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14 殿堂级大师助阵【爆更留言】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西北山里

  乔西延从父亲手中接过手机,还给乔艾芸打了电话,让她宽心别多想,好好养胎,又给严望川去了个电话。

  “……现在外面很乱,主要是这个主办方太会炒作。”

  “我们家的设计图只有我和父亲看过,怎么会撞得如此雷同?”乔西延不解。

  “这得从晚晚到京城补课说起。”严望川简单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。

  宋风晚师承乔老爷子,模仿乔家画作是常有的事,这都是自家人之间的传阅,其实玉堂春现在的设计款式,许多设计图都是以前就绘制好的,只是没制作成为成品玉石对未销售罢了。

  没想到因此让人钻了空子。

  “那晚晚现在怎么样?”乔西延一听说这人还在学校污蔑自己表妹,最先关心的自然是她。

  “就是情绪有点低落。”

  “麻烦师伯多陪她,我和父亲很快就会到京城。”

  乔西延挂了电话,就瞧着自己父亲正拿着刻刀,对着一块鸡血石不停戳着。

  “简直嚣张,拿着别人东西还敢如此张扬,恬不知耻!”乔望北手指猝然用力,那块鸡血石算是彻底成了废料。

  “那人周末要在京城举办个人设计展。”

  “呵——”乔望北冷哼,“这么些年,我也见过不少剽窃抄袭的,那些人都是夹着尾巴做人,像这个女人如此高调张狂的,还是第一次见。”

  “简直不要脸!”

  乔西延轻笑,“那就不如到时候,直接……”

  狠狠抽她的脸。

  ……

  宋风晚也在当天与乔西延通了电话,大家商议一番,已经有了对策,即便如此,她最近还是难受得食不下咽。

  怎么说都是因为自己,现在害得整个乔家都被牵扯出去,就连严家都无端受累。

  不过严家走的是高端定制,对业绩销量没影响,但声誉难免受损。

  **

  就在外面关于玉堂春抄袭事件炒得沸沸扬扬之时,高雪的首次个人设计展也即将在周末举行。

  原本赠送都无人要的邀请函,也因为此事,瞬间被炒到了天价。

  到设计展前一天,已经一票难求。

  懂艺术的人不多,大多就是觉得事情热度高,想来凑个热闹而已。

  高雪瞧着玉堂春与乔家,甚至宋风晚都迟迟没动静,心下逐渐踏实下来,就算这个设计源自乔家,他们能自证吗?

  除非他们能证明,设计图比她早,但是设计图本就比较私密,有时候除却设计者自己,绝无第二个人能看到,想证明难度太高。

  宋风晚前几天到学校教室里,怒怼了几个男生,她如果真的有证据,肯定早就反扑了,怎么可能一直等到现在。

  思及至此,高雪也逐渐冷静下来,接受众人的祝贺推崇与膜拜。

  就在设计展的前一个晚上,高雪原本正在家敷面膜,接到主办方电话,“高老师,你这次是彻彻底底火了,国际大师——joe亲自打电话过来,说明天要来你的个展。”

  “什么!”高雪激动的从床上跳下来,“齐总,您没开玩笑吧?”

  “怎么可能和你开玩笑,我们正要去机场接人,你和我们一起吗?高老师啊,您以后要是出名了,可不能忘了我们啊。”对方喜不自胜。

  “好啊,几点的飞机。”她声音透着抑制不住的喜悦。

  “晚上九点的飞机到京城,你要去的话,我八点去接你。”

  高雪看了下时间,现在是晚上七点,还有时间打扮,“好啊。”

  她整颗心,激动地都跳了出来。

  joe是国内人,十几年前在国外横空出世,将国内瓷器玉瓶推入国际市场,若论他在业内的地位,自然无法与已故的乔老相比。

  但也是绝对标杆、里程碑性的人物,他的作品拍出过超亿万的天价,在国际威望极高,是首屈一指的大师。

  若是能得到他的青睐……

  谁特么还在乎什么严家、乔家啊。

  想到自己一片光明的前程,高雪激动地手抖。

  **

  因为飞机晚点,九点半从m国飞来的航班才徐徐降落在国际机场。

  高雪与主办单位的众多人站在一起,翘首以盼,都想一睹这位国际大师的风采,以前在新闻上,看到的都是侧面背影,极少有人抓拍到正面照。

  是个极其低调的人,已经许多年没回国了,更没有公开赞誉谁。

  这个航班人并不多,他们还高举着写着joe的牌子,很快就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朝他们走过来。

  身后只跟着一个二十三四的妙龄女子,和一个三十出头、推着箱子、提着公文包的男助手。

  “joe?”齐总先开口。

  “我是。”男人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甚至还带着点南方口音。

  “大师,您好,我们等您很久了。”齐总笑得讨好,几乎带了些许谄媚。

  他是个商人,这样的大师在他眼里,就是无限的商机。

  卧槽,自己这次的画展,绝壁要发了,肯定得赚死啊。

  男人四十多,穿着精致的西装三件套,胸口别着一根已经旧得有些褪色的钢笔,外套一件黑色大衣,走路烈烈生风般。

  衣服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,不是簇新的,但也保养得极好,显然是个极其恋旧的人。

  他走到高雪面前,伸手摘了眼镜,眯眼打量着她。

  既然亲自打电话来问候,自然是见过高雪简历与个人照片的。

  这人生了一张极为刻薄瘦削的脸,白到没有任何血色,眉眼细长,给人一种犀利深刻的感觉,虽然穿得斯文,整个人却彻底抛弃了文人的儒气。

  冷厉,甚至有种咄咄逼人之感,见到高雪的时候,眼神一瞬迸射出的冷厉……

  像是草原最凶猛的猎鹰。

  他嘴唇也很白,让人觉得有些羸弱,只是周身那股子冷冽的剑气,将他衬得矍铄强硬,一看是个精明凝练的实干派。

  高雪被他看得心底发慌,因为有那么一瞬间……

  她觉得面前的人想要吃了她,她怯生生说了声,“大师好。”

  “爸。”那个妙龄女子拍了拍他的胳膊。

  男人才慢吞吞地说:“你是高雪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你的作品我都看了,都是自己原创的?”男人声音干哑,没什么感情那种。

  高雪手指紧张得抓着衣服裙摆,“对的。”

  “没想到这么年轻,就有如此高的艺术造诣,难得。”

  “多谢大师夸奖,我还差得远,如果您有空,还请您多多指教我。”高雪态度非常谦卑。

  joe眼底滑过一丝不寻常的暗光,“你获得金奖的作品非常好。”

  “谢谢您。”高雪内心激动澎湃。

  “大师,我们已经在酒店定了餐,还有房间我们也都安排好了,要不要边吃边聊?”齐总连同跟来的一众人都激动地要命。

  joe对于这个行业的人来说,就是天星北斗,高度难以企及。

  这高雪到底交了什么好运,连这种大师都出夸赞她,这特么不火都难。

  “大师,明天我的个展您可一定要来捧场。”高雪激动地脸都红了,还特意送出了邀请函。

  站在joe身后的女子偏头打量着她,真不像个潜心搞艺术的人,有点世故。

  “我这次回国,就是特意奔着你来的,谢谢邀请。”joe伸手接过邀请函。

  高雪激动地险些昏死过去,难不成自己马上就有机会进军国际了?

 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啊。

  “大师,我们还是边走边聊吧……”齐总再次邀约。

  “不必,我们已经定了车,约了故人。”男助手立刻上前说道。

  “故人?”这位大师,自从出名,就没回国过,怎么还有故人,不过这是他的故土,可能真有老朋友。

  “那我们就不便打扰了,大师,明日您可一定要到场啊。”齐总也是万分激动。

  又多了个炒作的噱头。

  “我会去的。”joe说完,手机震动起来,接着电话与高雪等人打招呼离开。

  “我们送送您吧。”齐总毕竟是商人,溜须拍马的一套玩得贼溜。

  “不必,您留步。”男助手立马拦住他们。

  都说这些搞艺术的大师,都有些怪癖,脾气不大好,他们即便想亲近,也不敢太造次,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。

  眼看着三人走远,齐总拍了下高雪的肩膀。

  “高老师啊,你这次算是彻底火啦,连joe都回来给你助阵,你赶紧回去,好好睡一觉,明天一定要打扮得漂亮点啊。”

  高雪红着脸点头。

  想到自己接下来的可能就要进军国际,高雪激动地浑身发抖,若能得到这种殿堂级大师的推崇指点,她以后的前程……

  必然一路坦荡。

  **

  此刻joe一行人已经到了机场北1号出口,外面冷冷清清,没有一个人……

  边上的女子,穿着单薄,秋风吹来,她不禁打了个冷战,“爸,您确定师叔会来接我们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您说在哪航站楼,哪个出口?”

  “这个还需要说?”男人咳嗽两声,“他应该调查过我的航班,直接来接我才对?”

  女子伸手揉着眉心,莫名生出一股无力感,您到底哪里来的这股自信啊。

  过了约莫五六分钟,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了他们面前,从车内下来一个人,瞧着joe,深深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严师叔好。”女子笑着与面前这人打招呼。

  那人表情稀缺,只淡淡点头,正是严望川。

  “嗯,先上车。”严望川拿着车钥匙,打开后备箱,让他们将行李搬运上去。

  joe坐到副驾,偏头打量着严望川,“与小师妹结婚了?这么多年,也算是如愿以偿了。”

  “你没出席。”

  “我那段时间比较忙……”

  “也没给礼金。”严望川说道。

  “我是你师兄,你小子说话客气点,这礼金我肯定会补上的。”

  “当年你被师傅抽得最多。”严望川毫不客气的捅了他一刀。

  “严望川!”

  “你看这个……”

  严望川将手机递给他,“认识中文吧?”

  那人冷哼着,低头看着新闻,此刻距离他与高雪见面仅过了十几分钟。

  关于殿堂级大师joe倾力助阵新锐设计师高雪的新闻,占据了夜间新闻的头条。

  “国内新闻出来得真快?这小丫头该不会真以为我是来给我捧场助威的吧……”

  “你既然不是,联系人家主办方做什么?”严望川反问。

  “想要个邀请函罢了,现在这邀请函炒到了五、六万一张,太贵。”joe低头翻看着新闻,“我也想看看那个高雪长得什么模样,能把乔家抄袭的事情,炒得上了国际新闻。”

  “主要是拉踩师傅,师傅说我不成器,不许拿乔家的名头出去招摇撞骗,我至今都没敢提他老人家名讳,就怕玷污他老人家的清誉。”

  “这人倒好……”

  男人捏紧邀请函,眼底一派凄厉之色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爆更已经开始啦,今天是14号,留活动持续三天,14—16号,在潇湘留的,均有15xxb的奖励哈,也是为了回馈大家对月初的支持,奖励书币会在活动结束,统一下发。

 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月初的支持~

  看文愉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