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76 直接卸了胳膊,晚晚学坏了(3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打了骂了,这情分……”

  “就算尽了。”

  余漫兮字句说得极为清晰,不卑不亢站在那里,周围簇拥着香槟玫瑰,浪漫奢华,可是此刻现场气氛却极致诡异。

  众人面面相觑,也没想到会闹到断绝关系这么严重。

  她这话说出口,邹莉已经抬起了手臂,却怎么都挥不下去。

  而她逐渐泛红的侧脸,更像是一种变相的刺激,她呼吸凝滞,胸口剧烈起伏着,迟迟不动作。

  “还打吗?”余漫兮哑着嗓子开口。

  “什么叫打了骂了,就斩断所有关系,为了这次晚宴折腾这么久,你是把我们家当猴耍嘛!”贺老太太气结,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儿媳妇,抬臂就要打她。

  可是这次余漫兮并没受着,而是直接抬手挡了回去。

  她本就有些拳脚功夫,动作快狠准,抓住老太太的手腕,整个人瞬间逼近……

  “她打骂我,我认了,但您没资格。”

  “……”贺老太太年纪大了,挣扎不开,“反了,你要干嘛,你松开我!”

  “余漫兮!”贺茂贞刚要冲过去,余漫兮猝然松手,老太太就被推到了她怀里,“妈,您怎么样?”

  “哎呦——”老太太今年也七十多了,哪里禁得住这般折腾,脚步趔趄,双目昏花,目光所及之处,尽是众人嘲讽揶揄的目光。

  她答应将余漫兮接回来,是想借着她振兴贺家,可不是让贺家成为一个笑柄的。

  “这是被逼急了,想动手啊。”

  “人家压根不care她啊,倚老卖老罢了,之前视频上,她打余漫兮的时候,多狠啊。”

  “以前不要,现在想认回去,想得美。”

  “就是仗着自己年纪大点,还到处推销她的孙女,真当贺家的女儿就是香饽饽啊。”

  ……

  贺老太太听着台下的议论声,脑袋昏沉,恨不能当即昏死过去,她双腿发软,捂着胸口,脸都青了。

  “贺奚,你愣着干嘛,赶紧把你奶奶的降压药拿来!”

  贺奚被吼了一嗓子,才往台下跑,贺诗情急忙找人取水给她喂药,台上台下,顿时一片混乱。

  傅斯年垂眸打量着余漫兮的脸,拉着她的手,“走吧。”

  余漫兮看着乱成一团的贺家,心底反而出奇的平静。

  任由傅斯年牵着自己离开。

  “她……”贺老太太呼吸急促着,一看余漫兮要走了,更是急得上火。

  把贺家弄成这样,居然拍拍屁股就想走。

  贺茂贞刚才光顾着自己母亲,没关注余漫兮,此刻看他要走,火冒三丈。

  这臭丫头,从始至终,到底把他们当什么了。

  他冲过去,就要拽住余漫兮。

  段林白还沉浸在余漫兮甩卡的姿势上,真是帅爆了。

  这一看贺茂贞气急败坏,居然要动手,下意识开口,喊了一声,“斯年。”

  傅斯年以前是练习射箭的,反应比寻常人更快,一把将余漫兮拉近,紧紧护在怀里。

  贺茂贞冲得急,惯性使然,险些没刹住,整个人撞出舞台。

  舞台距离地面足有五个台阶的高度,若是这般跌下去,摔不残也得疼死他。

  “贺先生,您还有什么指教?”傅斯年今日穿着熨帖笔挺的西装,身材高大挺拔,与贺茂贞的矮小臃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说话又气场十足,压得人有点喘不过气儿。

  “嗳,傅三,你说贺茂贞这种矮短小的身材,怎么会生出余漫兮这样的女儿啊,不符合遗传定律啊。”段林白咋舌。

  没对比没伤害,贺茂贞在傅斯年面前,确实有点儿……

  难以入眼。

  “他没发福之前,长得还可以。”傅沉慢条斯理喝着茶,偶尔看一眼宋风晚。

  “应该是遗传她妈了,我记得贺家老爷子长得就不怎么样,挺刻薄的。”

  贺茂贞就是普通长相,不过贺老太太和邹莉都是美人儿,所以贺家的女儿,生得都不算差。

  “你母亲和父亲也不像你这般跳脱啊,你怎么会是个多动症?”傅沉打趣他。

  段林白跳脚,“你才多动症,老子那叫活泼!”

  “嗯,活泼。”傅沉失笑。

  **

  贺茂贞完全是看余漫兮要走,心里着急,傅斯年在这里,他敢说什么指教的话。

  只能气得握紧拳头。

  当时傅斯年冲到他家的狂妄模样,他此刻还记忆犹新。

  这小子绝非善类。

  “既然您没事,那我和我夫人可以走了?”傅斯年看着他,神色冷漠。

  贺茂贞咬紧腮帮。

  “别让她走,股份,股……”贺老太太刚吃了药,说话都打着颤。

  贺茂贞这才想起来,自己已经做主将公司旗下百分之五的股份全部转给了余漫兮,那可是上亿的资产。

  “余漫兮,你等一下!”贺茂贞急忙伸手要抓住她。

  傅斯年此刻正搂着余漫兮的肩膀,他的手指好死不死的碰到了他。

  他一个反手抓住他的手,轻松地往后一拧……

  此刻现场俨然有些混乱,只有靠得最近的余漫兮听到了清脆的骨折声,然后就是贺茂贞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。

  所有人都被吓得够呛。

  段林白以为这出戏已经唱完了,已经起身准备离开,忽而听到叫声,惊得他手机没拿稳,都摔在了地上。

  再回过神的时候,贺茂贞的一只胳膊像是没了支撑一般耷拉着……

  显然是被他卸了。

  刚才还叫嚣着让他拦住余漫兮的贺老太太都懵逼了,贺家所有人更是吓得够呛。

  “看在你是她的生父面子上,这胳膊我给你留了……”傅斯年语气平淡的警告他。

  很是嚣张。

  贺茂贞疼得脸都涨红了,浑身血液逆流,胳膊耷拉着,浑身俱是热汗,疼得嘴唇打颤,根本吞吐不出一个完整的字眼。

  “再有下次……”

  “我真会要你一只胳膊。”

  傅斯年神色沉默内敛,可是字句张狂,根本不似开玩笑。

  现在是法治年代,你把人打伤,都得进去喝一壶,要一只胳膊?大家都知道,傅斯年就是夸张恐吓他。

  在场的人所认识的傅斯年,作为长孙,一直都是低调内敛、沉默少语的人,如此张扬放肆的做派,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均被吓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“茂贞。”邹莉已经跑过去扶住自己丈夫,可是不小心碰到他胳膊,疼得倒吸口凉气,歇斯底里的一把推开她,“滚开!”

  邹莉猝不及然,一屁股跌坐在台上。

  余漫兮进贺家的时候,就知道他们夫妻关系一般,私底下不乏争执,但上手推搡,还是头一次见。

  “找女人撒气?你不仅不配做个父亲,更不配当个男人。”

  傅斯年最讨厌对女人暴力的男人,看着他的眼神,越发鄙夷不屑。

  底下也是议论纷纷,在场的女性还是非常多的,看他居然同自己老婆动手,同样嗤之以鼻。

  “你有本事和人家傅斯年动手啊,受了气跟老婆动手?”

  “可能私底下也打过,他们夫妻关系好像一直不太好,因为贺夫人没给他家生男孩。”

  “典型的窝里横,你要是在外面也能这么横是有本事,在家和老婆横?那就是孬种。”

  ……

  贺茂贞热意冲脑,哪里还管那么多,此刻被千夫所指,扭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妻子,脑袋发懵,竟不知该怎么办。

  “我们走。”傅斯年拉着余漫兮就往台下走。

  此刻已经有不少人陆续立场。

  贺家举行这个声势浩大的宴会,终将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,算是彻底丢了人。

  “难怪傅家长辈都没来人,估计人家私底下都商量好了。”

  “丢人现眼啊,还举行什么认亲宴,这脸打得太疼了吧。”

  “这余小姐也是个狠人,一点情面都不留,怎么说都是亲生爸妈啊。”

  ……

  乔西延性子比较直,看着台上一片混乱,也是没了兴致,“晚晚,走吗?”

  “嗯?”宋风晚伸手轻轻摩挲着面前早已凉透的小壶,“表哥,你说这里面会是什么药?”

  傅沉不会空穴来风给他们发这种短信,贺奚以前很跋扈,忽然伏低做小,确实惹人怀疑。

  这壶里肯定有玄机,应该是兑了东西。

  宋风晚只是嘴唇沾了点水,因为贺奚根本不是冲着她来的,她喝没喝,她也不关心,一双眼睛定格在乔西延身上,就再也挪不开了。

  给男人喝的,不是迷药,就是那个……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觉得可能是……”宋风晚冲他一笑。

  “你在哪里学坏的。”乔西延无语。

  宋风晚微微笑着,“表哥,我和你说件事……”她附在乔西延耳边。

  乔西延眉头越拧越紧,“宋风晚,你这丫头……”

  “她以为我们都喝了,试试看她想干嘛?”宋风晚冲他笑着。

  **

  此刻台上一片混乱,贺老太太急火攻心,一直在大喘气,有人打了120,还有人在试图帮贺茂贞接骨……

  贺奚视线一直落在乔西延身上,此时所有宾客都是朝着门口涌出,只有宋风晚与乔西延是朝着洗手间那边走的。

  她垂眸看了下时间,药效发作一个小时左右,也差不多了。

  现在场面她也帮不上忙,趁着混乱,快速离开,紧跟着他们。

  起身小跑的时候,脑袋还有点昏沉。

  她哪里知道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贺诗情只看到宋风晚与乔西延喝了茶水,料想两人中招,立刻叫了心腹贺强跟过去。

  这贺强就是之前被京寒川丢在冰水中的人,一直也想出口恶气。

  若是他和宋风晚发生了关系……

  京寒川怕是会气死吧。

  贺诗情心底清楚,她想攀上京家已然无望,但也不能便宜了别人,京寒川膈应了自己一次,她也得报复回来。

  “奶奶,我再帮你倒杯水。”贺诗情借着倒水的功夫,立刻招呼上了贺氏集团宣传公关部的一群人……

  这种事,直接曝光最好,当场捉奸,百口莫辩。

  贺奚小跑着试图追上那两个人,此刻通往洗手间的路,已经空无一人,大家眼看着贺家自打嘴巴,现场乱成一锅粥,也觉得晦气,不愿多留。

  她伸手扶着墙壁,伸手拍了拍脸,刚才她就觉得脑袋有点昏沉,以为是低血糖犯了,还特意吃了甜食。

  这怎么还昏昏沉沉的……

  关键时候,怎么能掉链子。

  **

  宴客厅内

  段林白抵了抵傅沉,“你走不走啊?人都走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傅斯年和余漫兮也在等他起身。

  “三叔,我们走不走?”傅聿修今天也是看了出大戏,一直都没说话,此刻环顾四周,稀稀落落,也没剩下几个人了。

  “不急。”傅沉低头呷了口茶。

  “我去,外面天这么冷,听说今晚有雪,怎么不急啊,我们家离这里很远的。”段林白咋舌,“我饿死了,待会儿还要去吃点东西,你们要不要一起?”

  “好啊,我请客。”余漫兮解决了一直压在心口的大石,身心舒爽。

  “傅三,你到底走不走?”

  傅沉勾唇一笑,“这出戏还没结束呢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我也想问一句,晚晚,你在哪里学坏的。

  晚晚:三哥教得好。

  三爷:……

  媳妇儿甩的锅,你背不背?

  三爷:对,我教的。

  众人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