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西延挂了傅沉的电话,指尖掐着烟,始终没点燃,盯着汤景瓷,若有所思。

  傅沉说的话不无道理。

  他们名以上是师兄妹,毕竟不是亲兄妹,非亲非故,孤男寡女同住一屋,确实会遭人非议。

  汤景瓷沿着床边坐着,双手不安的绞动着,根本不敢乱动。

  无人说话,房间气氛诡异,直至乔西延电话响起,原是段林白已经到了,他抬脚去开门。

  段林白身后还站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姑娘,年纪不大,脖子上还挂着学生牌。

  “她是医科大的博士,专门研究眼睛这一块的。”

  “你好。”乔西延侧身让两人进屋。

  许佳木还带了一些医疗工具,将头发盘起,洗了下手,才撑着汤景瓷眼皮帮她检查。

  她动作很快,马上投入工作,干净爽利。

  “我拿光照你的眼睛,有感觉吗?”

  “有东西晃,不过不知道是什么?”

  “现在眼睛有什么感觉?酸胀、刺痛,还是会流泪之类的……”许佳木认真询问。

  “现在就是觉得眼皮很重,之前会疼。”

  “最近是不是太疲劳,熬夜了?”

  “嗯。”汤景瓷时差一直没倒回去,最近忙得昏天黑地,眼睛虽然不舒服,也没多在意。

  “眼睛看不到之前,发生了什么,你还记得么?”

  “就有一辆车过来,车灯很亮,刺得我眼睛疼,从我边上路过时,还差点撞到我,吓得脑袋发懵,回过神的时候就……”

  乔西延原本正低头把玩着一柄刻刀,听到什么车子,眸子又紧了几分。

  “你眼睛最近过度疲劳,应激过度,可能会出现暂时失明,你对光源还有感知,好好休息一下,可能明天就会好。”

  “明天就能好?不需要去医院检查?”段林白没想到,许佳木给出的答案,如此爽利。

  “她眼睛没损伤,如果你们不放心,可以带她去检查,基本是浪费钱。”许佳木耸肩,又扭头看着汤景瓷,“最近用眼药水了么?”

  “有……”

  “什么牌子?”

  汤景瓷说了个名字,网红款。

  “其实这款眼药水,短时用起来,会觉得很舒服,但是依赖性很强,对眼睛负担也很大,我给你开点别的……”许佳木拿出手机,搜索了几类药,让乔西延记录下。

  段林白就安静站在边上,看着许佳木看病诊断。

 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,这女人认真的模样……

  段林白咳嗽两声!

  你丫是不是脑子进水了!

  这女人可打了你两次,名副其实的女罗刹!有什么可看的……

  他眼睛看向别处,过了几秒钟,飘飘忽忽又落在了许佳木身上。

  “……你的意思是,没有大问题?”乔西延追问了一次。

  “嗯,你们不放心的话,明天可以去检查一下,结论应该和我差不多,我说的眼药水,药店都有,京城有不少24小时营业的药房,今晚可以买了,让她滴一下,眼睛会舒服些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汤景瓷和她致谢,“这么晚还让你跑一趟。”

  “没事,这是我的手机号码,如果晚上有什么不适,可以随时找我。”许佳木将号码告诉给乔西延,“可能一开始看不到有些不适应,你当男朋友的,记得多照顾她一点。”

  乔西延正低头编辑备注信息,听得男朋友三个字,略微愣了下。

  “他是我师兄,不是男朋友!”汤景瓷急忙解释,耳根又开始发烫。

  乔西延看了眼汤景瓷,她解释得非常快,生怕别人误会什么一样,他眸子沉了沉,没作声。

  “不好意思啊……”许佳木咳嗽两声,观察着两个人。

  主要是长得登对,男的冷峻,女的生得也冷感,这个晚还待在一起,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。

  不是男女朋友,这孤男寡女的,照顾起来,怕是不方便吧……

  “小姐贵姓?”乔西延捏着手机,声音比之前还低沉。

  “许。”

  许佳木清了下嗓子,总觉得自己说了男朋友之后,房间里的气氛怪怪的,“如果没事,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我送你。”乔西延就是心底不舒服,到底在不爽什么,自己都不太清楚。

  “我送她吧,正好买药。”段林白直。

  许佳木心底咯噔一下,只能跟着段林白出了酒店。

  *

  由段林白的助理开车到了家24小时的药店,许佳木是跟进去的,但是药买好了,段林白扫码付钱的时候,一转头,身后的人就没了。

  “她人呢?”段林白打开车门,除却助理,空无一人。

  “许小姐说,我们要回酒店,您让她先回去了?”

  “我?”段林白错愕。

  助理扯了扯头发,他刚才还想说,小老板真是冷血,大半夜找人帮忙,居然让人小姑娘一个人回去?

  “许佳木!”段林白捏紧手中的便利袋。

  自己是魔鬼嘛?跑得这么溜?

  这也不能怪许佳木,她此刻还记得去年一记手刀把某人给劈晕了,后来才得知,她是当着京家大佬面前干的蠢事。

  就好比关公面前耍大刀一样!

  肯定得逃命。

  此时段林白看了眼不远处明亮的酒店logo,“你给她打个电话,如果没打到车,送她回去,就算打了车回去,你也到学校确认她平安无虞,再给我打个电话,我先回酒店送药。”

  “小老板,您自己回酒店?”小江错愕。

  “几百米远而已,你联系她吧。”段林白知道许佳木不接自己电话,没必要自讨没趣。

  许佳木此时确实正站在一个公交站牌前等出租,手机响起,本不愿接的,但小江发了信息。

  我是小江,我们小老板回酒店了,让我一定要亲自确认您已经回学校,您打了车,还是在等车?

  此时已经凌晨,街上人烟稀少,许佳木犹豫片刻,开始报出了自己的位置。

  回去的路上,倒也颇有感慨,段林白看着非常浪荡散漫,没想到还挺心细。

  “其实我们家小老板人不错的,就是性子太活络了,对谁都没恶意的……”小江知道这两人之间有点误会。

  毕竟是自己的小老板,肯定要帮他将形象拔高大。

  许佳木打着哈气,瓮声听着,没到学校门口,已经昏沉欲睡。

  **

  翌日

  宋风晚是从傅沉那边听说汤景瓷出了事,她上午有事,不能去看她,打了电话慰问,中午才赶去酒店。

  “这个点过来,吃饭了吗?”乔西延有些诧异,“你上午不是有课?”

  “吃过了,今天去做志愿者了,中午发了盒饭,汤姐姐怎么样?”宋风晚压低声音,“是不是很难受……”

  “上午去检查了,没什么大问题。”医院结论和许佳木的差不多,都说随时可能复明。

  “你们吃过了?她食欲怎么样?我给她带了点小吃。”寻常感冒发烧都不舒服,况且是看不到了。

  宋风晚想起段林白得雪盲症那段时间,咋咋呼呼的,总觉得汤景瓷可能会食不下咽。

  “出了医院就吃了,食欲很好,就是看不到,吃东西有点麻烦。”

  乔西延原本也有些担心她不吃不喝……

  殊不知汤景瓷休息了一夜,隔天又没工作烦心,食欲比以前还好。

  用她的话来说,眼睛肯定会好的,担心也没用,想吃就吃,想喝就喝,就是没法玩手机追剧,有点难受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宋风晚还担心她心底难受,讳疾忌医。

  “晚晚,是你嘛!”汤景瓷坐在床上,也是无聊。

  除却她要喝水上厕所,两人几乎没交流,某人怕她无聊,还特意在电视上放着相声,差点把她听睡着了。

  宋风晚过来,陪她说了一会儿话,不过她下午两点要准时回场馆做志愿者,待不了太久。

  “你说昨天还差点遇到车祸?”两人闲聊的时候,汤景瓷无意提起昨晚的事。

  “车速很快,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,车速也没减,主要是灯光太晃眼了。”

  “没减速,之前在酒店不也有过一次意外……”宋风晚单手托着下巴,若有所思,“汤姐姐,你到京城这么久,和人结过仇吗?”

  “结仇?”汤景瓷觉得好笑,“我就认识你们几个人,能和谁结仇,除了之前在酒吧碰见那个……”

  “但也不至于要我的命吧。”

  “我和她素不相识,酒店那次高空坠物之前,我们根本不认识,无冤无仇的。”

  宋风晚忽然抬头看向乔西延,“这个可说不好……那个贺奚……”

  贺奚喜欢乔西延!

  此时乔西延和汤景瓷,知道的人,知晓两人住在两个房间,不知情的,看两人经常一起吃饭什么的,俨然是出双入对的,还真容易误会。

  “那个人曾经连下药的烂招都想得出来,之前又受了刺激,做出别的事也不是不可能……”

  “下药?”汤景瓷脑袋懵懵的。

  “好啦,我就是随便乱说的,你好好休息,可能中午再睡一觉就好了,我得走了,晚上再来看你。”

  “嗯,那我不能送你了。”

  “没事,你好好歇着……”

  宋风晚出去之后,特意给傅沉打了电话。

  “汤小姐没事吧?”

  “挺好的,医院检查也没什么大问题,不过有个事,想让你帮我查一下。”

  “贺奚?”傅沉直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宋风晚咋舌,“你也怀疑到那边了?真和她有关啊?”

  “你不也觉得她有问题?”

  ……

  宋风晚离开之后,汤景瓷就真的钻进被窝睡了午觉。

  乔西延则靠在沙发上看了会儿手机,确定她睡着了,才起身去洗了个澡,今天陪她去医院走一遭,总觉得身上有股子味儿,她又醒着,虽然眼睛看不到,但一直睁着,总觉得像是能看到些什么。

  趁着她睡着,乔西延才进了浴室。

  汤景瓷原本睡得就不算沉,她虽然看着像是没发生什么,但眼睛一直看不到,她心里也着急啊,她听着浴室门打开,有脚步声……

  恍惚间,她瞧见一个人仅在腰间围了条浴巾就走了出来。

  从后侧,隐约可见脊背线条,他抬手拿着毛巾擦头发,就连跨间的人鱼线都若隐若现……

  汤景瓷呼吸一沉,闭上眼,又慢慢睁开!

  乔西延从行李箱拿了换洗衣物,一边扯着浴巾,一边又回了洗手间……

  汤景瓷脸蹭得一红,浴室门关上,她缓缓闭上眼,把头钻进被子里,绝对是没睡醒,是幻觉,在做梦,自己眼睛看不到,怎么可能把乔西延给……

  看光了?

  睡醒就好了,肯定是个梦……

  她脸红到脖子根,浑身都不自主的烧红发烫,毕竟有些画面冲击力太强。

  乔西延换了衣服出来,瞥了她一眼,怎么把头都缩到被子里了,也不怕捂出点什么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~

  大家记得打卡留哈,么么

  *

  来呀,你们喜欢的小剧场,快点夸我~

  小剧场

  多年后的某日

  汤景瓷给自家包子检查暑期作业。

  题目:用三个词来描述你的爸爸妈妈。

  这分明就是要孩子夸奖父母的。

  她心底期待,目光往下。

  答:爸爸:帅气,高大,完美

  妈妈:很凶,力气大,爱骗人。

  汤景瓷气结,这个作业是乔西延辅导的,她肯定要问责,“乔西延,这就是你辅导的作业,你看看这答案是什么?我很凶,还爱骗人?”

  乔西延点点头,“当年你骗了我的初吻,扯谎醉酒,看光了我的身体,说眼瞎,不是爱骗人?”

  汤景瓷:“……”

  数秒后,某包子仰头看着身侧的人,“粑粑,你也出来罚站?”

  乔西延:“……我抽根烟。”

  某包子了然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