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47 晚晚变身狐狸精,很勾人(34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宋风晚扑过去的时候,傅沉是没准备的,整个人被撞到床上,这结实的大床发出“吱呀——”一声闷响。

  他缓过神的时候,宋风晚已经骑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她脸很红,呼吸很急,卧室灯光很柔和,笼罩着她,她整个人也仿佛含烟带水般,细长的凤眸,好似有水光……

  身上穿着一件颇为暴露性感的内衣,只有一根细细的袋子勒着肩头,身上有层薄纱,将她衬托出了一丝小女人的妩媚,她咬着唇娇羞尴尬,眼底仍旧干净天真。

  头发披散着,是风情,也是招摇。

  落下的薄纱根本根本遮不住半分,双腿清瘦白皙,整个人坐在他腹部,局促又紧张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傅沉看得眼热。

  “……”

  宋风晚此刻脑子都是混沌的,哪里还能想那么多,舌头打结,不知该说些什么?

  “你说的礼物……”傅沉怕她掉下去,伸手扶住他的腰,他手心滚烫,碰触她微凉的肌肤,惹得她身子不可遏制的抖了下。

  “就是这个?”

  宋风晚抿着嘴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俯身吻住了他。

  这段时间她也做了不少准备,开始学着电影里的女主,含着他的唇,慢慢咬着,伸出小舌,在他唇边轻轻舔舐。

  她非常有耐心,不急不躁。

  却惹得傅沉呼吸越发深沉。

  宋风晚在这种事上,素来不是那么主动的人,使劲了浑身解数挑逗他,整个人悬在他的身体上方,双手撑在她两侧,两人衣服偶尔轻轻蹭了下……

  傅沉呼吸沉沉,就连呼吸吞吐间的浊气,都染上一丝难的火热。

  这小狐狸今晚是变成狐狸精,来勾魂索魄的吗?

  宋风晚从不知处于上面这么累,双臂撑得发酸,而且她这经验实在太少。

  这电影上面,不都是女主稍微勾引一下,这男人就直接反扑过来吗?

  他家三哥怎么回事?

  按兵不动啊,任由她造作。

  宋风晚双手撑得实在太酸,加上傅沉不动,她气得咬牙,直起身子,抬起腿就要离开。

  傅沉目光忽而变沉,按住她的腿,“怎么不做了?”

  “累了。”宋风晚气闷,这人怎么撩不动啊。

  还说自己心肠硬,性冷淡,这平时撩自己的时候不是挺起劲儿的,这时候怎么傻了,难道是自己太生猛,太主动吓到她了?

  “那我来……”

  宋风晚身子僵住,下一秒,傅沉忽然翻身,将她压在了身下,耳后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。

  “我都被你亲得……”

  最后两个字吞没在她耳边。

  宋风晚能清晰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,加上某人说得浑话,浑身血液都轰上头顶。

  心虚又羞耻。

  这人说话就不能委婉一些,非得这么直白,身躯紧压着,呼吸像是滚烫的熔岩,厮磨纠缠。

  “你……”宋风晚不知该说什么,身子被他压着,身上这所谓的衣服,穿了本就好似没穿一样,露出大片细嫩的肌肤。

  他的视线灼热,在她身上细细打量着,这让她莫名觉得臊得慌,双手双脚被压,无法动弹,她小幅度挣扎了一下,想要遮挡。

  “这不是你给我的礼物?我还没拆开,你躲什么?”傅沉声音压在她耳侧。

  嘶哑粗重的不像话,牙齿咬到她肩处的带子,她身子都软得提不起利器。

  “你先离开一点,压得我很重。”

  她声音孱弱,像是在变相的撒娇。

  傅沉却不理会她,空气热得像是要爆炸一般,傅沉紧紧囿着,仗势欺人般,任由她挣扎,手指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四处点火。

  “这就是你所谓的特别礼物?”傅沉打量着她。

  其实宋风晚的不大适合这类衣服,太乖,稚气未脱的样子,穿起来过于成熟,所以在她身上呈现出了两种不同的风格……

  风情魅惑,又天真无邪。

  纤瘦的身子,细嫩的脖颈,看着就特想欺负她。

  傅沉忽然想起第一次和她近距离接触,雨天,穿着校服,凉风吹过,裙裾轻荡,白嫩的腿分外招摇。

  他那时候就曾向着,若是将她压在身下,又会是何种情形。

  有些年头一旦萌生就会不可遏制的蔓延滋长。

  “谁让你穿的这个衣服……”傅沉呼吸越发粗重炙热。

  呼吸溅落在宋风晚脖颈处,惊得她身子轻颤发抖,“不喜欢吗?”

  这胡心悦……

  她就知道,他家三哥动也不动,八成是不爱这种风格的。

  “喜欢……”傅沉忍不住,咬住她的唇,“喜欢的……”

  “要命!”

  最后两个字说得咬牙切齿。

  他像是有点发了狠,牙齿微微用力,咬得宋风晚惊呼出声,脊背就像是过电一样酥麻,呼吸不由粗重起来。

  口腔温热,两人呼吸欺负……

  身子开始发热,脑子也昏昏涨涨的,热意涌入大脑,整个人的意识就开始混混沌沌,宋风晚只知道傅沉脱了衣服,肌肤相贴,可怕的触碰感……

  有种让人溃不成军的战栗感。

  心火燎原般,一点即燃。

  傅沉显得非常克制,因为他心底清楚,乔家父子还没走,若是在她身上留下半点痕迹被察觉,自己可能在生日当天会被“五马分尸”。

  可是软玉温香在怀,若是真的坐怀不乱,又不可能。

  干柴烈火的,真的是在考验他的自制力,就在他觉得自己快绷不住的时候,宋风晚的手机铃声响起……

  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。

  “接吗?”傅沉俯视着他,小姑娘咬着嘴唇,面色微红,眼若秋波般,看得傅沉心神激荡。

  宋风晚咬紧嘴唇,“把我手机拿一下,我怕是我表哥的。”

  一听说乔西延,就好似冬日遇冷,身上的火气都消了一大半。

  宋风晚衣服在地上,傅沉只能帮她捡起,摸出手机,来电显示:大表哥。

  还真是乔西延的。

  宋风晚直起身子,清了下嗓子,才接过电话,“喂,表哥——”

  “回去了吗?我这边刚盘点结束,你要是还没走,我去那边接你。”乔西延声音又重又冷。

  “没有,我已经回去了。”宋风晚急忙说道。

  “到宿舍了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这么安静?”乔西延手机挂着免提,手指把控着方向盘,正开车往九号公馆走,得知她回去,这次寻思着调转车头回沂水小区。

  “室友都睡了。”

  “那我不打扰你了,早点休息,今晚喝了不少酒,你要是觉得难受,我给你送点解酒药。”

  “不了,我都脱衣服上床了。”

  宋风晚接电话的时候,傅沉从衣柜里取出外套,裹在她身上,自己则直接进了洗手间。

  乔家父子明日离开,肯定要和宋风晚吃最后一顿饭,等他们走了再亲近也不迟,主要是傅沉听到乔西延的时候,就想到他今日送的青砖……

  后背有点发凉。

  宋风晚见他进了浴室,垂头看着自己胸口的红痕,将衣服稍微扯了下,遮着身子,脸又像是发了烧般,又热又烫。

  当她挂了电话,才听到里面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……

  傅沉这次在里面的时间格外久。

  宋风晚裹紧他的外套,可能是酒水喝多了,她打算去了个洗手间,可是傅沉总是不出门,这让她有些急,这一转眼都快半个小时了,她走过去敲了下门。

  “三哥?你还没好吗?”

  傅沉打开门,似乎还没纾解好,就那么盯着她,眼底翻滚着难以抑制的欲望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宋风晚有些尴尬,“要不我去别的房间上厕所好了,你继续吧。”

  都这么久了,她记得傅沉第一次就几分来着。

  这人总是这样,不知餍足的。

  宋风晚帮他弄过,自己解决,怎么都不对劲,贱得很,傅沉也很郁闷,眼睛像是染了血,憋得通红。

  “……你、真的难受啊?弄不出来?”

  宋风晚小脸臊得像是火在烧。

  她都在说些什么。

  傅沉看着她不说话。

  他盯着她,那眼神通红,即便不说话,也能让她轻而易举缴械投降。

  “那我帮你?”

  傅沉勾唇一笑,拉着她进了洗手间。

  宋风晚原以为动动小手就可以了,可是某人得寸进尺,居然让她用……

  ……

  事毕,又是半个小时,傅沉出了浴室,临走之时还帮她倒了水挤了牙膏。

  宋风晚狠狠地咬牙,拿起牙刷,狠狠得刷着牙齿,这个疯子,怎么还能……

  事后居然一直摸着她的脸,说她好乖。

  傅沉,你大爷。

  宋风晚深吸一口气,刷了几次牙齿,还是觉得口中有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味道,实在让人觉得羞耻。

  她脱了身上的衣服,简单冲了个澡,出去的时候,傅沉似乎也在其他房间洗过了,桌边放着牛奶,他正摆弄着她白天送的画,似乎在想挂在何处。

  宋风晚给他画了幅冬景的油画,着色很艳丽,他房间偏冷色调,挂起来好像整个房间格调都变了,倒也相得益彰。

  “你要挂在这里?”宋风晚端起牛奶,喝了两口。

  “不好看?”

  “会被人看到的。”

  “没人会来我的房间。”

  ……

  傅沉挂好了画,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,宋风晚钻到他怀里,临睡前说了声,“生日快乐。”

  傅沉吻着她额角。

  有她之后,这两年的生日都挺快乐的。

  **

  乔家父子是打算吃了中饭再走,宋风晚原想着早上早点起床回宿舍,这样就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。

  可是有些事往往并不如想的那般顺利。

  乔西延一大早就起来收拾行李,他想着宋风晚昨天喝了很多酒,帮她买了早餐,又带了点醒酒药,准备给她送去。

  可是她的手机一直无人接,乔西延没办法,只能给她室友打电话。

  此刻刚过早上七点,胡心悦看到来电显示,还有点懵,又看了眼宋风晚的床,昨天没回来,“喂,乔先生……”

  入学的时候,乔西延请她吃过饭,当时加了联系方式,无非是希望宋风晚发生什么紧急情况,胡心悦能及时通知他,这还是两人第一次通电话。

  “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你。”

  “不打扰,不打扰!”这可是她偶像的孙子,胡心悦从被子里钻出来,整个人都清醒起来。

  “你能帮我叫一下晚晚吗?我在你们宿舍楼下。”

  “晚晚……”胡心悦刚睡醒,脑子有点晕,脱口而出就是……

  “她昨晚没回来啊?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乔西延捏紧手中的便利袋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胡心悦当即反应过来,自己可能坏了事,可是……

  宋风晚此刻不在宿舍,她根本没法将宋风晚叫出去啊,这件事压根瞒不住。

  “不好意思,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,你再说一遍?”乔西延手指紧紧攥住,不在宿舍?

  “心悦……”因为是周末,苗雅亭也没起床,听着动静被吵醒,翻身看向胡心悦,“怎么啦?谁的电话啊?”

  胡心悦简直快哭了。

  卧槽!

  闯祸了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这一章写得好艰难啊,我妈一直在我房间晃来晃去找东西,我……o(╥﹏╥)o

  为毛我一个单身狗要写这个东西

  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  三爷,你的皮绷紧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