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043 守着三爷的小媳妇,麻烦上门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宋风晚回房之后,心绪难平,独属于傅沉的气息似乎还在周围。

  无孔不入,挥之不去。

  这人长得太好看,真是一种罪过,做什么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,就连……

  她伸手抚摸被他触碰过的皮肤,好像还有电流在簌簌跳动着,带着点灼人的热度。

  之前只是觉得心慌,现在沉下心,那种生涩悸动的感觉反而被循环放大,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了。

  简直要命……

  宋风晚拿出一套《五年高考三年模拟》,转移注意力。

  第二天一早,宋风晚照常起床准备去学校。

  通常这个点傅沉都在小书房,除非她去找他,否则两人早上是碰不到面的,可是今天他却坐在客厅,对面站着两个她并没见过的男人。

  “早啊。”年叔笑着招呼她,“今天早饭是鸡汤面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抿嘴笑着,“三爷早。”

  傅沉正低头看东西,听着动静冲她点了下头,又继续看文件。

  反而是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,不动声色得打量着宋风晚。

  这二人穿得一黑一白,一个模样粗犷,线条张狂,面色寒沉,另一个却轮廓精致,儒气斯文,嘴角含笑。

  “这次的事处理得还可以。”傅沉翻着文件,“你俩辛苦了。”

  “应该的。”白衣男人笑起来,那双狐狸眼,狡黠无害。

  “还有点事要交代你们,去书房吧。”傅沉说着起身上楼,两人亦步亦趋跟着,分明不是一类人,站在一起却分外和谐。

  年叔看宋风晚一脸好奇,开口解释,“他们两个跟了三爷十几年,帮他打理公司和其他事务,三爷平时不爱露面,许多事都是他们出面处理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低头搅拌着面条,这也是为什么她之前和傅聿修订婚,都没见过傅沉的原因。

  因为报纸杂志都很难拍到他的正面照。

  “黑衣服的叫千江,你别看他冷这个脸、长得糙,其实人不错,白衣服的叫十方,那家伙才是一肚子坏水。”年叔打趣道。

  宋风晚闷笑着点头,看得出来白衣服的是个典型的笑面狐狸。

  而此刻楼上的两人正等着傅沉交代事情。

  二人一进门,就看到傅沉书桌一侧放着一套模拟卷,还有两只粉色中性笔,就连沙发上都有一个女生用的暖色抱枕。

  十方伸手戳了戳身边的人,“老江,难怪家里那群小崽子上蹿下跳,三爷这还真的是有情况啊。”

  身边的人冷着脸,不为所动。

  某人继续戳,“三爷开窍是好事,他把精力集中在别人身上,最起码没闲工夫瞎折腾我们。”

  “就是那丫头太小,怕是我们还得熬两年。”

  ……

  那人戳上瘾了,黑衣男人终于皱了下眉,偏头瞪了他一眼。

  话痨聒噪,简直烦人!

  “不戳了还不成?”十方双手一摊。

  沉默面瘫,毫无情趣!

  “你俩再暗戳戳的搞小动作,就给我去遛狗。”傅沉压着嗓子,刚下飞机,倒是有精神。

  两人立刻垂眸不再说话。

  妈的,傅心汉那条狗,脾气那么大,高冷认生,谁特么愿意遛它啊!

  另一边

  宋风晚照旧去学校上课,程天一在出事之前就好几天没上学,大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。

  而今天她刚坐到位置上,就听到后面几个女生在小声嘀咕。

  “……肯定是出大事了,具体的我爸没说,不过他和我妈去医院看了,伤得很严重。”

  “要是放在以前,程家早就炸开了,这次居然闷声吃亏?怕是惹到人了。”

  “听说他姐今天给他办休学,伤好就送出国。”

  ……

  宋风晚默默拿出书本温习功课,她本来觉得傅沉出手太重,对程天一还心存愧疚。

  后来到了派出所,才知道他年纪不大,却是个惯犯,犯过不少事,也糟蹋过一些好姑娘,对他也没什么歉疚了。

  要不是他那晚对自己心存歹念,也不至于被打成那样。

  中午放学,她照旧去完食堂准备到画室。

  刚走出校门,就被人拦住了去路。

  那人穿着铁灰色西服,戴着墨镜,“宋小姐,打扰两分钟,我们小姐想和你聊两句。”

  宋风晚抓紧肩上的画夹,“你们小姐……”

  “这是她的名片。”那人将一张黑白名片递给她,,姓程……

  宋风晚立刻想到今天程天一的姐姐会来给他办休学。

  “我们小姐就在那边的咖啡厅,耽误您几分钟而已,这大白天的,我们也不会对您怎么样。”那人态度倒是很谦恭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很忙。”宋风晚连名片都没接过,旋身就要走。

  “宋小姐……”那人急忙拦住她的去路,“我们小姐就是想和您道个歉,就几分钟。”

  他完全没想到宋风晚这么不给面子。

  倒不是宋风晚不想给他们面子,而是经过派出所一行,她也知道,这程家就没什么好人,她本就不愿接触这家人,此刻有形单影只,肯定不会和他走。

  “抱歉,我真的赶时间。”宋风晚说着就要离开。

  那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挡住她的去路。

  不远处车里坐着两个人,黑衣男人拧眉,拧钥匙熄火,准备下车,却被身侧的白衣男人拉住了胳膊,“急什么,还不到时候。”

  黑衣男人瞪着他。

  “出事我负责总行了吧。”白衣男人眯着狐狸眼,一直盯着宋风晚。

  傅沉催着他俩回来,特意把他俩叫到书房,还以为有什么大事要吩咐,到最后才知道,是来当保镖,专门守着他的小媳妇儿的。

  另一边的宋风晚已经没了耐心,“这位先生,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我有事,不会过去,麻烦您不要再纠缠我。”

  “也就几分钟。”那人也是拿钱办事,得回去交差啊。

  “首先,在这件事中我是受害者,你们没有经过警方同意,私下接触我已经是不合法的。”

  “再者,你们小姐口口声声要和我道歉,自己却坐在咖啡厅等着我去找她?我没看出她有什么诚意?”

  “你要是再拦着我的路,我会立刻报警,说你骚扰未成年!”

  宋风晚态度强硬,目光坚毅笃定。

  那个男人咬了咬牙,只能放她离开。

  不远处咖啡厅的女人原本正悠闲喝着咖啡,听到男人汇报,气得脸色发白。

  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,也敢给她甩脸子?

  倒是坐在车里的某人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“看着有点无害,没想到还是个脾气的。”十方嚼着口香糖。

  “三爷说得不错,程家确实不安分。”

  他说了半天,愣是没人回答,他抵了抵身边的人,“我特么都和你在这里坐一个上午了,你倒是给我应一声啊。”

  “嗯。”那人似乎是用鼻孔出得气,算是应了。

  气得十方差点把口香糖吐在他脸上。

  妈的,半天憋不出一个屁,这种人以后要是能娶到媳妇儿,他就和他姓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等等等等——

  有新人物出场。

  千江水,十方安,都是有点禅意的名字,我忽然觉得我也不是什么取名废,哈哈……

  一个话痨,一个……算了,半天憋不出一个屁,形容得很贴切。

  话说三爷,别只想掐晚晚的桃花,你家的烂桃花,也该掐一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