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62 求婚:他们不要,我娶你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慈善晚会的拍卖环节正式开始后,大家虽然私下也在讨论贺家的事,但焦点已经被台上展出的拍卖品吸引。

  宋风晚手机震动着,傅沉的信息:喜欢哪个?

 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,有套点翠头面不错,我想看看正品做工,不过那东西我要着没用。

  她不是京戏票友,那套点翠头面说是用了缠金技术,上面还镶嵌着一些玉石,很是精致,因为是某位过世的名角佩戴过,才有了收藏价值。

  除非是资深的京戏票友,或者是干这一行当的,对这个才更有兴趣。

  寒川会拍,他拍下的话,我带你去看。

  宋风晚给他发了个么么哒的表情。

  傅沉位置,一侧是傅斯年,另一边就是段林白。

  此刻台下灯光很暗,某人一直抱着手机,那光线着实有些刺眼,“傅三,你就没什么想要的,一直和谁发信息啊?”

  “晚晚。”傅沉压低声音。

  “她就在你隔壁的隔壁的隔壁……你俩需要这样嘛?”

  “她说我很帅,很喜欢我,还亲了我。”傅沉往上翻着信息,盯着宋风晚方才发的一连串赞美之词,心底美滋滋。

  段林白翻了个白眼,这是给我撒狗粮呢。

  “……下面的拍品是一套点翠头面,这是我国最著名的青衣名角儿……”主持人说了许多介绍,“这件藏品的起拍价是12万。”

  其实今天的所有拍品,大多都是十几万块钱的东西,本就是做慈善,虽说筹措的善款多多益善最好,但也没必要为了刻意搞噱头,弄个几百万近千万的拍品,那就失了味道。

  今天的拍品有不少古代的珠钗饰物,这套头面并不是最好看甚至最突出的,所以竞拍的人极少。

  “12万五……”京家人还没说话,就有人举了牌。

  京寒川抬手示意身侧的人举牌。

  可是那人就像是不厌其烦一样,一直在举牌竞拍,互不相让……

  “六爷,贺小姐。”京家人附在京寒川耳边。

  京寒川眯着眼,贺诗情?

  她拍这个原因也很明显了……谁都知道京夫人是旦角出身,最爱这些东西,只怕也是有所图吧。

  贺诗情今晚过来,就是冲着这套头面来的,没想到却有人和她争抢,她往后看的时候,后侧很黑,只能看到他们在不断举牌,不知是谁。

  这眼看着价位越抬越高,已经超过她的预期,几十万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大钱,但是十几万就能买下的东西,却愣是让她多出十几万,她也憋屈啊。

  “你要这个做什么?”贺老太太心里憋屈得要命,原本大家的视线已经转移到拍品上,因为竞拍,又聚焦到贺家,这让她有点恼火。

  “我……”贺诗情也不敢直,自己是想送给京家的。

  “非要惹人注意是不是!不许再拍了。”

  贺老太太厉斥一声。

  最后点翠头面以21万成交。

  段林白此刻已经知道京寒川来了,伸手抵了抵傅沉,“方才和寒川争抢头面的是贺诗情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她要这东西干嘛?”

  “想追寒川。”

  “噗嗤——”段林白险些笑喷,“你说她想泡寒川?我去,不要命啦?”

  傅沉抿嘴没说话。

  而紧接着拍品则是一条玉坠……

  “……这是江家老夫人的捐赠物,这是和他先生当年的定情物,佩戴了五十多年,两人一直相亲相爱,老先生过世后,她捐赠这样物品,希望能遇到有情人,将这份感情延续下去……”

  “这个玉坠是蓝田暖玉制成,起拍价十万。”

  宋风晚当时并未过多在意这块玉石,因为从照片看,做工不是很精细。

  而一直没开口的傅斯年举了牌子,一开口就是二十万。

  这玉石价值最多十二三万左右,他这么开口,瞬时没人再敢竞拍。

  “二十万第一次、第二次……”拍卖师瞧着没人举牌,也动作飞快的将其成交,“恭喜傅先生,这件拍品很有寓意。”

  傅斯年忽然起身,“我能说两句话吗?”

  主持人愣了下,看了眼台下的段林白,本来被贺奚搅和,整个晚会流程已经推迟了半个小时,这……

  段林白点头。

  整个大厅的光线被调得明亮几分。

  “你做什么?”余漫兮也是同样不解。

  就在众人惶惑不解的时候,傅斯年忽然起身走到了余漫兮面前,单膝跪地……

  现场顺势一片哗然。

  “我的妈,求婚是不是!”

  “太突然了吧,就这么跪下了?”

  “肯定是要求婚的!绝壁是,太惊喜了吧……”

  ……

  宋风晚本来就坐到余漫兮身边,见此情形,立刻起身站到一边,那表情简直比余漫兮还激动。

  “傅斯年……”余漫兮一愣,大脑有瞬间是完全空白的。

  傅斯年松开手,手中躺着一个精致的黑绒盒,他伸手将盒子打开,里面是一枚精致小巧的钻戒,简单的八爪设计,一颗一克拉左右的钻石,在灯光下扎射出璀璨的光泽。

  “小鱼儿……”

  “你还想要年年吗?”

  卧槽!

  情侣之间有些爱称很正常,但是众人从不知道余漫兮会叫傅斯年年年?

  甜蜜暴击有木有,在场的人不少都是早就认识傅斯年的,一直都是沉默高冷的人设,谁特么见过他如此甜腻到类似撒娇的口吻。

  “要不要嫁给年年……”

  “江奶奶和江爷爷携手50余年,我想与你年年岁岁,生生世世,有人不珍惜你,我娶你。”

  “冠我的姓,当我的人,我会给你一个家。”

  傅斯年说话很简单,却字字戳进了余漫兮的心里,她眼睛一红,眼泪瞬时夺眶而出。

  刚才视频流出,傅斯年就一直攥着她的手没说话,她还想着,回去之后,如果他问起,自己该怎么和他解释,没想到……

  “余姐姐……”宋风晚见她一直在哭,却没动作,傅斯年也还跪在地上,小声提醒。

  余漫兮这才缓缓伸出手,没说我愿意,而是说了,“谢谢你。”

  傅斯年取出戒指,帮她戴上,伸手帮她擦了下眼泪,就这么跪着搂紧了她,“明天我们去领证。”

  “好。”余漫兮搂紧他。

  全场掌声雷动。

  “尼玛,我刚才绝壁是耳朵聋了,你们觉不觉得傅大少的语气有点像撒娇啊,什么叫要不要年年……”

  “果然就是钢铁直男,遇到喜欢的人,也会有温情的一面。”

  “羡慕啊,傅大少一看就是那种,喜欢上就是一辈子的人。”

  ……

  除却祝福,也有不少人在讨论着贺家。

  “卧槽,这尼玛前脚刚爆出贺家不要余漫兮的消息,傅家立刻要把她娶回去,这不是成心打他家脸嘛!”

  “活该,是他们家先不要人家的,现在家里两个孙女都没结婚,不要的孙女却嫁入了最顶级的名门,简直是讽刺。”

  “觉不觉得傅大少是故意挑着这时候的啊。”

  “人家钻戒都带了,保不齐早就想这么做了。”

  ……

  傅斯年搂紧余漫兮,“钻戒有点小,买的比较匆忙,看到不错的就买了,以后再给你换大些的。”

  “不用,我觉得挺好的,我很喜欢。”余漫兮笑着摇头。

  就在众人的鼓动欢呼下,傅斯年捧着她的脸,在她唇角印下了一个灼烫的吻……

  段林白在边上一个劲儿鼓掌,笑得像个二傻子,还一个劲儿怂恿傅斯年再亲一个,反观一侧的傅沉,一直冷眼旁观。

  当着他的面求婚!

  这狗粮他是不想吃,也被硬生生塞到了嘴巴里。傅斯年要求婚,可从没提前和他们打任何招呼,钻戒都带了,分明是早有预谋。

  这就说明,结婚就要提上日程,那距离他俩生孩子还远吗?距离他升级为爷爷辈还远吗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爷,年年有余的狗粮好吃嘛?

  三爷:……

  恭喜年年求婚成功,哈哈,来自老母亲般的微笑^_^

  这贺家的脸怕是要被打肿了。

  **

  新的一天,各位美人儿别忘了打卡投票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