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37 贺家要人,张狂的年年(24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十方调转车头,直奔贺家,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傅沉的脸色,方才是六爷的电话。

  他的脸色此刻只能用阴沉可怖来形容。

  原本还以为他是被六爷怼了,怎么又扯到贺家了?

  这又出什么事了。

  “三爷……直接去贺家?”他们两家素来没什么走动,直扑过去,怕是不大好。

  况且老一辈还有积怨?弄不好会落人口舌的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余漫兮失踪了,肯能被贺家强行带走了。”

  “哈?”十方诧异。

  “目前情况还不确定,但是此时贺家嫌疑最大……”傅沉眯着眼,最主要的是……

  他家有前科。

  余漫兮小时候就是被强行带走的,没有征求她的任何意见,这种事贺家做得不是第一次。

  也难怪傅斯年一听说贺茂贞找她,甚至贺家车子开进软件园公寓的车库,立刻就想到了去他家要人。

  “三爷,现在还不确定余小姐就在贺家吧?”

  “包和手机都被丢在地上,显然是出事了。”傅沉手指不停盘着串儿,“斯年已经过去了,我如果不去,怕会出事。”

  “大少爷做事一直很有分寸,去要个人说几句话,不至于出事吧。”十方印象里,傅斯年是做事是最为稳妥的。

  毕竟是傅家长孙,虽然没经商未从政,但举手投足代表的都是傅家,自然很稳重。

  “这个可不好说……”

  “如果余小姐不在,这么冲过去,他们家后面会不会滋事啊?如果被老爷子或者老太太知道……”十方还是有点担心。

  “她在或者不在,贺家都不敢把这件事声张出去,除非是想认她回去?所以即便她不在贺家,他们家也只能吃了这哑巴亏。”

  这一点担心,傅沉早就想好了。

  “况且他们家之前造了那么多的孽,余漫兮会不会回去还是另外一回事,如果他家认了,回头余漫兮打他们的脸怎么办?里外不是人。”

  “贺家现在只会按兵不动,就算斯年去打了他们的脸……”

  “也只能受着。”

  十方点头,“还是活该呗,谁让他们以前对余小姐做了那种事。”

  傅沉指尖盘着串儿,按理说贺家人没这么大胆子吧,知道余漫兮与斯年在交往,公开掳人?这不是逼着两家翻脸嘛。

  可是他对余漫兮又不熟悉,一时又想不到她还与谁结了愁怨。

  估摸着斯年也是想不到旁人,只能先去贺家。

  而此刻的川北京家

  京寒川将鱼食丢入鱼缸,看着里面的小鱼儿争相冒头出来抢事儿,擦了下手,起身往外。

  “让人继续查余漫兮的下落,人是否在贺家,也尽快落实,现在去备车……”

  京家人立刻拿起他的外套,帮他穿好,“六爷,去哪儿?”

  “贺家。”

  **

  傅斯年的软件园毕竟在郊区,到贺家需要走很长一段路,当他快到贺家时,路口就看到了傅沉的车子。

  他站在路边,仍旧是一袭长款黑衫,整个人笼罩在夕阳余晖中,指尖盘着串儿,显然等他很久了。

  傅斯年咬了咬牙,还是踩了刹车。

  “三叔,您是来阻止我的?”

  “我和你一块儿去。”傅沉语气温和。

  如果今天换做是宋风晚出了事,这贺家作为首要的怀疑对象,就算是龙潭虎穴,他也会闯的。

  傅斯年愣了下,点头,此刻距离贺家不过百步。

  此刻的贺家客厅

  贺茂贞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人,“你们两个出去这么久?都没把人给我带回去?还动手了?我让你们动粗了吗?”

  “不是您说,一定要请她回来?”其中一人说道。

  就和以前一样,直接架上车不就行了,还需要做什么?

  “我是让你们请她回来!”贺茂贞双手掐着腰。

  “我们确实请了,可是大小姐……”

  “你们所谓的请就是和她动手?”

  其实这也怪贺茂贞没说清楚,他当时吩咐他们去接人,这个“请”字咬得很重,这两人就以为里面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  瞧着余漫兮不配合,就直接上手了。

  两人被骂得没作声。

  “两个蠢货!让你们请个人,你还把人给我得罪了,我养你们有什么用!”贺茂贞直接抬起茶杯,摔在他们身上。

  “爸,您别生气。”贺诗情坐在一侧,出声安抚他,“要不您再打个电话给姐姐说清楚?”

  “好不容易她肯接电话,事情有些转机,都让这两个蠢货给毁了。”贺茂贞也是养尊处优,生得比较胖,说话的时候,两颊的肉还有些一颤一颤的。

  “那丫头本来就不想回来,就算接过来,怕也不会如你的愿。”一侧的邹莉伸手揉了下脚踝。

  之前去找余漫兮崴了一下,此刻还隐隐作痛。

  当时被吓了好几次,此刻想来,还是心有余悸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贺茂贞看向自己妻子。

  其实他俩夫妻感情并不算好,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没给贺家生下一个男孩。

  “没事。”邹莉垂头不语。

  “老爷,那……”两个人垂着头。

  “还什么,都给我滚出去!”

  两人如蒙大赦,立刻开门出去。

  “我的妈,吓死我了,老爷自己说用什么办法,都得把大小姐请回来,我们和她动手,不也是他授意的嘛?现在倒好,都是我们的错了?”

  “人家是老板,人家肯定没错,错都在我们身上,谁让我们只是打工的。”

  “卧槽,他提前也没说这大小姐是个练家子啊,摔了这一下,我的腰都要被撞折了。”

  “就是再多叫几个人,这人也请不回来啊,说要接她回来,你自己的女儿,你干嘛不自己去!尼玛,刚才我真怕她一脚踹过来。”

  ……

  两人边走边嘀咕。

  这刚一转弯,就和傅斯年撞了个正面。

  傅斯年隔着一段距离,就听到他俩在说话,什么动手一类的。

  瞬时怒不可遏。

  这两人没想到会撞到傅斯年,眼神慌乱,心虚发慌,下意识就要跑……

  傅斯年原先还不太确定这两人是不是管理大妈口中的人,可是他俩的举动,间接证实了他的猜想。

  他直接抬起一脚,就把其中一人给直接踹飞了。

  这人在他脚下,就像是没有任何重量一般,轻飘飘飞出去,撞在一侧的地面上,一记闷响后,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

  另外那人看着傅斯年,吓得往后退了两步。

  “去找余漫兮的就是你们?”

  他声音低沉喑哑,像是透着无边的寒意,听得人心头直颤。

  此刻已近黄昏,正是昼夜交替之际,光线昏沉,落在他身上……

  就像是陈秋落叶,萧瑟肃杀。

  他一步步朝着两人走去,沉稳有力,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两人心尖上。

  听到外面惊呼声的贺家人也跑了出来。

  瞧着傅斯年过来,也是分外诧异。

  “傅大少?”贺茂贞挑眉,再看向倒在地上的人,“你这是干什么!”

  “我再问你俩,是你们带走的余漫兮?”傅斯年好像没听到他的话,仍旧朝着那两个保镖步步紧逼。

  伸手拽住另一人的衣服,那人吓得身子发颤。

  “是,是我们去……”

  那人话音刚落,一记重拳砸在他脸上,那个人的脸痛苦得有些狰狞,哀嚎着……

  十方站在傅沉身侧,乖巧安静状。

  我滴乖乖!

  他到傅家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少爷与人动手。

  他手指一松,那人身子一软,就那么软塌塌的瘫痪在地。

  卧槽!这打的太狠太带劲了吧。

  他都差点忘了,傅斯年以前是血射箭的,这臂力可不是开玩笑的,这种体魄,一般人还真的招架不住。

  难怪三爷要跟来,这是真的能出人命啊。

  “傅斯年,你到我们家就直接动手,未免太嚣张了吧。”这打的虽然是保镖,可是落在贺茂贞眼里,这是他的人,动他们,就是打他的脸。

  傅斯年看向他……

  眸子锋利的好像带着毒药,见血封喉那种。

  他此刻身上还穿着家居服,寒风中,只穿了一件轻薄的外套,冷风瑟瑟,他的脸色更是凄厉到可怖。

  “她人呢?”

  “什么她人?”邹莉无语,“这里是贺家!”

  “我知道是贺家!”傅斯年深吸一口气,“她人在哪里?”

  贺茂贞方才也是被他那种狠戾的眼神吓懵了,此刻才注意到院门口还有一个人。

  傅沉身着黑衣,暮色四合,他迎着光,温润的脸上好像被镀上了一层柔光。

  这叔侄俩形成了一个非常鲜明地反差。

  一正一邪,一如佛,一如魔。

  “三爷,您既然也在,你们这突然冲过来,未免太不合规矩了吧,当我们贺家是什么地方!”贺茂贞瞧着有傅斯年的长辈在,立刻说道。

  “你们带人接走余漫兮了吗?”傅沉追问。

  贺诗情轻笑,“傅三爷,您在说什么?姐姐不在我们家,我们确实派人去接了,但是她没跟我们回来。”

  “不在?”

  “真不在,她没回家吗?”

  傅斯年冷笑,“她若是在家,我来你们家干嘛?”那神情分明在看一个智障一样。

  “可她真不在我们这里,我们也想请她回来吃饭的。”

  “请?”傅斯年哂笑,“若是请,需要动手动脚?”

  贺茂贞理亏,不再说话。

  就在情形有些僵持不下的时候,几辆黑色轿车悄然停在贺家门口,似乎一直在等着……

  “人真不在这里,你若是要进来,我只能报警了。”贺茂贞也不能让他任意闯进来,闯进屋子是小事,但是这件事要是传出去,被一个小辈威胁恐吓?

  他的脸没地方搁啊。

  “老爷……”有人走过来,“京家的车子在外面。”

  贺茂贞咬了咬牙,这特么怎么连京家人都来了。

  傅斯年到底是想来干嘛?

  要把贺家掀了不成?

  也就此时,京寒川得了另外的消息,立刻降下车窗,“斯年,傅沉,她不在这儿,有新情况……”

  傅斯年眸子猝然收紧,离开之前,还深深看了一眼贺茂贞。

  待一群人离开,邹莉才伸手拍了拍胸口,“哎呦,我的妈,吓死我了,这是来干嘛啊?”

  “还能干嘛,给我们下马威呗,这傅家现在可真是厉害,小的都敢骑到我的头上了。”贺茂贞气闷。

  贺诗情咬了咬唇,“爸,他们好像在说姐姐失踪了,姐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,我们要去看看嘛……”

  “这么个大活人,怎么可能失踪,八成是故意来找茬的,我的人和她动了两下手,你还看不出来,这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!”贺茂贞轻哼。

  贺诗情悻悻笑着,他不觉得傅斯年会如此无聊,而且傅沉与京家人都来了。

  怕是真出事了……

  失踪?

  她眼底滑过一丝阴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