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11 晚晚正面迎击,飒到飞起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沂水小区

  严望川瞧着傅沉脸都阴沉下来,没出声,敲了下桌子。

  傅沉将手机递过去。

  恰好就是那个关于抄袭的帖子,严望川是行家,高雪的设计图他见过一次,当时就觉得她画风有问题,其实现在许多人都会将各种画风杂糅,只是他不喜欢罢了。

  此刻看到宋风晚的设计图,就看出了些许猫腻。

  行家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。

  底下留的,自然都是些不懂这些的,他们觉得有地方看着像,高雪又是鹤鸣杯金奖得主,画作堂而皇之公开,反观宋风晚,是她学生,临时退赛,种种迹象表明,她心底有鬼。

  而且不少美院的学生顶帖子。

  “她在我们学院是真的受器重,开学院长就找过她,不少老师就很器重她,就是被她抄袭的高老师都夸过她很多次。”

  “卧槽,老师对你那么好,你玩抄袭?八成就是怕被发现才退赛的吧。”

  “而且她经常不上课,不上晚自习,仗着教授老师喜欢,辅导员都拿她没办法。”

  ……

  宋风晚此刻也在洗手间刷帖子留,她开学至今,从未旷过一堂课,唯一一次请假不上晚自习,还是余漫兮见家长那晚。

  怎么就变成她把持特权,日日旷课?

  最可怕的是,还有个帖子是关于她推人的。

  刚好就是今晚那个学长给她告白的画面,视频角度,分明就是之前围观的那群人拍的,只是画面只截取了她推人的几秒钟,底下留更是难听。

  说她没素质没教养的一大堆。

  “就算表白不接受,也不能动手吧,真的败好感。”

  “我现在觉得她还不如吴雨欣,那个吴雨欣确实过分,但是某人更不要脸。”

  “妈的,她把自己当什么人啊,还特么女神。”

  ……底下还有许多配图,均是非常难看那种。

  宋风晚哭笑不得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,况且当时那么多人在,她是故意推人吗?

  居然没有人站出来解释?

  她再想刷一下帖子时,网络显示系统服务器正在维护,学校论坛瘫痪了。

  宋风晚出去的时候,傅沉还在帮她剥螃蟹,淡淡看了她一眼,“要我帮忙吗?”

  对他知道事情,宋风晚并不诧异,“我能处理。”

  其实推人,旷课这些都好解释,唯独抄袭,其实她和高雪的两幅画不是一个风格,乍一看并不像,只是仔细对比,就能看出许多相似之处。

  高雪这幅画是在设计晚会最后展出的,算是压轴那种。

  宋风晚的画交上去不少负责活动的学生看过,她临时退赛本就惹了非议,加上高雪一直夸她,不少人都盯着她,有这种黑料,自然争相踩一脚。

  “严叔,你能找到高雪的其他设计作品吗?”宋风晚此刻不再称呼她老师。

  她不配为人师表。

  “可以,我打个电话。”

  举办高雪个人设计展的主办方一直邀请严望川过去,听说他想看设计图,以为他对展出有兴趣,立马将一部分设计图发了过去。

  这些都是要展出的作品,过几日就会公开的,也没必要藏着掖着,而且里面一些特别的图案设计,他们都申请了专利,不怕抄袭。

  宋风晚此刻也顾不得吃螃蟹,坐在电脑前,开始翻看设计图。

  第一张图就是她获得鹤鸣杯金奖的作品……

  这不是……

  宋风晚依次翻看着所有图,气得手指都在发抖。

  简直无耻!

  这部都是……

  严望川也是第一次看到高雪这么多作品,目光停留在繁花簇景瓶上,眸子紧了几分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傅沉瞧着宋风晚脸色越发难看,手指滑动着笔电的触摸板,居然激动地在轻轻发抖。

  “那个瓶子,乔家有类似的成品。”

  傅沉一点就明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严望川提醒,“她的作品和一些创意设计,已经部注册专利,除非你手中有过硬的证据。”

  “专利?”宋风晚嗤笑,“她怎么能如此不要脸!这些图都是我之前……她怎么会……”

  傅沉双手抱臂,“设计图本就是私密的东西,这些东西,既然不是她的,她从哪儿看到的?”

  严望川也有次疑问。

  宋风晚这才猛地想起,之前上辅导班的时候,她曾没收过自己的画册,肯定就是那一次了,“之前我来京城补课,上课偷画了两笔图,被她发现,就把我的画册给没收了,这肯定就是那次。”

  “她是你在辅导班的老师?”傅沉一直觉得这名字熟悉,却想不起在哪儿听过。

  他这才想起,辅导班那时出现的一场闹剧,许景程母亲去闹事,当时就是这个老师不作为。

  “即便你手中有底稿画作,这个东西也很难证明谁先谁后。”设计图本就是极其私密的东西,而且她手中很多图已经发表了半年之久……

  她凭着这些设计已经获奖,宋风晚即便此刻跳出来,怕是会被她倒打一耙,反被泼脏水。

  “难道就这么算了?”傅沉眯眼,“她现在这种行为,摆明就是先发制人,站在至高点上,先踩着晚晚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严望川也是一脸凝色。

  其实业内抄袭的情况屡见不鲜,都是先发表算谁的,因为后者极难自证自己才是原创者。

  弄不好反而会被扣上一个蹭热度的屎盆子。

  “晚晚,你的底稿在吗?”

  “在宿舍,我明天回去拿。”

  “你明天回学校的话……”严望川有些担心,只怕又是一场血雨腥风。

  “没事,除了这件事,我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。”

  高雪这件事,确实需要从长计议。

  而学校论坛,当天夜里一直都处于维护状态,就再也没有修复好,八成不是出故障,而是被人恶意黑了。

  傅斯年此刻正坐在电脑前,翻看着京大上论坛的各种帖子。

  其实宋风晚平时是个非常乖巧温顺的人,即便和傅沉恋爱,和他接触,也从未有半点拿乔的举动,帮了他和余漫兮不少次,她出事,傅斯年自然会帮忙。

  京大论坛是一群学生在维护,和他相比,就是王者对青铜,直接吊打都没问题。

  “今晚几点睡?”余漫兮处理完手中的一些新闻稿,给他倒了杯牛奶。

  傅斯年以前都是只和喝浓咖啡的,自从和她住到一起,每晚都得喝牛奶,说是助眠。

  “待会儿。”

  余漫兮看了眼电脑,“这些是……晚晚的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怎么还有抄袭的帖子?”

  “不太清楚,三叔会处理的。”

  余漫兮抿了抿嘴,这件事她就算想帮忙,也是有心无力。

  隔天,宋风晚上午没课,还是早早到了学校。

  回宿舍取了自己的画本底稿。

  胡心悦当时还在睡觉,苗雅亭和她们不是一个专业,早上有课,已经出门了。

  见她回来,胡心悦急忙下床。

  “晚晚,网上那些东西你别在意,肯定都是假的,我天天和你一起上课,你什么时候恶意旷课了?”胡心悦昨天刷论坛,险些气炸了。

  “都是胡扯的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  宋风晚笑了下,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那你现在干嘛去?”胡心悦看她翻箱倒柜,拿着东西就一脸严肃的往外走。

  “我出去办点事,回头需要我给你带早餐吗?”

  “我的亲娘,这会儿你还惦记着我早餐呢。”胡心悦耿直,昨天在论坛和那群人对骂半天,论坛忽然系统维护了,气得她跳脚。

  “食堂估计还有包子,我回头给你带两个。”宋风晚说着就往外走。

  胡心悦伸手扯了扯头发。

  宋风晚难不成就是出去买个早餐?

  她越想越不对劲,趿拉着拖鞋,穿着睡衣就往外面跑。

  钰鹤楼205教室

  这是足以容纳200余人的大教室,大一至大三设计班的人都在,今天教授会专门讲解昨天设计比赛颁奖晚会上的获奖作品,就把美院设计专业的人都召集在了一块儿。

  宋风晚在学校本就出名,昨天更是引爆学校论坛。

  走到学校里,分外惹人注目,不少人对她指指点点,有些人甚至拿出手机偷拍。

  当她到达205教室门口时,一眼就看到坐在第三排的苗雅亭正在和几个女生争执。

  “……晚晚根本不是那种人,她什么时候旷课了,部都是假的。”

  “那她推人呢,都是有视频的。”

  “还有抄袭,难不成是高老师抄她的,拜托,这话你信么?”

  “就算是你室友,你也得认清事实,这么多证据摆着呢,真是把我们美院的脸都丢光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苗雅亭本就内向不善辞,和这么多人唇舌相辩,自然处于弱势,脸涨得通红。

  教室前后门都是敞开的,宋风晚大步进入,原本人声鼎沸的教室,瞬时鸦雀无声。

  她直接走到讲台,将讲台上的电脑投影打开,趁着开机这点功夫,眯着凤眸,在教室里环视了一圈,最后视线定格在坐在后侧的华子同等人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苗雅亭看到她出现,心底又急又燥。

  “学妹,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,这是设计班的课,你是国画班的!”

  “你来这里干嘛?我们要上课了,抄袭最特么可耻了,那都是别人的心血,你还有脸出现?”

  “滚下去,丢我们院的脸。”

  ……

  许多仗着人多势众,有恃无恐,不少人都叫嚣着开口。

  宋风晚将怀中的一本厚重的画稿直接摔在桌上,“啪——”一声,教室瞬时悄寂无声,“我就说两句话。”

  胡心悦此刻穿着睡衣就冲到了205门口,看着底下那么多人,也是一脸懵逼,试图将宋风晚拽走。

  “晚晚,你干嘛啊?”

  “我就说两句话。”宋风晚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。

  讲桌上的电脑投影部打开,宋风晚才插入自己的u盘,首先打开的就是一段视频。

  钰鹤楼里都是有监控的,程记录了华子同昨天表白遭拒……

  当画面播放到他起身试图搂抱宋风晚的时候,教室顺势鸦雀无声,宋风晚按下暂停键,目光锁定那群男生。

  “这件事就发生在昨天晚上,在场的人差不多十个人,我不知道论坛那个视频是谁拍的,并且只恶意截取了其中一段,前因后果呢?”

  “在座的女生居多,我就想问,被人这样突然告白,若是不喜欢的人,本来就很困扰,还有人试图对你动手动脚,你会怎么做?”

  “难不成我应该站着,让他搂抱?”

  “我把他推开难道不对吗?怎么就变成我恶意推人了?”

  底下的人小声议论着,宋风晚说得无不道理,而且她这个视频才是完整的,怎么看当时华子同就是想伸手强抱她。

  “难道说作为女生在面对侵犯的时候,采取自保的行为也不恰当?我只是没控制住力道罢了。”

  而此刻作为昨晚当事人之一的华子同瞬间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。

  他那种举动,确实有点侵犯的味道,人家小姑娘推他也是合理的。

  华子同咳嗽两声,“昨晚的事情,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……”

  宋风晚轻笑,“就当你不知情吧。”

  “昨晚那段视频,分明是在场的其中一人拍的,就当你不知道是谁恶意截取视频,并且发到网上。”

  “但是我被千夫所指,这件事你肯定知道,作为当事人,你不应该站出来帮我说句话吗?”

  “该不会是因为我昨晚拒绝了你,你故意坐视不理?”

  “你还算个男人嘛!”

  宋风晚这陈词,句句感慨激昂,有理有据,她就那么台上,本来看着是个极其温顺乖巧的人,此刻迸射出来的强大气场,不少学生都被震慑住了。

  “我这……”华子同昨天确实有些恼羞成怒,所以事情爆发,他就选择了沉默。

  “昨天我说自己有男朋友才拒绝你,现在我可以直接告诉你,即便我没有男朋友,也不会和你这种懦夫在一起!”

  “我靠,宋风晚,你特么说谁呢!”边上有男生跳起来。

  “你昨晚好像也在场,几个大男生,私下暗戳戳搞一个女生,你们也不觉得臊得慌,算什么爷们儿!”

  昨天几人又被保卫处的叔叔说了一通,确实有人愤懑,才截了视频出去。

  只是没想到,连带出了那么多黑料。

  这么多事情喷涌而出,宋风晚居然正面回击,真特么刚。

  “推人事情的真相,我相信大家心底有数了,关于我仗着师长偏爱,旷课逃课的事情更是子虚乌有。”

  “我开学至今只有一次晚自习请了假,现在每个教室都有监控,我的课表大家应该都能找到,你们可以去查,看我是否缺过一堂课?”

  “大家都是大学生了,应该有分辨是非的能力。”

  “那抄袭呢!”有人叫嚣。

  “孰是孰非,我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!”

  宋风晚说完,直接拔出u盘,拿起讲桌上的稿本,直接往外走,干净利落,潇洒干练,好不拖泥带水。

  与其和这些人辩解,还不如直接拿出证据直接打他们脸。

  胡心悦一脸星星眼看着她,“晚晚,你也太帅了吧,你都不知道,当时教室那些人都是什么神情。”压根忘了自己此刻还穿着睡衣拖鞋,就在教学楼晃荡。

  教室里仍旧悄寂无声,华子同那一群男生坐在一处,羞愤惭愧,其实论坛上许多东西都是真真假假的。

  多数人都是选择回避,等风声过去,自然无人提起。

  宋风晚这种直接甩证据,还是面对一群男生,真特么飒到飞起。

  学校的消息传得很快,宋风晚虽然只澄清了一部分,但舆论风向已经有所改变,毕竟她不卑不亢,证据清晰,抄袭的事情,说不准真的会有转机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咱们晚晚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小白兔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