斯年看到货架上的避孕套,拿过来,还认真仔细看着包装上标注得字眼。

  “你别看了。”余漫兮怕人认出来,还戴着口罩,此刻也觉得臊得慌。

  哪有人仔细看这个东西的。

  “拿一点吧。”

  余漫兮红脸没说话,然后就看到某人将货架上某个型号的,全部拿完了。

  这叫一点?

  “放心,用得完,不会浪费的。”傅斯年解释。

  余漫兮脸烧红。

  以前怎么没发现,这个男人如此闷骚。

  **

  两人抵达老宅时,客厅里已经非常热闹,多出了许多余漫兮并不认识的生面孔。

  傅斯年微微俯低身子,给她一一介绍。

  “小余来啦。”老太太招呼她坐到自己身边。

  这些人中,就只有沈浸夜见过余漫兮,当时只觉得两人之间必有奸情,没想到真的走到一起了。

  “现在只差老三了,这小子怎么回事?刚刚打电话说出发了,这么久还没到?”开口说话的是傅妧。

  “估计快了,京城堵车一直很严重。”孙琼华搭腔。

  这两人虽然之前闹了些不愉快,孙琼华这次回来,已经在主动示好,傅妧也犯不着扯着以前的事不放,总归面上还是一派和乐。

  不多时忠伯就笑着走进来。

  “三爷来了。”

  余漫兮闻声抬眼的时候,眼底划过一抹惊艳。

  她和傅沉简单接触的几次,他穿着都比较休闲,秋日一袭风衣,也是潇洒落拓,今日却穿了一身黑色长衫,进屋的时候,秋日的斜阳落在他身上,手中的玛瑙佛珠圆润通透。

  比以前更加成熟内敛。

  “他以前就是这么一身打扮。”傅斯年附在余漫兮耳边,低声耳语。

  余漫兮恍然,那么她几次见到傅沉时,他那是为了见宋风晚刻意……

  扮嫩?

  现在就是刻意装成熟?

  余漫兮忽然觉得,这傅三爷简直就是影帝戏精。

  “爸妈,大哥……”傅沉依次与人打招呼,目光落在孙琼华身上时,仍旧规整了喊了声二嫂。

  “汪——”从他后侧突然窜出一条狗,直接朝着老太太扑过去。

  “哎呦,傅心汉回来啦。”老太太摸着傅心汉的脑袋,乐不可支。

  余漫兮错愕,傅心汉?

  这什么鬼名字。

  “小舅。”“三叔。”沈浸夜与傅聿修和他问好。

  “嗯。”傅沉漫不经心的随意应了一声,架子端得高高的。

  “既然人齐了,赶紧吃饭吧。”老太太难得看到一家人如此齐齐整整,笑着招呼众人上桌,这次用的是大桌,一家人围成一个圆桌。

  饭桌上,自然什么话题都会涉猎,聊到傅聿修的时候,孙琼华还起身给傅沉敬了杯酒。

  “老三,谢谢你让聿修去你公司实习。”

  “二嫂客气。”

  “聿修这孩子有点不省心,以后到了你的公司,你一定要多加管教,他有什么做的不到位地方,你直接打骂就行,不用在意我和你二哥。”

  “这是肯定的。”

  “你尽管严苛点,我以前太溺爱孩子,还是需要严厉一点才行。”

  “你放心,我肯定好好约束他。”

  “怎么说都是你侄子,也不能太过火啊。”老太太笑道,“你也是当叔叔的,该关心爱护的时候,还是要体现一个做长辈的风度。”

  傅沉从小就爱暗戳戳的欺负人,傅聿修没少被他恐吓。

  “我会好好爱护他的。”傅沉抿了口茶水,还冲着傅聿修一笑,笑容温吞。

  傅聿修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上来,浑身都凉透了,寒意直往他骨缝里面钻,总觉得他家三叔,笑得很渗人。

  余漫兮伸手扯了扯傅斯年的衣服,“我怎么觉得那两人之间气氛不太对啊。”

  傅斯年压低音量,“聿修是宋小姐前任未婚夫,两人订过婚,他把宋小姐甩了……”

  只要场合允许,傅斯年是绝对不会主动喊宋风晚小婶的?

  “你说他俩……”余漫兮可不知道这种内情,“难怪了,那以后他们在一起,这岂不是……”

  她忽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。

  这傅聿修显然不知情啊,他要是知道,自己抛弃的未婚妻,居然会成为自己三婶,他怕是会呕死吧。

  就在一桌人热络聊天的时候,忠伯忽然大叫一声。

  “傅心汉,你干嘛呢!”

  众人一扭头,傅心汉一头扎进一个超市购物袋中,里面东西被翻得七零八落,最可怕的是,它嘴里还咬着一个蓝色包装的避孕套。

  它瞧着忠伯要打它,叼着套套就往傅沉身边跑。

  还讨好般的将套套丢在了他脚边。

  傅沉并未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个,毕竟离得太远,看不清,他弯腰捡起,仔细一瞧……

  余漫兮和他座位之间,只隔了傅斯年一个人,她大脑充血,“轰——”一下,整个脸宛若火烧。

  “傅斯年。”

  傅斯年在桌下伸手,“给我。”

  傅沉咳嗽两声,将东西递给他。

  傅斯年当着全家人的面,走到便利袋前,将掉落的东西依次捡起,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反应过来,那个是什么,全部低头吃饭,闷声不语。

  戴云青气结,伸手抵了抵身侧的人,“你瞧瞧这两个孩子,真是……”

  傅仕南此刻也撑着脑袋,一直低头拨弄着碗里的菜叶,太丢人了。

  还买了十几盒。

  他早就警告过这小子,男人嘛,该克制就得克制啊,这小子是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吧。

  “呵呵——年轻人啊,哈哈,吃饭吃饭。”老太太咳嗽两声,招呼大家吃东西。

  现在这些年轻人哦,太奔放。

  这大孙子,平时看着挺斯文的,怎么私底下如此闷骚。

  傅斯年今天穿着简单的休闲西装,戴着金边眼镜,将袋子收拾起来,还打了个死结,放在傅心汉够不到的地方。

  “呜——”傅心汉还在傅沉脚边蹭着。

  傅斯年回来时,垂眸瞄了它一眼。

  威慑十足,傅心汉狗躯一震,跳着往桌下钻,躲在傅沉脚下,瑟瑟发抖。

  傅斯年坐下时,在桌下猛地抬脚……

  “嗷呜——”狗子惨叫一声,在桌下乱窜,惹得众人惊呼出声。

  妈呀,有人要谋杀狗子啦。

  最后傅心汉被强制从桌下拽走,戴上嘴套,在一边面壁反省。

  “三叔,不好意思,我好像不小心踩到它脚了。”傅斯年说得坦荡。

  傅沉哂笑,睁眼说瞎话,你特么差点踹我腿上,我这是狗脚?

  反应最大的莫过于沈浸夜。

  我的大表哥,您真是厉害了,买套套都是批发性的,这一夜得几次啊,表嫂脸都红得像个猴屁股了。

  简直禽兽!

  **

  吃了饭,傅斯年与余漫兮回去的时候,路过垃圾桶,傅斯年还把特意放在兜里的套套扔了。

  余漫兮挑眉,扔了?

  “被咬坏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余漫兮闷声点头。

  “没关系,还有很多。”

  傅斯年就连说这种荤话都如此一本正经,臊得余漫兮恨不能钻进地缝里。

  傅沉回到云锦首府时,还一脸凝色。

  “呦,傅心汉这是怎么了,戴着嘴套干嘛啊?”年叔诧异。

  “做错事,让它就这么戴着,晚上也不许它吃饭。”

  “呜呜——”傅心汉躲在窝里,可怜兮兮盯着傅沉。

  傅沉是心底郁闷,这两人才交往多久,都到那一步了?进展比自己还快?难不成自己真的没结婚,就要升级做三爷爷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~

  三爷很郁闷,年年可能比他早开荤,哈哈。

  小鱼儿真是要丢死人了,傅心汉,你给我出来,立正挨打!

  傅斯年:三叔,你这狗放我这里养几天吧。

  三叔:嗯?

  傅心汉:瑟瑟发抖有人要杀狗子啦~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