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54 三爷色欲熏心?简直不知廉耻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傅沉受戒受伤的事,瞒得严严实实,就连傅斯年、段林白等人都不知晓。

  用傅老的话来说,是给三爷留点脸,免得被人知道,快三十了,还被戒尺抽打,怕他没脸见人。

  最主要的是,这件事还不能彻底对外声张。

  不过京寒川第二天让人给老宅送了几尾鲈鱼,说是给傅沉煲汤养身子,怕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。

  傅沉刚到老宅那两天,恰逢宋风晚的双休,自然来的勤快,后来她开始上课,加上晚自习,又说要复习备考英语四级,来得自然不若周末频繁。

  这让傅沉很是郁闷。

  想得紧,还见不着。

  傅心汉隔天被接到老宅,傅沉除却遛狗,就是在院子里晒太阳,实则就是为了等媳妇儿。

  这两天一次寒潮侵袭,京城的天冷得越发厉害,也就有暖阳的时候,出门还有几分暖意。

  “我说老三,你能不能有点出息,一天天就这么巴巴看着,这晚晚前天不是刚来过?”傅老咋舌,以前都没发现这小子这么黏糊人。

  傅沉看了他一眼,“上次过来就待了一个小时,还被我妈拉着说了大半个小时的话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找点正事干,就这么守着啊。”

  “今天周五,她说晚上会过来。”傅沉垂眸看了眼腕表,后侧的伤口大力拉扯仍觉刺痛,但已经好了很多。

  “真是没出息。”

  “爸……”傅沉看了眼老爷子,“我以前听外婆说,您追我妈的时候,天天跑去她家刷存在感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听说当年你是准备跑去她家干农活的,发现她家有帮佣,又扛着锄头回来了。”

  傅老老脸涨红,恨不能踹他一脚。

  以前那个年代,物资劳动力都匮乏,有人追媳妇儿,是真的跑去人家帮忙干活的。

  傅老当时也没打听清楚老太太家中什么情况,只知道她家要农忙,扛着锄头就跑过去了,这老太太以前是大户人家,压根不用人帮忙干活。

  也是因为这件事,才给老太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因为傅老人前很精明干练,这辈子干得最蠢的事莫过于此。

  老太太家在南方,当时北方战乱,傅家避祸南迁,后来北上回家,就靠着书信来往,有时候一封信都能走几个月。

  而后战争范围扩大,老太太家中是打算送她出国的,傅老是突然出现在她要走的留样渡轮上,老太太一感动,就跟着他走了。

  有段时间,真的是到处躲避战乱,什么苦都吃了。

  傅沉有一次问老太太,“你当年放弃出国,下船跟我爸走,你后不后悔?”

  “后悔死了,刚下船,洋鬼子就来了,我还挨了一枪,险些命都没了。”老太太冷哼,“那时候年轻啊。”

  “你到底看上我爸什么了?”

  “你爸年轻时和你长得挺像的,你去翻翻他的老照片就知道了。”

  简单粗暴的来说就是看脸!

  傅沉还在想着自己父母以前的爱情故事,老太太就从屋内走出来……

  “你俩还在外面坐着干嘛,太阳一落就冷了,快进屋。”

  老爷子很听话,起身拿着小板凳,滴溜溜的就钻了进去。

  傅沉起身,伸手揉了揉后腰,这段时间怕扯着后背伤口,只能一直僵着身子。

  他进屋不久,就听着外面传来车声,刚起身,就看到宋风晚裹着羽绒服,还带着一顶红色小帽。

  跑得有些急,到了门口停下步子,胸口微微起伏。

  “停下干嘛?过来!”傅沉拧眉。

  宋风晚瞧着客厅此刻只有他一个人,小跑过去,傅沉将她一把抱住,双脚离地,紧紧箍着她的腰,女孩轻轻的喘息声,落在他耳侧,有点凉,却烘得他耳热。

  “我身上凉。”

  “想得紧,先抱会儿。”傅沉蹭了下她的侧脸。

  忠伯正在厨房忙活,这一出门,就瞧着两人抱到一处,无奈摇头。

  这年轻人谈恋爱啊,总是有千般温存,怎么都黏糊不够。

  “咳——”傅老从楼上下来,这怎么一进来就抱上了。

  “傅爷爷。”宋风晚急忙从傅沉怀里退出来,她虽然和傅沉在谈恋爱,但称呼一时还改不了。

  “嗯。”傅老清了下嗓子,有一回他躲出去抽个烟,回来的时候,恰好看到这两人在沙发上抱成一团,他这张老脸臊得都没处放了,干脆又出去继续抽了根烟。

  其实宋风晚挺害羞的,多是傅沉招惹他的,光天化日,那么黏糊。

  自己到底养了个什么样的狗屁儿子。

  “晚晚来了吧,外面冷不冷啊?”老太太也从楼上下来。

  她适应得很好,做不成孙媳妇儿做儿媳也不错,主要是她一开始担心,她和傅沉年纪辈分有差距,还以为两人相处有代沟,后来才发现,她想太多了。

  他儿子为了追媳妇儿,就连家庭伦理剧都追起来了。

  宋风晚看个电视,他都能跟上讨论。

  以前不是只看新闻财经频道的吗?

  这段时间,老太太三观算是被颠覆了。

  “外面还好,白天不算冷。”宋风晚伸手脱了外套,她最近常来,自然不如以前那般拘束,室内暖气太足,她已经有点轻微出汗。

  “今晚不是没晚自习,明天又双休,干脆别回去了,大晚上来回跑也不容易。”老太太刚提议,傅沉眼睛就亮了下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宋风晚还有点犹豫。

  “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住这里了,晚上外面确实冷。”傅老一看傅沉那样儿,还是决定帮他一把。

  拗不过傅家二老,她晚上就答应在老宅住下。

  吃了晚饭,宋风晚和室友打了个电话。

  “和室友说过啦?”老太太正坐在客厅电视前,追着八点档的电视剧。

  “嗯,傅奶奶,您该吃药了吧,我去给您倒杯水。”宋风晚说着就往厨房走,待得久了,她对傅家二老的生活习性自然也摸得一清二楚。

  “还是女孩贴心啊。”老太太叹了口气,只是这称呼……

  她一直想让宋风晚换个称呼,这以后是儿媳,怎么能一直喊她奶奶,这又没结婚,不能直接喊妈,喊阿姨伯母更是奇怪。

  宋风晚帮她倒了温水,拿起放在一边早就配比好的药丸递给她。

  “坐吧,正好陪我聊聊天,看看电视。”

  傅沉坐在一侧,“妈,两集电视剧得播到十点。”

  “十点怎么了?”老太太就着水,吞着药丸。

  “我和她好几天才见一次,需要独处。”傅沉一脸不乐意。

  “她今晚都在家里,还在乎这一两个小时?”

  “您觉得一两个小时还短?”

  “我和她说几句话还不成?”老太太气闷,以前也没发现她儿子占有欲这么强。

  “您可以和我爸说。”

  “我和他结婚都要60了,整天待在一起,有什么可说的。”

  “原来你和我之间,已经无话可说了啊。”傅老不知何时出现在客厅,那语气……

  傲娇又委屈。

  老太太咳嗽一声,低头继续吃药,佯装没看到他。

  宋风晚陪着老太太看了一集电视剧,傅沉就以后背需要上药为由,将宋风晚带回了卧室。

  傅沉房间的藏书很多,宋风晚进去还是瞄了一眼书架,又看了眼他桌上摆放的电脑和一摞文件,这后背都伤了,还办公?

  她只听到后面传来关门声,还没反应过来,傅沉从后面抱着她,将她直接扑在床上,紧紧挨着,循着她的唇,就狠狠亲热了一番。

  手指更是不安分的捏着她的腰,惹得她身子发软轻颤。

  “你后背没事了吗?”宋风晚声音含混的问道。

  “还好,没那么疼了。”傅沉低头咬着她侧颈处的软肉,修长而结实的身子,紧紧挨着,他身上的热度让人忍不住战栗。

  “还是要小心点。”

  “几天不见,想我了没?”傅沉总爱不厌其烦的问着同样的问题。

  “想啊。”

  他俩现在的模式,就是小别胜新婚的状态,这嘴黏到一块儿,就像是难分开般。

  傅沉含着咬着她的唇,觉得甜,怎么都吃不够,宋风晚又不敢大力推他,只能任由他作乱,只是他的手忽然从她毛衣下摆伸进去,滚烫的指尖,落在她皮肤上……

  灼得人又酥又痒。

  “三哥……”

  宋风晚微微扭动着身子,傅沉这床还是二十多年前买的板床,几块木板钉的那种,已经过去这么多年,不算牢固。

  两人在床上扭扭捏捏,推推搡搡,这床发出了嘎吱咯吱的闷响……

  “别乱动,我就摸两下。”

  他声音低沉又诱人,宋风晚脑子有点晕,感觉视线所及之处,光野都有些模糊,只觉得身上钻心的烫,好似能要了人的命。

  傅沉所谓的摸两下,最后就演变成让宋风晚脱了毛衣,她身上还穿着贴身的秋衣,两人就在床上这么摸着蹭着……

  他后背伤口还未痊愈,却也有法子让宋风晚帮他,到了最后,宋风晚眼底噙着水儿,嘴疼手也疼,哼哼唧唧,气得没边了。

  事毕,宋风晚靠在他怀里,浑身都是热汗。

  “你累了?”傅沉侧着身子搂她在怀,“你这样……以后可怎么办?”

  “什么以后?”宋风晚此刻脑子混混沌沌,愣是没听出他的话外之音。

  傅沉贴在她耳侧,“负距离……深入交流的时候。”

  宋风晚臊红了脸,这人怎么如此不要脸。

  傅家老宅是老房子了,隔音效果并不算好,那两人还算克制,没发出太大的声音,但是老旧的木板床吱吱呀呀响个不停。

  气得傅老直呼“傅沉这小老三儿,简直不要脸,这……”

  “他受着伤呢,能干嘛啊,最多就是稍微亲热一下。”

  傅沉此刻伸展双臂,后背伤口都能扯得酸痛,压根不会做到那一步。

  “就算是亲热,那也肯定是……”傅老咳嗽两声,“亏得这小子平日还吃斋念佛,这脑子里怎么尽是下三路的东西啊。”

  “他又不是和尚,找个女朋友亲热一下也正常。”

  “简直熏心,不知廉耻啊,你瞧着这床响的,还让不让人睡了。”

  “明天给他换个床,那床都睡了二十多年了,不结实,又是单人的,两人睡觉挤得慌。”

  傅老冷哼,换什么床,等他伤好了,直接踹出去得了。

  他心底是这么想的,不过第二天,还是陪着老太太去了趟家具城,最可怕的是,买床这钱,是从他退休金里拿的,这可把他气得不轻……

  凭什么他出钱啊!

  傅沉起得早起来抄经,宋风晚愣是睡到了十点才起身,得知二老要给傅沉换床,当时就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老太太还一直说,这床又大又软又舒服,还牢固!惹得她脸红得更甚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新的一天,各位美人儿别忘了打卡留哈~

  今天是潇湘爆更留活动最后一天,晚些会把昨天与今天奖励一起下发,还在潜水的也记得冒个泡儿~

  傅老真是憋屈,凭什么要用他的退休金给儿子换床。

  傅老傅沉这小老三儿,下三路的东西,不知羞耻!

  傅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