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24 晚晚土味情话,调戏三爷(11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宋风晚本来是想吓他的,结果整个人被反扑按在书架上,书架被撞得狠狠晃了下,她嘴巴被捂住,根本发不出声音,吓得她心头直颤。

  漂亮的丹凤眼,水色潋滟的,看着傅沉的时候,单纯又无辜,真想……

  就这么吃了她。

  待书架稳住不动,宋风晚才伸手推了推他,傅沉这才松开手。

  “吓死我了。”宋风晚吸着细气儿,压低声音,胸口微微起伏,“这里是书店,我差点叫出来。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?等很久了吗?”

  “我舅喝了点酒,太能说了,他们师兄弟好久没见了,话有点多,我也是刚出来……”

  宋风晚小声嘀咕了半天,却没听到某人的回复,一抬头,就瞧着傅沉紧盯着她,不不语。

  “你怎么了?心情不好?”

  按理说也没人敢惹他啊。

  “是很不好。”傅沉强调,整个一晚上,就听那群人可劲儿夸自己媳妇,还寻思着要给她介绍对象,他心底哪儿能舒服。

  “怎么啦?”宋风晚往他身边凑了凑,“嗯?”

  傅沉此刻瞧着宋风晚,又觉得和她提起这件事,她会觉得自己幼稚可笑,都快三十的人了,吃这种凭空的干醋做什么。

  “没事,要不要出去走走?还是去哪儿坐会儿?我再送你回宿舍。”傅沉抬臂,将手中的书放在宋风晚头侧的书架上。

  宋风晚微微蹙眉,他今天心情不大好。

  她也不是无知无觉的人,最近不少人旁敲侧击打电话给乔艾芸,想给她介绍对象,乔艾芸也把这事儿告诉严望川和乔望北了。

  这怕是有些人想通过傅家……

  “三哥……”宋风晚忽然扯住他的衣角。

  “嗯?”傅沉附一低头,宋风晚直接凑过去,傅沉身子本能往后一退,后背抵在书架上,她踮着脚,整个人就压了过来。

  女孩纤细的手指勾着他的衣领,将她整个人往下扯,上半身紧紧贴在他身上……

  温热柔软的唇轻轻落在他唇边。

  这可是公众场合,外面隐约还能听到低低的谈话声,宋风晚心若擂鼓,抓着他衣领的手指微微收紧,手心沁出一层热汗,他的唇难得很凉……

  削薄的,却很软。

  她学着傅沉寻常的模样,轻轻摩挲着他的嘴角,因为不知何时会有人过来,她心里忐忑,却能清晰感觉到唇角那抹触感越发灼烫……

  逐渐攀升的热度,烧得她身子有点发软。

  “三哥……”宋风晚轻轻咬着他的唇角,又往他身上贴了几分,伸出舌尖,轻轻勾舔着他的嘴角。

  有那么一瞬,傅沉觉得整个头皮像是瞬间炸开,浑身像是有股细细的电流窜过。

  毕竟宋风晚极少如此主动。

  “我刚才吃饭的时候,舅舅总说我时不时在傻笑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两人身子紧贴着,中透着说不出的温柔缠绵。

  “什么?”

  他安静看她,低低笑着。

  “因为在想你啊。”

  “宋风晚……你这么调戏我,真的……很不像样子。”傅沉笑着,最后一个字音咬得很重,突然低头,含住她的唇。

  宋风晚余光瞥见好似有人影晃过,下意识要躲闪。

  傅沉却已经将她紧紧搂在怀里,她轻微的挣扎,最后都化为前襟出的一点点褶子,她手指狠狠拧着,“会有人过来……”

  可是唇角被含着,咬着,说话都提不起劲儿,身子紧挨着他的,瞬时软了一半。

  这刚一张嘴,某人舌尖进去,长驱直入,便没有一点顾忌。

  她身子发软,险些滑下去,傅沉手指用力,将她身子骨提起。

  直至外面动静大了,他才微微推开身子,却不时亲着她的嘴角,恋恋不舍般。

  “从哪儿学的这些话?”他语气含混,与她耳鬓厮磨。

  “网上啊,土味情话,你不喜欢啊……”宋风晚就是想逗逗他,一直拧着眉,看着就不舒服。

  “以后可以多说点。”傅沉啄着她的嘴角,“我喜欢听。”

  宋风晚抿嘴点头。

  这男人真是爱吃飞醋,还闷骚!

  两人在书店逛了一圈,宋风晚买了一套英语四级的真题卷,又挑了两本四级阅读理解的书,这才牵着他往外走。

  其实书店的顾客基本都是京大的学生,宋风晚经过抄袭的事情,已经很出名了。

  不少学生都认识她。

  此刻看她身边跟着一个男人,举止亲昵,立刻就猜到了两人的身份,只是那个男人周围气场太盛,他们没敢拿出手机拍照。

  待两人离开后,才在京大论坛上发了帖子。

  偶遇女神与她男友,那男人帅到人神共愤好吗?

  底下有不少当时在书店的学生顶帖。

  “是真的帅,个子大概有一八五,穿着深色风衣,走路都带风那种。”

  “人家看不上之前告白那个是有道理的,最主要的是,那个男人一看就非常有风度有气质,家里绝壁很有钱。”

  “两人一直拉着手,那种相处模样,交往显然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

  “有图有真相,不然谁信啊。”

  ……

  虽然有人信有人不信,但在学校,对她有点意思的男生,绝大部分都不敢再追她,光是家世背景就足以让不少人望而却步。

  抄袭事件之后,宋风晚再度回到学校,自然惹来宿舍两人的盘问,其他时候就和普通学生没什么两样。

  一开始有不少外院的人好奇,会特意为了看她一眼来蹭课,时间长了,发现她和普通学生也没两样,有时候上课老师提问,也有回答不上来的时候,也是经常去学校食堂,偶尔出门改善伙食。

  久而久之,大家对她的好奇也逐渐减少。

  不过学校也对高雪的事情做出了处罚,虽然高雪受聘来京大当老师,但还在试用期,正式聘用协议都没签署,直接就被辞退了。

  自从展出之后,她就再没出现在公众视线里,也没回学校收拾东西,整个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。

  而业内更是发了声明,将她永久拉入黑名单,直接除名,这件事波及太广,尤其是影响到了鹤鸣杯的评议,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。

  怕是以后再也没有一家正规用人单位敢聘用她这样的人了。

  也算是自作自受。

  **

  而另一边,余漫兮这个节目做了一期关于乔家的专题栏目,着重剖析了乔老的一生,引起了极大的反响。

  这期节目本来主任是不让播的,因为余漫兮提出这期内容时,就被集体否决了,那时候乔家正处于风口浪尖,谁碰谁死。

  所以这期节目的所有材料内容,都是她自己整合的,已经几天没休息好了。

  余漫兮这人太缺安全感,别人对她一点好,她比十倍还之,宋风晚帮了她很多次,她自然也想为她做些什么。

  但是人的身体不是铁打的,她前段时间被傅斯年折腾狠了,身体本就乏累,近期又没休息好……

  感冒加发烧,在家睡了一天。

  傅斯年自然是衣不解带的照顾她,待余漫兮好些的时候,半夜起来,看到自己厨房就傻了。

  她家厨房没有毁在宋风晚手里,最后却葬送在了傅斯年这里。

  就像被龙卷风席卷过一样,一片狼藉,简直无法下脚。

  某人折腾了这么久,却连一碗粥都没倒腾出来,最后还是帮自己叫了外卖。

  他居然还好意思说人家宋风晚手残,他也不妨多让。

  至此之后,余漫兮专门打印了一张纸贴在厨房门上。

  傅斯年与宋风晚禁止进入。

  这让傅斯年很是郁闷,凭什么拿自己与宋风晚相提并论啊。

  余漫兮轻哂,“确实不能相提并论,因为你还不如晚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