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沉在老宅吃了饭,直接给严望川打了电话,说要给他送螃蟹。

  南江本就沿江靠海,严望川对螃蟹并没多爱,奈何宋风晚想吃,就让傅沉送来了。

  说起来傅沉也是蛮厉害的,除却带了螃蟹,连调料酱汁都打包好了,这一看也不是饭店打包来的,也不知从谁家坑来的。

  螃蟹在傅家都处理过了,拿过来蒸一下就行。

  严望川则给宋风晚打了个电话,“晚上我接你回来吃螃蟹,还是我给你送去?”

  “晚上我们部门要弄那个设计比赛的颁奖晚会,我要去帮忙,估计七点以后才有空……”

  学校这个设计比赛就是设计部牵头组织的,所有奖项都评选出来了,自然要有个仪式,他们这些大一新生都是负责打杂的,晚会开始后,就没他们什么事了。

  “到时候我把螃蟹给你送去?还是你过来吃了,我再送你回宿舍?”

  “我过去吧。”宋风晚主要是想看傅沉。

  “那我……”严望川瞥了眼傅沉,“我让他去接你。”

  “谢谢严叔。”

  虽然宋风晚称呼过他一声父亲,之后还是喊了严叔,让她直接改口总有些羞于启齿。

  **

  京城大学南院礼堂

  设计比赛的颁奖晚会订在晚上七点,舞台上正在进行演出的最后彩排,获奖名单院里早就提前公示了。

  晚会开始之后,宋风晚觉着没什么事,就和傅沉发了信息,仍旧约在宿舍后面的那片竹林等。

  舞台上正在表演国风舞蹈,她从后台刚溜出去,立刻有个相熟的学姐叫住了她。

  “宋风晚。”

  宋风晚一阵心虚,她是准备开溜的,连礼堂都没走出去,就被抓个正着?要不要这么惨,“学姐,您有事?”

  “要回去?”

  “我瞧着没什么事了,想回宿舍歇会儿。”

  “把你顺路帮我把这个送到钰鹤楼309教室,交给华子同,这个学长你认识的吧?”学姐说着交给她一张空白表格。

  “现在送去?”今晚美院的都来参加设计晚会了,钰鹤楼八成是没人的。

  “对啊,很急,谢谢你了哈。”那人说着就跑了。

  去宿舍肯定要经过钰鹤楼,也是顺路的,只是不等她拒接,这学姐就走了,她也无奈,只能顺路去帮个忙。

  钰鹤楼只有零星几个教室亮着灯,寻常灯火通明的楼道一片漆黑,这让宋风晚一颗心都悬了起来。

  当她踏入楼道里的时候……

  灯忽然亮了,楼内的大堂里出现用玫瑰花瓣拼凑的爱心,然后就出现一个抱着吉他在唱歌的男生。

  边上还有不少人,全部都是手持玫瑰花那种。

  这种只能在电视里出现在的场景,居然活生生出现在了现实当中。

  中间那个男生就是华子同,美院设计专业的大三学长,他们只是偶尔见过两次,这人在学校也算是个风云人物,白净瘦高,长相也属于耐看的。

  宋风晚又不是傻子,一看就知道自己被套路了。

  如果她没有男朋友,可能觉得这种示爱方式很浪漫,现在只觉得恶寒尴尬。

  一首《小酒窝》唱完,华子同从一边捧出一束玫瑰花,就朝着宋风晚走过去。

  千江站在不远处,低头默默给傅沉发信息。

  傅沉的车子此刻已经快驶入京大校园,手机震动几下。

  三爷,钰鹤楼里有人在和宋小姐表白,那人买了玫瑰,会弹吉他,还会唱歌。

  傅沉盘着串儿的手指猝然收紧。

  模样中上,二十左右,年轻。

  为什么要强调年轻这个词!

  他单膝给宋小姐跪下了,他说爱她。

  ……

  傅沉在路过门卫处的时候,降下车窗。

  “先生,有事?”保安大叔正喝茶看着电视。

  “钰鹤楼那边有人聚众滋事。”

  “什么?”保安一愣,大学里的男生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难免有些摩擦碰撞,虽然没发生过恶性事件,但也要防患于未然啊,“您确定?钰鹤楼?”

  “嗯,有个熟人正好在那边,和我说了一下。”傅沉模样就非常正派,颇具欺骗性。

  “这该不会是又是男生为了女生打架吧?”美院那边漂亮小姑娘很多,以前也发生过这类事件。

  “八成是,今晚学校不是有活动吗,这群小兔崽子,就趁机闹事啊。”保安也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赶紧去开巡逻车朝着钰鹤楼驶过去。

  十方开车慢慢驶入学校,“三爷,那边出什么事了?真有人打架?”

  傅沉嘴角勾着抹邪笑,没作声。

  **

  而这边,宋风晚瞧着这男生居然直接跪在自己面前,也是被吓了一跳。

  “宋风晚,我喜欢你,做我女朋友吧。”男生也是鼓足了勇气,显得非常紧张局促。

  边上还有七八个人,八成都是他的好朋友,全部都在一边摇旗呐喊,帮他加油鼓劲。

  “学妹,别犹豫了,他真的是个好男人,你刚入学的时候,就喜欢你了。”

  “就是啊,试试呗,他专门为你学的吉他。”

  “是啊,答应他。”

  ……

  宋风晚清了下嗓子,“不好意思啊,我有男朋友的。”

  “我观察你很久了,都没看你和男生出去过,你如果现在不想谈恋爱,我可以等你。”男生态度诚恳。

  “我真的有男朋友,对不起。”宋风晚捏紧手中的表格,放在他面前,“真对不住。”

  说完就要走。

  这男生也是准备了很久,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接近她的机会,自然不想让她就这么走了,伸手就要拽住她。

  “宋风晚!”

  男生突然跳起来,朝她扑过去。

  千江离得位置有点远,本以为就是学生之间的打打闹闹,学生感情单纯的很,宋风晚拒绝后,就没什么事了,也没想到他会突然用强。

  直接强抱。

  宋风晚也是被吓得大惊失色。

  那种陌生的气息扑面袭来,她心慌……

  她只和傅沉亲近过,压根没想到自己身体如此排斥其他人,男生刚碰到她的衣袖。

  宋风晚身体本能推拒,反手一挡,居然将他直接推倒在地。

  男生一屁股跌坐在花瓣上,方才还在欢呼的一群人瞬时也哑巴了……

  他们也没想到宋风晚反应如此激烈,能直接把人推倒。

  场面一度十分难堪。

  “我确实有男朋友,你的喜欢我承受不起,也请你注意点。”宋风晚胸口微微起伏着。

  男生跌坐在地上,脸红臊得慌,精心准备了这么久,没想到会落得这般狼狈的下场,而且是在自己好兄弟面前,瞬时觉得颜面荡然无存。

  此刻外面响起了车子鸣笛声。

  宋风晚急忙跑出去,那车窗降下来,傅沉正端坐在后座,夜色中的那张脸……

  温润透着冷厉。

  男生离得远,看不清他的脸,只瞥见那双眸子。

  冷意浸骨,让人胆颤。

  宋风晚急忙钻上车,车子瞬间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一群男生面面相觑,也不知该如何收场,总觉得尴尬的要命……

  就在此时,几个保安冲了进来。

  “喂——你们干嘛呢!”

  这群男生刚被宋风晚吓了一跳,都没回过神,就被冲出来的保安给围住了,这保安隔着老远就看到一个男生坐在地上,以为真的在打架。

  大声呵斥。

  吓得一群男生,三魂七魄又去了一半。

  虽然最后也没什么事,但学校就这么大,那个告白的男生,算是丢尽了人。

  学校论坛里的帖子,全部都是史上最惨告白,这男生也是出尽了洋相。

  **

  宋风晚上车后,也没说什么,傅沉自然也不多问,待到了沂水小区,锅内煮着螃蟹,严望川正在房间和乔艾芸视频。

  宋风晚凑过去,和她简单聊了两句,就坐在客厅沙发上吃起了樱桃。

  想起刚才的事,还觉得那个男生胆子实在太大,幸亏自己躲闪及时,要不然……

  她自己都没想过,除却傅沉,自己会如此排斥其他人的接触,她还在沉思的时候,忽然感觉到一双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……

  傅沉声音从头顶幽幽传来,低沉温柔,蛊惑性十足。

  “好吃吗?”

  宋风晚偏头看他的时候,傅沉已经绕过沙发,坐到她身边,他方才去厨房看了下国内的螃蟹,因为严望川还在视频,他俩说话只能用很轻的语气。

  “不错。”宋风晚说着将一颗樱桃递给他。

  傅沉斜靠在沙发上,其实想到方才有人给宋风晚告白,他这心底总是不舒服,他伸手解开领口的一粒扣子,随意慵懒。

  “喂我。”他几乎是用嘴型说得两个字。

  宋风晚咳嗽两声,还是将樱桃递过去,瞧他咬住了,正打算抽回手,手指忽然被他咬住……

  指尖传来的触感非常清晰,她能清晰感觉到男人的舌尖轻轻从她指腹扫过,带起一阵轻微的麻意,像是一股电流……

  心悸震颤,像是要把人麻痹一般。

  “三哥……”宋风晚压低声音,声音越发叫喊柔软。

  傅沉牙齿一松,她的手指得到解放,可是指尖那抹热度却经久不散。

  “还吃吗?”

  她刚起身要去果盘里拿樱桃,傅沉忽然拽住她的手,忽然用力,将她整个人压在沙发上,惊呼尚未宣之于口,就被他封在了唇齿间。

  唇舌翻搅之间,都是樱桃甜美的滋味儿……

  “唔……”宋风晚推了推她,指着不远处的客卧,严望川可还在里面呢。

  “他还在和芸姨视频,一时半会儿出不来,我们小点声。”傅沉的吻从她嘴角移开,落在她耳侧,张嘴咬住她的耳垂,“晚晚……”

  “嗯?”

  宋风晚身子已经软了一半。

  “你耳朵怎么又红又软……”

  宋风晚伸手攥紧他的衣服,心跳急速跳动着,几乎快破表了。

  “你别这样,赶紧起来,被发现就不好了。”

  “这样不是更刺激?”

  宋风晚恶寒,她忽然觉得,傅沉真是个变态……

  他手指伸进她衣服里,隔着衣服,捏着她腰上的一块软肉,宋风晚紧张得都想哭了,这万一严望川此刻出来,那……

  又得尴尬了。

  “晚晚,听说今天有人给你告白了?”

  “你吃醋啊?”宋风晚笑道。

  “听说很年轻?”

  “我喜欢你这种。”宋风晚勾着他的脖子,傅沉刚开心一会儿,她又补充了一句,“老一点的……”

  傅沉翻身起来,“我去给你看一下螃蟹。”

  宋风晚憋着笑,生气了?

  她还是第一次发现,傅沉居然还有如此傲娇的一面。

  *

  严望川视频结束,出去的时候,傅沉正在帮宋风晚剥螃蟹,他姐姐爱吃,还没结婚时,都是奴役他,他对剥螃蟹也是驾轻就熟。

  “严叔,吃吗?”宋风晚指着盘中处理过的螃蟹。

  傅沉眉眼一跳。

  这可是他剥给宋风晚的啊,这丫头倒是大方,居然邀请别人来吃。

  严望川也不是那么不识趣儿的人,那小子的眼神,都要把自己吃了,“不了,你吃吧,今晚回宿舍吗?”

  “明早没课,今晚住这儿吧。”宋风晚擦了下手,“我和室友说一下。”

  她之前在后台准备晚会的事情,手机一直调的静音,一直忘记调过来,此刻才注意到,她宿舍那个小群已经炸了。

  @晚晚,你人呢,学校论坛都疯了,你怎么短信不回,电话不接啊。

  这些人都疯了吧,什么都乱说,晚晚怎么可能抄袭。

  还说晚晚推人?怎么可能。

  ……

  宋风晚蹙眉,在群里回了一句:出什么事了。

  胡心悦和苗雅亭立刻给她发了几个链接。

  宋风晚依次点开。

  真相大白!美女院花推人,清纯形象不复存在。

  某大一新生仗着老师喜爱,动用特权,开学至今数次旷课。

  某新生作品涉嫌抄袭,临时退赛。

  ……

  宋风晚点开最后一个关于抄袭的,因为这个最是莫名其妙。

  一个匿名帖子爆料。

  “这次的设计比赛,美院的学校生基本都参加了,某新生作为专业第一,本来已经上交了设计稿,却临时说退赛。”

  “她的作品我曾经见过,与今晚在设计晚会上公布的一张设计图高度相似。”

  然后这人拿出了两张图片,其中一张确实是她交上去的螭虎图。

  另外这个……

  “下面这张是美院高老师,也是鹤鸣杯金奖得主这次公布的画作,你们自己对比一下,像不像。”

  “听说某新生曾在这位老师手下学习过,作为学生,模仿老师的画作是很正常的,但是标注自己署名,就很恶心了。”

  “是不是被发现抄袭,怕交上去之后被发现,才临时退赛?”

  底下的评论基本都是清一色一边倒。

  “之前在新生典礼上大出风头,没想到和那个吴雨欣一路货色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。”

  “抄袭最可耻了,尤其是这种创意,这都是别人的心血啊。”

  “高老师十分喜欢她,要是看到这个画,估计得伤心死吧,每次上课,高老师都夸她的。”

  ……

  之前宋风晚在美院有多出风头,此刻就有多少人想踩死她。

  有人羡慕她的好运气,能得到老师欣赏,但是嫉妒的人也不在少数,一旦有黑料,自然有人跟风踩,甚至连她上课玩手机,都成为黑点。

  好像所有混学校论坛的人,平时上课都是不玩手机的,全部站在道德制高点,踩她一脚。

  “晚晚?”傅沉扯了纸巾,擦了下手,准备拿过她的手机。

  “没事。”宋风晚收起手机,笑得颇不自然,“我去个洗手间。”

  傅沉与严望川对视一眼,都察觉到了其中的猫腻。

  她进去之后,傅沉就给胡心悦发了信息。

  胡心悦担心宋风晚,自然把知道的一切都和盘托出了。

  傅沉脸色瞬时阴沉下来……

  可是事情的发展,远不是如此,因为隔天,整个乔家都被牵扯进去,在整个书画界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大家期待已久的爆更终于要来啦~

  爆更通知

  1、明天更新推迟到晚上十点以后,大家注意时间哈

  2、14号凌晨开始爆更,就是后天爆更,字数在十万以上,真的很肥呀~

  3、我手速很渣,每个小时只能写一千多,近大半个月真的熬得腰酸背疼,希望大家尽量不要养文跳订哈,后面情节真的很精彩哒(^。^)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