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72 表哥:对象要找技术好的(2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傅沉上车后,十方还时不时透过后视镜打量着他。

  虽然如常端着一派温和的模样,他却能感觉到,他家三爷心情很不好,他只知道傅沉之前是和宋风晚待在一起的,自然以为是两人出了问题。

  “三爷,您是不是和宋小姐吵架了啊?”

  傅沉摩挲着手机,这丫头到底在干吗?怎么连个消息都没有。

  “其实谈恋爱交往,有摩擦是很正常的,女生嘛,多哄哄就好了。”

  “老爷子和老太太这么多年夫妻,也经常发生口角,夫妻哪有隔夜仇啊。”

  ……

  傅沉讥诮得看着他,“十方,你谈过恋爱吗?”

  “没、没有啊。”十方清了下嗓子,他倒是想谈恋爱啊,这不是忙着赚钱没时间嘛,整天回家还得面对千江那张臭脸,谈恋爱都没心思。

  “你有资格教我谈恋爱?”

  暴击!

  十方咬了咬牙,“没资格。”

  “一年又要过去了,公司事情挺多的,你元旦留在公司加班吧。”

  十方简直想哭,他到底说错什么了,想当个贴心小棉袄安慰他两句,换来的却是加班噩耗。

  您有气也不能撒在我身上啊。

  **

  而此刻宋风晚正和乔西延在讨论之前拍卖会上她拍摄的一些藏品图。

  “你和傅沉元旦要出去?”乔西延进屋的时候,就看到了桌上摆放的行程表。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心慌忐忑,生怕乔西延反对,不让她出去。

  “你也到年龄谈恋爱了,傅沉这人还可以……”乔西延锉着手中的刻刀,说的有点不情愿,带着几分含恨咬牙的味道。

  傅沉在同龄人中,绝对是佼佼者,能下厨给宋风晚做饭,已经让乔西延刮目,最起码他是用了心思的。

  他和傅沉年纪相差无几,这个年纪的男人,都在奋斗事业,他肯花时间陪你,甚至花心思取悦你,比送任何贵重的礼物都来得重要。

  两家知根知底,傅聿修这人他接触下来,不大喜欢,母亲过于强势,所以他骨子里有点软,傅沉和他明显不同,被傅老打的时候,认错也没低头。

  这一点,他是欣赏的。

  乔西延难得夸人,又是自己男朋友,宋风晚自然高兴。

  “你俩出去,我也不反对,你也成年了,有些话我也不好多说,交往接触,你自己把握好分寸和尺度。”

  宋风晚小脸一红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乔西延一想到是自己亲手把宋风晚送到傅沉家里的,这心底还是憋着一口气。

  真是恨不能磨刀霍霍向傅沉。

  **

  乔西延到京城后,傅沉与宋风晚接触的机会自然不多。

  宋风晚陪着乔西延到古玩市场逛了三四天,她给傅沉买了一块玉穗,其他时候都是陪着乔西延观摩人家赌石。

  赌石这东西,神仙难断,若非真的有异能金手指,运气爆棚,根本不可能每回都能切到好料。

  乔西延并不沉迷这个,只是偶尔买几块石头,结果自然是有好有坏。

  过程总是让人期待心跳,宋风晚在边上围观,都能看上一整天。

  平安夜当天,宋风晚有门选修课的开卷考试,考试结束,乔西延去学校接她,既然他过来了,自然是他们两人去贺家参加认亲宴。

  车内暖气充足,也难免觉得闷。

  乔西延将车停在宿舍门口,走到垃圾桶边,抽了个烟。

  宋风晚四点考完试,说要回宿舍放下书,换个衣服,这都四点半了,真是能磨叽,他完全搞不懂,女生出门前为什么要花那么长时间。

  因为明天就是圣诞节,学校里节日氛围浓烈。

  乔西延偏头吐了口烟圈,却瞧见一个略显熟悉的身影。

  这是……

  吴雨欣。

  自从抄袭事件,吴雨欣帮忙作证,她在学校名声也不像以前那么恶臭,和宿舍同学关系处得也不错。

  那天事情结束,乔家原准备请她吃饭,她拒绝了。

  吴雨欣也看到了乔西延,她犹豫片刻,还是走过去打了招呼。

  “乔先生。”

  “你好。”乔西延待人素来客套疏离。

  吴雨欣这半年也经历了不少事,也深知,自己配不上乔西延,自然不会奢想与他有什么纠葛,“今天是平安夜,这个送您。”

  她手中提了一袋子包装好的苹果,显然都是送人的。

  乔西延怔了下,看着她一下子拿出了好几个苹果给自己,“我不爱吃苹果。”

  “那也可以给您夫人和孩子。”

  乔西延手抖了下,烟都掉了,“夫人孩子?”

  吴雨欣也算接触过乔家人,也查过他们家,虽然网上的信息,都说乔西延单身,但是这种大家族,隐婚生子也很正常,她并没怀疑过宋风晚的话。

  “嗯,您拿着吧,也不值钱,平安夜快乐。”吴雨欣将苹果给他就笑着走开了。

  夫人孩子?

  他什么时候结婚了。

  吴雨欣又去宋风晚宿舍,送了平安果,其实即便抄袭事件后,她们见面会打招呼,来往也不算多。

  “谢谢。”宋风晚笑着接过苹果,她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包装的平安果。

  “我看到你表哥在楼下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很快下去。”宋风晚回来后特意洗了头发洗了脸,耽误了点时间。

  她换了衣服,将高跟鞋装在包里,裹着羽绒服就往外跑,上车之后,还冻得打了个寒颤。

  毕竟待会儿要参加晚宴,她里面穿的不算多,露出一截脚踝,寒风吹透,冷得刺骨。

  “表哥,平安夜快乐。”宋风晚特意给乔西延带了个苹果,结果一上车才发现,他车内也有几个,单看包装,她就猜到是吴雨欣给的。

  乔西延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,一不发。

  “你遇到吴雨欣了吧,她怎么给你这么多个苹果。”宋风晚忽然不觉,还将手靠在风页前搓着烘手。

  “因为还要送给我的老婆和孩子。”

  宋风晚身子一僵,悻悻笑着,“老婆……孩子?”

  “你不知道?”

  能和吴雨欣说这种话的,除却宋风晚,不作他想。

  “表哥,时间不早了,我们快点出发吧。”宋风晚咳嗽两声。

  “我还没交女朋友,居然连孩子都蹦出来了?”

  “还不是你烂桃花太多,我才故意这么说的。”宋风晚咬了咬唇,她都把这事儿给忘了,“再说了,你以后肯定会有孩子的。”

  “这种事要是传开了,你觉得我还能找到对象?”

  宋风晚垂头,“吴雨欣不会和别人说的。”

  “你就和她一个人说过这话?”乔西延发动车子,缓缓驶出学校。

  “还有一个。”宋风晚怯生生说道。

  “还有?”

  “这次没说你生孩子,只说你有个女朋友。”

  乔西延轻哂,“女朋友?”

  他一个母胎单身狗,莫名其妙连孩子都有了,她可真是厉害。

  “还不是那个贺奚想追你,我实在不喜欢她,只能出此下策。”

  贺家的?乔西延攥紧方向盘,“她也信了?”

  “我说表嫂在国外啊,而且雕刻技术比你还好,她又查不到国外去。”宋风晚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。

  乔西延轻哂,看把她能耐的。

  “表哥,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表嫂啊?”宋风晚好奇。

  “谈恋爱比雕刻有意思?”乔西延反问。

  宋风晚咋舌,单身这么多年不是没道理的,整天抱着破石头,也不出去交际,怎么可能交到女朋友。

  “那你喜欢什么样的?”

  “你要给我介绍?”乔西延挑眉。

  “我就问问。”

  “技术比我好的。”他顺着宋风晚的话往下说。

  宋风晚嘴角一抽,他这是注定要孤独终老啊。

  **

  车子快开到贺家设宴的酒店时,道路已经非常拥挤,贺家请了不少安保维持秩序,宋风晚隔着很远就看到绵亘百米的红毯。

  他们家这是认亲,还是举办颁奖礼啊,弄得这么夸张。

  她从包里摸出高跟鞋,低头换鞋,乔西延瞥见她长裙下的裸色秋裤,闷笑一声,这丫头倒是会保暖。

  两人到酒店门口时,五点半左右。

  天色黑沉下来,浓墨渲染,浓稠压城,寒风飒飒肆虐,给人的感觉极不好。

  硕大的led显示牌上,全程都在播放着贺氏集团的宣传广告,他们家为了替公司宣传造势,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。

  “乔先生,宋小姐。”接待小姐,领着两人往里走。

  媒体记者都被挡在外围,不过贺氏有专门的宣传部门,今天认亲宴全程直播都落在他们头上。

  肥水不流外人田,贺家将自私贪婪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宋风晚往里走,会场都是用香槟玫瑰布置,浪漫梦幻,还有余漫兮的巨幅照片,贺家人正在接待客人,瞧着他俩过来,贺茂贞夫妇急忙迎上去。

  “欢迎……”

  “恭喜。”乔西延说话素来没什么表情。

  “谢谢!诗情,你们过来招待一下乔少爷和宋小姐。”身为女主人的邹莉立刻叫来自己女儿。

  她还想着让他们好好联络感情,多条人脉多条路。

  “贺夫人,你们忙吧,不用刻意招待我们。”乔西延说完,领着宋风晚往里走,显然不愿与他们多交流。

  “这乔家人好像都天生坏脾气,他爷爷就是个月硬骨头,没想到孙子也难缠。”贺茂贞忍不住吐槽。

  “他们是来参加晚宴,居然是空着手的,这乔家的教养也不过如此。”邹莉咋舌。

  “他家人本就没什么教养,当年他爷爷也是怪脾气,大家都说他特立独行,我看就是没教养。”

  毕竟是认亲宴,算是喜事,前来道贺的客人,几乎都带了礼物,极少有人空手而来。

  其实乔西延真的准备了贺礼,但是宋风晚直接说,“不用带礼物,我们就是去看戏的,带了也没用,礼物最后要是被贺家收走了,白便宜了他们。”

  乔西延心底就清楚,这场认亲宴怕是没那么简单。

  “行了,别说了,有客人到了。”邹莉戳着自己丈夫,让他少说两句。

  “老爷、夫人,大小姐到了。”有人小跑进来。

  贺茂贞喜出望外,仅穿着单薄的西装,迎着寒风出去迎接。

  自从要举办认亲宴,他邀请余漫兮回家好多次,她都不肯,这让他一度怀疑,她会在当天放自己鸽子。

  余漫兮却笃定地说,“认亲宴当天我肯定会去的。”

  他这才宽心。

  “诗情,你还愣着干嘛,还不赶紧跟我出去接你姐姐。”贺茂贞看着贺诗情居然站着发呆,脸上略有愠色。

  “嗯。”贺诗情提着裙摆往外走。

  刚到门口,就瞧着余漫兮刚下车,身上还披着羽绒服,与傅斯年一道往里走。

  贺茂贞特意给她准备了一套红色礼服,她没穿,却穿了一身黑,浑身上下,只有无名指的钻戒熠熠生辉,挑眉看向门口贺家人时,还眯眼笑了下。

  寒风肆虐……

  吹得贺家人浑身发凉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认亲宴开始啦,这波虐渣结束,晚晚和三爷就要出去跨年了,吼吼……

  单独出门神马的,你们都懂的,哈哈

  **

  表哥表示自己母胎单身,连孩子都生了是怎么回事?

  我要采访一下表哥,你当时什么感受?

  表哥:烟掉了,可惜了。

  我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