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045 衣服掉了,露了,看光了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宋风晚打量着坐在不远处的男人,拿着炭笔按照比例在画纸上绘制轮廓。

  傅沉一直没做别的事,就这么直勾勾看着她,盯得她心烦意乱。

  她飞快地在画纸上勾勒,她清楚地知道,自己的水平一个晚上是根本画不完的,她只能尽可能的记住他脸上的所有细节。

  包括皮肤上的所有文理光泽,每一寸……

  都必须深刻地印在脑子里。

  她可不想每天麻烦傅沉。

  画了一个多小时后,她才意犹未尽的收回了笔,“三爷,今天差不多了,真是太麻烦你了。”

  “要睡了?”傅沉长久没开口,嗓子有些嘶哑,在空荡的房间更显低沉。

  “还要再忙会儿。”宋风晚收拾手边的画具。

  她在这里住了这么久,傅沉也清楚,她每天大致一点才睡觉,早晨五点起来背单词,别人羡慕她成绩优异,那是没看到她背后的努力。

  无论是依靠宋家,还是依仗乔家,她都可以选择一种更舒适的生活方式,为什么这么努力,他也能想到几分。

  “休息一下再忙。”

  “嗯,今天谢谢您。”宋风晚没想到傅沉会这么配合。

  “道谢就不用了,你也帮我一个忙吧。”

  “我能帮你什么啊。”宋风晚收拾好画具,拿着湿纸巾擦着手指上的铅墨。

  “我新买了一款手机,不太会用。”傅沉说着从浴袍口袋中掏出一个全新的苹果6s。

  “您换手机啦。”宋风晚诧异,“苹果都出到8了,你怎么买了6啊。”

  傅沉语气平和,“喜欢。”

  宋风晚走过去,拿过他的手机,全新的,就连指纹什么的,都没设置过。

  “其实按照上面的步骤先设置好,再下载些常用软件就可以用了,手机卡插进去了吗?”宋风晚坐到傅沉身侧的沙发上,和他之间还隔着一人距离。

  “放进去了。”傅沉偏头看她,熏暖的灯光将她小脸衬托得越发细气柔和。

  宋风晚拿着手机倒腾了一下,“您过来录指纹吧。”

  傅沉依往她那边挪了半寸,衣服摩擦着,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就拉近了。

  “怎么录入?”傅沉挑眉。

  “就放这里。”宋风晚指着一处,专心弄手机,完全没注意两人之间已经那么近。

  录好指纹,傅沉伸手按在后颈上,搓揉两下,刚才一直保持一个姿势,确实不太舒服。

  “您需要下载什么软件吗?”宋风晚偏头看了眼傅沉。

  “你平常用的,帮我随便弄点。”他语气平淡,目光幽深。

  宋风晚就给他下了点自己爱用的软件,就转身把手机递给他,“三爷,已经好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傅沉接过手机,看了眼,就打算起身离开。

  可能是坐得太久,他刚才又活动了两下,缠在腰上的腰带松了几分,他刚一动作,腰上一松,浴袍便松垮得往两侧散开……

  立刻露出一大片光裸的肌肤,强劲结实的胸膛,精瘦坚韧的腹部,还有那轮廓分明的腹肌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他皮肤很白,灯光落下,好似烫了层金粉。

  上半身有一大半都露了出来。

  宋风晚直接傻了眼。

  这……

  露了!

  “还看?”傅沉拧眉,神色略显紧绷。

  不待宋风晚反应,一双温热的手落在她脸上,将她的脸往一侧一拨。

  “转过去,不许动。”

  宋风晚呼吸都要停滞了,他的手还停留在自己脸上,她整个小脸都红得发烫。

  她之前不小心扑倒在傅沉身上,手指曾在他胸口停留过,她清楚地知道,傅沉并不若表面看起来这么羸弱,身上肌理分明,肌肉张弛。

  那也不如亲眼见到来得震撼。

  她僵直着身子,不敢乱动,他的手指从自己脸上离开,感觉身侧沙发松软几分,知道他已经起身整理好衣服,她垂着眸子,手指不安的绞动着。

  “宋风晚。”他很少叫她名字,惊得她心头一跳。

  她下意识抬头,却不曾想傅沉正弯腰俯身,正对着她的脸,她倏一抬头,鼻尖擦过,呼吸纠缠,他的唇正对着自己……

  唇形削薄,微微上翘,只要谁再动一分,就能碰上。

  他伸手撑住她后侧的沙发,将她整个人禁锢在身体与沙发中间,略微往前一压……

  太近了。

  宋风晚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看着她,小脸染上一层血色,心脏快得就要跳出嗓子眼了。

  “刚才看到了什么?”他弯着嘴角,每次吞吐字眼,气息就无孔不入的往她身体里面钻。

  那华丽带着尾音的嗓音,格外好听。

  “没……什么都没看到。”宋风晚咬着唇,大气不敢喘。

  “宋风晚,撒谎可不好。”傅沉拧眉,神色略显不悦。

  “我也不是故意的,刚才那种情况……”明明是他自己没扎好腰带,怪她喽。

  “那还是看到了?”

  宋风晚点头,她又不是瞎子。

  傅沉忽然一笑,忽然抽身离开,“早点休息。”

  说完居然直接走了。

  宋风晚呆坐在沙发上,脸上热潮还未褪去,红得能滴出血。

  他干嘛冲着自己笑?

  不就看了一眼吗?不至于要杀人灭口吧。

 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,放在口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,吓得她身子一抖,拿过手机看了一眼,是自己母亲,这才长舒一口气。

  “喂——妈。”

  “还不休息?”乔艾芸声音永远都是慈爱柔和的。

  “嗯,马上就睡。”

  “过些日子十月朝,我去吴苏给你外公送寒衣,然后就去京城看你。”

  宋风晚笑着点头,“好,你也别太辛苦……”

  乔艾芸说这话,就表明她要回家了,怕是要着手处理那个私生女的事了,母亲回来,她瞬间觉得有了依仗,一颗心也落了地。

  **

  宋风晚在房间和乔艾芸说了半个多小时电话,傅沉今晚心情不错,晚上睡不着,去后院把傅心汉从窝里拖出来,要带它出门遛弯。

  傅心汉耷拉着脑袋,几乎是被他强行拽出来的。

  乌央乌央的不愿走。

  “走不走?”傅沉拧眉。

  傅心汉立刻摇头摆尾,冲他龇牙咧嘴。

  就知道吓狗子,没人性。

  变态,谁家大半夜遛狗啊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爷,你这就太过分了!不带这么玩的,你干脆全脱好了。还确定人家有没有看到,不要脸,真的!

  三爷:腰带的问题……

  傅心汉:这里有人虐待小动物。

  三爷:嗯?你说什么?

  傅心汉:咧嘴一笑

  *

  寒衣节是每年农历十月初一的祭祀节日,与清明、中元节称为三大“鬼节”,一般都是给过世的亲人烧御寒衣物。

  对了,还有个科普,之前有人问溜达鸡是什么,其实就是笨鸡啊,就是乡下散养的那种鸡,和肉鸡不一样的那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