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048 老太太出手,人不如狗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大院所处位置僻静,隔离闹市,人声渐稀,掩映在水杉的路灯,重影绰约。

  入秋的京城干燥易起沙尘,风起时,天茫雾色,好似洒下一层烟灰,越夜越凉。

  宋风晚靠在后座上:那两人怎么来了?早知道就不过来了。

  “宋小姐,到了。”千江出声提醒她,车子已经停了两分钟,她却一直没动静。

  “谢谢。”宋风晚推门下车,老太太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她受宠若惊,“傅奶奶,您怎么在外面啊?”

  “晚上这么凉,你穿这么点,我就说老三这家伙不会照顾人。”老太太拉着她的手往里走,“瞧你这小手冰的。”

  之前得知宋风晚出事,她就动念要去探望,只是怕她敏感,以为自己知道了些什么。

  “三爷还没来吗?”宋风晚环顾四周,没看到傅沉的车。

  “车子堵在路上,还要有一会儿,不过傅心汉下午就送来了,让人带出去遛弯了。”老太太握着她的手。

  心下暗叹,聿修这个没福气的。

  “奶奶——”说曹操曹操到。

  傅聿修因为宋风晚说不认识他们,女朋友被当贼盘查,已经气炸。

  他担心宋风晚先过去,嚼舌根,拉着江风雅,几乎是跑过来的。

  “呦——这不是聿修吗?你怎么来了?”老太太眯着眼,神色无惊无喜。

  宋风晚心下微动,原来他俩是临时过来的。

  “奶奶,我这不想你了吗?”傅聿修一副讨好的乖巧模样。

  “是吗?”老太太轻哂,目光落在江风雅身上。

  “老夫人好。”江风雅之前因为称呼问题被傅沉怼过,可不敢跟着傅聿修喊奶奶。

  她刚小跑过,小脸微红,喘着细气,娇弱可人,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,依旧笑着任她端详。

  “聿修,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,天都黑了,还不送人家回去,这么晚带人家小姑娘出来,传出去多不好听。”

  江风雅笑容僵住,一来就下逐客令?

  “奶奶,她是我女朋友。”傅聿修解释。

  江风雅这张脸人畜无害,一直很讨人喜欢,怎么在傅家人面前……

  她余光瞥了眼宋风晚。

  宋风晚蹙眉,这女人莫不是以为自己私下说她坏话?

  傅聿修显然也想到了这层,看宋风晚的眼神莫名古怪。

  傅老太太拍了拍宋风晚的手背,“千江,带晚晚进去。”

  “奶奶……”宋风晚可不想她一走,江风雅哭啼啼说自己欺负她。

  “你今天累了,进去休息会儿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风晚点头,“千江大哥,麻烦您把礼物带进去。”

  老太太偏头看向傅聿修,“聿修,你也进去,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这位小姐聊聊。”

  “奶奶,有什么事进去再说吧,外面怪冷的。”傅聿修现下也很紧张。

  “我的话现在不好使了?要我把你爷爷从楼上请下来?”老太太声音不悦,“还是怕奶奶我欺负了她?”

  “当然不会。”傅聿修和江风雅使了个眼色就先进了屋。

  老太太是南方人,性格温婉和善,傅聿修母亲却很厉害,即便如此,在她面前也不敢放肆,更何况是他。

  他爷爷……

  那就更别提了。

  **

  宋风晚进屋后,小口抿着茶,傅聿修却坐立难安,来回走动。

  “宋风晚,你是不是在我奶奶面前说过什么?”

  “我没那么闲。”果不其然,真把脏水泼在她身上了。

  “我知道退婚的事你还生气,我也和你道歉了,你不接受就算了,干嘛又来搞破坏。”

  宋风晚无语,都是恋爱中的人是傻子。

  这傅聿修整个一特么脑残啊。

  “我很忙,没空搞破坏。你过来老宅,连傅奶奶都不知道,我又怎么会知道。要不然你以为我愿意见你?”

  傅聿修语塞,她这话说得也有道理。

  “那你刚才在门口居然说不认识我们,还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天很黑,没看清。”宋风晚说得理直气壮,“你要是长得有三爷万分之一好看,我保管隔着百米都能看到你。”

  借着三叔损他,傅聿修还没法反驳,只能气得干瞪眼。

  **

  外面

  傅老太太指着院子一侧,示意江风雅跟着自己往那边走。

  自从傅聿修离开,她一颗心揪起来,这位老太太明显来者不善。

  她瞥了眼傅家老宅,一方台阶,笔直而上,将老宅衬托得威严庄重,高不可攀。

  “贵姓?”老太太声音轻缓,京城话掺杂着吴侬软语。

  “我姓江。”她声音细小,像是在害怕什么。

  “江小姐想要什么?”

  江风雅小脸发白,秋风吹过,浑身发凉,“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们傅家选媳妇儿,不看家世,就看人品,可惜这东西……”老太太笑得异常和蔼,“你没有。”

  “我们才见过一次,您怎么知道我为人如何。”

  老太太不急不躁,“我活了这么大岁数,如果是人是鬼都分不清,也是白活了,小丫头,有野心是好事,但别用错地方。”

  “我出身确实不如宋风晚,但您也不能这么轻贱我,我和聿修是自由恋爱,您不能偏听偏信。”江风雅知道,这时候自己一味怯懦只会被人更加看不起。

  眼底隐有泪光,委屈得不行。

  老太太一笑,“人贵自重,你若自爱,没人会轻贱你。”

  “别哭哭啼啼,像是我这个老婆子欺负了你。”

  “而且晚晚可从没在我面前提起过你和聿修,你这小丫头红口白牙就说我偏听偏信,颠倒是非的本事倒是不小!”

  “我没说宋风晚她……”江风雅打了个擦边球,没想到被她一眼识破。

  “接触过你,我还认识的人,除了晚晚就是老三,难不成是我们家老三说你坏话?”

  “不是!”江风雅急忙解释。

  这么就扯到那个煞神身上了。

  “我年纪大,眼神是不好使,但我也知道,我们家的门……”她轻哼。

  “不是谁都能进的!”

  而此刻不远处传来两声狗叫,一个黑影跑过来。

  “老太太。”原来是佣人遛狗回来了。

  傅心汉瞥了眼江风雅,用鼻子哼唧两下,扭头进了屋。

  目中无人,傲慢得很,一副大爷的样子。

  江风雅小脸在昏暗的路灯下已是一片雪色。

  他家的门……

  连条狗都能大摇大摆进去,而她进了院子,却连那方台阶都没踏过,更别提喝上一杯热茶。

  难道在她眼里,自己连条狗都不如?

  未免太欺负人了。

  **

  傅沉的车子正缓缓驶向老宅,千江负责把宋风晚的事情,事无巨细全部汇报给他。

  他做事刻板,连她说过的话都一字不落的转述了过去。

  傅沉眯眼看着手机。

  傅聿修不及他万分之一?

  他嘴角轻轻勾起,小丫头的眼光……

  一如既往的好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没人拿你和傅心汉比,你自己偏要和一只狗比,怪谁啊。

  不过三爷的狗,你还真的没法比捂脸

  晚晚,天太黑,看不清这种借口……

  你学坏了。

  晚晚: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

  三爷:挺好。

  无名男配: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太特么不要脸了!快放我出去,我要弄死这家伙……啊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