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西延的二师伯?

  在场没几个人回过神,乔西延已经放弃投屏,接起电话,“喂,二师伯。”

  “我刚出机场,把酒店地址发给我。”

  “我不在酒店。”

  “你又把我女儿一个人丢了!”汤望津大声叫嚣着。

  此刻乔西延若是在他面前,他非得弄死这小混蛋!

  都办些什么事啊!

  昨天乔西延给他打电话,说汤景瓷突然看不到了,他妻子当时就吓得差点昏过去,他安抚好妻子,还特意去其他国家转了航班,才这时候赶到京城。

  披星戴月,风尘仆仆,这小子说,他不在酒店?

  把他眼盲的女儿独自丢下了?

  这没心肝的混小子!

  “乔西延,你这小子真是能耐,第几次了,你自己说,她都看不到了,你把她一个人丢在酒店?”

  汤景瓷知道是自己父亲,靠近他手机,听着两人说话。

  结果附耳过去,就听着自己老父亲吼了一嗓子。

  “等我过去,要你小命信不信!”

  “师伯,您冷静点,现在事情有点不太一样。”乔西延余光瞥了眼身侧的汤景瓷,“她眼睛没事,您别急,已经可以看到了。”

  “眼睛没事?”汤望津一路小跑找机场出口,这小子告诉他,没事了?“乔西延,你把话给我说清楚。”

  “就是眼睛好了。”

  “你特么逗我呢!”汤望津气得脏话都飚出来了。

  汤景瓷缩了缩脖子,要命了,他怎么通知他爸了啊。

  这也不能怪乔西延,这么大的事,他不能一直瞒着汤望津,通知长辈是应该的。

  “乔西延,你小子好样的,折腾我这把老骨头好玩是不是!”汤望津当真气疯了。

  他坐着凌晨2点的飞机,一整夜没睡,熬夜中转,各种折腾,就是想第一时间冲到自己女儿身边安抚她。

  他脑子里想法太多,都是汤景瓷仓皇无助,甚至掉眼泪的模样,现在告诉他,没事了?好了?

  死小子!

  “手机给我。”汤景瓷示意乔西延。

  乔西延没办法,只能把手机递给她,他是实在安抚不了这位师伯了。

  “喂,爸——”

  汤望津之前还在叫嚣着,此刻偃旗息鼓,瞬间换了副小脸,“小瓷啊,你怎么样?眼睛没事吧?”

  “我眼睛之前确实出问题了,也是好了不久,师兄……”汤景瓷那叫一个心虚啊,“他没骗你,是我的错。”

  “吓死我了,你妈都差点吓出毛病了,你现在在哪儿呢,地址给我,我去找你。”

  只有亲眼看到她,确认她无碍,汤望津才能彻底宽心。

  汤景瓷挂了电话,才让乔西延把地址发给汤望津,“师兄,对不起啊。”

  “没关系,事情结束,我们再好好聊聊。”乔西延如常冷静。

  汤景瓷心底咯噔一下,忐忑啊,要命了。

  汤望津打了出租,上车后,告诉司机地址,才知道,机场距离那边,开车只有二十多分钟,那场馆本就在京郊。

  “先生也是从外地赶去参加爱眼协会举行的活动?”司机和他唠嗑。

  “嗯。”汤望津已经给妻子打了电话,得知汤景瓷没事,总归是松了口气。

  “我看啊,您还是别去了,那里出事了?”

  “出事?”

  “有个富家小姐雇凶杀人啊,可恶毒了,网上很多人讨论,您去微博看热搜啊!”司机笑道。

  “雇凶杀人?我刚下飞机。”其实汤望津压根没弄过微博。

  “可不?简直比电视剧还精彩,那姑娘也不知怎么惹着她了,又说人家是瞎子,又说她是十八线网红,后来啊,干脆被扒出,她还找人暗害过她,这姑娘也是命大!”

  “躲过了好几次劫难!”

  “现在被扒出来,听说现场乱成一团,那家人的长辈,正拿着东西打她呢!”

  “养了这么个孩子,家都被牵连进去,也是够倒霉的。”

  ……

  汤望津原本就是当八卦听着,结果听到什么瞎子,当即心底就咯噔一下。

  这不就是自己闺女嘛!

  “师傅,麻烦您快一点!”汤望津催着他。

  “我很快的。”司机笑道。

  **

  这边的贺家人,确实气急败坏,老太太将手中的宣传单卷起来,朝着贺奚就是一顿抽打。

  “你个混账东西,你怎么敢做这种事,你不要命了,这种犯法的事你也敢做!你怕是活腻了!”

  “我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,你是真的想把自己栽进去,你才甘心?”

  “幸亏这位小姐没事,你现在就给我跪下,给她道歉!”

  ……

  场就听得贺老太太的怒斥声和贺奚的哭喊腔。

  宋风晚咋舌,这贺老太太又想来和稀泥了,以为一句道歉,这件事就能轻轻揭过去?

  让贺奚跪下道歉,她肯定不肯的。

  “她又没事!”宣传单打人自然不是很疼,但是纸张边角,不断剐蹭着她的皮肤,割出了几道血痕。

  “贺小姐,我提醒一句,有个罪名叫杀人未遂!”宋风晚说道。

  “宋风晚,怎么到哪儿都有你!”贺奚气急败坏,那模样像是要直接冲过去。

  张着血盘大口,面目狰狞。

  “怎么?贺小姐是想动手?”傅沉恰好就站在宋风晚身后,“这么多人在,你想对一个小姑娘下手做什么?”

  “事情败露,如此恼羞成怒,没皮没脸了?”

  “乔少爷,您还等什么,报警啊!”

  乔西延点头,瞥了眼傅沉,不过对一个小姑娘下手,没皮没脸的事……

  傅三爷,您也有份儿。

  傅沉护着宋风晚,大家都不觉得奇怪,两家关系好,做长辈的,护着点晚辈也是理所当然。

  贺家人一看乔西延真的拿着手机拨了报警电话,都是面若菜色。

  “糊涂东西啊!”贺老太太打得无力,伸手拍着贺奚的肩膀,“这次是谁的都护不住你了啊!”

  “小奚,你快给她道个歉吧,求人家原谅,或许还能……”贺诗情走过去,试图和解此事。

  “你滚开!别特么假惺惺的,我出事,你肯定很高兴,当初那贺强为什么会出现在女士洗手间,还和我发生关系,是不是你指使的!”

  “小奚,你胡说什么啊,你是我妹妹!”

  “呵——狗屁妹妹,你对自己亲姐姐不也能下手吗?当年我们家丢了东西,都说是余漫兮偷的,我知道……只有我知道!”贺奚反正都这样了,也无所谓了。

  “是你拿的,你污蔑她的!”

  余漫兮与傅斯年一直在站在边缘,安静看着这一幕,只是猝不及防点到了她。

  “偷东西,是之前泄露出去的那个视频,导致傅家少夫人被打得那个?”在场来的都是名流,有不少人参加了去年的那场揭开余漫兮身世的拍卖会。

  “应该是吧,贺诗情偷的?”

  “我去,今天这猛料一个接一个啊!”

  “那时候她才多大啊,心肠这么恶毒?”

  ……

  “……”贺诗情没想到贺奚会突然咬她一口。

  “我都看到了,是你偷的,你装得很大度,让大伯和伯母接她回来,其实你压根不想她回家,还什么好东西都与她分享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在作业本上写字诅咒过她,我都看到过!”

  “贺奚,你自己出事,别来污蔑你姐姐!”邹莉立刻上前护住自己女儿!

  贺诗情气得咬牙,“我好心想帮你,你还污蔑我?不过你连杀人这种事都干得出来,还有什么不敢做的?”

  贺诗情也不是弱鸡,反正贺奚已经声名狼藉,她这种人说的话,又有几分可信度。

  众人心底也在怀疑她说的话,到底有几分真假。

  不过看着贺诗情的眼睛,难免古怪。

  “我没说谎,就是她干的!她根本不喜欢余漫兮,装什么大度啊!贺诗情,你假得让我恶心!”

  “啪——”邹莉抬手,直接给了她一巴掌,“你再胡说八道,我撕烂你的嘴!”

  “你凭什么打我,你也有什么资格教训我!”邹莉虽然对她有养育之恩,但毕竟不是亲生母亲。

  贺奚此刻拿汤景瓷等人没办法,被她抽了一巴掌,疯了一样朝她冲过去,直接将她撞开。

  “妈——”贺诗情大惊失色。

  “我忍你很久了,你又不是我妈,整天对我的事指手画脚的!你凭什么……”

  贺奚骄纵张狂,宛若疯子一样,朝着邹莉撕扯,贺诗情一个人根本拦不住。

  这女人之间大家,用指甲,揪头发,看得周围人心惊肉跳,一时也没人敢上去劝架,贺老太太站在边上,看着一切,急红了眼,气得捶胸顿足!

  丢人现眼啊!

  “别看了,先走?”傅斯年搂着余漫兮的肩膀。

  “没事。”其实当年真相如何,对余漫兮来说,已经不重要了,只是贺家人闹成这样,心底觉得感慨罢了。

  贺家人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外面传来警笛声,贺奚才停下手中的动作,整个人身子惊惧发抖,直接撞开人群,就往外面冲!

  “拦住她。”傅沉蹙眉。

  贺奚是想拼死一搏,这时候,人的潜能,总是无限的。

  ……

  可是撞到她的不是警察,而是飞快而来的汤望津。

  他一听说,有人喊拦住她。

  当即抬起一脚——

  “砰——”一声,贺奚身子直接飞了出去,巨大的反作用力,将她后背狠狠撞在地面上,汤望津抬脚整理了一下裤腿。

  “这是在抓贼?”

  贺奚此刻蓬头垢面,身后有追着一票人,汤望津有此猜测也是很正常的。

  众人懵了。

  这张脸大家再熟悉不过。

  国人之光啊。

  自从去年抄袭风波之后,汤望津在国内狠狠火了一把,当天他是公开露面的,所以这脸辨识度极高。

  joe大师?

  众人还没来得及惊呼,汤景瓷已经挤出人群,怯生生喊了声,“爸!”

  贺奚摔在地上,疼得浑身痉挛,蜷缩着身子,根本听不到外面在说什么,等她回过神,就听得一句爸,再回头看向汤望津,已然心吓得肝胆俱颤。

  “这边出什么事了?”警察也紧跟着出现。

  “怎么样?没事吧!”汤望津打量着汤景瓷,确认她没事,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。

  “我挺好的。”

  “害你那人是谁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网上都传遍了,我坐车过来,司机都和我说了,到底哪个人如此大胆!”汤望津脸型瘦削,而且常年窝在工作室,不见光,脸白得不见血色,给人一种极为犀利深刻的感觉。

  语气咄咄逼人,环视众人。

  “她。”汤景瓷指着地上的人。

  汤望津恍然,“雇凶开车撞你?”他此刻还觉得难以置信。

  “嗯。”

  汤望津咬了咬牙,直接冲过去就要揍她。

  “先生……”警察已经来了,也正在了解情况,看到汤望津要动手,肯定要上前阻拦。

  谁家孩子谁心疼,这但凡出现意外,汤望津都能发疯,雇凶杀人,这得又多大的胆子!他宰了贺奚的心都有了。

  他眼底迸射出的冷厉……

  像是最凶猛的猎鹰!

  死盯着她,像是能生吞了她。

  贺奚身子瑟瑟发颤,在地上往后缩,生怕他真的靠过来。

  三个警察上去阻拦,最后千江过去帮忙,才稳住汤望津!

  “雇凶杀人是吧,可以!”

  这是在国内,在国外,持枪都是合法的,若是在m国,他真能一枪崩了这混蛋东西!

  “汤先生……”贺老太太也是没想到,汤景瓷的父亲居然是他。

  她刚才还说她咬着事情不放,是贪钱。

  此刻无疑是自打嘴巴!

  “哎呦,今天这出戏,一波三折,相当精彩啊,这谁知道她是joe的女儿啊!”

  “我都不知道joe是姓汤的?”

  “贺家还准备拿钱砸人家,人家根本不缺钱好吧!”

  “真是丢人丢到国外去了,这要是我女儿差点被人谋杀,我也想宰了这混蛋,人家这举动没错!”

  ……

  汤望津被警察拦着,还气得窝火,瞧着走来的是个老太太,稍微平复一下心情,“您是哪位?”

  “我是她奶奶,是我们家没教育好孩子,我替她给您赔罪!”

  汤望津看着贺老太太给自己深鞠躬,一点都没拦着。

  若是寻常,肯定不少人会说受不起之类的,汤望津可不是这样,直接受着了,原本就是你家管教不严。

  “贺奚,你给我过来,给他们跪下道歉!”贺老太太脸涨得通红,这辈子还没如此丢人过。

  “奶奶,她也没事啊!”贺奚直到此刻,还没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“我女儿没事,可不是你手下留情,而是她命大!”汤望津轻笑,“这位老夫人,您的意思我很清楚,无非是想道歉,和解此事。”

  “我现在就能给你答案……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汤望津性子很拗。

  “我瞧您穿着打扮,也不是普通人家的老太太,若是赔偿什么的,你们家也不缺钱。”

  “这么说吧,我们家也不缺钱,所以赔偿这事儿,您不用想了,也不用找我求情讨饶,几次三番,杀人未遂,这不是偶然事件。”

  “她是真的想要我女儿性命!”

  “我不接受任何和解,我会聘请最好的律师,争取让她将牢底坐穿!”

  贺老太太身形虚晃,眼前昏花,接二连三的刺激,让她实在撑不住,直接昏倒在地,现场瞬时又是一阵惊呼声。

  汤景瓷站在父亲身后,轻轻咬着嘴唇,想起小时候她在国外被人欺负,他父亲也是这般站出来护着自己,难免心底感慨。

  乔西延此刻就站在傅沉身边,胳膊被人抵了下。

  “前路坎坷啊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乔西延蹙眉。

  “你会明白的。”傅沉摩挲着佛珠,这岳父看起来也知道非常难搞。

  这手艺人,大部分脾气都有点古怪,这个汤望津,不仅是古怪,而且十分护犊子宠女儿,强势又霸道!

  并且出手特狠,一并斩断贺家所有退路!

  贺奚算是被他彻底给碾死了,翻不了身的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今天更新结束啦~

  5更,忽然觉得自己棒棒哒,哈哈,原本前几天放假想加更的,可是我也出去扫墓什么的,有点忙,今天都一起补上了!肥肥的两万字!

  真的没有卡文,后面就是一点扫尾,主要虐渣的部分已经结束啦……

  大家看完别忘了留打卡呀

  顺便求波票票,(* ̄3)(e ̄*)