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485 今晚不回家,咱们去开房(2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傅沉是自己搭飞机过来,并没带十方,千江人虽在南江守着宋风晚,但也很识趣,给自己放了假。

  排队等出租的人太多,两人就搭了公交先去酒店。

  车内位置满了,傅沉一手拽着车顶部的拉环,一手搂着宋风晚,车子走走停停,惯性撞得车内的人摇摇晃晃。

  弄得两人只能紧紧贴在一起,撞得傅沉极不舒服。

  喉咙火烧般发痒。

  两人聊天说着话,偶尔宋风晚的额头从他唇边,小姑娘双手还紧紧扯着他的衣服,手指无意在皮肤蹭来蹭去。

  傅沉呼吸一紧,腰侧的皮肤不自觉地绷紧。

  气息越发炽热。

  “你不会真的发烧了吧?”宋风晚仰头看他,出机场都大半个小时了,身上热度却半点没退却。

  灼烧感反而越发浓烈。

  “可能吧。”南北温差太大,傅沉时间安排得匆忙,上飞机前已经出了几身热汗。

  “待会儿去药店买个体温计,如果真的发烧,再买点药。”宋风晚叮嘱的仔细认真,还伸手去捧他的脸,试探着体温。

  像个小管家婆。

  傅沉嘴角勾着,“好,听你的。”

  两人下了公车后,需要步行穿过一条街区才能抵达酒店,途径药店,宋风晚快步进去,“阿姨,拿个体温计。”

  “要电子的还是水银的?”店员打量着宋风晚,因为天热,为了防晒,她下了公交就戴了鸭舌帽,五官看得不算清晰。

  “电子的。”宋风晚已经摸出手机,准备扫码付钱。

  “只要这个?”店员拿了一支体温计过来。

  “还有这个。”傅沉从宋风晚后方而来,将两盒东西丢在了收银台上,宋风晚一看到那包装,耳根发热。

  “两盒对吧。”店员结算前例行询问。

  “对。”傅沉面不红心不跳,宋风晚则手抖得付了钱,被傅沉牵出了药店。

  “药店还有这个?”宋风晚一脸羞怯。

  “算计生用品吧,药店应该有的,两盒……应该够了,不够再来,药店离酒店很近。”傅沉已经瞥见了酒店的招牌。

  “我……晚上要回家的。”两人手心磨蹭着,都是热汗。

  “那我们抓紧时间。”傅沉故意说话逗她,惹得宋风晚又红了脸。

  酒店房间是千江提前预定登记的,只需要输入房间密码就行,无需验证房卡,傅沉牵着宋风晚直奔酒店卧房,此时已是傍晚,酒店来来往往人特别多。

  宋风晚最近跟着严望川去公司,认识了不少南江人,生怕认识熟人,小偷小摸的躲在傅沉身边。

  酒店的人似乎也看多了这种情况,压根没多注意。

  到了房间,宋风晚就拆开了体温计的包装,“你先量一下。”

  “我先洗个澡。”

  “你可能真的发烧了,你量一下,体温太高,我去给你买药。”宋风晚很执拗。

  傅沉眯眼看着她,“亲一下我就量。”

  “这是你自己的身体,你怎么……”

  傅沉刚凑过来,宋风晚急忙伸手捂住他的嘴,“不许亲。”

  傅沉也不在意,伸手握住她的手,在她手心啄了几口,动作温柔缱绻,许是真的有些发热,嗓子喑哑,距离迫近,就颇为咬牙切齿的说了句。

  “不许?那也得亲……”

  宋风晚往后躲,后背抵在一侧的桌上,傅沉双手穿着桌子,将她整个人囿于身下,偏头堵住她柔软的唇。

  她涂了润唇膏,薄荷味的,清清凉凉,可是唇角温度又温温热热,亲起来……

  很舒服。

  他捏住她的下颌,不知疲倦地咬含,宋风晚手指攥着他胸口的衣服,一路酥麻到了心底。

  傅沉身上是热的,嘴角是烫的,吻得人唇舌发麻。

  宋风晚迷迷糊糊,好像视力听觉都被剥夺,手指软软攀附在他身上。

  就在她神色迷离的时候,傅沉退开稍许,垂眸盯着她,小姑娘似乎还没回过味儿,眼底带着水光,像个温顺乖巧的小白兔,“怎么了……”

  怎么就不亲了?

  那眼神看得傅沉喉咙发痒,口干舌燥。

  “再亲下去,今晚就不用吃饭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宋风晚咬了咬唇,似乎略有不甘。

 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傅沉又凑上来,宛若狂风暴雨般,不断加深这个吻。

  “晚晚……”他总喜欢不断重复的叫着她的名字。

  唇舌深入交缠,每一次都惹人心颤。

  她伸手搂住他的脖颈,整个人挂在他身上,耳边都是啧啧的水声。

  傅沉手指从她短袖下摆伸进去,滚烫的指尖,触碰到微凉的皮肤,不断摩挲往上,触碰到内衣暗扣,惹得她身子娇颤。

  “啪嗒——”一声。

  宋风晚顿时觉得没了安全感。

  浑身像是充了血,脸腾得烧红,就连白净的脖颈都像是缠了层血色。

  “嗯——”她本能的想要阻止他。

  傅沉手指顿住,将头埋在她后颈处,轻轻喘息,他呼吸深沉。

  像是裹挟着滚烫熔岩般,将人皮肤灼化。

  过了良久,他才埋头起身,拿过一侧的体温计,“等我冷静好了再量,现在身上真的热,肯定不准。”

  宋风晚点头,径直拿起一侧的电茶壶,烧了些水,避开她的视线。

  傅沉打开窗户,已然傍晚,海风微凉,扑面而来,心头的欲火却半分都未曾消退。

  不断叫嚣着,呈燎原之势。

  好不容易过来一趟,总不可能真的只是为了那种事,也想多陪她一下,他下意识想要盘点什么东西转移注意力,这才发现,走得匆忙,居然半颗佛珠都没带。

  伴随着电茶壶嗡然的烧水声,傅沉也逐渐冷静下来。

  测了下体温,有一点高烧,趁着他洗澡的功夫,宋风晚原打算去给他拿点退烧药,傅沉却直,“我洗了澡,我们还要出去吃晚饭,到时候再买,不急。”

  “发烧还能耽搁?”

  “我洗澡很快,几分钟。”

  两人出去后,也没去什么大的餐馆,在路边吃了大排档,这家店还是严知乐带宋风晚来的,虽然环境有些嘈杂,但东西味道非常好。

  吃了饭,在沙滩晃了一下,乔艾芸就打了电话过来。

  “喂——妈。”宋风晚心虚得傅沉远一些。

  傅沉低头踩着松软的沙子,心底不是滋味,总觉得自己像个不能见光的野男人。

  “什么时候回来啊?快十点了。”乔艾芸早就上床等着睡觉,瞧着宋风晚迟迟不归,自然要打电话询问。

  “我和朋友在一块儿……那个……”宋风晚咬了咬牙,“待会儿还想去唱歌什么的,我可能不回去了?”

  “不回来?”乔艾芸扶着腰,坐直了身子。

  严望川靠在床头,正在看一些育儿的书,今天乔艾芸说宋风晚有朋友过来时,他就猜到是傅沉,此刻又说不想回家,那必然就是他了……

  “嗯,好久没见到了,是高中同学。”

  “高中同学啊……”

  宋风晚确实是个精明的小狐狸,特意说是高中同学。

  对于再婚的事情,乔艾芸心底一直觉得有些对不住她,毕竟让她离开了长大的地方,跟着她来了南江,人生地不熟的,也没几个朋友……

  高中同学几个字,戳到她心里,乔艾芸终是心软了。

  “那行吧,注意安全,明天早点回来。”

  “谢谢妈。”宋风晚笑着挂了电话。

  傅沉还郁闷的踢着脚下的沙子,瞧着宋风晚小跑过来,搂住他的胳膊就说了一句,“我今晚可以不回家。”

  “和芸姨说好了?”

  “嗯,她答应了,就让我明天早点回去,要不要去逛夜市,或者吃宵夜?”

  “我发烧了,头有点晕,回酒店吧。”

  宋风晚盯着他扬起的嘴角,心跳呼吸比海浪来得更加凶猛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你们觉不觉得,晚晚说不回家的时候,三爷立刻变得身娇体柔易推倒了,哈哈……

  最近几天太甜了,我都觉得糖分摄入过量超标了。

  三爷:适合嗜甜的人食用。

  晚晚:比如说……

  三爷:京寒川!

  京六爷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