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33 诱惑晚晚,这样偷情才刺激 20更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宋风晚悻悻笑着,后背抵在门上,后背冰凉,可是紧贴着自己的某人。

  浑身灼烫,紧紧贴着她,让人浑身发麻。

  要耍流氓就直说,还非得整那些。

  什么拿身子补偿,这酒喝多了,浑话说起来也是越发肆无忌惮了。

  傅沉一手撑在墙上,将她堵在自己和门板之间,一只手有些烦闷得拉扯着领带,此刻京城尚未开始供暖,不过酒店空调打得温度很高。

  酒杯浊酒下腹。

  浑身都热。

  修长的手指勾扯着领带,将扯下的领带,随意塞在口袋,又信手解开领口的几颗纽扣,那姿势撩人又销魂。

  他平素或是穿着长衫,或是休闲打扮,极少穿得如此正式。

  宋风晚目光落在他的手指上,瘦窄修长,勾扯着领口,露出一点锁骨……

  禁欲诱人。

  傅沉本就生得脱俗,加上信佛,更带着一股子与世无争的禁欲之气。

  喝了几杯酒,此刻却染上一点情欲之色,就好像那谪仙忽然就动了凡心,比寻常那些男子更为勾人。

  宋风晚这个角度,可以清晰看到胸口那隐约可见的肌肉线条。

  傅沉喉咙干哑,有些难受得吞咽滑动着,宋风晚呼吸沉沉……

  这男人绝壁是在诱惑她啊。

  “三哥,随时会有人来的。”宋风晚后背完全靠在门上,紧张得快要窒息了,“要是忽然有人过来就……”

  “那又怎么样?”傅沉笑道。

  在寿宴上,他就恨不能直接冲过去,告诉所有人,这是他媳妇儿。

  “我……”宋风晚舌头打结,似乎也不能对他怎么样。

  某人却猛地靠近,鼻尖微微蹭到一起,宋风晚屏住呼吸,神经处于高度紧绷状态。

  心脏跳得异常厉害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他声音清润,夹杂着一丝笑意,那声音就像是藤蔓紧紧箍着她的身子,让她呼吸都变得急促紧张,“你怎么每次心跳都这么快,这么紧张吗?”

  他忽然伸手将她额前的发丝拨到一侧,指尖染上一层细汗。

  “怎么这么可爱啊。”

  宋风晚简直要疯了,她家三哥绝壁是喝多了。

  说话比平时还撩人。

  要命!

  她身子僵直,他的手指很烫,碰到的时候,她整个皮肤都灼烧起来,宛若星火燎原,身上的肤色慢慢变成漂亮的浅粉色。

  “你在紧张?怕什么啊,大家都在吃饭,没人过来的。”傅沉微微凑近,近距离看着她。

  “三哥,我不能离开太久……”她吞了吞口水。

  陪她过来的三个人,全部都很精明,她只说上个洗手间,若是出来太久,他们肯定会察觉到异样的。

  傅沉轻笑,“那我们速战速决……”

  他进一步凑近,两人鼻尖轻轻擦过,仅有一厘米的距离,傅沉就能碰到她紧张到干涩的嘴角。

  她身上味道……

  很香。

  真的想亲她。

  身体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,想靠近她,近一点,再近一点……

  而此刻外面传来脚步声,而且不止一个人,伴随着说话声,由远及近,缓缓而来,傅沉抬手将门从里面锁上。

  “三哥……”宋风晚完全是被吓到的,紧张的声音都带着颤音,就在此刻……

  有人试图开门,宋风晚后背就抵在门上,吓得她脸都白了。

  “怎么门打不开?”沈浸夜的声音。

  “不知道啊,这门不该锁上的。”傅聿修的。

  “好像反锁了,里面有人?”

  “我还想进去拿点东西的,待会儿再来吧。”

  ……

  脚步声离开,宋风晚还处于巨大的震惊中,大口喘着粗气,就像是将溺毙的人,忽然呼吸到了新鲜空气。

  傅沉看她吓得脸都白了,低低笑着,小丫头胆子可真小。

  他喝了点酒,此刻身上热得紧,手指往下,试图再解开一粒扣子,只是不知为何,这扣子像是成心和他作对一样,怎么都弄不开。

  “晚晚,有点热……”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灼烫,确实很热。

  “帮我一下。”

  他声音低沉,像是一种撩拨,更是勾引。

  尾音像是带毒裹蜜般,一寸寸侵蚀着她。

  宋风晚此刻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,伸手帮他。

  纽扣在她手下缓缓解开,露出了男人不算健壮的肌肉,他肤色很白,肌肉线条就和他的模样一样,流畅温润,看着十分舒服。

  他的皮肤,更是因为喝酒的缘故,泛着浅粉色,十分诱人。

  傅沉本就没醉得彻底,只觉得胸口那个猫爪子,一直挠着,痒得难受。

  她看着他的视线,认真又灼热。

  他忽然伸手,按住了她的肩膀,将她整个人笼罩在身体里。

  “真的该出去了……”刚才沈浸夜和傅聿修过来,已经把她吓得够呛,要是再来一次,怕是心脏病都能吓出来。

  “晚晚。”傅沉伸手按住门,不许她动作。

  “你又想干嘛?”

  “亲一下。”

  宋风晚都没反应过来,感觉自己双肩被人按住,身体无法动弹。

  都没反应过来,只感觉一团黑影靠近,一个温热的触感落在自己唇边,啄了一下。

  很轻。

  很软。

  男人的呼吸灼热,好似热浪扑面而来,落在她的眼角眉梢,他轻轻伸手搓揉着她滚烫的耳朵,“刚才吃饭的时候,我就一直在看着你,那时候就想这么做了。”

  他并未抽身离开,靠得很近,说话的时候,嘴唇轻轻擦过她绯色的唇,一点点吞噬着她的五感。

  那股子温热触感,就像是电流,一路酥麻到心底。

  那双眸子掩映在水晶灯下,亮得发光,微微眯着,就像是伺机而动的野兽,张狂得不受控制。

  他的手指微凉,搓揉着她的耳朵,酥麻到让人心底发颤。

  宋风晚放在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两下。

  “估计表哥在催我了。”宋风晚红着脸,唇上好像火灼般难受。

  “再让我亲一下?嗯?”傅沉声音压得很低,喑哑低沉,粗重的呼吸声染上一层欲色。

  宋风晚想要拒绝,人再度被他按在门上。

  刚刚尝过了些许甜头,这次不再是浅尝辄止,而是用力的堵住她,动作越发激烈,外面鸣笛声越发频繁急促。

  而且喝了点酒,动作更是激烈。

  宋风晚扭着身子,试图挣脱,可是男人力气太大,她只能被动着仰头承受着。

  男人一手按着门,一手托着的后脑勺,不断加深这个吻,湿热的舌尖扫过她唇齿的每个角落,她味道甜得要命,一旦沾染上,就再也不想放开。

  周围静得能听到两人唇齿纠缠的啧啧水声,仿佛每根神经都在战栗着。

  傅沉是打算亲一下就走的,可是他想要更多……

  他的脑子有点乱,满心满眼就是一个心思。

  想要她。

  直到宋风晚快不能呼吸,忍不住嘤咛出声,好似撒娇一般,惹得傅沉眸子一沉,用力吻了两下,方才抽身离开。

  两人交颈靠着,谁都没说话,呼吸沉重,紧紧纠缠着,缺氧般致命的愉悦感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  好像身心都瞬间得到了充盈。

  隔了许久……

  傅沉发了信息询问十方,确定外面无人,

  “外面应该没人,你先出去。”傅沉偏头啄了一下她通红的耳朵。

  他声音粗重喑哑,带着别样的诱惑力。

  **

  宋风晚逃也般的离开休息室,回到座位上,灌了一大杯水才平复心头的燥热。

  “晚晚,你干嘛去了?出去这么久?”乔西延狐疑。

  “觉得有点闷,又随便逛了下。”

  “我还担心你走丢了。”乔西延目光落在她略有红肿的唇上,眼底滑过一丝幽邃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  此刻傅沉也已经回到自己位置上,两人视线各种交汇……

  她此刻还清楚记得,傅沉方才附在自己耳边说的话。

  “你不觉得这样偷情很刺激?”

  都要刺激得死掉了好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