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08 晚晚:你想勾引的人,是我爸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餐厅内

  半杯酒落在严望川衣服上,他当即整个人的脸就彻底黑透。

  “严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,我帮你擦一下。”高雪也是吓得脸都白了,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,边上一群人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“意外”,都没反应过来该如何。

  高雪许是太急了,直接伸手就试图帮他掸去酒水……

  宋风晚站在不远处,也是没想到还有这种骚操作。

  这酒水不偏不倚偏就洒在了他胸口。

  如此精准?

  可惜高雪的手还没碰到他,严望川直接抬手……

  “啪——”一声。

  打掉她伸来的手,他出手力道素来极重,高雪身子往后一个趔趄,若非后面有人扶着,怕是要摔倒。

  整个手腕被弹开,她整个手臂瞬间发麻,手更是疼得要命。

  严望川已经起身,脱掉外套,看到上面的酒渍,眸色更为冷厉。

  “严先生,我不是有意的,这衣服我会负责帮你清洗的。”高雪忍着手腕传来的阵阵刺痛,强行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。

  “这高老师也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是啊严总,您别放在心上。”

  ……

  周围人帮忙打圆场。

  这严望川平素就是个表情稀缺的人,此刻神色阴沉,更是平添了几分骇人可怖。

  “高小姐也是成年人了,一没喝醉,二没手抖得毛病,为何连个酒杯都端不住?”严望川质问,眼神凝色,声音更加低沉。

  “方才有人拉了我一下,我不小心才……”

  高雪早就打听过严望川这个人,刚娶妻,老婆怀孕,在圈子里出了名的禁欲高冷难攻克,可是严望川能带给她的,不仅是机会和财富,还有更多……

  她肯定想和他套近乎。

  无论用什么方法。

  人都是不知满足的,她以前在辅导机构,后来得了鹤鸣杯金奖,被京大美院聘为讲师,地位薪资都有了,可是高校和企业又不能比。

  严望川眯着眼,“那还挺巧的,正好就弄我身上了?”

  “您把衣服给我吧,我帮您送去干洗,回头您把地址给我,我亲自给您送去。”

  “真的对不起,我真不是有意的。”

  “要不回头我给您买一套新的送给您?”

  高雪一个劲儿赔礼道歉,一个漂亮的女人,态度谦逊,因为着急,眼睛还有点发红,像是要哭一样,任是谁都不好意思继续大声呵斥。

  可是所有人似乎都忘了,严望川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有所谓的同情怜悯。

  “你是想要我的地址?”

  其实高雪的意图,在场不少人都看得出来,这人在社会上混,大家都不傻。

  “不是,我怎么会……”高雪急忙解释。

  “我是个已婚人士,作为一个女人,最重要的矜持庄重,您不清楚吗?直接上手朝一个男人身上碰,您不觉得很势失礼?”严望川挑眉。

  “我刚才太着急。”

  “那也不是你随意轻薄我的理由。”

  宋风晚站在不远处险些笑喷。

  真不愧是严望川,厉害了。

  高雪脸都臊红了,她还第一次遇到这种,油盐不进就算了,说话还如此直接刻薄,这不故意打她的脸吗?

  其实有些潜规则大家不说,但是心底都清楚,若是强行点破,就真的特别难堪了。

  “我已婚,有妻子,希望高小姐以后不要随便做出这种让人误会的事情,业内人都知道我脾气大不好。”

  严望川意思很明显了……

  我有老婆,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。

  “不是,严先生,我……”

  高雪再想解释的时候,宋风晚已经从不远处走了出来,站在严望川身边。

  “宋风晚?”高雪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,眼底除却诧异,还带着狐疑。

  “高老师,真巧,您也在这里吃饭啊。”宋风晚笑晏晏。

  “你这……”

  “哦,我和我爸出来吃饭。”宋风晚冲她笑得天真无邪。

  “爸?”高雪险些昏厥过去。

  宋风晚的资料她入学的时候,就查过了,资料卡上只填了母亲一个人,看样子不是丧父,就是单亲离异,怎么可能凭空冒出一个父亲。

  她此刻回想起别人说严望川娶的妻子,还带了个岁数不小的女儿,敢情就是宋风晚?

  这世界怎么如此小。

  爸?

  这个称呼,也把严望川给惊到了。

  他和乔艾芸在一起这么久,宋风晚都是称呼他严叔,即便他与乔艾芸结婚,也是如此,虽是名义上的继父,按理说,叫声父亲也不为过,宋风晚毕竟年纪不小了,有些事也不能强求。

  即便宋风晚喊他一辈子叔叔,他也没所谓的,只是突然这声爸……

  倒让他浑身不自在了。

  耳根隐隐泛红,老脸也是隐现红色。

  “这位就是严先生的千金。”边上有人再度提醒。

  “高老师,您在这里做什么?”宋风晚明知故问。

  这下子不仅高雪难堪,就连前来敬酒的一种大叔都觉得不好意思。

  人家闺女在这里,却搞出了这出。

  你想勾引严望川,也得选个时候啊,这不尴尬死了嘛。

  “我和朋友吃饭,知道严先生在这里,我对他仰慕许久,特意来敬杯酒,不小心酒水洒了他的衣服,我这不想帮他洗一下,送给他嘛。”高雪简单解释。

  “给个干洗费就行,衣服我会帮他处理的。”宋风晚笑道。

  高雪傻了,还能这样操作。

  可是宋风晚在这里,高雪也实在不好说什么,最后真的给她转了500块钱。

  ……

  一顿饭吃完,严望川照旧送宋风晚回学校。

  宋风晚手中攥着严望川的衣服,放在鼻尖闻了下,都是酒味,“我们学校边上就有干洗店,待会儿我给你指路,直接把衣服送去清洗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严望川此刻还因为宋风晚喊了声爸,心绪难平。

  “刚才怎么会遇到高老师啊?”

  “之前打招呼的那些人,就是她个人设计展的主办方。”

  宋风晚恍然,严望川好像和她提过了,“那刚才她是想……”

  “勾引我,被我推开了。”严望川也不是傻子,在商场混迹这么久,若是这点猫腻都看不够,那就真的傻了。

  “哦。”宋风晚还以为他真的不知。

  “我对你妈绝对忠诚。”

  求生欲满分。

  “嗯嗯。”宋风晚点头。

  “这件事别和她说,她最近脾气不大好,容易胡思乱想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乔艾芸年纪摆在那儿,怀孕之后,玉堂春的诸多事宜都交给了乔西延,自己安心养胎,但是长期待在家,足不出户,她在南江又没什么朋友,时间久了,心底也烦躁。

  “你舅舅和表哥周日过来。”严望川忽然说道。

  “哈?”

  “提醒一下傅沉,让他最近收敛点,别撞到刀口上,到时候他父亲寿宴还没举行,就要给他提前办丧事。”

  宋风晚咳嗽两声,“他们怎么提前过来了。”

  她之前给乔西延打过电话,按理说他们会在傅老寿宴前一天抵达京城才对。

  “他们父子早就出门了,去西北采买鸡血石,据说今年的料子成色都不大好,会提前结束那边的行程,早点过来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宋风晚深吸一口气。

  “让那小子最近把皮绷紧了,别到时候真的闹出人命。”

  宋风晚点头,摸出手机,准备和傅沉发信息。

  **

  另一边的高雪,在被严望川当众“羞辱”之后,回到包厢还是失魂落魄的。

  “高老师,严先生就是这样的人,整个圈子里出了名的脾气臭难缠,说话也比较狠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  “严总对谁都一个样,从来都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人。”

  “和他打交道太难了,不过严氏走的是高端定制,有稳定的客流,一单生意就能吃一年,也是不需要应付我们这些人的。”

  “这搞艺术的啊,不少都很清高,就和他师傅一样,乔老在圈子里也是出名的倔,朋友不多,却都是知己,能交生死的,其实我还挺羡慕他们这样的。”

  在这个社会,只有站在一定地位,才能不看别人脸色行事,说到底还是你自己得有真本事。

  “不过没想到他还真的痴情,居然就这么等了二十多年,直到自己师妹离婚……”

  严望川八卦太少,唯一能让他们评头论足的就只有结婚这事儿。

  高雪整个人都是失魂落魄的,完全听不到这些人在讨论什么,就连提到宋风晚母亲家世,都没听进去。

  她此刻满脑子都是宋风晚方才那张笑脸。

  她与宋风晚在辅导班的时候,就已经交恶,她知道宋风晚肯定有背景,但没想过,会是严望川的继女。

  她的设计稿被严望川否决,这里面会不会有她的因素……

  是不是她已经看过自己的设计稿了?

  这人心底有鬼,自然看什么都有问题,她此刻真的是慌得一逼,生怕事情败露。

  到底是静观其变,还是先发制人?

  她的设计稿早就曝光,宋风晚只是个没有任何名气的人,这种东西,自然是谁先曝光算谁的,除非她能证明自己设计得早?

  但是单凭几张画纸,证据太薄弱。

  即使她背后有严家,除非有过硬的证据,不然谁都没法说,谁抄袭了谁。

  “……高老师,你愣着干嘛呢,齐总在和你敬酒啊。”身侧的人推了推她。

  “哦,不好意思齐总。”高雪急忙起身。

  **

  此刻的段氏集团

  傅沉与段家合作了新区开发案,投资比较大,所以两个公司各部门的主要负责人都齐聚一堂。

  他和段林白一见面,这家伙,直接拍着他的肩膀说了一句。

  “呦呵,三爷爷来啦!”

  若非在他公司,给他这个小老板留点面子,傅沉非一脚踹过去。

  “……其实新区开发,现在最棘手的就是拆迁问题。因为政府将那边划为新区,许多老住户不愿意拆迁,或者是觉得补偿不满意,总是拖着。”

  “林白,这件事你怎么看?”来开会的还有段林白的父亲。

  “这肯定要拆啊,不然怎么盖商场。”段林白咋舌。

  “这关系到公司的切实利益,这件事需要尽快解决,傅沉最近比较忙,我觉得还是把这件事交给你比较好。”

  段林白傻眼了。

  卧槽!

  谁特么不知道搞拆迁户是最难的,这只是要钱的就罢了,有一些真的是钉子户,开得价格高的离谱,又不能强拆,遇到蛮不讲理的,你还不能动粗,搁谁手上都觉得烫手。

  “林白啊,这都十月份了,最好是年底就能搞定,这样明年开春就能动工。”

  段林白呵呵笑着,您可真是我亲爹,这么个破事扔给他?

  傅沉挑眉,幸灾乐祸的看了他一眼,手机震动起来,他瞄了一眼,宋风晚的信息。

  我舅舅和表哥周日到,严叔让你把皮绷紧了。

  段林白刚想和傅沉商议一下这件事,这一转头,就看到傅沉一脸忧色。

  卧槽!

  我特么接了个烫手山芋都没整出这表情,你装可怜给谁看啊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某渣渣真是高估自己魅力,也低估了师兄的毒舌程度,哈哈……

  师兄是要为芸姨守身如玉的人。

  师兄:傅沉,最近把皮绷紧了。

  傅沉:哎……

  段哥哥: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我都没唉声叹气的,你装什么可怜!

  **

  大家要养成每日打卡留的好习惯啊~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