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514 三爷家的小野猫;强吻?她是惯犯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我觉得表哥看你的眼神很怪。”

  宋风晚说完这句话,还扭头看了眼站在店门口的人,乔西延正坐在门口一处公共椅子上,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,眸色愈深,看不透。

  “你昨天和三爷挺那个的啊……”汤景瓷指着她的脖子。

  加上今天,她接触傅沉不过三次,内敛沉稳,禁欲无求,真的看不出来在某些事上,如此的……

  生猛!

  宋风晚伸手捂了下脖子,“这里好像没什么可买的,我带你去我们学校附近一家店,那里东西比较。”

  昨天是在他办公室,这人好像一下子来了劲儿,折腾了好几次,害得她小死了几次,现在腿还有点软。

  不过某人已经生龙活虎的去上班了,好像把她折腾半死的,压根不是他。

  “好。”汤景瓷也觉得这边没什么东西可买的。

  三人上车后,自然是乔西延驾车,车子汇入车流中,走走停停,宋风晚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和傅沉发了会儿短信。

  饶是周末,他还得回公司继续加班,估计今天都没空陪自己了。

  “宋风晚,你要是再为了他撒谎,仔细你的皮,一个女孩子,深更半夜往他那里跑什么!”前方堵车,乔西延有些烦躁,手指不耐的敲击着方向盘。

  “送上门给人吃,你这丫头胆子是真大!”

  “你现在说话,也是面不红心不跳了啊。”其实宋风晚因为傅沉骗他不是一次两次了,只是在他心底,总觉得她还是那个单纯无辜的小表妹。

  宋风晚努努嘴,“他加班,一天都没怎么吃饭,我想去看看他啊……”

  “然后呢……”乔西延轻哂,“他就把你给吃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宋风晚臊得慌,不停戳着他的胳膊,指着后面的汤景瓷,“你给我留点面子。”

  “现在知道要面子了?早干嘛去了。”

  “表哥——”宋风晚一副张牙舞爪要咬他的样子。

  乔西延这才没作声。

  “对了,你们昨天在那边待到什么时候啊?没喝多少酒吧。”宋风晚完是想转移话题,没想到车厢内出现了短暂的沉寂。

  只有车载收音机,相声演员,正在说贯口,一口气儿,不带半分喘息的,将空气凝滞到了最涩点。

  乔西延抬眸,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侧,他不想说话,还能理解,后面这位……

  汤景瓷原本正乐呵呵得看着两人斗嘴,没想到这把火莫名其妙烧到她这里,昨晚的事……

  她没忘记!

  也没醉得不省人事,但她没想到自己脑袋发昏,居然真的就壁咚强吻了乔西延!

  简直了!

  自己真是疯了,他们刚才从商场出来,乔西延斜靠在电梯边上,那场景莫名熟悉,她就猛地想起了一些零星片段。

  难怪他一见面,就用十分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,八成是把自己当变态了。

  可是她之前已经表明自己不记得了,现在若是道歉,怕是更尴尬吧,她也只能继续装死,可是……

  她没脸见乔西延了啊。

  难怪宋风晚也说他眼神怪,被一个醉鬼强吻,谁心底没点想法啊。

  有些事记忆,想不起来就罢了,这一旦开了闸,就像是泄洪般,很多事情都不断浮现起来,她甚至想起了,自己回屋之后,就开始自顾自的脱衣服的场景。

  当时乔西延肯定还在屋子里!

  他肯定以为自己风流放荡,汤景瓷头抵在车窗上,恨不能从车里跳下去,一死了之!

  师叔让乔西延特意送自己过来,还一直陪着自己,自己却把他给……

  她怎么有脸再面对乔望北啊。

  她内心有个小人,正在不断哐哐撞大墙。

  宋风晚被这诡异的气氛给惊到了,“怎么啦?干嘛都不说话?”

  “我昨天喝多了,不记得了。”汤景瓷偏头看着窗外……

  耳根血红!

  乔西延除却手快刀利,就是眼神儿好,汤景瓷不正常,锐利的眉峰压着眼,嘴角忽然缓缓勾起。

  有点邪气有点坏。

  “你昨晚是喝了多少酒啊?断片了?”宋风晚扭头看向后侧。

  “反正喝了不少。”汤景瓷嗡声道,声音特别虚,没有一点底气。

  “这也正常,段哥哥特别会劝人喝酒,我和他一起出去,也醉过不少次。”宋风晚不疑有他。

  “是真的喝多了,昨晚发生了不少事,她看起来,好像半点都不记得了。”乔西延攥着方向盘,“是吧,都不记得了!”

  “昨晚发生什么了?”宋风晚一脸好奇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汤景瓷悻悻笑着,要命了。

  要是半点想不起来,还能继续装死,现在真是尴尬,但也只能把这出戏继续唱下去,“我是真的不记得了。”

  乔西延隔了数秒,才幽幽说了两个字

  “很好!”

  那语气莫名带着股狠劲儿!

  乔西延听她心虚的口气,也猜得出来,她肯定记得昨天的事,亲完赖账不想负责?还在他面前装无辜?

  宋风晚一脸懵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到底发生什么了。

  她低头给段林白发信息。

  没什么啊,我们出去后,他们找了代驾,直接回酒店的,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  宋风晚更茫然了,可是看起来,这两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些什么,不过她压根没往那方面想过,毕竟……

  这两人一起到京城这么久,除却吃饭,从没结伴出行过,典型的饭友关系。

  昨晚不就是贺奚挑衅被虐了,还发生了什么?

  傅沉此时正在开会,一群高管正在对某项决策展开激烈的讨论,工作激情空前高涨,傅沉坐在位置上,安静听着。

  手机震动,宋风晚的信息三哥,我现在觉得好尴尬啊?

  傅沉摩挲着下巴怎么了?

  表哥和汤姐姐之间气氛怪怪的,也不说话,我说了半天没人搭理,好难受,他们昨天也没出什么事啊?

  觉得尴尬,就早点回学校,昨天弄到那么晚,不困?

  傅沉之前就觉得那两人之间有问题,迟早得出事,宋风晚就该早点回学校,给他们一点时间,处理两人的私事。

  只是傅沉没点破而已。

  宋风晚小脸红透,攥着手机,没再回他信息。

  这老流氓!

  傅沉瞧着大家讨论得差不多了,直接起身,“都讨论完了?那我说两句……”

  许是争论了进一个小时,会议室内温度都很高,傅沉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,为了方便行动,解开袖口,随着他抬手举臂的动作,左侧小臂处有几道红痕。

  像是被女人的指甲抓的。

  在座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自然清楚这是怎么回事。

  只能不断摇头感慨。

  三爷这小媳妇儿也是狂野啊,怎么能把他的胳膊都挠成这样。

  昨晚群里还说,三爷找了个贤良温顺的女朋友,现在看来……

  也是个小野猫!

  没想到三爷在某些事上,这么的……

  还是年轻啊。

  另一边

  汤景瓷在京大附近的特产店,买了不少东西,甚至还分门别类的装好,说是要送给朋友。

  “你有这么多朋友要送礼物?”宋风晚都看懵了。

  “上回去南江,就没带什么回去,这次在京城逗留的时间长,肯定要多带点。”

  “我怎么觉得都是男人啊……”

  一个个外国男生的名字不断往外蹦。

  什么汤姆、杰克、乔治……

  乔西延站在一侧,安静看着她。

  汤景瓷心如擂鼓,这人能离自己远点吗?

  乔西延双手插在裤兜中,微微眯着眼,他此刻几乎可以断定,她记得昨晚的事,还演戏?中午吃饭的时候,可能真的不记得了,但是现在,明显心虚……

  八成是想起来了。

  这女人……

  该不会是惯犯吧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更新开始啦~

  要养成日常留打卡的好习惯啊!

  汤姐姐想起来了,哈哈,表哥也知道了。

  惯犯!

  表哥怕是要弄死她。

  汤姐姐此刻真的想哐哐撞大墙了,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