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528 联手虐渣,一顿操作猛如虎(3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贺奚手都伸出去了,根本没想到乔西延会突然冒出来,身体惯性使然,一时刹不住车,下意识要伸手扯住东西稳定身形。

  汤景瓷离她最近,她手指刚伸过来。

  “啪——”一下。

  直接被人拍飞,身子虚晃,堪堪定住。

  那人力道太大,震得她半条手臂发麻,手背一片通红。

  段林白正往那边跑,看到乔西延过去了,堪堪停住脚步,听到那清脆的声响,心头一颤。

  他可是被乔西延拍过的,那熊掌下来……

  简直是要把人拍飞的节奏。

  撞到他枪口上,这不是找死嘛!

  不过此时看到绯闻两个男主角都出现了,周围的人瞬间都提起兴致,准备看戏。

  “段公子不行啊,慢人一步,英雄救美的机会没了。”

  段林白愕然,老子和她没关系,我根本不用英雄救美!

  贺奚没想到,乔西延会凭空出现,心底略有诧异,伸手搓揉着手腕,“乔少爷,你可别被她给蒙蔽了,这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  “我被她蒙蔽……”乔西延轻笑,“我这辈子还没被人蒙蔽过。”

  “那她脚踩两只船你知道吗?”

  “不就是生了一副好皮相,就将几个男人耍得团团转?你还真是厉害!”

  “但是人啊,做了坏事,都是要遭报应的,大家爱知道她为什么要戴着墨镜嘛!”

  “贺奚!”段林白出声阻止,“这是我的地方,你说话给我注意点!”

  他之前得雪盲症的时候,就藏着掖着,生怕被人知道,这种事被人当众戳穿,心底肯定不舒服。

  这可他的财神爷,要是把他的摇钱树给吓跑了!

  他非和贺奚这死女人拼命!

  “小奚,别闹了!”邹莉上前劝阻,这么多人都围过去,就连段林白都招来了,再这么闹下去,准得出大事。

  “你别管我!今天我一定要揭穿这女人真面目!”贺奚认定自己知道的都是事实,此刻手背又被乔西延挥了一下,疼得要命,咽不下这口气。

  “贺奚!”邹莉气结,“这么多人在看,你赶紧跟我走。”

  她说着就要拉她离开,贺家已经不能继续丢人了。

  “你又不是我妈,你凭什么来管我!”贺奚挥开她的手,语气跋扈。

  邹莉被她推搡得身子虚晃,脸都白了。

  傅斯年和余漫兮此刻也走了过来,她的视线与余漫兮相抵,面露窘色,贺奚没父母,这么多年,她也是把她当亲女儿在养,这话实在扎心。

  若说报应,这东西还真的有。

  *

  贺奚一扭头,再次面对汤景瓷,“汤小姐,人在做天在看,你敢不敢把眼镜摘下来让大家看看……”

  “让大家瞧瞧,你这眼睛……”

  “是不是瞎了!”

  周围人都在窃窃私语,无非是在质疑汤景瓷是否真的看不到了。

  “挺漂亮一姑娘,不会真瞎了吧。”

  “从进来之后,一直戴着墨镜,也不和人说话,可能真的是……可惜了。”

  “我说段公子怎么对她那么照顾,还扶着她坐下。”

  乔西延紧抿着唇,目光淡漠的从周围人身上一扫而过,众人噤不语,这眼神……

  有点凶啊!

  乔西延目光落在贺奚身上,他天生凤眸薄唇,这般冷冽看人的时候,眉眼显得越发细长危险。

  “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干嘛,我只是说出事实罢了。”贺奚发现自己当众揭开汤景瓷眼瞎的事情后,大家看她的眼神变得很古怪。

  “是她自己没那个本事,还想攀高枝儿,脚踩两只船!”

  “分明是她下贱不要脸……啊——”

  贺奚话音刚落,只瞧见有东西迎面打来,她都没回过神,活动宣传册,忽然劈头而来,重重砸在她脸上。

  “哗哗——”几下。

  这些宣传册纸张厚实,又是近期刚打印出来,纸页边缘还锋利如刀,劈头盖脸而来,疼得她痛呼出声。

  而始作俑者,恰好就是她口中那个所谓的“瞎子”!

  乔西延方才已经向发作,此刻瞧见汤景瓷居然能够精准无误击中贺奚,怔了下,手臂力道一松,汤景瓷已经从他怀中退出来,直接朝着贺奚走过去。

  “贺小姐,你我无冤无仇的,你用得着当众揭我的短处?”

  “我失明看不到了,你当众揭穿我,让我难堪?”

  “是不是这样就能满足你变态扭曲的心理,看别人当众出丑,就能让你感觉如此快活?那我今天告诉你……”

  汤景瓷步步紧逼,她今日还穿了一身西装,干练利落,偏又披散着头发,走路微微生风。

  嘴角涂着一抹艳色,一张一合。

  灵动灼人,有股慑人之感扑面袭来,贺奚心头狂跳,只觉得有一团黑影迫近,双腿僵直,站在原地,竟然无法动弹。

  “想看我笑话?不好意思……”

  “我不能满足你!”

  她直接摘了眼镜,眸子灵动,活动现场四面采光,阳光直射进来,落进她眼里,灼灼慑人。

  这眼睛?

  哪里是瞎了的!

  “……”贺奚呼吸凝滞,感觉到她气息迫近,呆愣当场,尤其是看到她的眼睛,更是傻掉了。

  她……

  怎么能看到!

  “怎么?我没瞎,是不是让你很失望?”汤景瓷低头把玩着墨镜,“你叫贺奚是吧。”

  “看你年纪比我小不了多少,之前我已经给你上了一课,今天我再给你上一课。”

  “我和段林白,或者和乔西延,即便有什么关系,与你有什么干系,我们男未婚女未嫁,都没男女朋友,我们接触不是很正常?”

  “退一万步说,就是我同时和他们两个人在接触了解,和你有什么关系,他们谁有老婆孩子?还是我破坏了谁的家庭?轮得到你来指责我?”

  “我就算是十八线网红,不如您家世显赫,也轮不到你来指摘我的不是?”

  “你算什么?以什么身份,你配吗?”

  汤景瓷语速很快,虽没直接澄清绯闻,但是她说得也在理。

  都是未婚男女,也都没有男女朋友,大家交往接触再正常不过,有什么可指指点点的,搞得好像她破坏了谁的家庭。

  贺奚和汤景瓷接触不多,自然不了解她的性格,被一个小网红给怼了,气得她怒意横生,而此刻被她怼得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因为汤景瓷字句在理。

  她确实没有任何身份去指责她。

  “贺小姐,如果说,你是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女朋友,说我与他走得近,举止亲昵,过于不妥,你今天就是当众打我的脸,我也不会说什么。”

  “那是我自己举止不妥,但是今天,你说我和他们有牵扯,你有证据吗?”

  “我但凡能拿出,我在同一时期,与两人都发生过什么实质性的亲昵举动,你说我脚踩两只船,我都认了,如果只是说我和他们单独出去,一起吃饭什么的……”

  “我是智障还是脑残,我想钓金龟婿,还能让你发现,还做得如此明显?”

  “你是在和我秀智商下限嘛!”

  宋风晚就站在边上,乖巧安静地看着。

  汤姐姐果然很帅啊!

  但是另一边的乔西延就不是这么想了……

  他此时满脑子都是:他被骗了。

  方才贺奚说他被人蒙蔽,他还说,自己这辈子都不会被人蒙骗,结果几分钟,这脸就被打肿了。

  她能看到!

  居然还一直瞒着他?

  到底是什么时候能看到的?如果是和他独处一室那时候,那他脱衣服洗澡什么的岂不是……

  乔西延搓动着手指,此刻先一致对外,等事情结束,真的要和她好好聊聊了。

  段林白本想过去帮忙的,这一看……

  武力值杠杠的,根本不用他出手啊,安心看戏就好了嘛!

  *

  “信口雌黄,你这根本就是狡辩!”贺奚此刻处于下风,又无力反驳她的话,只能如此嘴硬。

  “我狡辩?就算我脚踩两只船,我作风有问题,这种事警察都管不了,还轮得到你来干涉?”

  汤景瓷语气轻蔑。

  贺奚气得恼火,一口气憋在胸口,又无法反驳,捏紧手中的包,就朝她挥过去,“你这贱人……”

  乔西延刚伸手要将汤景瓷拉回去,就瞧见她闪身一下,从自己包里拿出一样东西,直接抵在了贺奚脖子处。

  贺奚手不如她长,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脖子处,她当时就觉得浑身冰凉,僵硬得无法动弹。

  周围有些胆子小的女生已经发出了阵阵惊呼声,就连隔得很近的宋风晚都倒吸一口凉气,以为她拿刀了。

  “这位小姐……”邹莉站在边上,脸色铁青。

  “贺奚,今日是慈善日,我出门没带刀,若是今日抵在你喉咙上的是别的,你真觉得自己能平安无恙?”

  汤景瓷话音落下,众人才看清,她只是拿出了一支眉笔。

  不过贺奚已经被吓懵了,手脚僵硬,攥在手中的包应声落地,汤景瓷也顺势收回了手。

  “小妹妹,我只想告诉你,今天你和我先和我动手,就算我伤了你,也是不小心的正当防卫。”

  “我一向认为,对付一些没素质且不讲理的人,就该以暴制暴。”

  汤景瓷摩挲着手中的眉笔,“从来没人应该被你欺负,如果你家人无法约束你,我不介意让你长点教训。”

  “还有啊……当众揭人短处,并不能显得你很有优越感,只会让人觉得,你不仅没素质,而且……”

  “没家教!”

  贺奚方才以为抵在脖子上的是刀子,吓得手脚发软,此时都没回过味。

  “小奚,你怎么样?没事吧。”贺老太太与贺诗情也赶了过来。

  “奶奶……”贺奚手指略抖得摸了下脖子,后背爬满冷汗!

  当时汤景瓷的眼睛过冷,而且笔力很强劲,直接戳着她的喉咙,就好似马上要刺穿她的皮肤般,她怎么能不怕。

  “这位小姐,差不多就行了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贺老太太出声。

  汤景瓷怼人正起劲儿,莫名其妙一句“得饶人处且饶人”,听得她一脸懵。

  周围的人一看贺老太太出面了,有长辈出来,这事儿怕是就这么揭过去了,可是他们根本不了解汤景瓷……

  她本就没在国内长大,尊老爱幼她懂,但是对付恶人,在她认知里,可没有男女老少之分。

  “我饶过她?是我在欺负她?”汤景瓷觉得好笑,“您是她奶奶对吧,你孙女刚才仗势欺人的时候,您怎么不出面阻止?”

  “此刻看她落了下风,就出来让我放过她?她当时那般叫嚣,你们去哪儿了,现在让我饶过她?”

  “你们一家人的素质,都不怎么样!”

  众人本以为汤景瓷就这么算了,没想到她拉上贺家一起怼了!

  这操作……

  很生猛啊!

  宋风晚站在一侧,就差给汤景瓷鼓掌了。

  “小姑娘,你……”贺老太太知道这件事贺奚不占理,本想借着长辈的身份和稀泥,将事情揭过去,没想到汤景瓷根本不吃这套。

  “我不清楚什么叫得饶人处且饶人,我只清楚,做错事就该道歉赔偿认错,付出代价,一样都能少。”汤景瓷在这种事上,拎得很清楚。

  “补偿?”贺老太太似乎抓到了什么,冷冷一笑,“你是想要钱?”

  宋风晚咋舌,怎么就扯到要钱了?

  之前她就曾见识过,这位老太太颠倒黑白的能力,现在居然又套用到了汤景瓷身上。

  她这话的意思,无非是想让贺奚付出应有的代价,可不是要钱!

  这话一出口,所有人都怀疑她拉着这件事不放的动机?

  “是想讹钱?”众人已经议论起来。

  “看起来也不是缺钱的人啊?”

  “这世上,还有谁不爱钱,谁嫌钱多啊,而且这事儿本就是贺奚有错在先,要点补偿也正常啊。”

  ……

  汤景瓷也是没想到这老太太一出来,居然直接将她架到了火上烤?

  要钱?

  这老太太是真厉害。

  “小姑娘,差不多就行了,你想要什么,我们私下说,今天这样的场合,犯不着如此咄咄逼人。”贺老太太用商量语气和她说话。

  语气平和,看着倒是慈祥无害。

  “小奚无论做错了什么,你想要什么补偿,我们都能好好商量。”

  “我们各退一步不好吗?”

  宋风晚不得不承认,这位贺老太太真的是个狠角色。

  当时在慈善拍卖上,就是这样做的,不过那时候傅沉出现了,直接给她硬撅了回去。

  抓着人家的只片语攻击,现在先把汤景瓷贴上拜金爱钱,咄咄逼人的标签,再显示自己的诚意,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裁决她。

  真是恶毒。

  这老太太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,就已经很膈应她了,汤景瓷没想到自己要个公正,却莫名其妙成了恶人?

  她极少生活在国内,以前完全不知道,文字游戏还能这么玩?

  此刻完全就是在绑架她,她若是答应退一步,咽不下这口气,如果不退,好似就是得理不饶人,故意要钱一般。

  不过她还没开口。

  已经有人拽住了她的手腕,将她拉到了身后,“贺老太太……”

  “乔西延?”贺老太太与他不熟,只是他模样实在肖似乔老,尤其是眉眼间的冷厉,如出一辙,还有乔家那双遗传的凤眸。

  “您方才说,无论贺奚做错什么,想要什么补偿都行?”

  “我说过!”

  “如果她故意伤人,试图谋害别人性命,请问,这笔账,你们贺家又该如何给予补偿?”乔西延眯着眸子,语气似假非真。

  “乔西延,我提醒你,这种话不能乱说!”贺老太太完全不知贺奚私下做的事,此刻自然理直气壮。

  伤人性命就是犯法的,谁都不想沾染上这种麻烦,老太太神色当即冷了。

  “如果没证据,我也不敢站出来。”

  “原本这件事咱们私下说也行,但是您既然说我们故意想讹钱?那干脆咱们摊开算一下!”

  “两条人命到底值几个钱,你们贺家又想以多少钱来摆平此事!”

  我们?

  宋风晚愕然,他和汤姐姐什么时候成我们了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其实贺家这老太太性格就是比较阴狠那种,之前也这么设计了年年和小鱼儿,被三爷硬怼回去了。

  汤姐姐也是一顿操作猛如虎的人啊……

  男女搭配,虐渣不累啊,汤姐姐下来,表给继续上啊。

  晚晚:但是……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成我们了?

  表哥:你关注点错了。

  晚晚:那你和我解释一下,什么叫我们……

  表哥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